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四章 越国
    “等等。`”见他要走,公孙易阳急忙将王越叫住,问:“先生要如何才愿解我之反噬。”

    王越回转身来,叹了口气道:“公孙先生,您知道吗?您真的很蠢,你可知,你若是不知本公子之奥秘还好些,不知道就不会作此威胁,企图以此来换我谅解解你反噬。”

    “你我本就有生死仇怨,如今又威胁于我,你觉得我会轻易放过你?。”

    “换成是你,你是何感受?就以你那日在珊瑚宫之表现,杀人之心都会有吧。”

    他笑了笑,继续道:“本公子却轻轻的将你放过了,但为何会放过呢?因为知道本公子之秘密,这于你可绝不是好事,而是个无比烫手之山芋。”

    “你拿着这秘密无半点用处,一旦泄露,甚至不是你泄露,本公子但凡只要以为是你所为,就会对你及阴阳学派进行毁灭性打击,将刚才所言一一为你实现。”

    “其实,事已至此,公孙派主,唯有一个选择了。”

    “什么选择?”公孙易阳满脸苍白,追问道。

    “当然举整个阴阳学派是投入本公子麾下,如此成为自己人,我就不须担心先生泄露你自以为无比宝贵之秘密,并且本公子也自当真心实意的谅解你,自源头上解开你命数之力所造成之反噬。”

    “非但如此,于本公子掌中,阴阳学派之前途,或远超你想象都未可知。”

    “此事重大,公孙派主可好好考虑,考虑好了,可随时来找我。”

    “等等。”公孙易阳叫住王越,道:“公子与我有生死仇怨。今日我又要挟于公子,公子还愿接纳谅解于我?公子又难道不惧我假意投靠?”

    “唉!”王越叹了口气:“你如何就不明白你我之间的差距呢?”

    “绝对力量差距之下,本公子想将你搓圆捏扁不过随手就可为之,你未投靠于我,本公子要拿你和阴阳学派都有的是办法,假意投靠。`落入本公子视野中,这与送至本公子掌中有何区别?”

    “况且,公孙先生以为淮伯为何支持我?”

    “这其中当然是有合作。”

    “但我与淮伯合作时都不惧他有什么小动作,自有制约手段,又何况是你?”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本公子还须赶快赶回海西大夫府进朝食,公孙先生你且自便。”

    “等等。”公孙易阳还想叫住王越,但这回王越却再没为他停留。时缓时急三两步就远走了,只留下他站于当场,面上表情无比精彩:“结果怎么会如此?与我来时想的完全两样。”

    他好像是在对着空气说话:“我来威胁他以做交易,现在却反被他威胁了。”

    “我早就说过,这个人很可怕,你却偏要来。”黑袍中中,沉闷阴森的声音。

    “那他的威胁?”公孙易阳又道。

    声音笑了起来,凄厉中带着诡异。然后道:“一个在此等年纪可以和淮伯合作斩杀神祗者,事后淮伯还为其扬名。以上几点,但能做到一点,都已经很可怕了,更何况是全部。”

    “能与淮伯合作,这就说明他之实力哪怕淮上这位享祭数千年的神都是认可的。”

    “而能斩杀神祗,则更证实了他为何能得淮伯认可。”

    “此等实力。数千年间,也就是昔日的商龙君了。”

    “至于淮伯为其扬名,这又说明他与淮伯之合作是平等,甚至是以他为主导。”

    “公孙先生,恭喜你。你为自己招得此等连神祗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大敌。”

    “而且。”声音继续道:“至于先生于他之威胁,就更是可笑了,这样强大的人物,哪怕失去一切,但只要实力未去,何处不能东山再起?更何况你还未必能叫他如此。”

    公孙易阳呼吸急剧喘息着,怒声道:“你既早知如此,为何不事先提醒?”

    “哈哈!”声音大笑:“我难道没提醒过你吗?只是未说得这么细致罢了,再说我与阴阳学派昔日派主之约,可不包含为你出谋划策。`”

    公孙易阳咬牙道:“鬼王你别忘了是依我学派汇集之力方才存活并且可以显化者,与我学派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我学派不存,你难道又能有什么好下场?”

    “公孙先生有闲心说这些没用的话,还不如考虑考虑之前那位公子之提议。”

    “我倒是觉得他的提议不错,以其之能,如此之速便作崛起,来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可偏偏其除却自身颇强,根基却是有些不足,阴阳学派若是投效……”

    “哼,本派主再想想。”公孙先生冷哼一声,黑袍下的身影,如鬼魅般飘入小巷中,但才入其中,面色就是大变,无比惊恐道:“不好,新一轮反噬来了,鬼王,快…快…快带我去找盖列。”

    “盖先生,这位是我之老友越国建璋大夫。”

    作别公孙易阳,王越加快步伐,很快返回海西大夫上庸之府邸。

    到门前却见海西大夫还有他客,见他疑惑,海西大夫与他介绍,又对建璋大夫道:“这位是陈国昭氏武士盖列,建璋你来上庸也有一段时日,想必也是听到过。”

    “此次我淮上会盟事,实际上就是由盖先生说服新君和淮伯所发起。”

    建璋大夫眼前一亮,快步行过来,微微一礼道:“久闻先生与蔡相婴子辩论无碍,又接连胜公输家家主、阴阳学派派主,今日得见,实是建璋之幸。”

    王越微微一笑,既不过于热情,也不冷淡,与建璋大夫回礼:“值此荆越之战,建璋大夫离家去国来此淮上,想必是身负使命而来,此处门口却非是说话之地,不如入内一叙。”

    于是众人入得府内,昭穿早已在等待。几处席位皆自摆满了一应食物、酒水。

    这时会得新客,于是又添一席,四人各自跪坐一旁。

    等到府内家仆将这一切做好,海西大夫才问道:“却不知刚才蔡相找先生所谈何事?”

    “还能是什么事?”王越笑道:“当以力不能服人,这位蔡相就想以厚利来收买于我,被我严词拒绝了。临走前,我又稍稍挑了挑他蔡国内部王权与神权之争,此刻那位蔡相恐怕连杀我之心都有了。”

    他又看了看越国的建璋大夫,说:“荆越之战,自大战起时,至于如今似乎颇有些时候,若我没记错,应该已经近半年,越国之吴乡四邑都早已为荆国占据。”

    “大夫来淮上。可是此战出了什么变故?”

    荆越乃是南方大国,又都与淮上比邻,此两国之战,关乎天下之大局,是以王越有此问。

    建璋大夫叹了口气,道:“大变故倒是未曾有,只是数千乘兵车鏖战半年,人吃马嚼之靡费不是个小数目。偏偏不久前又会逢巨风之灾导致国内损失惨重。”

    “唉,实不相瞒。这场战争打至此境,我越国之国力已然无法支撑下去。”

    “此次来淮上,我实是为借粮之事而来。”

    “盖先生身为陈使,如今又能力促淮上会盟,想来在淮上影响力颇大。”

    他以无比期待的眼神看向王越:“昔日我越国能击败荆国而暂霸,乃为大陈暗助。我越陈两国虽未明盟,却实为盟友,越国乃可为大陈牵制南方荆国,却不知今日,先生还能否相助一二。”

    “若先生能助我越国撑过此局。我整个越国上下,皆对先生和大陈感激不尽。”

    王越想了想,道:“大夫确定只须借粮,越国就可撑过此局?”

    “万分确定。”建璋大夫肯定道:“荆国乃南方大国,其国虽强,但其国土东西甚广,国内地形也颇复杂,是以无论是东西两向,但凡任何战事,都无法集中国力应对。”

    “历来其与我越国之战,尽是靠荆东鄢陵重镇为后方进行支撑,如今荆国数十万大军,攻入了我越国,其自鄢陵长途补给,战事所耗远比我越国本土消耗大的多。”

    “半年多下来,便是荆国实力根基再强,也是要接近支撑不下去之地步。”

    “也就是说,如今我两国数十万大军之对峙、鏖战,最后的决定性因素不在其他,而在于谁粮草更充足,谁就可以支撑下去,获得此战之胜利。”

    “先生若能帮我越国于淮上筹得粮草,我越国则必胜,迟早可撑得荆国退军。”

    王越若有所思道:“大夫此来庸国前,可去过其他地方?”

    “在来海西大夫府前,各国来与庸国新君继位典礼之大夫及使节,我都已经去见过,向他们传达了此意向。”建璋大夫感叹道:“但荆使项元派人与其传了话,谁敢助我越国,来日荆国破越必定北上淮上。”

    “慑于荆国之威,他们皆不敢给予半分肯定答复,尽是以各类事情推搪。”

    “唉,他们就缘何不想想,若荆国此战败我越国,则我越国越发势弱,来日为荆国所灭都是可能。”

    “越国若是败亡,则整个天下长河之南尽为荆国统一,日后其国势扩张,雍、陈大国及离陈国近的陈盟之国都不能北进,唯淮上五国虽也是陈盟国离陈国稍遥远,却必是首当其冲啊。”

    “今日坐看我越国衰亡,实是为日后埋下祸根。”

    建璋大夫之言却是十分在理,与王越和淮伯唇亡齿寒之论如出一辙,这也叫他明白于此乱世前夕,各大国兼并战争愈演愈烈的情势下,淮上五国若还是如过往,打着左右逢源之事大心思,日后迟早会亡国。

    不是被蔡国南下吞并,就是被荆国北上灭国。

    “这越国必须救,不然日后淮上之局就危矣。”

    王越如此想着,以他之谋划,乃是此次借淮上之力收回蔡国西南诸地,取汲地诸邑为复国之资,复国之初期却是要背靠淮上、申国,继续借力以抗蔡国,而完此战略之前提,却是要淮上局势稳定才可。

    正思考,一位武士自外而来,与海西大夫拱手道:“大人,荆国驻淮上外事春官项元大人在外求见。”

    一瞬间,建璋大夫脸色骤变,眼神无比复杂的看着海西大夫、昭穿及王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