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四章 狐狸
    一道水色波光自淮水中凭空出现、升起,刹那间自河底升于河面,而后以惊人的速度往上庸方向去。

    不及片刻,波光就已至上庸附近。

    “淮盈,在此选一无人之地停下吧。”

    即将靠岸之时,王越对波光中另一人说道。

    来时他在猪婆龙以淮伯制的遁符引领前往水府,回时带他出来的却换了一人,正是欲往吕里一观蛇余公子真人的淮盈,只是她若知自己旁边这位男子就是她未来的夫婿蛇余公子本人,却又不知该如何作想。

    “盖先生,你不立刻去上庸埠口吗?”

    王越看了看少女,道:“以淮盈你的美貌,就这般去上庸可不行,所以在去上庸前,还是先变幻下形貌,以免会多出许多无谓的麻烦,。”

    “麻烦?”少女疑惑道:“盖先生能得祖伯礼遇,必定是超阶武士,难道还怕什么麻烦吗?”

    王越笑了起来,道:“麻烦有大小之分。”

    “大的麻烦,强如你祖伯淮伯大人,都会觉得棘手,就如近日蔡陈两国争霸又起,淮伯夹在中间,谁都不好得罪,这就是两难之麻烦,淮伯大人一个选择不好,来日淮上数千年之祭祀都会倾覆。”

    “这类大麻烦,可不是单纯个人力量能解决的。”

    “因为世间不止一位强者,甚至还有更强者reads;。”

    “我听淮伯大人说你崇拜商龙君?”

    少女淮盈点了点头:“不错,大象太师商龙君乃是连天神都不惧的强者,是真正的大英雄。”

    王越却摇了摇头,对少女道:“但商龙君最终也无法阻挡成天子伐象,并且当初他不惧的天神依然还在逍遥自在的活着,并且继续存活更好的存活下去。”

    “而商龙君却只留下了个传说。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没错,他是大英雄,但英雄总是伴随着悲壮。”

    “以我看来。商龙君武力强则强矣,但也仅止于其武力。而这天下间,除却武力,过人的智力也是不逊色于武力的力量,当日商龙君若有与其武力同等的智略,成天子岂有会盟天下诸侯之机?”

    “若我有商龙君之武力,早就将成天子扼杀在萌芽了,昔日象天子之社稷,怎会落得仅剩下一个夹在申蔡两国之间随时可能被蔡国吞没的小小象国。”

    淮盈皱了皱眉。有些不快道:“可惜你没有商龙君的武力。”

    王越却笑了起来:“但有如今之武力,我已能做成商龙君都不能之事。”

    回过头去,看到的是少女淮盈大大的眼睛,还有气鼓鼓的脸,他笑问:“看起来,你似乎不相信?”

    “不信。”少女淮盈扭过头去。

    “我为你讲几个故事吧。”王越未有丝毫不快,微笑的与她说着:“从前有一只老虎,它力量在森林中最强,所有的动物都畏惧它,但是唯独有一只弱小的狐狸对它不以为然。”

    “有一天。这只老虎就将这只狐狸抓住了,就问它为何不怕它。”

    “你猜狐狸怎么说?”

    “不知道。”淮盈偏着头,却又有几分好奇。竖着耳朵想要继续听下去,道:“它怎么说的?”

    “狐狸对老虎说,我当然不怕你,因为我是上天派下来管理百兽做百兽的首领的,你应该怕我才对。”

    “老虎当然就不信了,狐狸又说,你若不信,就随我往森林里走一走,看森林中哪个动物不畏惧我。”

    “于是老虎就和狐狸同行。狐狸走在前面,老虎走在后面。百兽见了狐狸和老虎,果然无不畏惧。这样老虎就听信了狐狸的话,将它当成百兽的首领,从此狐狸成了这片森林的主人。”

    “哈哈哈!”少女银铃般笑了起来,道:“这只老虎太蠢了,那些动物哪是怕狐狸,分明是怕它。”

    “可是昔日伐象的成武王就是那只狐狸,他没有超于一切的过人力量,但却有驾驭力量的智慧,于是一群天神、地祗乃是妖戎还有各地诸侯这等猛虎都为他所用。”

    “大象商龙君一虎之力,岂能当群虎之力?”

    “所以成天子成为了这天下的主人,成了上天派下来管理天下这座大森林百兽的首领。”

    淮盈脸上的笑顿时停了下来,还带着错愕,她如何也没想到王越竟是以此来比昔日成天子伐象之局,而且此言听起来,竟颇有道理,叫她无言以对,不由若有所思。

    “还有个故事,与我在淮上做的事有关,你想不想听呢?”

    “先生请说。”这回淮盈脸上不自然就带上了几分尊敬reads;。

    无疑,刚才王越的故事给她心灵认知以重重一击,叫她意识到,除了个人强大力量之外,能驾驭强大力量的智慧似乎更强,而像王越这等既有力量,似乎又有智慧者,无疑是真正的强者。

    或许,他真的能做到商龙君都做不到的事呢?少女心中这般想着。

    王越整了整思绪,道:“从前极西之大国有个叫王玄策的人,只是个普通的凡人,但因有超人的智略而被国君封卿士,成为这个国家的外事春官。”

    “有一次他奉命出使数千里外的一个国家,却不想才到达那个国家,其国内就已经内乱,不幸的是,他还被叛乱得国者一方抓住,遭受了牢狱之灾。”

    “接下来这个王玄策怎么办呢?”淮盈好奇的问。

    “王玄策身陷牢狱,却寻了个机会,对管理狱中的士吏坦言自身大国使者身份,又为其陈说厉害,道来日大国必定出兵干涉,如此叛乱得国者必定没有好结果。”

    “那极西之国在那片陆地上,却是兵威赫赫,士吏自有听闻,一番交谈之后,他就将王玄策放了,且言愿为其效力,并想办法将王玄策送至此国一临国国都。”

    “到达临国国都之后,王玄策就亮明身份,以大国之威向其国借的数百乘战兵,再携此战兵入叛乱之国,并打出了大国使节的旗号。”

    “叛乱得国者毕竟得国不正,当地国内大夫早有怨言,只是惧其势大,任何单个个人不能对,王玄策一来,大夫们纷纷投靠,聚集起近千乘之军势,最后与叛乱得国之国君一战而胜,后行存亡继绝事。”

    “如此,王玄策以无力凡人之姿,靠着其智略,借得大国虎威,就成就了一人灭国、一人兴国之大事。”

    淮盈听着,脸上一片神往,道:“以凡人之姿,能成如此伟业,此真是大丈夫。”

    她想了想,问:“西方是妖戎之地,极西真的有大国吗?王玄策之事,先生又何以知之呢?”

    王越笑道:“蛇余公子祖上蛇余国为西方妖戎所灭,改蛇余姓为王姓。”

    “蛇余公子之名为王越,淮盈你可能想到什么?”

    淮盈美眸一亮:“王玄策难道是蛇余公子一位先祖?只是听祖伯说,蛇余公子竟能击败他降临之身,他之先祖如何会是个无力的凡人呢?”

    “先生在淮上,也是如那王玄策般行事吗?”

    说话间,两人在一处无人的河段上了岸,王越看了看左右道:“天下间,武士相比多数人而言都是少数,自然非是所有人都能掌握力量,但一个人于力量与智慧又或其他,但有一长处就可立足。”

    “至于我盖列会如何行事,淮盈你在我身边,自可见之。”

    淮盈轻点臻首,又对他好奇问道:“先生与那蛇余公子颇为熟识,能告诉淮盈他到底是怎样的人吗?”

    到底是怎样的人?你不是现在就见到了吗?王越如此想到,但都是在心里,嘴上却道:“蛇余公子年才弱冠,武力就已远甚于我,其智略更是叫我自叹弗如啊。”

    “武力上能让祖伯亲身降临都吃亏,智略叫盖先生这等英伟男子都自叹弗如,这世上真有此等伟丈夫吗,淮盈倒真想快些见到他了。”

    王越笑而不语,叫她在岸边稍作等待,飞快去往不远处镇邑裁缝铺,稍稍多作花费,购得一套做好还未有人来领的武士服就赶了回来,又传了淮盈以武士之力暂改形貌之法,很快一位翩翩美少年就出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