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章 倾向
    到得城门前,猪婆龙与城门一位武士略作交谈,就行离去,由武士带领王越入神宫。

    入得城门,就是宫殿区。

    王越所见,此淮水神宫内,反倒是以人类居多。

    宫中武士、武卒、侍女尽是人类,少有猪婆龙那类水族妖类。

    话却也是,天地间能成精怪的动物、植物实在是少。

    整个淮水中的妖类,聚集起来,恐怕都没有此宫殿中人类多。

    随武士前行,王越环视左右,心中却忽得冒出个奇怪的想法reads;。

    这淮伯似乎每隔许多年都有叫淮上诸神庙在淮上选娶数位妻子之事,数千年来不知建立了何等的的后宫,睡了多少代美人,难道淮水神宫中的人类,多数人尽是其与那些后宫所生不成?

    心中想着,他放出感知微微一观。

    果然这武士身上就有着淮伯的气息,显然是淮伯的直系血裔,且年代并不如天下各地那些血脉渐衰的大夫那般久远,是故天然就能驾驭淮伯之力。

    看着淮水神宫中,如此等武士却是不少,汇集起来就是一股不弱的武力。

    隐隐王越又想起上回在淮阴神庙,许多神庙武士、祭司身上似乎也有同类的气息?

    于是就有猜测,难道淮上淮伯神庙的核心中坚,尽是淮伯后裔不成?

    仔细想想,却是不无可能。

    淮伯后裔,血脉未远者,天然就可运转淮伯之力,对外来淮伯之力的亲和与承受能力,自不是其他普通自然人可比的,若选择其中亲和承受能力高者。自小培养为祭司,却是容易的多。

    “陈国昭氏盖列大人到。”

    一路走马观花,王越试图证实着自己猜测。不觉间就到达一处宫殿门前。

    “宣,陈国昭氏盖列大人进殿。”

    武士在门前通报。由宫殿内侍者个个传达,稍后就有侍者运转猪龙气回传淮伯旨意。

    王越徐徐入得殿门,只见内里是一个巨大的厅堂,堂中左右摆开着数十个几案,此时皆有人落座。

    感其气息却尽是淮伯的比较出色实力可堪与上位武士媲美的后裔,年纪自二十到四五十不等,男女皆是有之,都是叫常人见之足会自惭形秽的俊男美女之相。

    这是淮伯基因筛选改良了数千年的结果。王越不以为意,目光直落到宫殿中为首淮伯本尊身上。

    淮伯本尊之相,却是个看起来四十几许的美男子,脸上平常时候喜怒无形,乍一看去,是个慈祥敦厚如父的长者,但稍一品味,就可自其中读出一股无形入骨的威严。

    其瞳眸幽深黑暗,叫人洞之如看深渊,自生敬畏恐惧之时。又忍不住为其吸引,个中自然流转的神光,隐隐与他在地球中原之地见过的那些活过了久远岁月的老怪物相若。

    这就是一个身体已完成炼形进化犹若神魔的男人。在力量层次上,与王越上辈子炼形得成后丝毫不差,本体力量或许稍逊色,但身体却是更加圆满,给人一种无暇之感。

    而其力量除却本身之强,更享淮伯神位之持,却是如天河浩瀚无边。

    王越昔日为炼形,对身体研究却是极为透彻,能一面之间。读人真实年龄,淮伯此躯体却是无三千以上之寿。才正当七十二年,但躯体与精神自气息而上乃是一源。

    也就是说。此七十二年之躯就是淮伯本尊。

    为何会如此?

    淮伯无疑是经历过转世,并且转世过程相当完美,浑不似他那种转生夺舍一不小心就可能为人作嫁。

    如此一面之间,王越就读出淮伯有更完美炼形之法以及转生之术。

    淮伯不愧是神祗,数千年时间,就是其最大的本钱。

    王越深吸了一口气,恭恭敬敬与淮伯一礼:“陈国昭氏武士盖列,拜见淮伯大人reads;。”

    “盖先生请起。”依旧是当日降临上曲祭司的那个声音与意志,却更加真实了几分。

    淮伯脸上带着笑,指了指身旁左上宾席:“今日盖先生乃是此宴最尊贵之客,且请上座。”

    王越微微点头,不卑不亢,自入上席。

    淮伯颔首道:“盖先生在本伯面前竟是如此自若,真是人类中少有英杰,倒与本伯近日所见一位同为人类中英杰者有些相类。”

    人类?只此一言,王越就知淮伯此时虽是人体,昔日本尊却不是人类,否则断不会如此之称,他回道:“以我看来,这却并不奇怪,天下强者之所以能为强者,其内在都有一或二共通相类的强者本质。”

    王越之言,淮伯大悦道:“好一句共通相类强者本质,先生果是非同俗流,难怪能短短数十年间超于大部分凡人之上,成为人类中少有的超阶武士。”

    顿了顿,他继续道:“本伯一直有个疑问,今日能请得先生与宴,既是为多日之前本伯麾下花鱼大将冲撞一事赔罪,也是想向先生请教一二。”

    “淮伯大人请说。”

    淮伯点头道:“本伯多年来有一事不明,便是天下但凡入超阶武士或同类存在者,已有单人独剑傲视世俗之能,是故天下间此等存在,哪怕在大国君王面前,都能保持超然之姿。”

    “可天下唯独陈国昭氏,却能得一位超阶武士于让为之效死力,今日又见得先生方知还有其二。”

    “却不知昭氏凭何能叫先生和于让为其如此效力?此事盖先生可否能为本伯解惑?”

    王越想了想,道:“此世间,有的人活着,只是单纯为活而活,活着就是为了吃饭,或者玩乐之类,还有些人,吃饭是为了活着,在此之上,还有着其他追求与抱负。”

    “追求、抱负?”淮伯品味着两个字。又问:“先生的追求与抱负是什么?”

    王越不假思索道:“天下间熙熙攘攘,不是追名就是逐利,此二者。武士但凡能入得超阶,无须去求。就能唾手可得,所以能叫我等心动之追求已是不多。”

    “像淮伯大人身上就有一件,多数超阶存在都会为之追求的宝贵事物。”

    “本伯身上就有?”淮伯略微一思,道:“愿闻其详。”

    王越叹了口气,说:“如我等能从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者,最终却也会如所有凡人一般,埋没于黄土之下,灵魂的残余意志或能归于祖地。为后人祭祀而保留,可那终究非我。”

    “到那时,我活着的一切所谓名、利和抱负,于我又有何意义呢?”

    “淮伯大人身为神祗,漫长的生命,可真是叫人羡慕万分呢。”

    淮伯听着心中一动,脸上却无奈的笑了笑:“先生非为神祗,却不知神祗也有烦恼。”

    “这于先生这一层面的人类,想必也不是什么秘密。”

    “我等神祗之存,却是极依赖凡人祭祀。唯祭祀之绵长,方能铸就神祗之不朽,而若无凡人之祭祀。本伯也就是一个比较强大的存在,并不超于先生太多,仅是能多活些时日罢了。”

    “唉,仅仅数千年间,天下间多少神祗随世间王朝兴替渐渐消失在时间长河中了。”

    “其中就有许多本伯熟识的老朋友reads;。”

    “如今之天下,比昔日又有不同,仅是蔡陈两国争霸,个中聚集起浩大之力量,就犹如昔日王朝之兴替一般。本伯虽于淮上贵为神祗,在此等之势中也算不得什么。却是左右为难。”

    淮伯叹气继续道:“先生或许不知,数月之前。蔡国就有天神地主派来麾下祭司威胁本伯,言此次若是本伯回归蔡盟也就罢了,若是不归,来日蔡国重霸当尽灭本伯淮上之祀,将本伯彻底打落神坛。”

    “并且在此之后,地主会亲自对本伯本体出手。”

    “可是若重归蔡盟,来日陈国战胜蔡国呢?昭襄子虽逝,陈国虽乱,依旧能派出先生来淮上,可见陈国还有余力。”

    “这真是两难之选啊。”

    王越笑了笑,为陈国大吹法螺道:“此事大人不必如此为难,蔡国近年来技击营行阴暗事何等活跃,又偏偏挑我大陈内乱时诸般行事,这恰恰是其国不够自信畏惧我大陈缘故。”

    “不然如我大陈,若要行什么事,何须如此?”

    他笑意转冷:“大人别看蔡国此刻蹦跶的厉害,却不过是秋后之蚱蜢,来日大陈内乱平息,甚至不须诸卿三军齐至,仅我昭氏一家之力,会盟北地诸侯就可轻易聚兵车五千乘收拾他。”

    “哪怕是现在陈国内乱又如何?仅仅天下陈盟之国就不可小视了,也不瞒大人,我来淮上之使命,就是来协助昭穿大人联络淮上五国,来破蔡国之谋。”

    “即便不能破,只须稍稍拖延一二,待大陈内乱一止,情势就将出现大变。”

    “这回,我大陈却不会轻易饶过蔡国。”

    “多谢先生为本伯解惑。”淮伯听着若有所思道:“情势确实是如此,之前本伯为地主所逼,差点做出错误决定,蔡国国力军力不及大陈,主祭天神也不过是地主一位,而陈国却有天主、日主、月主三位存在,岂是蔡国能比之,蔡国之行为,恰如主人不在家之梁上君子,委实可笑。”

    王越心下一动,向淮伯问道:“大人的意思是在此事中倾向我陈国?”

    “本伯确有此意。”淮伯赞赏的看了王越一眼。

    王越这话用词却是大妙,用了倾向二字。

    看淮伯表现,王越确定这淮上的风向,真的是要变了,仅仅是他一位冒充昭氏派来的武士,竟有如此之功,陈国九匡诸侯铸就的霸者之威,确实是非同小可,这也叫他对陈国霸业更具信心。

    昔日地球有大唐外使王玄策,借大唐赫赫国威于天竺之地铸就一人灭一国之功。

    他王越之能,又岂会叫先贤专美于前。

    当下他就对淮伯道:“为政有站队之说,最忌者两队不站而图左右逢源者,淮伯大人能倾向我大陈,来日我大陈必不忘大人今日之功。”

    淮伯摇了摇头,道:“本伯要大功有何用?能维持我淮上祭祀不动守成就不错了。”

    这时他又想起一事:“盖先生,你来淮上,却不知是否见过一位也选择了陈国一方的少年英才?据说此人乃昔日蛇余国之后,前段时日,还率吕里氏十七武士破黑胡?”

    “十七武士破黑胡?”王越脸上带出一丝笑意:“大人说的可是蛇余公子,我来淮上时还听有人将他与我大陈荀氏的如日中天相提并论,此人确实当得起少年英才之称。”

    “却不知大人为何提及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