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五章 商龙
    婴子微微疑惑,问:“上德祭司既善地遁,更长尘遁飞腾,如何会为人轻易斩杀?”

    “是一位能够飞行的强大存在天上动的手。`”

    地主祭司似乎在沟通着什么,稍时他聚集地面尘土聚集汇成了一个人形雕塑。

    “盖列!”公输斑惊呼道。

    “公输先生认识此人?”地主祭司问。

    公输斑点头道:“此人就是陈国近日派来淮上的超阶武士盖列,今日在宫城珊瑚宫中,他言语辩论与婴相平分秋色,又在器械机关上将我击败,再败公孙先生叫其仓皇回国。”

    “盖列。”地主祭司恨声道:“好一个盖列。”

    他看了看婴子,又奇怪道:“发生这等事,婴相似乎无动于衷?”

    婴子笑道:“上德祭司觉得本相该如何呢?是愤怒的大叫,又或随口附和祭司两句?”

    他摇了摇头:“但这些能于事情有任何改变吗?”

    “与其被这些无谓的情绪干扰作出不利之决定,不如冷静下来细细思考,而且老夫为国相,行事素来只观大局,这些小事若都拿来烦于本相,那要下属合用呢?”

    “此事,上德祭司与贵主神庙请自行处置。”

    “婴相好一个自行处置,好一个要下属何用,原来在婴相心中,我神庙皆是下属。”

    “难道不是吗?”婴子问道。

    “神庙也受了我大蔡封地,贵主更得我大蔡臣民祭祀,如此也自有为我大蔡效力之义。”

    他忽的紧紧盯着上德祭司道:“难道神庙不想为我大蔡效力,有如申南渚氏于申国那等不臣之心?”

    “怎么会?”地主祭司笑道,又道:“婴相且放心,盖列一事。`我神庙自会处置。”

    “一介凡人,不过是超阶武士,竟敢杀我神庙上德祭司,我神庙定会叫其付出代价。”

    “那本相就拭目以待了。”婴子想了想,又说:“本相此来淮上,当做之事。已做的差不多,改日庸国新君继位典礼结束就当返回,原本是那位祭司送本相过来,可他如今却为盖列斩杀,如此还须贵主神庙再派一位同样精通尘遁飞腾的祭司来才好。”

    “攻象一事,事涉三千乘兵车,后勤杂事太多,都还须本相回国一一理顺处置。”

    “婴相这就准备回国?”地主祭司奇怪道:“按照原本,婴相可是准备亲自游说迷惑淮上五国的啊。”

    “已经不需要了。”婴子摇了摇头:“老夫自复相以来。从来都是力主扰乱申南,截断陈国于淮上的影响力,再以攻申之名聚兵,并作出一副游说淮上重归我蔡盟之姿,稍作拖延,于淮上毫无准备之下南下扫灭淮上五国,最后才是北上灭申,与陈国远来联军决战于申国。”

    “此略之下。若是能胜于陈国,甚至哪怕不胜不败。都可维持原状。”

    “这般可叫我大蔡有时间徐徐消化新得的领土,而那时申国既为我蔡国所有,象国便已是处于我蔡国腹内,是烹、是煮都只是寻一道义站得住的理由事。”

    “可是如今呢?尚氏竟趁着老夫离蔡来淮上,在国内就力主就近先行灭象。`”

    “上德祭司,此事坏了我大蔡大计先且不言。”

    “象国数百年来可都是我大蔡盟国啊。尚氏连个理由都没有,就对盟友行偷袭事,还欲灭其社稷,这在道义上站得住吗?我蔡国如此行事,叫天下人如何看待?”

    “伐象之后。天下各国又会谁肯与我国为盟?”

    “至于迷惑淮上五国?”婴子笑道:“此在出兵象国后已是个笑话,今日那昭氏武士盖列,以本相之能,本可雄辩于他,但有此等袭击盟友事实,本相就是有万般能耐都是无用。”

    “你可知本相在珊瑚宫与陈使会面前知道此事后的心情?最后只能威吓庸王不要做出不利于我大蔡之选择,其不做自是好,做了日后我蔡国灭象后大军再临淮上,也算是师出有名。”

    婴子忽的停住,凝视着上德祭司:“上德祭司,尚氏于国内向来与贵神庙走的最近,此次其力主攻象之事,想来也是得到了神庙的全力支持方有此等影响力。’

    “那么神庙能就此事与本相一个说法吗?此等大事,总须有个说得过去的缘由吧。”

    上德祭司想了想,终道:“婴相,此次变更目标伐象确实有大缘由,但我主交代此中缘由不可说。”

    婴子冷笑了起来:“贵主有什么重要的缘由行此大事,竟连本相都不能知道?今日若不给出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坏我大蔡兼并淮上、申象之大计之责,可就全由贵神庙与贵主承担了。”

    “本相倒要看看,贵主之神位有多稳,能否但得起此责。”

    上德祭司默然良久,终于幽幽道:“昔日大象太师商龙君,在象国复苏了。”

    “商龙君复苏?”婴子仿若听到了天大的笑话,道:“这如何可能?商龙君复苏又如何?”

    “这是真的。”上德祭司道:“凡人死后,哪怕他生前为超阶武士,顶多因后人祭祀存留残灵,最终融入化归祖灵,但商龙君却是超越超阶武士、近乎神一般的神人,生前甚至有能力斩杀神祗。”

    “他死后虽无后人,但象国君民无不感念其维护大象社稷之功,天下间更有不知多少武士崇拜他之剑术,如此虽无获实际祭祀,却胜似祭祀,是以许多年后他不仅复苏,更已然登临神位。”

    “婴相,昔日我主尚未为地主时,乃是岱岳山神,为东夷世代祭祀。”

    “只因大象攻伐东夷,东夷不能当,我主祭祀遭受威胁,就不得不真身游走四方,联络各方反象势力。”

    “成天子能伐象功成,我主可是出了大力,或者说,大象的覆灭,有三成当归于我主之手。”

    “是以商龙君与我主有大仇,比天还高比海更深。”

    “以商龙君之性,其一旦恢复了几分实力,必定会对我主出手,对我主出手,蔡国就绕不开,是以我主力联合尚氏力主伐象,趁其初初复苏,将其扼杀于未成长之时。”

    婴子听了,稍微深思,道:“此事是秘事还是可宣之于口的,若是后者,老夫倒还可在淮上稍稍活动。”

    上德祭司微微皱眉:“却是不好宣之于口,若宣之于口,叫天下皆知商龙君复苏,仅商龙君于整个天下的名望就可叫其汇集转化出无比巨大的神力,那样会叫其飞速成长。”

    “婴相你也不希望看到此战事不能一战而下,打成旷日持久吧。”

    婴子道:“我们不宣之于口,商龙君难道不会如此做?即便不宣,天下也无不透风之墙。”

    上德祭司微微迟疑,道:“墙虽透风,但毕竟有个遮挡,商龙君即便宣扬,其无似我国技击营这等天下各国皆有分部之力量,传递和扩散消息也须很长时间。”

    “我们趁此之机,快速伐灭象国就好。”

    婴子点了点头:“也只能如此,灭象须越快越好。”

    “这次你地主神庙的武力也就不要藏着掩着了,毕竟此次伐象之根本原因,实是你主与商龙君之私怨,此私怨本可由你主自己去和商龙君解决,可却将我整个大蔡都扯了进来,几坏我大蔡百年难遇之大局。”

    “灭象之战若是快些,或许还可挽回,若是慢了,以至不可挽回,那就休怪本相追责了。”

    “诺!”上德祭司连连拱手,道:“婴相且放心,此次我神庙当出全力。”

    “婴相这边,我也当通报我主,立刻再派善于尘遁的祭祀过来,另再调集一位善于飞行的超阶武士,那陈使盖列敢坏婴相淮上之计,又杀我神庙祭司,我定叫其不能活着离开淮上。”

    婴子微微颔首,道:“此位超阶武士对阵盖列可有绝对把握?”

    上德祭司道:“有,此位武士论及飞行速度比声音还快,天下间无任何人可超越,绝非盖列可比,此速度之下出剑,天下武士莫有能当之者。”

    “好。”婴子大声道了声,继续道:“既有绝对把握,上德祭司你当去与陈使递战书,并将两人之比斗,宣扬成两国之争,叫其不得不出战,再于比斗中,众目睽睽之下将其斩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