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八章 命运
    关注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王越心说你连原始版高达都拿出来了,我又如何好意思留手呢?

    心念一动,公输先生就见城墙上空出现几只机关大鸟,以恐怖的速度在天空飞行,极速靠近青铜机关巨人,然后射出了几个如弩矢的金属巨矢,瞬间击打在机关人身上。

    “蓬!”机关人身上爆开无尽的冲击与烈焰,在刹那间被炸成了一摊烂铜。

    公输先生满脸不可思议道:“这世上如何还有会飞的机关鸟,如何还有比我公输家更强大的机关术。”

    “公输先生,你败了。”王越淡淡道。

    “彩!”庸国国君连连喝彩,还鼓起掌来:“盖先生驻城之术、守城之术还有机关术,真是叫寡人大开眼界,如此轻松竟将公输先生都击败了。”

    王越与庸国国君微微一个拱手,又朝公输先生旁边一位身形高瘦、脸色苍白的三十几许青年人道:“我听说公孙先生的阴阳学派,除却能驭强大鬼神为自用外,还善于望气可观天下形势,更能作预言事?”

    “不错。”公孙易阳回道,笑问:“盖先生武力惊人、智略不凡,难得竟还能在器械机关一道竟能击败公输先生,而今莫非又想于阴阳术与我一较?”

    “我乃是武士,哪会什么阴阳术?”王越摆了摆手,道:“只是想与公孙先生论势、论预言之法reads;。”

    “哦?”公孙易阳认真看了王越一眼:“难道先生也通气运之术?”

    “不通此术法。”王越回道。

    “既是不通,先生如何与我论势呢?”公孙易阳笑了,一旁婴子也是摇了摇头。

    “我有一法,善于观察推理。”

    “可观一落叶而知秋至。可观云气、风向,察气候变迁,能观地面痕迹。知此地日前发生了什么,可观尘土。能知行军之象,军势数目,其军容如何,可观一国国野之民,能知一国是兴是衰。”

    “先生说蔡国此刻人心气势于天下为盛,可知我看到了什么?”

    “什么?”公孙易阳问。

    “我看到了一团火。”王越回道。

    公孙易阳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大蔡若火。其势为天下最烈,其他小国皆是暗弱无光。”

    “随国之火过往虽强,但败于我大蔡后,又为我大蔡时刻侵扰,其势日衰。”

    “越国之火也曾猛烈,但数十年前败于我婴子大人之手,近来有被荆国接连侵袭,也已不复当日盛况。”

    “荆国国大民多,但地域太广,人心不集。其火虽大却不旺。”

    “雍国火虽旺,人心堪称最集,但被陈国多年来接连攻伐。失地失城,只能靠地利勉强守城。”

    “陈国之火昔日最强最旺,但如今限于内耗,如今甚至不及荆国。”

    “如此天下之势,相比而言,我大蔡自是至强至盛。”

    王越笑了,还鼓起掌来:“公孙先生之望气,确实有几分不凡,与我之推理结果大致相似。”

    公孙易阳自得道:“如此说先生是承认蔡国势强而陈国势衰了?”

    “公孙先生。刚才你一番言语中,透露出一个简单的至理。那就是天下事,皆是在不断变化中。今日之强,并不代表日后皆强,昔日之盛,并不意味着而今不会衰落。”

    王越看公输先生还沉浸在失败中,圆球宝物并未收起,就往内里一指。

    “先生且看那团火,就是你们蔡国,此刻火势的确极盛,但火中柴薪太少,如此柴薪少而火势旺,其炽烈或能一时,却不长久,只柴薪一尽,则火焰自成泡影。”

    “先生通于运数,更当明白,此等望气之术,只能参考,不能为信为凭。”

    “只因天数难测,人心易变,今日你看他起高楼、宴宾客,怎知明日此楼会不会塌?”

    “就如婴相。”王越看向婴子,道:“三十年前,若婴相一直为蔡相,则蔡国霸业或会被推向蔡恒都不及的高峰,与我大陈并列当世。”

    “但转瞬之间,婴相就被罢相,蔡国的霸业,也如高楼一般倒塌,成为昨日黄花。”

    “再久远的时候,大象最后一任天子时,大象之国势也是如烈火烹油,是为极盛,四处东征西讨,天下四方诸侯、蛮夷无不战战兢兢,便是后来破西成迫使成天子东迁的妖戎那时也是低头向象天子朝贡reads;。”

    “蔡国如今所在,是曾经无比强大的东夷,而东夷正是因那一任象天子而势衰呢。”

    “可以说,若无象天子倾国之力征东夷,如今的蔡国还是蛮夷之地,可是接下来呢?短短数年之间,气势极盛的象天子,就只能被成天子逼迫东迁仇他的东夷之地,勉强保存社稷。”

    “再说望气之术,天下间但凡天神,论及望气之精,或许远在先生之上,可是天下鼎格,王朝兴替之间,依旧有许多旧日天神渐渐消失了,为何会如此呢?”

    王越一言接一言,既谈道理,又举例说明,气势如排山倒海,压的公孙易阳喘不过气,最后大声道:“那是因为那些天神只通望气,却不懂预言之术,若其有预言之能,万事皆可提前布置,怎会掉落神坛?”

    “好。”王越道了声好,问庸国国君:“国君可见公孙先生预言之术?”

    庸国国君点头道:“寡人已见,公孙先生之预言之术甚是高明,能断任何一国人、宫人身上接下来会发生之事,无不应验,哪怕是寡人命人去阻止,其结果竟也如公孙先生前言。”

    王越笑了笑:“公孙先生的预言之术,果然是厉害。”

    “这么说在公孙先生眼中,天下间的一切都有命运在其中早就安排好?”

    “那是自然,不然我预言之术,以何为凭?”公孙易阳傲然道。

    王越摇了摇头,叹道:“若天下间一切事都早有命运安排好,那人生活于此世是何等的悲哀,可是,在我看来,就不是如此。”

    “我承认命运的力量,但我更相信我可以通过努力,扼住命运的咽喉,改变主导自身命运,我本是一介普通国野之人,如今却成为武士,更涉入超阶,于国君面前都可为上宾。”

    “此是我努力的结果,可不是什么狗屁命运的安排。”

    公孙易阳笑道:“阁下的确非是凡夫俗子,但你焉知你这一切不过是命运的一部分?”

    “哦?”王越笑道:“那倘若我知道自己会在数十年后达成此境,身为国人时,什么都不做,什么也不学,就等着天上掉肉饼,让我成为超阶武士,如此也能成吗?”

    公孙易阳道:“问题是先生事先不知道,而且先生涉入超阶武士已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王越大笑了起来,道:“过去了的事,自是不可改变,但今日我与先生论的是未来,先生既是对自己的预言如此自信,那请先生为我做一番预言如何?”

    “就预言我接下来会如何行事,是打先生左脸,又或打先生右脸,还是不打,先生请试预言之。”

    “荒唐。”婴子听了面色一变,怒斥道:“此等大雅之堂,如何能行如此荒唐之事。”

    “此如何是荒唐事?”王越对公孙先生道:“看样子是婴相对公孙先生信心不足了,唯惧先生作出任何预言后,我皆反其道而行之,先生预言打左脸,我偏打右脸,先生预言打右脸,我偏不打。”

    他摇了摇头,说出了婴子怒斥的缘由,又道:“看来阴阳学派的预言术,也不过如此罢了。”

    公孙易阳面色接连数变,对婴子道:“婴相无须担心,我阴阳学派的阴阳术远非是那般简单,婴相且试观之,看我叫这位盖先生输的心服口服,再不言对抗命运之事。”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