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章 良媒
    淮伯想了想:“本伯数千年来,有一爱好,却是最爱结交似蛇余公子这等潜力无限的少年英才,只是日前却因麾下神庙祭司办事不利,与他生出了些误会。”

    “仅是误会?”王越笑道:“我倒是听说,淮伯神庙与那蛇余公子大战了一场,最后大人还借上曲祭司亲自下了场?这可不是误会那般简单啊。”

    淮伯笑道:“想不到此事先生也知道?”

    “当然知道。”王越直接道:“此等英才,我大陈对其也是十分关注的,此番他在危难之际,选择助我大陈,来日大陈内乱恢复,在北地许其一个大夫邑为复国之资也未尝不可。”

    “以蛇余公子之能,短短时间,就能将收编自黑胡盗裹挟之青壮,练成一只强兵,其若有一大夫领,在此大争之世,要复蛇余国又有何难?”

    “我曾听闻,淮伯欲以神庙之力,助其在北狄复国?只是到那时,蛇余公子倾尽全力,所复之国内全国重要事务尽为神庙把持,国家又是谁的?”

    “我大陈却是比淮伯大人你大方的多呢。”

    说道这里,王越笑了笑,一番交谈之下,凡人眼中高高在上的神祗淮伯,在他眼中已无任何神秘,不过是力量强大,且活得久了些,经历丰富些,消息渠道较常人快且广了些,是故颇有些手段,也有些城府。

    但是论及智商,哪怕其思维能力是凡人百倍,却也只是计算能力超强,未必能比过人类中的一些智者,难怪有此实力势力,却困居淮上一隅。

    若他王越有此等实力势力reads;。早就是要翻江倒海了。

    而且淮伯还有一大毛病,那就是怕死,只吃蔡国那位天神地主一吓。就失了方寸。

    这当真是年纪越老,胆子越小啊。

    这倒也是。越是什么都没有者,就越是能豁出去,连命都不要都可,反正自家命不值钱,而淮伯这等要什么有什么,拥有的东西太多者,反倒是连自家坛坛罐罐都怕被打破几个,更何况自家性命呢?

    难怪易遭人所胁迫。

    不自然间。王越在淮伯面前就有了心理优势。

    “愿许一邑之地,以为其复国之资?陈国对蛇余公子竟如此看重?”

    “这是自然。”王越无比肯定道:“此乃是我大陈霸主之信,能在为难之际向大陈伸出一只手的,我大陈必不负他,却是不知大人今日提及蛇余公子,又与我言个中误会,却是有何想法?

    “是想叫我做个中间人借以消除误会?又或还有其他?”

    淮伯稍稍沉默,道:“本伯有一女淮莺,天资聪颖,才德俱佳。又是美貌不凡。”

    “正所谓宝剑赠壮士,美女自当配英雄。”

    “本伯虽与蛇余公子有些误会,但却甚爱其才。愿以此女许配于他,联姻之下,当能消除隔阂。”

    “且待日后蛇余公子若是复国,但须本伯帮助的,都可向本伯提出,本伯也当不吝援助。”

    “先生似乎与蛇余公子颇为熟悉,不知可否为本伯为一良媒。”

    说着,淮伯与一旁侍者示意:“去请淮莺出来。”

    侍者退下,王越稍作思考。

    他却也没想到。淮伯竟是有此心思,显是那日见他有商龙君之风。晓他非是池中之物,故而这回是欲真心实意的投资了。这无疑是好事,只是不巧的是,淮伯寻媒人竟寻到他本尊身上。

    他脸上带着一丝奇妙笑意,道:“淮伯大人此举,确实是一妙事,但我有几个疑问。”

    “疑问?先生请讲。”

    王越点了点头道:“蛇余家有一大忌讳,其源于昔日蛇余破国之教训。”

    “昔日蛇余国,乃是成室抵御西方妖戎之藩屏,但其长期与妖戎相临,渐通有无及交流,甚至出现了联姻,蛇余国最后一任国君之国后,就是妖戎狐女。”

    “蛇余因此妖媚狐女对妖戎失却提防,最终导致破家灭国,此事流传甚广,本伯知道。”淮伯诚恳的说:“本伯愿许小女为姻,却非有其他图谋,乃是诚心修复关系,更欲支持于他,甚至可以不求任何回报。”

    王越微微拱手:“大人之意,我当原本转述,至于第二处疑问,乃是日后淮莺在蛇余家中之名份问题。”

    “成礼云,国君以及公室,可享三妻四妾,于一国之君而言,第一为正妻,是为国后,而后是两位平妻,是为夫人,四妾者非是陪嫁滕妾,却是为如夫人,为国君四妃。”

    “以天下诸国之惯例,但凡国君之正妻,必然是其他国诸侯之女公子。”

    “蛇余公子此时虽是流亡,但未来为一国君不难,是以正妻之位不可随意许人,大人之女若是嫁于蛇余家,只能为平妻,此却不知是否委屈了大人之女?”

    “为平妻又有何不可?”淮伯道:“蛇余公子之才,世所罕见,小女能为他平妻,乃是其荣幸reads;。”

    正说着,一位白衣妙龄少女,随着侍者自旁边侧殿盈盈而出,引得殿上淮伯后裔男女老少无不注目。

    王越也将目光放了去,但见此女,恍如钟天下灵秀于一身,生得艳若桃李,美目流光,腰若纨素,口含朱丹,虽未施任何粉黛,却比天下间包括王越现代所见任何粉黛之美女毫不逊色,当真称得上国色天香。

    此等美貌女子,若以世俗价值来衡量,当是无价之宝。

    王越一面之间,脑中不觉便想起那一首北方佳人之曲目,更能体会到何为倾国倾城。

    他都尚且如此,那些凡俗国君,被此等美貌迷惑的失去任何自持,做出种种荒唐事完全可以理解。

    “淮莺,拜见父伯。”

    少女徐徐而入,行至殿中,典雅大方的与淮伯施了一礼。

    “起来吧。”淮伯抬了抬手,见王越脸上虽有赞叹,却无任何他相,心下暗赞,说:“盖先生,不知小女蒲柳之姿,可能入得蛇余公子法眼?”

    王越看着淮莺,略微打量了一眼,就对淮伯道:“大人之女,可称得上国色天香,换成天下任何男子,都是不能拒绝,但蛇余公子与寻常男子不同。”

    “以我之见,堂下中席那位少女,却是更合适。”

    淮伯顺他手指方向看去,便笑道:“那是本伯孙女淮盈,却是我子孙中最为出色者。”

    “她美貌虽略有逊色淮莺,但年不过妙龄,就已勘入上位武士。”

    “传承力量血脉者,比常人更容易获得力量,但也为力量限制、干扰,难以对自身力量驾驭自如,是很难攀上更高,淮盈能在此年纪入上位,未来步入超阶,成为我淮水神宫顶梁支柱只是时间问题。”

    王越笑了笑:“那淮伯大人是否愿意将此女嫁入蛇余家呢?若是愿意,我盖列愿全力为大人玉成此事。”

    淮伯却并未立即答应,只对堂下朝那少女问道:“淮盈,你素来崇拜昔日大象太师商龙君,今有一位极类商龙君的蛇余公子,年方弱冠,前段时日连本伯亲身降临上曲都在他手中吃了个小亏。”

    “今本伯欲将你许配于此蛇余公子,与他为平妻,你是否愿意?”

    淮盈起身一礼道:“此还须淮盈与之一见,若蛇余公子真如祖伯所言那般出色,则自无不可。”

    淮伯对王越道:“本伯这孙女,不同寻常女子,还请盖先生见谅了。”

    王越道:“此事无妨,天下间有能力者自有特权,淮盈小姐若想见那蛇余公子,此宴之后只须随我出水府,待我庸国事了,就可与我去一趟景国。”

    “那就如此罢。”淮伯朝一旁侍者微微示意,稍后《鹿鸣》之宴乐声起,宴会也作开宴。

    宴会上,王越之心却全不在酒宴,反倒不时放出感知,落于下方淮盈身上。

    此女身怀淮伯血脉,又难得已然小有开启,武士等阶入得上位,来日若能迈步超阶,血脉之力或能进一步开化,说不得还能自她身上窥得淮伯炼形奥妙,又等于平白赚了个超阶武力。

    而且其既是年轻貌美,性格也不同俗女,又出身淮伯水府之家,见识也当不凡,娶之为平妻,能增自家底蕴,日后与其结合虽是联姻,但确实是佳偶佳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