<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二章 人偶
    迎着声音,王越看向少年,见他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打扮相貌像极了当日珊瑚宫中的公输斑,活脱脱就是个小公输斑,略微打量,他笑着对公输榆道:“你是想与我比试机关术?为你父亲报仇?”

    “不是比试。”公输榆道:“我想向先生请教、学习机关术,请求先生指点。”

    王越笑了:“年轻人向学之心可嘉,但我与尊父分属敌对两国,并且你既是公输学派派主之子,更当明白器械、机关秘技之宝贵,这可是足兴一家一国的东西,我凭什么指点你呢?”

    公输榆躬身一礼:“盖先生,您的机关术,若能达成我想要,公输榆愿以自身平生所学为您效力。”

    “愿为我效力?”王越看他稚嫩的面庞,满是郑重与诚恳,眼神中似乎还闪耀着某种不一样的神采,几叫他隐隐看到了少时某一段时间的自己,心中微动,便道:“既是如此,那你便随我进来吧。”

    “多谢先生。”公输榆又是一礼,随即便随王越入海西大夫府。

    入得会客室内,王越自坐主座,公输榆退座一旁客座,稍后就有侍者奉上茶水。

    王越随手端起一杯茶水,对少年道:“说说看,你于机关术上想达成什么?”

    少年狠狠的点了点头,将身上近人高的黑色包裹放于地面,解开上面绳索,徐徐将包裹其上的布包褪下,然后满是期待的看向王越,道:“请先生指点。”

    黑色包裹外层布褪下后,出现在王越面前的是一个。

    大网在瞬间成型,一张即收,最后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根,隐隐与人偶相连着。

    很显然,之前控制和支撑人偶行动的动力,就是他法力化出的无形之线。

    王越点了点头,又问:“此线可以容我一观吗?”

    “可以。”

    少年曲指一弹,无形之线就延伸至王越身旁。

    轻手一搭,王越叫法力徐徐渗透其中,借由法力中力与微观精神触觉进行多方面的探查。

    “有趣的力量。”王越心中评价:“当是武士之气力,经由神气合一法门化为法力,再通过无比精妙的转化过程所化出来的线,本质上是一种介于虚实有无之间、虚时仅是力、实时可为力线的可控线形力场,reads;。”

    稍作感知,他通知旁侧的侍者拿来羊皮纸卷和一只笔,扶在案上飞快的书写下大段细密文字,书就了一篇《分神巫灵法》,交到少年手中:“这门法术你拿去,以你如今之修为,只消花些时间就可成就。”

    公输榆接过纸卷,面上微微一愣:“先生不须我效力吗?”

    王越笑道:“不用了,你想要的,我并未为你达成,怎能对你作此等要求呢,且刚才仅公输家的特殊法力形势也叫我获益良多,足叫我实力小有提升了。”

    “我再指点你去一去处,关于机关术,你可以去寻蛇余公子,他在机关术上的造诣比我或公输家主都深的多,甚至可以制造出不以术法力为动力,并且有智能可以思考活动自如犹如真人的机关人。”

    “以我刚才给你的这个法术,再加上他之机关术,你之所愿或能实现。”

    公输榆将纸卷收好,与王越恭谨一礼:“先生高义,公输榆记住了。”

    “不用记,也不用谢,我们不过是等价之换。”王越摆了摆手,道:“还是将你更多的精力,留待于那位蛇余公子吧,想造出如真人的机关人,你要学的机关奥秘远是你如今掌握的千倍万倍啊。”

    “但愿你见了那些奥秘,还有心能够学下去。”

    “唯能达成所愿,再苦再难又算的了什么?”少年苦笑道:“对于此事,我父亲是极力反对,还道荒谬,但我依旧想尽一切办法,排除万难将人偶制了出来。”

    “你既有此心,那我便不多说什么了。”

    王越将茶杯端起,一饮而尽,道:“我还有些事情须处理,若无他事的话,今日就此别过吧。”

    “既是先生无须感谢,公孙榆只能以此大礼谢今日先生指点之恩了。”

    公孙榆退开两步,双膝跪地,无比虔诚与王越大拜,这却是极大之尊重礼敬了。

    王越点了点头,道:“去吧,愿你的梦想早日实现。”

    “那我便去了。”少年小心将人偶用之前来时的黑布小心包裹,又与王越拱了拱手,徐徐退开,这才转身,满是希望的离去。

    看着少年远去之背影,王越抬手曲指就弹出一根无形之线,稍稍感知力量在其中之被容纳、积蓄、传导与释放,又微微测试了其坚韧性,却是尽随力量可以自如变幻。

    可以说除却此线向前穿透之力稍逊,其他各方面王越都十分满意,这却是叫他多出一门不下于龙虫蜻蜓切、无形剑风的手段,且应用前途或许能够更广,略微尝试,他脑中便有不下十数种的运用。

    如此稍稍把玩,王越将线还归法力,注意力还归祭司与神祗沟通之奥妙上来。

    此类沟通,他与墨蝰远程沟通甚至意志降临,就是很好的研究方向,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类似的术法,也都是可以参考,他要寻出来的,就是个中最核心之奥妙。

    接下来的几日,上庸颇为平静。

    王越白日与昭穿、海西大夫游走于淮上各大夫、使节之间,晚上但有闲暇,不是在看书或归纳整理教育所需通识知识、就是在探究此奥妙。

    时间匆匆而过,不觉间庸王继位典礼以及其后淮上会盟的日子就来临了。

    这一日的前夜,本回返蔡国的风镰鬼王却独身一人匆匆赶了回来,与王越带来了个十分重大的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