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章 造势
    庸国,上庸,国宾馆驿。`

    蔡相婴子跪坐在几案前,捧着一卷《鲍子》凝神细观。

    鲍子是昔日恒公时期辅恒公成就霸业的蔡国国相,一生所学包含智略、经济、军略、政略等最后尽归于此《鲍子》,婴子少时就崇拜鲍子,平生所学也自此《鲍子》中出,是以但凡有闲暇,又或遇到难解之事,总会捧出此书,细细品味,从中吸取先贤智慧。

    这时,外界一阵锣鼓声惊动了读书中的婴子。

    他淡淡看了看一旁随行护卫的武士,道:“去看看馆驿外何事喧哗?”

    武士拱手一礼,就转身出去。

    稍后,武士回返。

    “婴相,馆驿外是淮伯神庙的祭司和武士在夸功,据说不久前曾十七武士破黑胡的蛇余公子,前日上午于龙巢湖斩杀了龙巢湖神,神庙之军随之攻伐龙巢湖,如今龙巢湖寇已经彻底覆灭了。”

    “龙巢湖神,被蛇余公子一介凡人斩杀于自家神域之中,这如何可能。”婴子不信道,随即又点头:“若蛇余公子真有此能为,岂非如昔日大象商龙君那等人物。”

    “你再去确认一番。”

    武士随即出去,不久又返,拱手道:“淮伯神庙的武士说,龙巢湖神不日将被传尸整个淮上。”

    婴子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竹简:“看来这应当是真的了。”

    他负手走到窗前,听着外界喧嚣,心道:“此事却有些奇怪。”

    “蛇余公子不久前还与淮伯神庙发生冲突,以六百黑胡盗裹挟青壮成军覆灭了淮伯神庙十乘兵车,如今竟缘何修复了关系,并且蛇余公子斩杀龙巢湖神乃是前日上午之事。`却如何这般快速就被神庙祭司传至上庸,并且还要将龙巢湖神之尸传尸淮上。”

    “此等事情,却是颇为熟悉,淮伯神庙之行事,却与地主神庙有些相类。”

    “是了,这不仅是夸功。分明是淮伯亲自吩咐神庙为蛇余公子扬名造势。”

    “或许不止是上庸,整个淮上各地神庙都是如此行动。”

    “淮伯真是好大的动作。”想到这里,婴子目光一凝:“欲行大事,必须大名。”

    “淮伯神庙究竟欲扶持蛇余公子行何等大事,方能为其于整个淮上扬名至此?”他看了看一旁武士,问:“你即刻去请技击营东门廷过来,本相有事须问他。”

    盏茶时分,东门廷在武士引领下匆匆而来。

    “东门廷拜见婴相。”

    “起身吧。”婴子淡淡道,看着东门廷:“本相今日叫你过来。是有几件事问你。”

    “婴相请说。”

    “本相须你技击营关乎蛇余公子此人搜集的全部消息。”婴子顿了顿,道:“除了此事,还有淮伯神庙、陈使昭穿、盖列还有海西大夫近日于上庸的活动消息。”

    “诺!”东门廷应诺,随即道:“婴相,蛇余公子此人,屡次坏我技击营大计,与我大蔡为敌,是以我技击营对其有关消息搜集极为详实。`”

    “此人姓王名越。乃昔日蛇余国之后。”

    “其人第一次出现在我技击营的视野中,乃是在申南渚地。涉入申国豹营袭杀渚氏君女事中,但当时我技击营还不知其为何人,只是易先生去查查此事中探查推测出其存在。”

    “再往后,王越之事迹就是广为淮上所知了。”

    “先是与吕里小君子同来淮上时十七武士破黑胡,后于吕里君子婚宴为吕里君子和陈使昭穿出头,于剑斗中杀我大蔡武士白河。”

    “此后槐里吉大人于淮阴神庙死于淮伯之力下。似与其有关。”

    “淮伯神庙为此出动十乘兵车去寻他以给我大蔡一个交代,却为他近乎完胜。”

    “还有今日,淮伯神庙本与其有大冲突,却不知为何又作联合,击杀了溧水上游的龙巢湖神。”

    婴子叹道:“仅从你寥寥数言就可知。这蛇余公子,智略、武力、军略、甚至政略都此等不凡,难怪窜起的如此之快,此人屡坏我蔡国事,以他之政略,想必是早已站在陈国一方了。”

    婴子目光忽然微凝,对东门廷道:“淮伯邀请盖列入过淮水神宫,已表现出对陈国的倾向,今日又竭力为此蛇余公子扬名,必欲扶持王越谋划一件大事,极有可能对我大蔡不利,你当速速查清此事。”

    “诺!”东门廷应诺,对婴子道:“最近陈国昭氏还派了一位超阶武士盖列前来淮上,也非是寻常人,我技击营欲对付他,却力量有不足,前段时间在吕里损失惨重。”

    “不知婴相可有解决此人的办法。”

    婴子摇了摇头,道:“你在技击营呆得久了,但凡任何事都想着以武力和杀戮解决,这却非是正道,但此人杀了地主神庙的祭司,神庙自会派高手收拾于他,你就无须管了。”

    “神庙会出手,这太好了。”东门廷欣喜道:“但有任一超阶神庙武士或大德祭司来淮上,这就足够了。”

    婴子看他闻得神庙出手后欣喜之色,心中微微一沉,却道:“陈使昭穿和海西大夫的动向如何?”

    “昭穿与海西大夫两人近日在四处活动,放出种种不利我大蔡言论,想要发起淮上五国,此两人影响力颇大,已有各国许多位大夫支持他们会盟以救援申南,也防我蔡国灭象后出兵淮上。”

    婴子若有所思,忽道:“如此说来,近来淮上之大事,除却庸国新君继位之外,就是此陈使欲发起的五国会盟事了,淮伯今日为蛇余公子的造势,难道与五国会盟有关?”

    “只是蛇余公子其人在此事中究竟扮演了何等重要角色?”

    他面色变得有些凝重:“昭穿和海西大夫以及淮上大群偏向陈盟者如此活动,各国国君也惧我大蔡对淮上不利,更有于淮上影响力无比巨大的淮伯神庙活跃其中。”

    “这样的话,此次淮上五国会盟岂非已然不可避免?”

    东门廷狠声道:“杀了陈使昭穿和盖列。”

    婴子笑了起来:“杀此二人可不能解决问题啊。”

    “这只会叫淮上人看到我们破坏其会盟之心,到时候淮上五国之会盟就不再是陈使发起,而是淮上五国自发会盟抗击我大蔡了。”

    “婴相,地主上德祭司在门外求见。”

    “请进来。”婴子淡淡道。

    “拜见婴相。”上德祭司与一位白衣武士一同进门见礼。

    婴子目光落在他身旁白衣武士身上:“这位就是贵主神庙遣来对付盖列者?”

    “不错。”上德祭司道:“此是我神庙超阶武士岳海心,翔空战技天下无双,为我主钦点过来对付盖列者,今日下午才自大蔡赶来,我便立刻就带他来见婴相,稍后就去往陈使昭穿处去递交战书。”

    “我们不去昭穿处下战书。”婴子顿了顿,思考了一番:“我们先去见庸国新君。”

    “去见庸国新君?”上德祭司疑惑道。

    婴子道:“如今我大蔡与其并未彻底撕破脸,在庸国的领土上,本相该给他个面子。”

    “今日去拜会,就由他请各国使节、大夫,为岳先生和盖列之战做个见证,若是可以,战书由他转呈方是最妙,另外本相也可借此机会去与他了解一下本相离开珊瑚宫后,到底发生了何事。”

    “淮上的风向近来可有些不对,陈使昭穿及海西大夫等人上蹿下跳,淮伯也不甘寂寞,若再不去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指不定陈使借庸国新君继位各国大夫、使节在此,直接发起五国会盟之议都未可知。”

    他又对东门廷道:“你速去安排人打探消息,任何与陈使、淮伯、海西大夫、蛇余公子以及关乎淮上会盟之事,都不可有半分遗漏,若有发现,立刻来回报本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