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一章 水府
    随着兵舰越来越靠近,王越看战船所挂旗帜上蛟龙图纹下正是海西两字。

    海西者,大海之西,庸国东面就是东海。

    庸国国土靠海者,相对东海无疑就是海西。

    海西大夫是一位领地靠近东海的领主,看其座驾大翼桨帆战船的制式,对比整个埠口其他船只,就隐隐可窥其实力非同一般,在庸国也是吕里大夫那等具备强影响力之存在。

    兵舰靠近,渐渐叫人肉眼可见它狰狞的撞角,两侧巨大的拍杆,还有驻于船上携弓带箭的精锐射手。

    恰在此时,淮水湍急的江面上忽然无风兴起一股大浪,着朝昭穿王越所在船只涌来。

    大浪之中,骤然穿出一只无比巨大的猪婆龙,放出无比巨大的声浪,隐隐震动整个上庸埠口。

    “陈国昭氏武士盖列大人可在船上,前日里我主麾下妖将,借巨风来临竟敢对大人船只无礼,如今已被我主拿下斩杀,并传尸淮上水陆,以儆效尤。”

    “我家主人还在淮水神宫设下大宴,欲当面向大人赔罪,特使小人来请先生赴宴。”

    声势起时,王越心下微动,等到猪婆龙话音一落,他便笑了reads;。

    以他之智,如何不明白淮伯这是在做什么,这岂不正是应了当日他击退水妖时的猜想?

    要赔罪,私下里赔罪就好,何须寻了个此等好地方、好时机,整出此大声势?

    这是做给淮上人看的啊。

    人是一种善忘的生物,更有一种奇怪的特性,那就是当长期习惯了某些东西,就会将其视为理所当然。

    就如一位善人,每天有一位乞丐来乞讨。都能自他处乞得十元,时日一长,哪一日此位善人家境衰退。乞丐再来时善人只给五元,乞丐心中还会不快。

    因他浑然忘记这钱是善人心善才给他的。他已将每日的十元钱看成善人理所当然须给的。

    自淮上,淮伯于淮上之人,无疑就是一位善人,因于人有大功而得祭。

    但淮伯与上方小故事的善人却不同,他是有手段的,既设了神庙,拥有干涉世俗之力,时不时还会像今日这般。以各类事,与淮上人一番宣传提醒自己的功劳。

    告诉他们淮上有今日,乃是他淮伯之功,同时也要叫他们晓得,若无他淮伯,恐淮上又是水妖为患,说不得江中再次连船都行不了,叫他们知道自身存在的重要性。

    杀触犯规矩的水妖,并且传尸水陆,这对内部也是个震慑和整肃。

    可以说。不时有此类敢违其规矩的水妖,给淮伯刷存在感、刷功绩、秀形象的机会,这对淮伯在淮上对人心及淮水水族统治都是极有好处的。

    此外。今日之事也未尝不是淮伯稍稍展露了下其政治倾向。

    有了位厉害的蛇余公子站于陈国方向,再有他这位被昭氏派往淮上疑似超阶武士盖列,展示了陈国对淮上的关注,淮伯的风向隐隐要变了。

    只是自今日其手段来看,那日淮阴神庙中,他缘何会那般明确的欲回归蔡盟?

    个中除却陈国内乱,是否有不知道的隐情?

    王越如此想着,当下也运起猪龙气大声说话,淮伯要秀。他来上庸也是要来秀的,此时这万众云集的上庸埠口。是淮伯选出的好舞台,于他也是一样。

    就道:“原来是淮伯相邀。盖列不甚荣幸,只是盖列此番受家主所托,护卫昭穿大人重任在身,却是拖不开身,还请龙将军代为转呈为谢。”

    王越话声一落,本就为猪龙所动的淮上人更是一惊。

    “陈国昭氏派人来淮上了,还是一位能得淮伯平视礼遇的强大武士?”

    “陈国内乱,竟还有暇顾忌淮上?”

    淮上之人,一片哗然。

    王越借着强大敏锐的听力,立时感受到了这股震动。

    猪婆龙听了,大声道:“盖列大人护昭穿大人一事,我主已知之,大人尽可放心,昭穿大人只要在淮水之上,我家主人可保证其不为任何人伤害,还请盖列大人,随小将淮水神宫一行。”

    “盖先生。”昭穿探寻的喊了王越一声。

    “无妨。”王越与他示意,他知昭穿在担心什么,是担心他面见淮伯身份泄露,那可就不好。

    但此点他反倒是不在意,他与淮伯间接照面,早就知淮伯论及实力,比起他巅峰时期还要厉害,但境界并未有本质上的超越,他以秘术改变形貌与精神本质气息,这却是不虞为其所识破的reads;。

    “既是淮伯盛情相邀,那盖列就却之不恭了,却不知淮水神宫如何去?”

    “大人且到小将浪上来,小将自会引大人前往。”

    猪婆龙大声说话,又施以神通,催浪而来,渐至王越船边,只见河中之浪,却如一股喷泉,有着强大的力量自下方升腾,无须多思,王越都可知此浪可承自身体重。

    他足尖一点,背后催出道剑风,身形瞬息至于猪婆龙浪上,脚下果是犹如平地。

    “龙将军请。”上得水浪,王越微微拱手。

    猪婆龙哈哈大笑,催动下方大浪猛的朝上一卷,化出一片水光,将两人笼于光中,随即往下一沉,就沉于湖中,这是如巢有几次逃命时那等水遁术,能将人化为奇异形态,在不同介质中高速穿行。

    瞬息之间,王越就消失在淮水水面,留带上庸埠口无数人遐思。

    淮伯可是在淮上享祭数千年的神,平日里哪怕是国君都无能与之见,今日却有一位陈国武士可以与之共宴,这却是淮上无数人羡慕不来之事。

    浑身裹着一片蓝光,王越与猪婆龙在淮水中高速穿行,如一道水波,一个呼吸之间就能跨越百丈,盏茶时分,两人就到达淮水水下一片极为奇异的空间。

    王越感受到一种空间置换之感。

    “传说中的洞天、水府?”

    昔日地球之上,传说中也是有洞天、福地、水府之类,甚至传说中还有很多,但到了近代,除却少数洞天还仍然存在,为几大修仙门派所占据,其余尽已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王越倒还是第一次进入到此类奇异之境。

    入的淮水神宫所在,水遁即停,王越也得以落脚,打量左右,发现自己身处空间竟是无比奇妙。

    这处空间,似乎是在水底某处,周围到处都是呈淡蓝色水光的水。

    奇怪的是,王越没感受到任何水压存在,呼吸空气也是无比正常,周围地面的植被都是正常的陆生植物,站在此处空间,他就觉和在陆地上没什么两样。

    与此同时,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水,却有真实的存在于整个空间,只是好像与现实隔着一层奇特的膜,并不对空间内与陆生相关的一切产生关联。

    唯空间中的生物,若是有需要时,就可以与之接触,就如此刻带王越过来的猪婆龙、以及此空间中一些鱼类或其他生物,就能与水接触到,可以在水中自由自在的呼吸、畅游和生活。

    “真是奇妙啊。”

    王越来自现代,见识广博,对于许多武学、神通,用科学视野都可以正常认知,但有些东西确实是神乎其神,为地球现代科学的层次所不能及,此水府中的种种无疑就是如此。

    “盖列大人,还请随小将来。”猪婆龙见他神情,心知王越是第一次来,自得的说着,身躯在水中朝前方高速游去,王越足尖一点,催起剑风,游空气如水中,阻力还不及水中大,轻易的跟上。

    如此行得十数里地,穿过一片树林,王越与猪婆龙就到达一处建立在高台之上,被砖石城墙围住,风格与此世建筑一致的宫殿群。

    城墙朝此方向开门上方匾额上写着“淮水神宫”四个篆字,淮伯于淮水中的行宫已经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