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章 何惧
    “首先是联军人员之构成及钱粮供给。”

    “因联军之存在乃是为护卫整个淮上,淮上人都得其利,所以整个淮上皆有承担出兵丁、钱粮之义务。”

    “联军之兵员当以各国国君、大夫之领地、人口于淮上的整体比重来征发,由各国、各大夫领的常备武力精锐中选出,各国国君、大夫但出了多少兵丁,就须供应相关人员之钱粮。”

    “淮伯大人觉得此制可公平,各国国君、大夫能否认可?”

    淮伯想了想,道:“此制倒是公平可行,公子且继续说。”

    “好,那我们就已经解决了兵员和钱粮。”王越点头,继续道:“然后是最关键的军队管理和指挥,这样强大精锐的武力,淮上各国国君、大夫恐怕没有哪个不想握于自己手的。”

    “但人人皆想要,各自不肯放手,则事必不能成。”

    “所以我建议,此军由淮上所有贵族一同来参与管理。”

    “管理的方法为贵族议会制。”

    “贵族议会制?怎么个议会法?”听着个陌生名词,淮伯颇有兴趣道。

    “所谓贵族,就是各国国君及大夫此等有一地军政权力的领主。”

    “贵族议会制,就是贵族以集会商议的方式集体决定联军之种种重大事务,诸如选取或罢免军队重要将领,决定是否对某国开战、又或议和,惩罚制裁哪位拒绝履行联军义务的贵族等。”

    “具体商议决定的方式如下。”

    “淮上联军中,按出兵及供应钱粮数,贵族可获得相应比重之议会票。”

    “比如说常备联军为一千乘兵车,我们以每一乘兵车为一张议会票牌,吕里大夫支应的兵车有一百乘。则其获得的相应议会票牌按比重必为一百张,神庙支应兵车三百乘,则获得相应议会票牌为三百张。”

    “其他国君、大夫也按此比重。各自获得相应票牌数。”

    “当淮上有谁欲为联军统帅或联军中任一主要将领,其只须于贵族议会上获取超过一半的票牌数。就可当选,当联军面临对内、或对外之重要决定时,只要有一半以上票牌数之认可,就可通过并强制执行。”

    “反之,当某位贵族想罢免某位将领,或不认同某项提议,只消汇集一半以上票牌数反对就可。”

    “当然,这只是个初步的框架。具体许多细则可根据实际情况讨论添加。”

    “不错,此贵族议会制倒是颇为公平。”淮伯点头道:“但淮上贵族分布四方,不可能时时聚集起来啊。”

    王越继续道:“此贵族议会通常一年定期举行一次,所有关乎联军的问题都在此会上提出并且投票议定然后执行,特殊时期如战时,则可由大人会同五国国君一同发起。”

    “关乎贵族分布四方,这却更简单,大人与各地神庙祭司有直接沟通之能啊,议会时只消各位贵族到达各地神庙,便可借由大人为中转进行沟通交流了。”

    “甚至大人还可专程为此打造一门新的神通法术。”

    “便是此模型。”说着。王越抬手以法力幻形构出了一个视频会议模型:“大人只须以此为模型,采集所有到达神庙贵族的相貌及声音信息,将其幻象与声音汇于另一个大幻象场地内。再将此整合了的幻象展现于所有参与贵族面前,如此各地贵族哪怕不在一起,却也可召开议会投票决议。”

    “好。”看着王越幻出的模型,淮伯大叫了声喊,两眼目不转睛,生怕错漏了半分。

    “妙,真是精妙的法术。”淮伯稍稍思考,就无比兴奋道:“公子的议会也是妙。”

    “但以此议会,实力越大者如各国国君。又或吕里大夫,以及本伯之神庙。于其中的话语之权就越大,而实力小者。虽话语权小,却可联合他人对强者进行制衡…这真是精彩。”

    “此等公平之制,必能得淮上各国国君、大夫的认可通过。”

    王越继续道:“精彩是精彩,看起来也十分公平。”

    “但整个淮上,论及领土、兵车最多的,唯淮伯神庙尔,一家之力堪比一国国君及大夫合力之整体,于这议会中,话语权最大者,自当也是淮伯大人您,其次才是各国国君及强大的实邑大夫。”

    “偏偏神庙于各国又具最强影响力,所谓弱小者联合他人制衡强者就成了笑话。”

    “可以说,但以此贵族议会制,大人只消在重大决策中不出错,您支持何提议,则何提议就可达成,您不支持任何建议,也可将其否决,这议会就是大人您暗中控制联军继而控制整个淮上之工具。”

    “而有了刚才我与大人说的那个法术,若将其稍稍延展,诸如将其打造为贵族与任一位远程贵族联系交流之法术,试想国君与大夫过往交流须互派使者、费时费力,当他们享受了此等便捷交流平台,还会如过去那般吗,这样淮上之上层日后一切社会运作,再也离不开大人,一切信息也脱不了大人之眼。”

    “如此,此会盟、此议会、此联军,最大收益者必将会是大人您。”

    “淮上是淮上人之淮上,更会是淮伯大人您的淮上。”

    “大人您于淮上将不仅仅是神祗,更将是实实在在的太上君王。”

    “嘶!”淮伯嘶了口冷气,惊道:“若非公子说明,本伯竟没觉察到此看似公平的议会竟是这般。”

    “当然是这般。”王越叹道:“叫强者和弱者处于同一个起跑线上的所谓公平,本就是最大的不公平,其结果必定是强者恒强,弱者越弱之局。”

    微微感叹,王越就与淮伯问:“大人,却不知我为淮上、为大人设计的贵族议会,您是否满意?是否有意向和决心于淮上推行?”

    淮伯稍稍平息心绪,道:“这于本伯之好处无比巨大,无论是神位还是实力、势力之增长,叫本伯如何拒绝呢?只是本伯有一疑问,公子如此为本伯谋划,自己又能得什么好处呢。”

    “这倒不是有意探究,只是公子曾言互信互利长久合作之理,自本伯与公子签订神约以来,似乎本伯之受益相较于公子,实在是太多了些。”

    王越道:“淮伯大人,我之谋划大人应该早就知道了,乃是想借此淮上会盟之机行复国乃至封神事。”

    “此事一成,未来须以一小国数邑之力面对整个蔡国。”

    “至少在初期,我都必须要背后有个强力的依靠和支撑。”

    “这个支撑就是淮上。”

    “然而按照淮上此刻的状况,其显然是达不到我之要求,必须对其进行强化,诸如五国长期有一只常备的精锐联军,有一个统一的指挥首脑诸如此类谋划,都是针对于此。”

    说道这里,他笑了起来:“我们是合作之盟友,未来又是姻亲,此强大后的淮上于我而言,由大人执掌却是比任何其他人都好的多啊,对于像大人这样可靠、稳定长期的盟友,我也是希望他越强大越好。”

    “大人您越是强大,于我之助力也就越大不是吗?”

    “所以但有机会,能够为大人谋划的,我都绝不会吝惜。”

    “大抵就是如此罢,大人若还有其他疑问,只管说出来,我都可为你解惑,免得心存芥蒂,日后做起事情来,也是顾虑重重,不能同心协力。”

    听完王越之言,淮伯许久都未说话,最后轻叹一声,道:“本伯数千年来,与人合作为盟者多矣,但多数盟友,能够不打本伯之主意就算不错的了。”

    “像公子这般,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也叫本伯真正知道何为互信互利。”

    “蛇余公子,你的意思,本伯已尽明白,你且放心,但有本伯在,淮上必定是最坚强的后盾。”

    “大人不止是要为后盾啊。”王越接道,目光灼灼的看着淮伯,道:“天地杀劫,既是大劫数,却也是大机缘,历次劫数,有无数国君、神祗、乃至天子应劫而亡,却会有更多人能于其中趁势而起。”

    “淮伯大人,您的目光可不要尽盯在淮上这一亩三分地上,这天下可大着呢。”

    迎着王越无比炽热的目光,淮伯顿感受到其中燃烧着的熊熊野心之火,只觉数千年中见过的任何一人,哪怕是天神都不及他,此等野心之火闪耀的光直叫他为之颤栗甚至惊骇,身体连同呼吸都是一滞。

    “难道公子除却复国、封神外还有更大之野心?”

    “为何就不能有呢?”王越问:“我之能力,大人已是见到,大人于淮上数千年之积累又不在任何一位天神之下,若能渐渐掌控淮上,则甚至比一些天神更甚一筹。”

    “以我之能力和谋划,加上大人之实力势力,此等联合,这天下间还惧何人呢?”

    “复国、封神而成地祗,这于本公子而言,才只是个开始啊。”

    “真是个强大而可怕的人啊,幸而已经是盟友,若是为敌?实是不可想象。”淮伯心中再一次生出无比的觉悟,只觉王越这并不强大、还未脱凡胎的身躯内,仿佛蕴含着足以撼动整个天地的伟力。

    虽然他无论个人实力还是势力远比王越强,年纪更是大的没得边,但在这一瞬间,他的确为王越的能力、野心和气势,还有那看似从容平淡,内里却潜藏的可怕所折服。

    他忽然一笑,竟对王越行了个大礼,道:“只要公子不负我,公子之志,本伯必定全力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