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六章 制衣
    在一队兵车护送下,王越与昭穿,还有他新收的小徒弟淮盈,徐徐自内城入宫城。

    太阳落山,天色渐暗之时,终于到得上庸宫城专为国君会客之珊瑚宫中。

    此时珊瑚宫内,得知陈使及一位陈国超阶武士将至,庸国新君已命人在宫内备好酒宴。

    一路上,海西大夫忧心忡忡,昭穿面色凝重。

    他们知道,今日他们面对的是婴子。

    婴子是谁?其人乃是四十年前年轻时就以智略和辩才闻名天下列国者,后担任蔡国国相。

    他接手的蔡国,正逢着与随国一战惨败,损失兵车数千乘,城邑数十座,整个蔡国东北方小半土地人口都为随国所有,国势已然衰颓,再不复霸主国之实。

    然而仅仅八年,他就将蔡国衰颓之势扭转了过来,再会兵车六千乘,与随国于津地来了一场津之战,得胜后势如破竹,连破随国三十二城方止,打的随国割地求饶。

    蔡国于随国失霸,又于此得霸。

    其时,越国实力也是正盛,与荆国连战得胜得霸,威名遍及整个南方,为扩张领土,就行水陆两军北上进军淮上,淮上不能当,向蔡国求援,蔡国三军出动下军,携象、申两国之军,于淮上仇国会盟,合诸国之力在庸国南部大破越国,蔡国水军更在东海之上将越国水师覆灭。

    是役之后,越国自此一蹶不振。

    那时候,正是蔡国霸业几可比蔡恒之时。

    可惜蔡国国君驾崩,新君自小与婴子不合,于是使婴子罢相回婴地。

    次年,蔡国向天下第一霸主国陈国发起挑战。却为陈国中军将荀异大败,一战失却婴子十余年之功,以至于二十年前荆国灭邺攻击盟国申国时畏惧损失实力。竟不敢出兵救援。

    此后才有陈国昭襄子援申国,击败荆国。将申国、淮上纳入陈盟之事。

    “辩才无双,一人之力兴一万乘之国,失其则败一国,如今婴子已过花甲之年,其智略恐怕更是老而弥坚,越发厉害了吧。”两人都是如此想着,但觉压力如山之大。

    一行数人中,却是以淮盈最为轻松。新身份的新奇,加之又有见名人婴子的期待,更有一种参与到足以干涉天下各国形势大事中的兴奋。

    至于王越,倒还面色如常,一路上只是不时向昭穿和海西大夫打听婴子、公输斑、公孙易阳的信息。

    他只看昭穿和海西大夫两人都还没见面,就被婴子的名头压成这样,见面之后,还不知怎样呢,便有十分才能,恐怕都不能发挥三分。

    今日之事。成败恐怕只全看他了。

    “宣陈使昭穿及随行武士进殿。”

    宫内侍者高声传话,经几人传转,至于宫前。

    一行人就随宫廷武士入得殿内。

    “那就是婴子。”才入殿内。昭穿对王越小声的说了句。

    王越顺着指点看过去,见殿内左上席几案后坐着一个身形矮且瘦,长着山羊胡的老者。

    看老者形貌,仿似风烛残年,毫无威胁,但他一双眼却极为有神。

    王越观人时,正好婴子看过来,于是两人微微一个对视reads;。

    婴子朝王越笑了笑,眼中却无任何敌意。只有一种老年人看到年轻英才的欣赏。

    老而不死是为贼也,王越心中闪过这句话。

    这婴子。年轻时就厉害万分,再有这么多年风雨。几经沉浮过后,就更是不好对付了。

    婴子为何是欣赏的目光,因为他压根就没将他王越当成对手啊。

    “不将我视为敌手才好啊。”王越心头冷笑。

    “陈使昭穿、盖列,拜见国君。”

    “几位都起来吧。”庸国国君庸瑞,一个二十余岁的年轻人,淡淡的说着,又抬了抬手,指着右方与婴子等三人相对的席位:“请坐。”

    等到王越等人落座,他就直问道:“寡人听闻海西大夫说,两位有话与寡人说?”

    海西大夫与昭穿正欲说话,王越将他二人拦住,率先起身回道:“今日我来,只为国君说一故事。”

    “哦,故事?”国君笑道:“盖先生的故事,想必是与天下国势有关了,刚才婴相也与寡人说了个故事,倒想听听陈使又有何新奇故事,不知能否与婴相的故事相比。”

    “先生请说。”

    王越看了看婴子,对国君道:“从前有一处镇邑,整个镇邑只有一家裁缝铺,镇邑上所有人欲想穿一件能体面的成衣,都得到此家裁缝铺去订购缝制。”

    “如此时日一久,裁缝铺中裁缝之成衣之品质就越来越差,但镇邑上之人却无可奈何,因为整个镇邑只此一家裁缝铺,裁缝铺的裁缝制的衣再差,也比自家制的来的好。”

    “可是不久后,另外一位裁缝到达了此处镇邑,再开了一家新铺。”

    “新铺的裁缝手艺极好,于是整个镇邑之人,就不再去老裁缝铺制衣,改去新铺。”

    “老裁缝见了,没有办法,只得用心制衣,甚至比新裁缝做的更好,方得有客人前来。”

    “如此一处镇邑,有了两家裁缝,镇邑之人有了选择余地,两家裁缝为争取客人,就不得不以最好的手艺用心制衣,镇邑之人自此再不会穿到品质手工极差的衣服了。”

    “当今天下,我陈国与蔡国,就是这两家裁缝铺,庸国就是镇邑上一位居民。”

    “国君且自观之,没有对淮上有任何领土要求,只须淮上五国象征性纳征的陈国制的衣好,还是数百年间,不断兼并割让五国领土的蔡国制的衣好。”

    “这两者之间,当不难选择吧。”

    庸国新君微微迟疑,看向婴子,道:“婴相,这位盖先生说陈国制的衣好。您如何看呢?”

    婴子笑道:“将天下事比作制衣,老夫倒还是第一次听闻,此言确实有几分理。以老夫看来,陈国不仅衣制的比蔡国好。这位盖先生的故事说的也比老夫的妙。”

    “国君你如何选择呢?”

    他无比亲切的补充了一句:“要知道,老裁缝可是本地镇邑领主武士家的人啊,领主家开的店,哪怕制衣品质差些,镇邑之人也是不得不去其家店购置。”

    “至于另一家,单纯靠制衣,没有力量,迟早在淮上是开不下去的。”

    “哈哈哈!”王越大笑起来:“这么说reads;。婴相认为蔡国很有力量?但是不知缘何三十年前会惨败于我大陈中军将荀异子之手,二十年前荆国攻申,竟不敢伸手帮盟国一把?”

    “此世间,能服人者,有威还须有德。”

    “我大陈既有威,也有德,而你蔡国既无威,德也欠缺。”

    他摆了摆手,示意空空,对国君和四向道:“如此无威无德。焉能服人也?”

    “盖先生此言差矣。”婴子摇了摇头,大笑道:“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也,这天地万物及时势。无不在运转中变化,老夫承认陈国确实有威,但那是数十年前。”

    “到了如今,威在哪里?”

    “若陈国有威,今日来淮上者,就非是盖先生数人了,而是直接举兵会盟北地诸侯去往申南。”

    “再看我蔡国,三十年前败于陈国后,养精蓄锐三十年。国力已经远在老夫北击随国、南击越国之上,其威非是你内乱不止。国力连三十年前都不能比的陈国可比。”

    “且陈国乃是远水,远水可解不了我大蔡之近渴。”

    “国君。您说是吗?”

    “之前公输先生与国君展示了种种攻城之器,国君当知天下,无一座我蔡国不能破之城,哪怕号称不落的景国淮阴,在公输先生器械之下都不能当啊。”

    “这庸国上庸,可能当之?”

    “公孙先生也以阴阳术法,为国君演示了当今天下形势及预言,国君当知当今天下之势在我大蔡。”

    “今日我大蔡本可举兵车数千乘来攻庸国,尽获庸国之土,可此却非是霸主国之行,是以只叫庸国重回蔡盟,再割以庸国北地两邑,以为二十年前庸国背盟之惩。”

    庸国新君不语,怀着几分希望看了看王越,方道:“盖先生可还有话说。”

    王越看着公输斑道:“守城之道,器械只是其一,更在于人心。”

    “若凭器械就可破天下任何城,那简直是笑话,而这器械之道,我盖列却恰恰也有所研究,公输先生只管将你的攻城器械拿出来,看我如何叫你的器械成为笑话中的笑话。”

    “笑话?”公输先生站起身来,不屑道:“我公输家之器械,天下无双,你这位陈国武士,只不知在哪里学了些皮毛,竟敢挑衅我公输家,岂不是可笑之极?我看你才是笑话。”

    “盖先生,公输家乃是上古时为圣皇主管水陆运输之家,传承了不少圣皇遗留的秘术,确实天下无双,先生剑术不凡,可在器械上,还是不要与之争的好。”

    海西大夫之前听王越与蔡国婴子辩论对答皆是如流,心下还暗自佩服,此时见王越竟要与公输家拼器械,输了也就罢了,来日说不定被人编出个“斑门弄器”的段子,叫天下笑其不自量力。

    “海西大夫无须担心。”王越大笑道:“天下事,自来就是滚滚向前,无论是器械、还是国家发展、又或武道、术法,今人皆是远甚于数千年还未部落时代连文字都才蒙昧的古人。”

    “你等且坐看我叫这位公输先生成为笑话。”

    “盖先生,记住你此时说的话,但愿等会还笑的出来。”公输先生冷笑道,自怀里掏出一个漆黑的圆球:“此乃数千年前大虞圣皇赐予我公输家的宝物,能将存于人脑中想象的事物合理具现成幻象。”

    “今日且就以此物之能,各自演化我两人心象,来一场攻守之争,叫你见识见识我公输家器械之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