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七章 攻防
    关注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盖先生,你是守城,且先请,先构筑一座城吧,就是将天下最难攻的景国都城淮阴构筑出来都是无妨。”公输先生将宝物抛于殿堂中央,圆球翻滚了几下就不动,还自球体上往上放出光来,其中各自又射出光束,一道落于公输先生身上,一道落于王越身上。

    王越心中一动,但见圆球上方的光,竟是半分不动,随即明白,他意识凝练之极,思考之时不会有游离脑电波放出,如此圆球收不到想象信息,也就无法成像,当下微微一思,意识往外放出一点信息。

    “公输先生,又何须淮阴城,我便只草草设计一座天下间未出现过的简单城堡就是。”

    王越说道,脑中信息就随脑电波往外散逸,为圆球光束收摄接收,再三位立体成像于圆球上方。

    于是圆球上方出现了一片大地,接着又出现了一座石砌城池。

    “公输先生,你且试攻之。”

    随着城池出现,无论是公输先生、婴子、公孙易阳、庸国国君,还是昭穿等人都愣住了。

    圆球上方显现出的巨大影像,的确是一座城池没错,但是整个城池与当今天下任何一座城都不同,它竟不是方城,而是一个有着许多凹凸的多角怪城。

    “这是什么城?”公输斑疑惑道:“天下间哪有这样的城?”

    王越笑道:“此城乃是我随手设计,过去自是没有,公输先生,就先不言太多,你且试着攻城就是。”

    说着,他抬手一指。城墙上就多出了许多守城的武卒,却是以弩手和长枪兵巨多,各处要点又有许多公输般见所未见。只在听闻中听到过的古怪器械。

    “哼!”公输斑冷哼一声:“一座怪城,就想阻挡我公输家的器械?”

    他也抬手一指。城外顿时出现了许多兵马,以及诸多器械,然后道:“此城,我一简单器械就可破。”

    只见圆球之上,城外兵马纷纷拿着梯子朝城攻去。

    城上兵马丝毫未动,直至其进入射程后,才有弩手开始射击,于是不断有公输先生的武卒倒下reads;。

    公输的武卒好不容易到得城墙下。准备驾梯,却发现城墙凸出角不便架梯,就只得往凹部一边架梯,如此终于将攻城梯架好。

    王越看其攻城梯,与寻常梯子不同。

    梯子上半段有部分为金属制成,不易被破坏,且有抓钩,梯子一经搭在城墙上,就将城墙构住,叫城上武卒不能将梯子破坏和推离。如此下方武卒就可持续不断攀梯而上。

    公输先生的武卒开始攀梯了,但城墙乃是凹部,梯子搭在凹部一边。凹部的另一边的弩手就可以从容自斜面将上城武卒当成爬行缓慢的活靶子,展开射击之下,一发一人,竟无一人能上墙。

    不仅如此,许多弩手还对下方等着上梯的武卒进行射杀。

    公输先生面上顿时不好看,王越却道:“天下劲弩出我陈国张氏,他国少有之。”

    “也罢,今日就不以弩手欺负你,放你上梯又如何?”

    影像中王越的弩手果然不再射击。却叫许多长枪兵,于各攻城梯构住城墙之地摆开了阵型。

    但有公输家的武卒辛苦爬上城墙。立时面对的就是这群武卒起码数杆长枪多角度齐刺,被轻易刺杀掉落城下。而出手刺杀的仅是长枪兵队列中的几人,这群长枪手轮番刺杀之下,无一个公输武卒可以上城。

    王越道:“此等武卒以枪阵、矛阵立于墙上,哪怕是武士顺梯上城,都难逃枪阵刺杀,当然公输先生实在要拉出一队上位武士,那也是无法,我不须一队上位武士,就可借此地利挡住冲城。”

    庸国国君见此影像对王越笑道:“寡人从未闻守城竟能如此轻易简单。”

    公输先生看着眼前怪城,眉头紧皱,立刻调集大队射手,自城下往城上射箭,干扰守军守城,配合自家武卒上城,但城墙上竟搭了避箭棚,使得下方射手向上仰射时除却能直射击杀外,抛射皆不能对敌造成影响,而守城武卒却可于城上从容以弩射杀弓手。

    不过片刻,双方对射的交换比就十分难堪了。

    公输先生脸上也开始变得难堪,他朝着影像挥了挥手。

    一座高如城墙的木制器械出现自城前。

    此器械高如城墙,下有木轮,可由许多武卒推动着靠近城墙。

    如果仅仅是这样,器械无法威胁城墙,但器械后有梯,武卒可以顺着梯子爬至器械上方高台,器械顶端又有一块搭板,当此器械被推动着靠近城墙,搭板就可搭靠在城墙上,抓钩会将城墙抓住以固定。

    有此器械,武卒无须攀爬登城梯,只须爬上此器械高台,而后自搭板冲上城墙。

    公输先生道:“此械名为云梯,以盖先生之能,当看得出其中门道,有此云梯,则城墙地利优势尽去,我方武卒可以自云梯上直攻城墙。”

    “通常围城倍则围之,守城方一旦无有地利,则必败。”

    他话未落音,就见影像中城墙上一巨大的弩械猛的射出根带着逆钩的长矛,直接射入还在靠近的云梯当面,长矛有逆钩,尾部却与一绳相连,通过城墙靠后的一个滑轮,再与吊于城墙后的重物相接。

    重物与长矛相接外,还有另一个绳索将其吊于城墙上。

    这时城墙内一武士挥动斧头,忽的将吊住重物的绳索一劈,重物自城墙自由落体重重落下,牵动滑轮沟连长矛一拉,巨大的拉力只一下就将云梯拉的向前倾倒reads;。

    “怎么可能?”公输先生难以置信道:“这是什么守城器械?”

    王越摆了摆手:“除却此器械外,我还有多种器械破你,公孙先生可还要一试?”

    “哼!”公孙先生冷哼一声,又朝幻象挥了挥手,城门之前又出一器械。

    此器械也是车状物体,却是不高,形似乌龟。

    器械下有木轮,上有两片巨大铜板伞状撑开形成遮挡。

    铜板遮挡下方,吊着一根比敲钟锤还粗大的巨木,巨木前端是青铜构筑的巨大尖尖锥。

    只见影像里,此车一出现,就被武卒推动着到达城门,如敲钟般不断推动巨木,让尖锥冲击城门,才三两下,影像中的城门就被冲的破开了裂缝。

    见此公输先生自得道:“此物名为攻城车,盖先生当可看见车上方的遮挡,有此遮挡则能挡住城墙上方射下的箭矢、落石,使车下武卒不受任何伤害,能够从容推动攻城锥破开城门。”

    王越笑道:“我当公输先生拿出的什么东西,不过是这么一件玩意,我要破他又有何难。”

    说话间,影像上有武卒自城墙上拿出大罐火油往攻城车上砸,片刻间将车上和周围淋满,再往下投一火把,很快攻城车及周围就陷入一片火海。

    攻城车被烧毁,下方武卒也被烧的惨烈不堪言。

    破了攻城车,王越摇了摇头,不屑道:“我以为公输家器械无双,原来都是些这般破烂,竟以为天下坚城都可破,实在是可笑。”

    “接下来,公输先生若无其他更厉害的玩意,此宝物就已经可收了。”

    公输先生面上急变,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我公输家的器械,竟这般简单就被破了。”

    他心下一狠,影像中又出现一座器械。

    此器械就非同寻常了,竟是一个高达数丈,身形无比巨大的青铜巨人。

    王越一看,面上一滞,这公输家连原始版青铜高达都弄出来了。

    公输先生道:“此乃我公输家最强大的机关巨人,以术法和机械力量催动,其力量无穷,更能增幅术法,威能无双,我家先祖随成天子伐象,依靠此机关巨人,曾力敌大象七位超阶武士。”

    “盖先生若还能以器械破之,今日我自认输。”

    他微微一个拱手,影像里青铜巨人就开始行动,大步朝城墙走过去,其巨大的身形看似无比笨拙,但实际上却是极快,尤其是放到如此巨大的身形上,就万分恐怖了。

    巨人行走,一步就能跨过四五丈之距,每一个动作,地面就好像地震一般。

    庸国国君道:“若此巨人出现在军阵中,天下无任何一军可以当之。”

    “轰!”青铜巨人一拳击打在城墙上,竟将城墙打的破裂开来。

    看着青铜巨人的肆虐,王越颇为无奈道:“此等非常器械公输先生都拿出来,这如耍赖又有何等区别,但哪怕是此青铜巨人又如何?公输先生且看好了。”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