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三章 神约
    王越幻身对淮伯道:“我近日领悟了一门新的神通,对强如神祗者,或也能一锤定音,但唯怕其躲藏逃避,若大人能够与之纠缠一二,最好可以将其行动稍作限制,则自此之后龙巢湖上再无这头黑蛟。`”

    “强如神祗者都能一锤定音之神通?”

    淮伯心下大惊,但想着那日王越随手就是一个陌生的法术,竟以加持强大他的降临体叫其力量突破身体极限内爆而死,此等法术运用及手段,委实非是凡人能有。

    换成他人说此话,他只会当做说大话,王越如此说,想来是真的。

    “好,公子既有此能,那此事当越快越好,本伯当于日内由淮水极速赶至吕里与公子汇合,到时与黑蛟一会时,本伯与他稍作限制,再看公子之手段了。”

    王越幻身点了点头,对淮伯道:“击杀此黑蛟后,龙巢湖神位、神域归淮伯大人所有,但其麾下水寇,由我对其进行收编,另龙巢湖神之神位祭祀奥妙,我须观摩一二。”

    听得王越此言,淮伯面色微变,又看了看盖列,想起盖列日前之语,于超阶武士而言,世间还有什么追求的呢?无疑就是随祭祀不衰而不朽的神位。

    若是寻常超阶武士,便将此等道路放于他前也是不用,但王越不同,且不说起力量,自今日境界表现而论,已至神人边缘,只差明了祭祀之妙就可成为一位神祗级的存在。

    淮伯想了想,道:“想不到蛇余公子所求却不止是复国呢,按照道理,天下神祗不论天神还是地祗都有一潜在的规矩,那便是不可将神位之妙传开。`”

    “只因天下人口有限则祭祀有限,世间多一位神祗。乃增一竞争对手,但蛇余公子你既已触及神人之限,本伯即便不告知你个中奥妙,想必你也会多方求取。”

    他顿了顿,继续道:“若是本伯与公子之误会未消除,公子恐怕会就近斩杀溧水河神吧。”

    王越幻身应了声是。道:“确实有过此意向,只是今日我与大人可为盟友,日后还会结成亲家,怎可对付溧水河神?所以只能对龙巢湖那头黑蛟出手了。”

    淮伯又思考了一番:“对黑蛟出手,公子也未必能立时明白神位之妙。”

    “不如这样,本伯传你神祗祭祀之妙,而龙巢湖神死后一切神位及其麾下势力归于本伯,另日后公子势力遍及之处,但凡有河流处。其河神位皆为我河主所有。”

    “另依公子所言,本伯只要河流相关祭祀,不涉任何政治人事之类。”

    “如此,公子若有任何抱负,本伯都将倾全力支持,绝不带任何其他图谋。”

    王越幻身看着淮伯道:“淮伯大人不欲叫我自龙巢湖神处得神位祭祀之妙,其实是避免我观摩得河流、水系神位祭祀奥妙,与淮伯大人发生冲突。”

    “不错。”淮伯点头道:“若本伯传公子神位之妙。以公子之境界,来日若是能够复国。举国推行祭祀之下,铸就神位成就地祗只是时间问题。”

    见淮伯如此表态,王越心知,经过一番种种表现,展露出各色才能、实力,淮伯就如地球上那些风投一般。`已经极为看好他这个项目,决定下注投资。

    但下注的对象不再是蔡或陈,而是下注投资他王越本人,至于回报么?龙巢湖神位是第一笔回报,日后随他势力拓展。麾下但有河流之神位及相关祭祀则是后续。

    而若他势力日后难张,淮伯却也不会亏本,仅是龙巢湖他都已经是赚了。

    “此议不错。”王越幻身想了想,对淮伯道:“但须签订盟约,且非是纸约,当以法术神通为约。”

    “哦?还有法术神通之约?这等法术,本伯倒是头一次听闻。”

    王越幻身道:“在上古时代,整个天下天神不过龙神源主一位,如今却是许多,可见此世界随着时间在不断发展,法术、神通乃至整个天下社会文明形态都当如此。”

    “日后还会有更多大人未见过的神通或事物出现。”

    “世界在发展么?”淮伯点头认可道:“此确实如公子所言,数千年前的天下,与当今完全不同了,那时候本伯可想象不到,一大国之力量比昔日天子聚集天下诸侯之力还强大。”

    “而淮水上的五国,昔日也不过只是些蒙昧的小部落。”

    王越幻身拱了拱手:“那此事就如此说定,那击杀龙巢湖神的神通,我还须准备一番,只望大人速来我溧南庄园,并且到时好签订神通之约。”

    “大人,若无他事,我就先行告退了。”

    “公子慢走。”

    王越的幻身徐徐消失,化为墨蝰,淮伯回过头对盖列道:“真是想不到,蛇余公子竟已经至如此地步,盖先生,之前你曾说过超阶武士的追求,此追求于蛇余公子身上可以得见。”

    “超阶武士只须将超阶之路行至极致,使自己的身体发生与凡人不同的永久性改变,就能铸就神祗真身而达神人之境,到那时再若有机缘,或能领悟神位之妙。”

    “当然此妙也可行捷径,那就是由其他强大神祗册封神位,但此等神位,就自在本伯之下。”

    “像本伯淮水各支流的河神,都是由本伯册封而出。”

    “先生日后若是能达至蛇余公子的境界,本伯也可与先生立约。”

    “若是无法达成,也无关系,若愿意为本伯效力,以先生之大才,本伯当不吝神位之封。”

    “盖列多谢大人赏识。”王越躬身与淮伯一礼,道:“今日之事,既是如此议定,我当也告退,再去与昭穿大人商议发起会盟一事,此事还有许多细节须完善。”

    淮伯微微颔首,道:“时间已是不早,本伯就不亲自送了,当遣猪龙送先生。”

    淮盈美目盯着王越,颇为不舍道:“先生,淮盈送你吧。”

    “今天与先生上庸一行,还有能得见蛇余公子,却是淮盈有生以来最快乐的日子,淮盈理当送先生。”

    王越摆了摆手:“无须相送,淮盈日后嫁给蛇余公子,以蛇余公子之性,却不会如其他大夫那般,只将家中妻子当成摆设,所以我们见面的时日还会很多呢。”

    “淮伯大人,盖列告辞了。”

    稍后,王越在白日带他来淮水神宫的猪龙引领下,化为水遁光波飞快出了淮水神宫,又顺水道相连,直驱上庸城内海西大夫的住所。

    经守卫武卒通报,王越很快见到了还未入睡,还在议事的昭穿和海西大夫。

    “盖先生此去淮水神宫可有结果?”

    “昭大人、海西大夫,盖列幸不辱命,淮伯已答应亲自出面,动用其影响力,力促此次以救援陈盟申国为名的淮上会盟,并推举蛇余公子为此役之帅。”

    “太好了。”海西大夫高兴道。

    王越点头道:“但事情有些变化,蔡国所动员的数千乘兵车,第一个目标并非淮上,而是先攻象国。”

    “先攻象国?”海西大夫面带疑惑:“象国可是蔡盟之国啊。”

    王越道:“正因为是蔡盟之国,象国恐怕不会对蔡国有大防备,蔡国以有心攻无心,又是数倍于象国之军,象国的社稷此次恐怕难保了。”

    “但蔡国攻象一役,却可给我们淮上五国以宝贵会盟动员训练成军的时间,等到象国一破,蔡国再想携破国之威南下淮上时,我淮上早已做好了准备,可以从容应对。”

    海西大夫想了想,叹道:“此真是礼乐崩坏之世啊,蔡国连自己盟国都如此对待,何况我淮上?”

    “唉!”昭穿也是叹了口气。

    王越又与两人稍稍商量了一番会盟细节,各有交代,最后单独又与昭穿细说了几句,将墨蝰放于他这,便于紧急联络,就卷起一气旋,破空而去。

    他要紧急赶回吕里,与淮伯签订神通契约,自淮伯处获知神位奥秘。

    相比其他任何事,这才是第一位的,然后他还须做好准备,再一同去解决掉龙巢湖那头黑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