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九章 联军
    “大麻烦?”

    “不错,有个大麻烦啊。`”淮伯感叹道:“麻烦在于本伯虽是昔日源主提携掌管天下水系之龙宫龟相,但与源主其后裔关系并不和睦,尤其是与四大龙君。”

    “偏偏淮水向东入海就是东海地界,恰为源主后裔东海龙君所掌。”

    “公子,你可想象本伯的船只出得淮水进入东海会发生何事?”

    不等王越问,淮伯就道:“必定会为东海龙君麾下妖将掀翻。”

    “竟有此等事?”王越心头疑惑,问:“那东海龙君如何辨识哪些船只是大人的船呢?”

    “很简单。”淮伯道:“但凡航行于东海的船只,每年都须与东海国的水师买龙君旗,买了龙君旗的船只,哪怕在海上碰上了风暴,龙君也保他平安,而若是没买龙君旗,却又敢入东海的话……”

    “东海国只须不卖龙君旗与我神庙麾下及相关商会,然后严禁、严查龙君旗之转卖就是。”

    “东海龙君既如此针对大人,那大人缘何允许其船只入淮?”王越想起当日淮阴看到的一幕:“当日我在淮阴似乎有看到东海国的船?”

    见淮伯不言,似有苦衷或其他制约,王越又道:“若我是大人,东海既如此针对,我不但叫东海片板不能入淮,甚至还须禁止任何买龙君旗者进入。我听说当今天下之海运并不达,除东海国的海船外,其他海船并不能走远海,只能沿着陆地边缘南下或北上,海上航行无非是以淮上为中心,北达蔡国或南抵越国。”

    “大人只消如此塞住淮上这个环节。”王越冷笑道:“整个东海还会有多少船只通行呢?”

    “一旦无太多船只通行东海。`所谓的龙君旗就成了笑话。”

    “东海国和东海龙君也必定因此损失惨重。”

    “损失其一,东海岛国少了一大笔来自海上的保护费收入。”

    “损失其二,东海龙君因失此海上秩序必定失去许多人心认同,大人若是有心,可借神庙于淮上的绝大影响力有意引导淮上人心,将航路断绝损失利益的怨气尽归于东海龙君身上。还可稍稍冲击他之神位。”

    “损失其三,东海国乃是岛国,对大陆多有些依赖,日后其再想自大陆获得什么就不能从最近的淮上,只能南下越国或北上蔡国,路途必定更加遥远。”

    “这多出来的距离,可就是大损失啊。”

    “损失其四,于以上三者基础上,大人可再派精锐间作潜入东海国。四处散播谣言。”王越看着淮伯,声音如北风般无比凛冽:“以谣言引东海人将东海国种种巨大损失尽归罪于东海龙君身上……”

    听王越之言,淮伯面色一变再变,看着王越的眼神,渐渐生出了敬畏,感叹道:“本伯今日方知当日与公子和解是何等正确,不过源主昔日于我有恩,其后裔虽与我不睦。本伯却不能不义。”

    “所以,此事本伯是不能做的。”

    “大人真是高义。”王越赞叹道。此言真心实意,无半点讽刺,淮伯之性作为盟友是万分不错的,对于拥有一位这样的盟友,他也是万分满意。

    顿了顿,他继续说:“此策大人或可行一半。”

    “不将其往死里整。只迫使其与大人和谈就是,和谈过后,大人与东海的关系也可正常化。`”

    淮伯微微颔首,道:“公子此言甚善,不过此事却须从长计议。眼下本伯之运粮船只无法出淮水入东海才是亟待解决的大麻烦,既因没有龙君旗,也因东海国龙君旗之长期限制,导致本伯神庙无海船。”

    “然而若是请淮上其他船只,又因越国所需粮草甚多,所需船只也多,并且非一日可运完,动静必然大而遮掩不住,偏偏淮上有海船者,皆是各国大夫,少有不畏惧荆国者。”

    “以今日荆国项元于他们之警告效力来看,他们自身不敢借粮,也生怕他人与越国借粮而连累自身,这些人若知此粮草发往越国,恐无人愿承运。”

    “所以淮上人需要一场能够以自身力量对大国决胜的战争啊。”王越微微一叹道:“但此问题也好解决,神庙运粮之船只不须出海,只消运淮水一程,再叫越国人自派船只到淮水出海口来接粮就是。”

    “可行。”淮伯点头笑着说,又道:“此事却是多谢公子为本伯之谋划了。”

    “只要大人不为之前盖列之事而心存芥蒂就行。”王越也笑了,继续对淮伯道:“那么关于越国人与大人之合作,我便只管为媒,后续事就由大人与越人自行协商着办就是。”

    “那是自然,总不能叫公子既当媒人,又替圆房吧。”淮伯说笑着,又是感叹:“本伯这回算是真正理解了,其实以公子之能,此事完全可以一直隐瞒下去的。”

    王越笑了笑,道:“此事已是过去事,且放过一旁吧。”

    “今日与大人一会,关乎淮上未来会盟事,我还有些想法,想与大人交流一二。”

    “会盟事?”淮伯略微一思,直道:“公子请说。”

    略微整理思路,王越道:“自成室始不能服诸侯,天下进入到列国争霸的时代以来,数百年间,诸侯并起,无数小国在列国争霸中被灭亡、兼并。”

    “唯淮上诸国皆虽非千乘,却有五国,在大人神庙居中协调下维持了个松散的联盟,小有些实力,又会事大,各大国之间相互忌惮为图争霸也会争取淮上为盟,是以五国一直维持至于今日。”

    “但时移势转,天下之形势已非是昨日,各大国之兼并战争愈演愈烈,渐渐可以不顾脸面,尤其是越国以兵不厌诈之术击败荆国后,国与国之间之争就已经进入到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时代了。

    “值此之世,未来又有天地杀劫,若淮上人继续事大,只求大国保护,已不合时宜,因于各大国眼中,焉知淮上就不是一坨肥肉?所以,淮上人欲求在大争之世中自保,就必须掌握属于自己的力量。”

    “实际上淮上的实力并不弱,联合起来虽不说可与大国一争,自保却是足够。”

    “如今的问题是,诸国只在需要的时候才作联合。”

    “这就如古代作战临时汇集农兵一样,根本无法应对稍微紧急之情况。”

    “所以,我觉得,如现今各国各大夫都有常备武力般,淮上或可结成长期的军事联盟体。”

    “此联盟各国及各大夫领之政务依旧如昔日之,只须各自出兵及钱粮组建成一只千乘联盟军长期于一起训练以备紧急国战,各国本国及大夫领其余军队则为镇压地方之武装。”

    “但凡一遇到紧急战事,就可以此常备武力为核心,迅速组建出一只不下三千乘军力之军团。”

    “如此,淮上就可不惧蔡、荆任何一国。”

    王越微微一停,继续道:“因淮伯大人您的存在,神域淮水及各个支流水系,几乎遍布淮上,就使得淮上相比各国有一巨大优势,那就是可借大人及神庙之力量轻易输送供应粮草或完成调兵。”

    “联军及地方武力日常当于淮水及各支流附近驻扎,五国后勤及仓库皆可临水而设。”

    “有需要时各军就可随时由水路到达淮上五国中任何一国。”

    “若敌军攻入淮上此则更妙,还能直接由水路直切对方后路,更可借水路日夜不停的袭击骚扰。”

    “参考昔日越荆鄢陵之战,淮上联军于淮上内线作战,只消稍稍诱敌深入,拉长其战线,再由水路打击其后勤,又不断骚扰疲敌,当是无有敌手的。”

    淮伯连连点头,赞道:“公子之谋可谓是甚妙,但联盟之军分属五国,个中就自有许多问题,诸如此军由谁来统帅和支配,此联军中各国、诸大夫须出兵力、输钱粮多少等。”

    “因涉及利益太大,这却是很难解决。”

    “其实这些年来,随着天地杀劫日渐临近,本伯也有过公子之类似想法,但实在无法解决此问题,所以只停留于心中,未能达成实行。”

    淮伯笑了笑:“当然,公子之谋划,可比本伯详实多了,甚至连驻军、存粮、作战都尽考虑到了。”

    王越笑道:“问题么,就是拿来解决的,淮伯所言之问题实在不难,只须一套能得淮上各国、各大夫认可的制度就可,此制度我可出一套供给大人参考,或可用于淮上。”

    “哦,公子不妨说来听听?”淮伯眼前一亮:“若是可以,或可于此次会盟时就提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