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六章 到达
    “盖先生不用看,此等风暴之下,那等小船还在河心,必然是无法幸免,其早晚也是会喂鱼虾,所以才被淮伯麾下妖将盯上。`。”船也看到了异状,面上却无奇怪。

    “淮伯麾下妖将?”

    得此答案,王越颇为意外,又见江中刚才那个巨大的身影自水下冲出,高冲向那艘小船。

    “蓬”的一声,原本就破裂的小船,再也支撑不住,整个碎裂开来,小船上十数人无比惊慌恐惧的大叫着,被甩入江中,哗啦啦水声一片,紧接着就是一个个惨叫,然后再无其他声音。

    王越这回看的清楚,冲击船只的是一条长达五丈有余的大鱼,水下活动的水妖也不仅它一个。

    他收回目光,问船道:“淮伯乃淮水正神,为淮上人广为祭祀已有数千年之久,其理应保护祭祀者,缘何还纵容麾下妖将袭船吃人?”

    “盖先生来淮上没多久所以不知道。”船摇了摇头:“在昔日淮伯大人未来淮上之前,整个淮水及各处支流都是有着诸多水妖存在。”

    “据说妖怪吃人能增其智,所以水妖极爱吃人。”

    “那时候整个淮上水中连船都没有,因为但凡有敢入水甚至仅靠近水边者,就可能会遭受水妖袭击。”

    “一些厉害的水妖,甚至能兴风作浪,卷起江水上岸,使岸上都无比危险。”

    “这一切直到淮伯大人的到来。”

    “淮伯大人自东海上来,一至淮水就6续击杀、降服了整个淮水的大小水妖,将其收归为麾下妖将,并与他们有约定,除却必死之人,不管任何水妖,但敢猎袭人者死。”

    “有此约定,则平日里淮水再无水妖害人之事生,也是由此,但我淮上人。无不感激其功,就为其设祭,渐成神庙,到如今已有数千年了。”

    王越点了点头。`他到淮上这般久,只知淮伯存世已有数千年,今日方知晓淮伯神庙的起源。

    两人正说话间,淮伯麾下的妖将又现另一只在风浪中上下起伏,随时可能会倾覆的小船。立时如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般,就往那小船处游过去。

    水妖既是爱吃人,平日里却被淮伯管束,今日难得能放开束缚,却是兴奋已极。

    “蓬、蓬。”都无须之前那只大鱼出手,众水妖一齐合力,很轻易就将小船掀翻了。

    又是一声声熟悉的惨叫声,很快被呼啸的狂风和江面的风浪掩盖。

    王越眉头微皱,他一颗心早就被锻打的如刚似铁,但眼见同类被水妖这般吃法。多少也有些不舒服。

    “回舱内吧。”略微打量一眼,他收回目光对船道。

    船撇了眼江心,微微叹了口气。

    他之前嘴上淡然,但多少有些兔死狐悲之感,回舱正好眼不见为净。

    “船,你看那淮伯大人的妖将,他朝我们过来了。”

    几人才至舱室门口,一位船员指着远处一道被巨大鱼鳍分开的水浪惊呼道。

    船和其他几位船员面上大变。

    “这怎么可能?”船惊呼道:“淮伯大人麾下妖将不是只对必死者出手吗?”

    王越目光一凝,只手按在剑上,冷声道:“此等风浪之下。一艘大船倾覆却是不奇怪,那水妖对付一艘小船,不过吃得十数人,且江上小船并不多。对付我们这艘大船,可就能吃得百人。”

    “而且只须将我们这艘船上的人吃光,谁知道这船是被风浪倾覆还是被它撞翻的呢?”

    “不可能!不可能!淮伯大人麾下的妖将,怎敢如此形事?”

    王越原本准备回舱,这时正待收敛了的气旋开始急剧扩散起来。`

    他拔出了掌中青铜剑,感受气旋中力量汇集。朝着大鱼切水之势,迎着就是一记斩空波。

    “大陈昭氏武士盖列在此,妖孽竟敢造次?”

    雷鸣炸响,斩空波瞬息百步,直击大鱼前方,叫水面陡然炸起一道数丈高的水柱,朝船只冲锋的大鱼冲势立止,整个身体都被斩空波自水中带上了天,接连在半空翻滚了几圈才落归水中。

    大鱼勉力挣扎几下,却是无比虚弱,再无冲锋之能,只能勉强划水游动。

    仅是一击,王越就将它打成了重伤。

    “不好了,花鱼大将被人类武士打伤了。”

    水妖们以各种方式震动着音波,竟说出淮上之地的人语。

    “这人类武士好生嚣张,如此风暴,又在淮水之中,竟还敢打伤我淮水神宫的水将,各位说怎么办?”一只巨大的螃蟹控浪越水而出,对周围水妖道。

    “还能怎么办?蟹将军你若想和花鱼大将那般就只管上就是了。”花鱼大将在水妖中实力颇为不凡,连他都被一击重伤,这头水妖明显是怕了。

    “不错,刚才却是花鱼大将昏了头,放着如今整个淮水之上许多来及靠岸已是必然沉江的小船不去看,竟然冲击靠岸大船,这可是违了主人的规矩。”另一头水妖附和道。

    “陈国昭氏,不就是二十年前带大军来淮上的那个昭氏么?难怪有此等强大武士。”

    这头水妖如此说,其他水妖顿时想起来了,都不再言语,随即各自催浪,一齐远离了此段河域。

    见众水妖远去,船松了口气,对王越道:“盖先生就不怕得罪淮伯么?这可是淮水之上啊。”

    “淮伯也是讲道理的。”王越回了句,心中补充一句,尤其是对强者,他实力极强,现在背后还挂了个陈国昭氏的名头,无疑就是淮伯须讲道理的对象。

    如此想着,他又道:“而且刚才之事本就是那头鱼坏其规矩在先,船且看着,这条鱼恐怕活不了多久了,不是因吃我一剑重伤而死,而是被淮伯一番处置然后拿出来示众。”

    船惊讶的听着。

    王越只是随口一言,见他听不明白,就不再多说。

    此言他是以上位者身份站于淮伯角度的思考,只要淮伯不蠢,多半会如此做,不但要做,还要大做特做,声势无比浩大的做,但这却非是这船所能知之,当下收了气旋,一齐回返船舱之中。

    修补了船甲板,淮水妖将也自离开,接下来这条船再没遇上他事。

    这场巨风,持续了近五日,船只也就在这处岸边,随风浪颠簸了五日。

    五日里,船上每天百来号人挤在无时无刻不在上下颠簸、且密闭昏暗的狭小空间里。

    吃方面,因为没法正常生火,都是吃的干粮,部分还被渗入底仓的水泡了,喝水也只能喝江水,未避免污染船舱内舱室空间,拉撒都须顶着风浪,跑去舱外解决。

    然而有些事却怎么都无法避免。

    随昭穿同行护卫的武卒,都是来自北方,虽然在淮上已有颇长一段时日,平日里也坐过船,但可没这般坐过船,很多人连一天都没撑过去就在舱室里各种恶心呕吐。

    天气恶劣,吃喝也不好,暴风暴雨下气温也是下降,加之恶心呕吐使身体更加得不到足够营养,第二日的时候,就有十几位武卒就生了病,等到第三天,生病的武卒变多,增加到二十多位。

    也亏得船在船上竟备了些治风寒的草药,使得大部分武卒勉强能够熬过去,只有四人身体虚弱些实在是撑不住,没能死于战场搏杀,却病死在这里,且为防止瘟疫滋生,他们的尸体只能抛出去水葬了。

    这叫许多陈国武卒心头郁郁,担心自己也会像这几位武卒般死去。

    好在五日后,天空再次放晴,风暴渐弱,终究是徐徐远去了,船上几乎所有人都有种死里逃生之感,又急忙出舱透气,众人这时再看江面,却是比之前宽了许多,这是河水上涨所至。

    船只的位置,原本是与岸固定,如今却是漂在那几棵绑绳固定的大树上方了。

    再看淮水两岸,处处皆是巨风、暴雨造成的破坏。

    田地被水涝尽成泽国,远处的村庄,许多不够结实的房屋也被风雨破坏。

    但此地之人,或许早已经适应了巨风的存在,巨风一去,就各自从躲藏之处出来,修补房屋又或往自家田里去挖开大沟大渠的口子,加快排涝,处处皆是一副繁忙景象。

    至于前些日子被淮水妖将摧毁的小船之类,则早已经连块木板都是不见。

    有过这场巨风,船上无论是武士还是武卒又或船员,都已不想继续在船上呆下去,急于寻找地方休整,于是飞快将绑缚于大树固定船只的绳索斩断,操起风帆、借着暴涨的河水飞流直下。

    此去却是飞快,不到半日之间,淮上庸国国都上庸城就已然在望。

    自江面朝上庸方向看去,遥遥就能见上庸城外巨大的埠口,看到埠口因巨风滞留避风避雨的无数船只。

    接下来,船叫船员操着船,往埠口过去,寻一位置停船。

    昭穿也叫武士将代表陈国的旗帜挂在船上显眼位置,向上庸城宣告自己的到来。

    远处,看到他的旗帜出现,埠口中立时有一艘形似兵舰的桨帆大船自泊位退出,又在许多桨手的努力下,逆着水流飞朝王越所在船只靠近。

    昭穿站在船头遥遥看去,道:“这是庸国海西大夫家的大翼战船,海西大夫是我的老朋友,想必是看到我的旗号,知道我到达上庸,就亲自迎过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