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九章 反噬
    关注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说罢,公孙易阳面上变得无比严肃,紧接着身上隐隐就有法力波动,似乎是在施展术法展开预言,整个珊瑚宫中人都紧紧盯着他,等待这位阴阳学派派主的神奇预言之术,看此术是否会在王越身上应验。

    就在这时,王越忽的面色一变。

    他只觉一股无比强大的精神力量,内里携有强烈意志倾向由虚无处朝他袭来。

    “公孙先生好手段。”王越冷笑一声:“我道先生的预言之术是何等奇妙之术,竟是引得强大外力侵袭,欲改变我之思想决定。”

    “若是换个凡夫俗子,意志不坚定者,自会被此力量干涉决定了选择,一切行为偏向先生之预言。”

    公孙易阳冷笑道:“这是命运力量的显现,平日里命运如日升日落,虽也显露,却反不为人察觉。”

    “荒谬。”王越冷声道:“什么命运力量之显现。”

    “这些力量,不过是那些相信你阴阳学派数术命运之力存在的人汇集起来的人心之力、精神念力。”

    “这些念力被你学派汇集起来化为数术命运之力,用作干涉他人命运之用。”

    “你阴阳学派,真是好大的气魄,来日若让你学派之论推行天下,天下人人皆信命运之力,并且因信对此无抗拒之力,如此你学派一家,就可主导整个天下命运。”

    公孙易阳阴阳学派的命运之术王越认出来了。

    在地球此术也是有之,只是不只是一家。`存在着各类数术。

    东方的就有许多家,诸如结合十二元辰信仰的生肖之论,又有先天生辰八字之论,还有后天姓名学等以及多种理论结合者,西方又有星座论。

    若此类数术仅是一家,深深信奉的人又多。则天下命运无不为数术规则圈于其中,天下间任何人的人生都无法逃脱数术对命运的影响和规划。

    一切只因当一个人信了,在面对此等力量干涉时,身体意识自然接纳而毫无抵抗力,平日里潜意识会被此力量潜移默化,于是种种选择就被施加了影响,命运自然为其所主导。

    又因信的人多,聚集了巨大的力量与势,许多不大信者。往往也会被带动影响偏向。

    可是在地球数术信仰有多家存在,形成了竞争,如此就相互干涉,反倒使其力量不那么灵便,许多人去以相关理论算命,发现各家都能算对一部分,但总是不能全对,就是此理。

    这就是数术的暗示力量。多数时都是以潜移默化的暗示编织所谓命运。

    像今日这公孙易阳,就是引此力为己用。直对他人命运进行干涉。

    王越一言道破其奥妙,公孙易阳、婴子哪怕庸国国君面上都是大变。

    公孙易阳是因学派法门核心要义被说破色变。

    婴子和庸国国君显然想到了因此学派理论,自家命运会被人无形间施加影响。

    命运这等东西,其无形无相而存在,大家只能默默接受安排无力反抗也就罢了。

    阴阳学派,竟能主动干涉人之命运。`还要将此力推行天下,将天下人命运都主导?

    绝不可叫其成功,一念之间,在场诸上位者心中都生出了断不能叫阴阳学派成为显学之想,因为任谁都不想叫自己的命运如此操于他人之手。

    “盖列。”公孙易阳恨声道。两眼圆睁,好像猛虎欲食人,王越将他核心法门道破,这是绝了他阴阳学派的命数之道啊,他此刻杀人之心都是有了。

    “今日你是自己找死,却怪不得我。”

    公孙易阳疯狂道,再顾不得其他,竟是全力调用了学派汇集的运数之力朝王越发起冲击。

    庸国国君、婴子、公输先生、昭穿、海西大夫皆是面色一沉。

    这公孙易阳,竟还可以运数之力杀人,想将盖列杀于当场?

    “哪有那么容易?你若以数术之力潜移默化也就罢了,以此主动攻我,那才是自己找死。”

    王越笑道:“岂不闻数术之力难施于贵人?只因贵人天然集了众望,自然拥有命运之权柄,一言一行就可决定成百上千乃至上万人的命运。”

    “此力之强,非是你一家未推行传开的学派可比的。”

    “轰!”无穷的力量在王越意识外无形碰撞。

    王越半分不动自身意志,只放出一道抗拒之念,自有溧南庄园数千人对他这位蛇余公子的无比认同、以及因他名望汇集而来的精神力量,在命数层面将其轻易阻挡在外。

    不仅如此,在当面碰撞出结果,公孙易阳的命数之力溃败后,更被乘胜追击。

    公孙易阳被反噬了。

    “不,不,怎会如此。”公孙易阳面色的变,无比惊恐道:“不要,不要啊!”

    他似乎在竭力抗拒着某种力量控制自己,拼命的挣扎着,浑身不断颤抖中,一只手朝腰间长剑摸去。

    “不要啊!”他无比凄厉的喊着,将剑拔了出来。

    眼看就要以此剑了结自己性命,宫中忽然凭空出现一股阴风,隐隐有个无比恐怖的人形黑影生出。

    “啪”的一下,黑影将他手中剑拍飞了出去,但公孙易阳整个人却追着剑爬过去,想要将剑抢在掌中。

    “快,鬼王快带我走,快带我回蔡国。”公孙易阳无比惊恐的说着。

    黑影身形一顿,随即卷起一都黑风,带动他身体飞起,飞速往殿外卷去,转瞬间消失在殿外。

    等到公孙易阳远去之后,王越回过头来,叹了口气道。

    “公孙易阳想以所谓数术命运之力,安排我于此殿中横剑自刎。”

    “但他之力量,施加于凡夫俗子没问题。”

    “对我或者婴相、以及国君等拥有大名望、大权柄者使用,我等只要不信他阴阳学派理论,又不叫其理论广为传开,拥有更多信众,则其法术是无效,不仅如此,他因此术施为不成,还会遭受反噬。”

    “真是可怕的力量啊,阴阳学派之学,断不可叫其传开。”庸国国君狠声道:“寡人这就颁布法令,庸国之内,绝不容忍阴阳学派相关任何存在,更还要将其奥妙此通传天下。”

    王越心道,此类力量又怎能禁绝呢?因其力对使用者是有好处的。

    只要存在好处,就有人学,就有人传播,纵非显学,也可于民间传的极开,甚至许多有权位者都会入彀。

    但倒也不须将此力看的过于强大,制约数术的同类力量是极多的。

    数术之力,说到底也是着于人心才干涉命运,可着于人心的力量又岂是数术?

    国家秩序和道德理念,皆着于人心,为人心认同所通行,自人之初生贯彻始终。

    其力无处不在,广为世之认可,是以于国家秩序中得高位,或立德于行而有大名者,是为贵人,之前公孙易阳就因驾驭数术攻击王越,为王越身上自然凝聚的人心之力所反噬。

    地球之上多数此类术士,都是假的,不过以理论照本宣科。

    偶有真本事者,虽有能力,但敢以此探寻、干涉命运,往往会在接触间被同类的各种力量反向干涉,是以多半混的不如意,有五弊三缺之难,是以此等术法实是不可轻用,有此能为者也不敢轻易出手。

    “盖先生真是好手段。”蔡相婴子忽的感叹了一句:“三言两语之间,就折了老夫之左膀右臂。”

    王越谦虚道:“与婴相一人定一万乘大国之兴衰不能比。”

    婴子摇了摇头,道:“盖先生也是不差,真是羡慕昭襄子啊,如何就能这般得人呢?”

    他话锋一转:“但盖先生之能再大,也大不过陈国内乱远在,而我蔡国数千乘兵车已在旁侧,许多年前,世人总言老夫善辩,但老夫却知,再善辩者,手中若无实力,则其一切言语皆是空中楼阁。”

    王越拱手道:“婴相此话乃是大实话,但若无实力底气,我盖列又岂会来此淮上?至于底气何在,事关机密请恕我盖列不能相告,但日后婴相与蔡国自会见之。”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