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章 会盟
    明天就是515,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婴子深深看了王越一眼,对庸王道:“国君,老夫此来,一切事情国君已知之,至于如何权衡选择,那就是国君的事,但一旦作出不利于我大蔡之选择,诸如出兵相助这位陈使此类事。”

    “呵呵,到时候我大蔡兵临淮上时,国君就别怪老夫言之不预了。”

    “公输先生,且收回你的宝物,有此位盖先生在,此次淮上之行,恐很难有什么结果,只待后日国君继位大典结束,就随老夫回国吧。”

    他徐徐朝庸王施了一礼:“国君若无他事,本相就先告退了。”

    又与王越道:“盖先生,你之底气,老夫拭目以待。”

    说罢,头也不回就往殿外走。

    “婴相慢走,时日已晚,且留此殿用完晚食再行离去也是不迟啊。”庸王急忙留客,但婴子去意甚坚,摆了摆手,就带着公输斑出得大殿远去了。

    回过头来,庸王无奈对王越道:“盖先生,你看,寡人这个国君难做啊。”

    王越点了点头,对庸王道:“再难做的国君,都是国君,倘若接下来某一天国君连国君都做不了呢?近几百年来,当初大成分封天下时的国家还有多少呢?那些国家都到哪去了?”

    “连国君都不能做?”庸王悚然而惊:“盖先生是说蔡国,这如何可能?”

    “如何不可能?”王越道:“我陈国陷入内乱,蔡国如今已公然进入申南,欲行吞并之事,其能吞并申南,又如何不能向淮上五国动手呢?”

    “我听说蔡国为申南事。在国内已经动员兵车数千乘,不知国君可否知晓?”

    庸王颔首道:“此事淮上与蔡国交界的四国如今恐怕都已知之reads;。”

    王越道:“申国不过是一千乘之国,申南又陷入乱局。蔡国若是仅仅对付申国,仅是蔡西南汲地诸邑之军就是足够。为何要动员兵车数千乘呢?”

    “若是担心我大陈,这还说的过去,可是如今我大陈内乱暂无闲暇出兵顾及其他,蔡国此数千乘兵车之力,又会用在何方呢?总不可能无缘无故聚起数千乘兵车,几十万大军吧?”

    庸王不可置信道:“盖先生的意思是说?蔡国欲淮上用兵?”

    “不错,如今我陈国无力东顾,荆国与越国大战正酣。此却是蔡国扩张兼并的最佳时机啊。”王越感叹道:“若我是蔡王,积聚实力数十年,又逢着千载难逢的机会,也会起心的。”

    “不可能,不可能。”庸王连连摇头:“若其有意吞并,如何还会派蔡相来淮上说服寡人重回蔡盟?”

    王越道:“若是我大陈中军将昭襄子大人未逝,国内尚未陷入内乱,蔡国对淮上之策或许是说服重回蔡盟,可是此一时彼一时也,蔡国面临的局势不同。如今也自然调整了。”

    “国君之庸国与越国相邻,当知多年之前越国是如何击败荆国而得霸的?”

    “越国得霸?”庸王回忆道:“越国实力本不如荆国,却假作欲联合淮上攻荆。大造声势,聚兵于越北吴乡诸邑,使得荆国向吴邑方向动员聚兵数千乘。”

    “但此却都是越国迷惑荆国之假向。”

    “荆军动员聚集之兵车还未至吴邑,越军数千乘兵车人马竟抛弃了战车、辎重,只带了十日粮草轻装简行、自越中之地破荆关长驱千里,直袭荆东重镇荆王公室陵寝所在的鄢陵,使荆国发往吴邑方向数千乘大军尽为空设。”

    “鄢陵既破,荆国向吴乡方向进军的数千乘兵车就失却了后方,数十万大军之补给成了问题。而越军坐守鄢陵,因粮于敌。又派数万精通山林作战的武卒对荆军作骚扰纠缠疲敌,迟滞荆军回军。”

    “于是荆军行动果被迟滞。既难补给也难得休息,在到达鄢陵城外时已断粮数日,又是人困马乏,越军却从容与之决战,一战大破荆军数十万大军。”

    庸王忽的想到了什么,面色骤变:“盖先生的意思是说,蔡国对申南用兵以及婴相亲至淮上游说淮上五国回归蔡盟,这都是假象,目的是叫淮上无有防备。”

    “到那时,淮上因无防备而连兵车都未进行动员,更未能联合聚兵,五国任何一国却要单独迎击蔡国数千乘兵车,如此整个淮上无任何一国能抵御。”

    王越拱手道:“国君明见,越国以兵不厌诈而得霸,自此之后,天下间的战争形势已非是昔日约定战场堂堂之阵的对战,诸国为求兵战胜利,各等手段无所用其极啊。”

    庸王深吸了一口气,紧握着拳头:“若真是如此,我淮上各国岂不是危矣?可是蔡国数千乘兵车,我淮上谁人能挡之呢?整个淮上,自入陈盟后,已经安定了数十年啊。”

    “而蔡国与随国近十年来却是战争不断,其从将帅到武士、武卒,皆是精锐。”

    “即便淮上五国联合,聚起三千乘兵车,也未必能战胜。”

    庸王将目光落于王越身上:“盖先生,你是陈国昭氏之超阶武士,想必随昭襄子久经战阵,之前又见你竟能与婴子辩论自如,又能在守城一道上轻易战胜公输先生,智略兵事皆是不同寻常,非我淮上小国之人可比。”

    “正好大陈又是我淮上五国之盟主国,此次我淮上会盟,先生可否领军?若有先生领军,则寡人就无此虑了reads;。”

    王越想了想,道:“我来领军自是可以,但此来淮上,我曾见一人,足可与我大陈如日中天的荀氏子相比,其武力不凡、智略无双。又通兵事,便是我也自愧弗如,若是由他来领军。或许更好。”

    “哦?”庸王疑惑道:“我淮上还有此等人才?”

    王越道:“国君可听说过十七武士大破纵横北地诸国多年黑胡盗的蛇余公子?”

    庸王颔首道:“蛇余公子之名,寡人最近倒是常听在耳。据说黑胡盗还去侵扰过陈国,结果昭氏第一武士于让亲自率兵讨伐,却都没能奈何,不想竟覆灭在蛇余公子与吕里家十七武士手中。”

    王越笑道:“蛇余公子之能,可不仅于此,就在不久前,他还凭借收编的黑胡盗裹挟青壮六百人,仅训练不足半月。就与淮伯神庙吕里十乘兵车大战了一场。”

    “此战蛇余公子六百军势一人不损,神庙军全军覆没,不是被战阵击杀就是被俘。”

    “此事当真?”庸王有些不信道:“神庙军的武力比之各*势可不差,祭司实力更是不凡啊。”

    “已然发生之事,如何能做的了假,或许再过得几日,此事就会传至庸国,到时候国君自可验证。”王越又道:“此战据说连淮伯都降临于一位上曲祭司身上,结果却为蛇余公子斩杀当场。”

    “什么?”庸王一声惊呼。

    费了一些时间,他面上惊容好不容易平复下来。对王越道:“如此说来,蛇余公子也是一位超阶武士?”

    王越点头道:“不错,其就在不久之前。还随手击杀了蔡国为蔡王封号北风的武士白河,此人论及武力,还要在我之上啊。”

    庸王若有所思道:“若真是如此,他确实是大才,但其与淮伯交恶……”

    “盖先生,淮伯之祭祀在淮上已有数千年之久,就是寡人自小都是祭祀着淮伯长大,来日继位典礼中祭地礼仪祭的便是他,其在淮上影响力可谓是极大。若蛇余公子与淮伯交恶,就不适合领军了。”

    王越大笑起来:“国君。那蛇余公子虽与淮伯一场大战,可却都是误会。如今大战过后,误会已消除,不仅如此,今日我去淮水神宫作客淮伯,淮伯还道蛇余公子之才,有昔日一人之力扶大象之天倾的商龙君之风,还欲请我为他媒人,将淮水神宫最出色的后裔嫁给蛇余公子呢。”

    “淮伯竟是如此看重蛇余公子?还说其有商龙君之风?”庸王忍不住在殿上站了起来,激动道:“既是连淮伯都如此说,那蛇余公子之才,定然非虚。”

    王越接着道:“国君可知蛇余公子是如何击败神庙军的?”

    “愿闻其详?”

    王越道:“蛇余公子采取了全新的战法、战阵,仅仅是一瞬间,就将神庙军的战阵打垮,据说神庙军十乘兵车,仅仅是战阵接触不到几十个呼吸,就因死伤大半而直接崩溃了。”

    “国君请蛇余公子领军为帅,却还有两大好处。”

    “一者连淮伯都欲与蛇余公子联姻,其对蛇余公子必定会倾力支持。”

    “不说仅神庙就可拿出一国之兵车,更在于有淮伯于淮上之影响力,我听说淮伯及淮伯神庙历来就是淮上五国之中枢维系,此次会盟若有淮伯出面,则自当无有大阻力?”

    “另一大好处那就是蛇余公子欲败蔡国,必定将其精妙战阵全数传授给国君之国师,日后击败蔡国,庸国也可得一能战胜万乘蔡国的精锐之师。”

    “不错,不错,若是那样,寡人何惧蔡国?”

    庸王说着,与王越拱手一礼道:“还须劳烦先生去请蛇余公子,当然蛇余公子此等大才,连淮伯都欲与他联姻,要请动其为我淮上做此大事,恐是不易,先生可知蛇余公子有何想要的东西吗reads;。”

    王越稍微一思,明白这是在提前商议酬劳,庸王的意思很清楚,请他领军为帅,也就是应对此役的事,此事一完这个帅就当卸下。

    也就是说,为帅领军并非报酬,自须以其他报酬酬谢。

    如此想着就道:“蛇余公子乃是蛇余公室之后,蛇余公室自国破之后,念念不忘的就是复国了。”

    “复国?”庸王叹了口气:“此次请蛇余公子领军,若为我淮上立此大功,封他一小邑为大夫,寡人尚且都可以许之,此又是五国事,和诸国国君商议一番则更是不难,但复国这却是难了。”

    王越大笑道:“此事一点都不难,复国是何等大事,非是一日之计,岂能一日图之,其但有一邑之地,虽不可言复国,却是复国之资啊,国君暂且以一邑许之就是。”

    “而且此事若是谋划的好,甚至连这一邑都不须许出。”

    “一邑都不须许出?”庸王一听顿来了兴趣,道:“愿闻其详。”

    王越道:“此番会盟之后,不管如何,淮上都是与蔡国撕破脸皮。”

    “这样的话,若此次会盟之军战胜蔡国,国君及淮上各国完全可收回这数百年间为蔡国所兼并之土地,而后将其中汲地诸邑许以他,有汲地诸邑之资立一小国当不是问题。”

    “这样五国国君既无须拿出任何现有领地,而蛇余公子却为此复国必定倾力用命。”

    “但其能够复国,日后淮上北面就可多一国之屏障。”

    “那蛇余公子岂不是须一人一小国之力就须面对整个蔡国?”

    王越笑道:“这就是蛇余公子的事,到那时候,不管如何,我们许他的复国做到了不是吗?而且,他也不是一人一国独面蔡国,他背后还有国君和其他诸国支持呢。”

    “以他之能,再有国君背后支持,此屏障当稳如岱岳。”

    庸王眼前一亮,与王越一个礼,道:“先生真乃是国士也,难怪会被大陈派来淮上主持淮上大局。”

    王越谦虚道:“在来淮上之前,我也以为自己之能,可以纵横天下,可惜直到遇上了蛇余公子啊。”

    庸王摇了摇头:“蛇余公子或许有大才,可是先生却能使他之才为用,这是更高一筹啊。”

    他思考一会,继续道:“此事就如此说定,正好不日就是寡人之继位大典,淮上各国使节和诸大夫都派了人来贺,寡人继位后当亲会各国使节商讨,再由昭大人发起淮上五国会盟事。”

    王越道:“我当再与淮伯一会,力请淮伯亲自出面,发挥神庙在各国之影响力。”

    海西大夫这时也站了出来,朝王越拱了拱手:“老夫也当出面,联络淮上各地大夫力促会盟。”

    王越环视左右,只见海西大夫满脸喜色,昭穿再无愁容,淮盈小丫头正满是敬佩还带着崇拜看着他。

    ps515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