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一章 唇齿
    明天就是515,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是夜,庸王对王越及昭穿两人极具礼遇,直到深夜时分,才将几人放归。

    “盖先生,真乃国士也。”出得宫城之门,海西大夫还在连连赞叹:“今日之事,我本不报希望,却不想先生先与婴子辩论自若,又接连在公输先生和公孙易阳两位学派派主最拿手之处将他们击败,最后竟还能将整个局势彻底扭转,所谓翻云覆雨不外乎如此。”

    昭穿在一旁有些默然,不时以神色复杂的目光看着王越。

    海西大夫只道王越就这点本事,就以为国士,但唯他才知王越并非盖列,而是蛇余公子王越,他在扭转局势的同时,竟还将自己推至前台,顺水推舟的谋划了未来复国事。

    此等智略、这等手段,简直是厉害的叫人感到可怕。

    幸好此人是站在陈国一方啊。

    未来复国之后,他也当于北面独对蔡国压力,还须依赖淮上及陈盟,如此则其就不会与大陈为敌。

    “盖先生,接下来我等该如何行事呢?”行得一段,昭穿对王越问道。

    “今夜我当再与淮伯一会,至于昭大人和海西大夫,你们只管将我今日于珊瑚宫连败婴子、公输先生、公孙易阳之事尽力传播出去,为我盖列扬名就是,我盖列名头越大,影响力也就越大。”王越对昭穿道。

    如是来庸国前,王越的盖列身份不过是陈国昭氏派往淮上的超阶武士,于淮上之名也就是当日以强大武力击败技击营一行人。如今才至庸国短短时日,他就有了淮伯亲自接见的光环,继而有了战胜婴子、公输斑、公孙易阳的大名。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这可都不是小名。

    前者淮伯乃是淮上正神。神庙在五国实力、势力、影响力都是极大。

    后者婴子乃是数十年前使蔡国复霸之相,一身智略、辩才非同小可,公输斑、公孙易阳皆是一学派之主,能担学派主者,必然是等同于超阶一等存在,更有一家学派的力量。

    王越接连败之,这就是踩着他们上位,尤其是婴子退让。若有心传播之下,盖列就有了比婴子更大的才能光环,又是陈国内乱派于淮上者,如此说出来的话分量就大不一样。

    离开宫城后,昭穿随海西大夫离开。

    有海西大夫及其家将在侧,王越也就无须担心昭穿安危,可以自由行动,于是在离开淮水神宫后不久,他在城内寻了一处与淮水相连的水道,叫淮盈开启了神符reads;。再往淮水神宫遁去。

    再至淮水神宫时,王越发现这处水府竟是也随外界天时变化,内里也是处于黑夜之中。

    淮伯乃是神祗。自是无须常人般休息,这时却还未入睡或做其他事,是以王越与淮盈一至就为他所知。

    以他之智,见王越去而复返,深夜而知,就知其有要事,否则断不会如此,就略去诸般俗礼。

    王越一入水府,就被他施以神通挪移至宫中。

    “盖先生今日去而复返。可有何要事?”既是已熟识,有过白日。关系也不错,双方又皆是聪明人。自是以事情为重,说话就无什么可遮掩,淮伯直接与王越问道。

    王越点了点头,对淮伯道:“今日我出淮水神宫,去见了庸王,还于珊瑚殿与蔡相婴子有过一场论战,如今淮上局势与过往,已起了大变,是以回来与淮伯大人一叙。”

    他看了看淮盈,见她满脸激动,心想淮盈乃是淮伯后裔,以亲疏关系而论,其说出的话,比他的话自更是可信,便道:“淮盈,你今日也憋了许久,具体事情,就由你来向你之祖伯陈述吧。”

    “嗯。”淮盈大力点头,便满是激动兴奋的将今日珊瑚宫中之事尽与淮伯说了。

    淮伯听着脸上表情无比丰富,最后沉思了片刻,才说话,感叹道:“盖先生,真是好大的能为啊,本伯数千年间,都少见像盖先生这等英杰,想不到短短时日,就遇到了两位,果然是……”

    “不过盖先生言蔡国动员数千兵车意在淮上之断,有些谬误。”

    “本伯在蔡国也是有些耳目,蔡国如此大的行动,自是瞒不过,蔡国动员的数千兵车,原本是以备陈国干涉申南事,欲与陈国兵锋一较,一战得胜就可复霸。”

    “然而陈国昭襄子病逝,国内陷入内乱,这些兵车动员起来就是无用,但如此动员,这般大动作聚起来的兵车,闲置或就此散去岂不太可惜。”

    淮伯道:“于是此时这数千乘兵车兵锋所指如今已指向蔡国旁的象国。”

    “是以蔡国之锋芒不在淮上,却是在象啊。”

    王越瞬时听明白淮伯之意,道:“象乃是蔡国盟国,对盟国都能如此,又何况他国,其灭象之后,若淮上无准备,蔡国麾师南下淮上,再灭淮上五国又当如何?”

    “淮伯大人,如今申国、象国与淮上恰如唇齿相依的关系,人嘴上无唇,牙齿就要被风吹受冷了,蔡国欲兼并申南、灭象国,淮上都是坐视,等到其欲对淮上动手,又有何人能帮?”

    “荆国与越国两国大战正酣,却是无力支援淮上的。”

    “于是趁着陈国内乱无力他顾,荆国与越国大战无力北上的时机,蔡国接连数战灭象、灭申、灭淮上五国,兼并土地人口,就可雄踞东方可支撑兵车两万乘之地,只须时间巩固,这就是一统天下之资啊。”

    “到那时候,今日之蔡王,就可伸手向成室和天下诸侯讨一讨天子之位都是未尝不可的。”

    他顿了顿,对淮伯道:“此等千载难逢的机会,淮伯若是蔡王会错过吗?尤其此时蔡国之相乃是婴子。”

    淮伯面色变得凝重。却道:“盖先生此言有理,但陈国内乱,蔡国国内也非太平。尤其是近百年来,随天地杀劫渐至。地主已经于其国内提前布局,来日蔡国必然也会生乱。”

    “是以蔡国要行此大事也非是易事。”

    王越摇了摇头,道:“我算是知道淮伯大人为何数千年就是淮上正神,数千年之后还是如此了,大人太过被动了,总是将希望寄于敌人之乱reads;。”

    “此等心态,非是成大事的心态啊。”

    “大人说蔡国也有内乱之象,但内部之争。实际上是可以通过外部之争来转移的。”

    “若我是蔡相婴子,不管国内问题有多复杂,有多难处理,这些问题之根源无非是利益之争,如此只须在国外开辟更多的一分利益,就可将内争化为外争。”

    “比如说,象国的人口土地、申国的人口土地、淮上五国的人口土地,将这些国家一一灭过兼并,就可入手堪称万乘之国的土地入手等着大家去分。”

    “这样谁还会理会国内那些皮毛小利,为其打的头破血流呢?”

    “而且。征战则必有损伤,这也是可以借机消耗对手实力的。”

    “至于大人说地主布局,我虽不知天地杀劫为何物。但天神也是为了祭祀,蔡国为地主主祭之国,地主哪怕再想生乱,想必也乐意看到象国、申国及淮上处处皆是自家祭祀吧。”

    淮伯听了悚然而惊:“若真是如此,那本伯于淮上又立于何地?”

    王越阴测测道:“之前地主似乎派人来威胁过淮伯大人,此事即便不成真,大人于淮上的祭祀想必也再不如过去那般昌盛了,毕竟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啊。”

    “到时候地主留着大人的理由,无非是大人也是一分可用战力。需要的时候可以推出去冲锋陷阵,正如昔日黑胡盗裹挟的那些民众青壮。黑胡盗不想自家根本实力受损,就以他们为前驱去填沟壑。”

    听王越言。淮伯似是想到了什么,喃喃道:“昔日成天子伐象,那群所谓的天神就是这么做的,叫本伯打前战,也是本伯运气,否则就被商龙君斩于剑下了。”

    见淮伯意动,王越继续道:“大人,蔡国此等形式下,我等若不采取行动,这些事就要成真了。”

    “而采取行动,对大人却有极的好处。”

    “其一,淮上五国联合,再由蛇余公子领军,传以全新战阵,使淮上实力大增,在此大争之世中就有了自保的本钱,日后无论是蔡国、还是荆国淮上都无须畏惧。”

    “淮上安,则大人的祭祀安。”

    “其二,日后败得蔡国,联军解散,大人的神庙军回归淮上,也是能战胜旧日万乘之国的强军了,有此大军,何愁祭祀不能扩张?又何愁麾下无善于征战之人才?”

    “其三,蛇余公子若想要汲地以为复国,也不能便宜了他,以他之能,大人可以不问其政事,却可要求其汲地北方大河一段的河神祭祀。”

    “北方大河西起雍国以西,横贯整个北方,哺育了整个天下文明源起及核心区域,大人借此就可以将手自淮上伸出去,我听蛇余公子言,曾为淮伯大人改名。”

    “若得大河一段之祭祀,淮伯大人更名河伯可谓是名正言顺,如此此大危机中就生出了大机缘,日后大人之成就可就不再局限于淮地地祗了。”

    王越之言,给淮伯展示了两个未来,一者苦不堪言,另一者前途无量,淮伯连连点头,他又微微犹豫、迟疑,道:“本伯所虑者,蛇余公子之能,是否真的可以战胜蔡国啊。”

    ps515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