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八章 贼船
    听得此言,鬼王冷笑道:“公孙派主,我看你是临死前越发昏头了,我与贵学派之关系从来都是合作,却非是主从,我之所听你之命令,那是因为受了昔日派主之恩惠,可不是受你之制约而如此。`”

    说完,就不再理会,不管公孙派主如何惨嚎、尖叫、辱骂、哀求。

    冷冷注视他在河中垂死挣扎,最终化为一团灰烬被河水冲走。

    见他一死,鬼王立刻对王越道:“风镰愿奉公子为主公,说服阴阳学派为公子效力。”

    “风镰?”王越想了想,道:“本公子记得成天子伐象时期,象天子六军中有一军军将名为风镰?于成天子会盟诸侯之初去往讨伐,还致使其损兵折将,威风大挫?”

    “想不到公子竟知风镰之名,那位风镰,不才正是在下。”风镰谦卑道。

    “原来是风镰将军,真是失敬。”王越微微拱手,问:“只是将军昔日为天子六军军将,智略不凡,能为也在超阶一等,今日却欲投效我一介亡国公子?”

    “以将军之名,往投天下任一列国都可获得更多。”

    “此时难道不觉屈就?”

    “那都是过往之事,如今的风镰,不过是一介残魂,托庇于阴阳学派下为鬼神苟延残喘罢了。”风镰黑风鼓出怪声回道,又道:“至于往投天下列国?”

    “此非是风镰不想,只因昔日我得罪的天神颇多,是以实是不能啊,。”

    风镰一句实是不能,王越顿时就听明白了,昔日随成天子伐象之天神。`伐象功成后祭祀广传天下,于各地又划分主祭区,如今其主祭区正是天下列国中的强国。

    风镰身处其国,隐姓埋名低调为活或可,稍稍崭露头角,但为天神势力发现。结果可想而知。

    只听风镰继续道:“我投身公子,却非是屈就,只相信以公子之能未来必定成势。”

    “正所谓于人锦衣上添加花纹,不若风雪中送上一盆暖炭。”

    “如今公子尚未起时,除却自身实力外,根基实为有限,我风镰携阴阳学派加入公子麾下,公子可夯根基,而我风镰和阴阳学派却可借公子之势而起。”

    “此乃于双方皆是有利之事。何乐而不为?”

    “好一个双方皆是有利。”

    王越赞道,又微微拱手:“更谢将军之看重,来日我若势成,必不亏待将军。”

    得王越承诺,黑风骤卷,内里的黑影徐徐凝实,幻出一位黑袍武士之形,武士形象微凝便纳头大礼而拜:“风镰拜见主公。”

    “将军快快请起。”王越忙将风镰扶起。

    和公孙派主相比。这位风镰将军能力、见识更见不凡,一开始便将自己最大的弱点呈现于他。后又实实在在言明投效之利害关系,此等行为,无疑是真心投靠。

    风镰形象似乎无法久凝,才起身便又散于黑风中,整个人又恢复成了黑影,道:“既是已拜公子为主公。风镰当立即回返蔡国,当为阴阳学派选出新任派主,再携其整派来见公子。`”

    说罢,与王越再行一礼,就卷起黑风飞速腾空朝北面远去了。

    “见识不凡、有勇有谋、行事果决、雷厉风行。难怪能为昔日象天子六军之军将,还能于成武王起事之初大挫其势,能将天下众天神都深深得罪,此非是寻常超阶武士、巫师之流所能为。”

    看着风镰远去之影,王越评价道。

    风镰走后,他继续在此停留。

    半盏茶时分,平静的淮水骤然一急,一道水色波光自遥远处瞬息而来。

    王越微微点头,这是淮伯来了。

    水色波光穿行极速,才于远处一闪,几个呼吸就到得王越脚下。

    稍后,光停浪涌,一个中年男子自水中徐徐升起。

    “盖先生?你如何也在这?蛇余公子在哪?”一出水面,见王越悬于半空,淮伯有些奇怪,看了看周围,便与王越问道,刚才以契约法术关联传信约他单独来见的可是蛇余公子。

    见淮伯疑惑,王越笑了起来,以原本的声音对淮伯道:“淮伯大人,盖列就是蛇余,蛇余就是盖列,之前与大人误会未解,是以不便以实相告,如今既是盟友,一切自当坦诚。”

    “还望大人能谅解王越之前的欺骗。”

    “你是王越?”淮伯一声惊呼,身体一震,竟被惊的目瞪口呆,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不错,我就是王越。”王越点头道,只运转法力,将身形徐徐转归原本,气息也一同调转了回来。

    淮伯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中震惊,急问:“盖列就是蛇余,蛇余就是盖列,那岂不是说,根本没有盖列这个人,陈国昭氏也未派任何人来关注淮上,主持淮上之大局?”

    “不错。”王越肯定的回道。

    淮伯呼吸骤然急促,脑门青筋直冒,喘息了几口才平复,终道:“蛇余公子,你可是将本伯骗苦了,不止是本伯,整个淮上人,都为你骗了,你和陈使昭穿可真是厉害。”

    王越笑道:“但此欺骗于淮上而言,并无任何坏处不是吗?”

    “淮伯大人,就在刚才不久,我还与蔡相婴子有过一会,你知道婴相对我说什么吗?他为了不叫我破坏他蔡国淮上之谋,竟给我开出了一大邑之封的价码行收买事。”

    “说句心里话,若不是因缘际会我已站在陈国及淮上这一边,此价码可是颇叫我心动呢,因为我此来淮上,起初的目的,不过是想寻一机会得一大夫领地之封,日后再谋复国之事。”

    说道这里,王越顿了顿:“大人,一邑之封可不是个小数目啊,二十六年前蔡国的尚氏联合其他几家将当国的文氏家族铲灭后瓜分其家之领地,各家所得也不过就是数邑之地。”

    “以您的智慧,觉得蔡国那位婴相缘何能如此出手大方呢?”

    见淮伯默然,王越继续道:“所以,本公子于大人和淮上的善意欺骗,却恰恰是救了整个淮上,否则淮上不行会盟聚兵之事,来日蔡国灭象后,以破国灭家之势南下,淮上五国毫无防备之下如何当之?”

    “淮伯神庙如何当之?”

    “大人,您有信心吗?”

    到这时,淮伯心绪终于稳定下来,颇为复杂的看着王越,道:“不能当。”

    王越摆了摆手,不再提前事,道:“今日我约大人前来,既是有事与大人商议,也是想借此将身份一事诚恳与大人作一说明,以免日后合作起来各自心怀芥蒂,还望大人可以理解。”

    “唉!”淮伯微叹一口气,带着一丝苦笑,无奈道:“本伯收回之前对公子之评价。”

    “公子之能,确实如当日公子与本伯孙女淮盈所言,比之昔日之商龙君强多了,商龙君不过是强于武力、军略,公子却是样样皆精,来我淮上短短时日,就造得此等声势。”

    “如今本伯与公子更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后悔想下船都已是来不及,还能说什么呢?只能随公子一路走下去,便是不能理解,也只能理解了。”

    “淮伯大人可以理解便好。”王越点头道:“我今日为淮伯谋了一桩好事,但只要大人同意,于淮上之大局以及大人祭祀之出淮上广传大有裨益,却不知大人有否兴趣。”

    淮伯想了想,道:“公子还是先说具体何事吧。”

    王越当下就将今日与建璋大夫一会诸事及诸般利害分析都与淮伯讲了,最后问:“此输粮援越事,却不知淮伯大人意下如何?”

    但淮伯却微微皱起了眉头,微微一礼道:“多谢公子为本伯谋划。”

    “这件事若能做成,无论对我之祭祀,又或淮上局势而言都是大好事,但此事却有一大麻烦,若不解决,谋划再好也是无法实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