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三章 要挟
    蔡楼外,重新上得马车,王越但觉畅快无比。`

    今日却是在蔡相婴子与神庙之间埋了个钉子,来日或许有用的上之时,早在淮水神宫时,他就自淮伯处得知因杀劫地主于蔡国多有布局,其国内部也有内乱隐患,说不得就是事涉王权与神权之争。

    而日后,蔡国但王权与神权真的热闹起来,说不定他还真会去插一手。

    此次淮上会盟诸事,若一切都顺利,来日如能于蔡西南之汲地复国,蔡国国内岂不是越乱越好?

    正想着,他眉头微皱,感觉似乎是有人在盯着自己。

    但这感觉颇奇怪,与昔日在地球时被人通过摄像头看差不多。

    也就是说,盯着他的人,并非以目光直视,而是通过功能类似的法术神通在看?

    他徐徐放出感知,顺着来源追摄,顿捕捉到一闪而逝的气息。

    “是个熟人。”感知到这气息,王越若有所思,微微一笑:“原来是这样。”

    这时远处出来一股微风,为这夏日带来一点难得之凉意,呼吸之间,但觉一缕湿气迎风而来,目注远方,但见东方天际,正有一大片云团西来。

    不及片刻,天色就变,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街道上行人四处避雨,很快就不复之前热闹。

    “停车。”王越招呼马车御者道。

    “盖先生有何吩咐?”御者飞快将车按住,转身行礼问。

    “你将马车驾回去,难得来上庸一趟,日后也未必会再来,我下车走上一走,一路看看稍后就回。”

    “这。”御者微微迟疑:“可是先生未带雨具啊。”

    “这点小雨算得了什么?”王越说着。跃下了马车:“你且先行。”

    御者看着他,但见雨水落于他身上任何处,竟不能附着,犹若滴落在荷叶上,化为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珠,圆闪闪、亮晶晶的顺着皮肤、衣袍往下滑。`最终掉落在地,溅成朵朵水花。

    看着眼前一幕,御者眼中闪过一丝敬畏,再不复多言,驾车马车飞快前去。

    不时,他还回望一眼。

    只见街道上已再无任何其他行人,唯独王越负手在雨中独行之身影。

    马车渐渐远去,王越依旧在雨中漫步。

    他的身上似乎蒙上了一层薄暮,叫人明明看到他从旁边经过。却无从注意到他。

    只有少数武士见着此景,心中自然生出敬畏。

    就这般,王越踏着足下青石,于这雨中,不疾不徐的独行,又不时放出感知,但觉那抹熟悉的气息,竟是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之距离。一路跟随而来。

    有感于此,他又行得一段。走到一偏僻无人处,停下了脚步,徐徐回转身去,对着虚无道:“公孙先生,自蔡馆一出来,先生就一路跟随。如今我已给了你一个机会,您还不出来么?”

    “呵,呵呵!”空气中传来一声干笑,似乎是在强忍着什么,无比艰难道:“本欲与先生一会。但见先生如此雅兴,公孙易阳岂敢打扰,岂敢打扰啊。”

    但随声音,一个将周身笼在黑袍,双眼还被黑布蒙着的人自旁边小巷中穿了出来。

    来人,不是当日珊瑚宫中命运主宰者、阴阳学派派主公孙易阳是谁?

    但今日之公孙易阳,与当日截然不同。

    只见他发髻散乱,满面仓皇,黑泡中的身体,似被什么紧缚着,不论手脚都是如此,以至于行走,都是以其他方式,似被一股无形之力抬在空间,以漂浮的姿态穿行。

    随时随刻,他身体似乎都在颤抖,好像在强自压抑着什么。

    这样的公孙易阳,哪有往日傲笑君王之一派之主之气派?

    不用想,王越都知,他这是自作自受,给反噬给折腾的。`

    “公孙先生此来何事,长话短说。”王越道:“我还须赶海西大夫府就朝食呢。”

    “呵,呵呵!”公孙易阳又干笑几声,道:“自珊瑚宫拜先生所赐,公孙易阳回了趟蔡国,本想以整个学派之力将反噬压下,却不想此反噬之力甚大,竟是压之不下,是以又返回来淮上庸国。”

    “你想寻求我之谅解解反噬?又或是想杀了我,以此手段来彻底解决反噬?”

    “当然不是。”公孙易阳道:“生死之仇,哪能轻易谅解,盖先生之能又太过厉害,连地主神庙那位岳先生,那等高手都三两下为你重创,我哪有能力杀先生呢?”

    “今日,公孙易阳此来,实是想与先生作个交易。”

    “交易?”王越笑道:“先生能拿何来与我交易,又或想与我交易何物?”

    公孙易阳脸上露出个极难看的笑容,道:“我近日在上庸发现极奇妙的事。”

    “昨日淮伯神庙,忽的开始为一位蛇余公子王越扬名,据说这位公子斩杀了龙巢湖神,此等扬名之下,蛇余公子又是实至名归,所以可以担当,必然能聚无穷之势。”

    “奇妙就在于,我观上庸城内但有闻听此事者,身上散出之势,缘何会往盖先生身上聚呢?一个两个就算了,整个上庸都是如此,甚至不止上庸,整个淮上但闻听此消息者,都有势往先生这聚来。”

    “如今之先生,气数蒸腾之旺盛,那怕是庸国那位新君都有些不如呢。”

    “也难怪,蛇余公子来淮上就有基业,如今又得了实力不下一国之力淮伯神庙的全力支持,还有破黑胡、斩龙巢湖神黑蛟之大名,名传淮上乃至天下,气数想不旺都难啊。”

    “原来如此。”王越点头道:“先生之望气,确实有几分门道,只是当日如何眼瞎,竟然会对本公子出手呢?否则断不会落至今日之地步。”

    公孙易阳强自干笑,道:“这只能说公子之秘术委实惊人,无论从形貌到根本都恍若两人,若非那因公子而反噬,与公子生出了些关联,恐怕到今日公孙易阳也未必能见公子之如火之势。”

    “而若盖先生仅是我当日所见盖先生,当日恐已自刎于珊瑚宫中。”

    “嗯。”公孙易阳按住话语,问:“盖先生刚才既是承认自己是蛇余公子,那觉得此交易如何呢?”

    “公孙先生,似乎觉得拿住了本公子之软肋、要害,以为可以要挟交换。”王越淡淡的说着。

    “难道不是吗?”公孙易阳问。

    “的确是软肋。”王越回道:“但本公子之软肋、要害,却与先生所想有些不同。”

    “哦?不同?”公孙易阳笑道:“倒想见识一二。”

    王越道:“世间事,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

    “当一个人但有要害为人所胁而为其做出第一件事起,则其也能继续为其所胁作第二件,第三件,其结果只有两者,一是永无挣脱之日,又或中途鱼死网破。”

    “是以,本公子从不受任何要挟,于任何人之要挟面前不会妥协退让半步,和那两个结果相比,本公子宁愿在一开始在自己力还强时就拼个鱼生网破。”

    “不妥协?”公孙易阳疑惑道:“不妥协的结果,公子知道吗?”

    “公子于淮上做的这好大事,都会毁于一旦,更会落得声名狼藉之下场。”

    “那又如何呢?”王越摆了摆手:“以我之能,只消换个形貌、换个名字再来就是,先生想想,自天下人知我之名到今日才多少时间?换个身份再来,甚至连这点时间都不需要先生信不信?”

    “就在刚才那蔡馆,蔡国那位婴相因我之能,愿以一邑招揽。”

    “如今北方蔡国攻象,对淮上也是虎视眈眈,南方荆国攻越,对峙正酣,可谓处处皆是我这等英才用武之地,随便找个机会都可青云而上,这于我而言,简直如吃饭喝水般简单。”

    “这是最坏的结果,但现实是本公子的手段、实力,绝对远超公孙先生之想象。”

    “先生说的这点事于我而言,只能称得上是小麻烦。”

    “倒是公孙先生但做了此事,可知会迎来什么后果吗?”王越笑眯眯的说着:“首先,先生的反噬是必定解不了的,这段时间的痛苦将一直持续下去,然后本公子接下来做的第一件事必定是去往蔡国。”

    “去蔡国干什么呢,当然是将所谓的阴阳学派杀的一个人都不剩下。”

    “先生或许会以为我找不到,但本公子追踪之能不在蔡国技击营易先生之下,更有种种秘术,只消记住你学派命数之力的气息,就可行追摄,哪怕你们躲至天下之外的蛮荒也是跑不掉。”

    “最后本公子才会来找先生这位坏本公子好事的罪魁祸首,叫你生不如死都是轻的。”

    “本公子当下秘术诅咒,将此诅咒根植于先生之血脉上,于是生不如死的可就不是先生一人,而是先生全族,并殃及先生后世无数子孙,但随血脉流转,越是往后,祸及者就越多,而造成这一切之结果的罪魁祸首,正是公孙先生您今日这错误决定啊。”

    王越淡淡的说着,好像在陈述一个简单之事实一般,但随他每一句出口,公孙易阳脸色就是一变,直至最后,面色变得苍白如纸,只好像普通凡人见了最恐怖的恶鬼般,满眼流露的都是无限的恐惧,身形忍不住剧烈颤抖,竟连体内反噬都压下去了。

    “哈哈哈!”王越说完,肆无忌惮大笑,转身就去:“公孙先生,且好自为之。”

    “等等。”见他要走,公孙易阳急忙将王越叫住,问:“先生要如何才愿谅解解我之命数反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