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五章 巨风
    巨风?应当是本世台风的叫法吧。8小说`

    王越曾在沿海生活过数年时间,对于此类气候,虽说不上大了解,但也并不陌生,是故刚才风向的骤然变化,就叫他想到此节,却不想着船长期在淮水行船,反应比他还快。

    感受着风向变化,王越又看向天边云层,果是那种大型风暴外圈特有的云象,以他敏锐的感知,更可以感受空气中隐隐的,海滨城市特有的气息,这无疑是被风自数百里外送过来的。

    一番感知,综合信息汇总,他的心底,就是一副卫星云图之象。

    淮上五国东面大海,一个无比巨大的气旋,以逆时针方向旋转,正徐徐北上。

    他们这船只,已然在气旋边缘处。

    似此等沿海之地,这等月份,多数时间都是东南风,但逆时针的气旋一靠近,就使风向瞬间改变。

    这果然是大风暴将临之态。

    昭穿在淮上生活时间颇长,对于此地巨风也是了解,听到巨风来袭,他急忙应了船之请,叫船和诸船员尽快在江面上寻一可以避风之处停靠。

    “盖先生,庸国新君继位可真是不顺啊,此番巨风来袭,少则四五日,多则七八日乃至半月,期间恐怕任何事都不能正常进行,典礼自是必须延后。”

    “麻烦事显然不止这些,此等巨风,仅仅是风就可成灾,却又往往会带来暴雨。”

    “淮上诸国中,庸国实力最弱,与这巨风是有极的关系的。”

    王越点了点头,鹰一般的目光落在极远一处小村邑上。

    小村邑中人显然也现的天象不对,在村中大叫着往村中仓皇狂奔,这些人都是居住在小村外围,房舍多为土茅屋之类,屋子都有着反复修整的痕迹,显然他们的居所抗不过来袭的巨风。

    面临巨风时,他们都是往村中砖石房屋躲避。

    乡间的农人。一个个也各自放下手中活计,开始奔跑着往村邑赶。

    稍后,东北风风力开始增强,远处风暴边缘的云迹渐近。

    本是阳光初显端倪的正午。`不过片刻间就天昏地暗。

    船在船上大声指挥着船上船员调整船帆,借着渐的风力和顺流水力,使船只航行度大为加快,很快寻了一处水流平缓、水深合适、岸边也适合停靠的河湾,急急忙忙降帆将船靠了上去。

    “轰!”船与岸骤然碰撞。叫一些随昭穿同行护卫的武卒站立不稳。

    船上的船员却全不受此影响,在起伏晃动的船只上如履平地。

    他们各自手中都拿着一根与船只前后重要固定部连接的粗大绳索,身手矫健跃上河岸。

    大力扯动之下,以十多人之力,将船身牢牢靠在岸上,然后在河岸上寻找了七八棵大树,将绳子绑缚其上,以此固定船只,将船与岸尽量固成一体。

    将这些做完,他们才重新上船。船上一番收拾,船又行至船头,与昭穿一礼道:“昭大人、盖先生,巨风将至,船外危险,还请入舱内暂避,等待巨风过去。”

    王越与昭穿两人随即入舱室,船接着就叫人将舱室门紧闭。

    整个舱室内顿时一暗,只有零星的光,自舱门并不紧密的缝隙中透出。叫人依稀看得到周围景象。

    “盖…”昭穿正欲与王越说话,船只就猛烈晃动起来。

    这是外界的大风变得剧烈,掀起河湾风浪所至。

    随着这晃动,狂风吹拂卷起的气流。顺着舱室各处舱门缝隙就往里灌,虽不能在舱内扬起大风,但气流涌动之下,使得舱室内呜呜如鬼哭般尖啸。

    尖啸又伴随着风吹舱门之震动,随风向变化转换方位,忽在船前。转而又至侧方、船后,就好像有一只巨大的怪兽围绕着船只出怪啸,冲击着各处舱门,在各方位尝试着想要冲进船来。

    此声音一起,舱室内随行武卒就是一片慌乱,武卒中顿有武士大喝道:“诸武卒无须惊慌,这是狂风吹拂所至,并非什么妖魔鬼怪,就是有妖魔鬼怪来,也须问过盖列大人手中之剑。”

    众武卒数日前都见过王越那惊天动地的一剑,都觉船上有如此强大的武士在,什么妖鬼都会被斩杀,武士之言竟起到了极好效果,武卒慌乱立止。

    然而,大风并未随人心慌乱平息而止,反而越吹越烈,在江中掀起更大的浪,也亏得之前船员以诸多绳索将船只固定的极好,船只只是由晃动转为大幅度的上下起伏。`

    饶是如此,也使得舱内人如立于怒牛背上,根本站立不稳,船早有准备,扶着舱壁,摇摇晃晃的指挥船员就拿出了许多绳索,招呼着武卒各自寻固定处相互绑缚。

    相比普通武卒,身有武士之力者就好了许多,粗粗运转的气劲,脚下生根就能牢牢扎在船板上。

    王越更是全无影响,在此等情况下,还能行动自如。

    但随着时间推移,风浪越大。

    不到小半个时辰,天空上无比厚实的云层厚厚堆积起来,整个世界完全陷入了昏暗,海量的雨水自云层朝下方倾泻,这雨势比起王越来此世遭遇的第一场暴雨还要厉害。

    大滴的雨自高空被大风裹挟而下,如无数个水做的拳头密集的敲打船舱、船板,又溅成水花汇集成积水,不过片刻之间,船舱外就成了澡盆般,飞快的装满了水,自船舷处往外流。

    “船甲板漏水,漏到底仓来了。”

    舱室之下方底仓,一位船员惊叫道。

    船原本的镇静,也有些惊慌。

    他大喝道:“都拿盆、桶下去,接水舀水。”

    但情况显然比他想象来的严重。

    王越感知下,船舱外的甲板上,其中有一处,木板与木板之间,不知缘何会有一条不宽却长的裂缝,大量的水正自裂缝中往下渗漏。

    不用想,他都知道,下方已成了小瀑布。

    单纯靠接水舀水不行。必须堵住那处渗漏,不然这条船整个下半部都会逐渐被水淹没。

    木船固然不会沉,但底仓各类生活物资、货物都会泡于其中。

    巨风一旦来袭,根本不是一两天会结束。没有这些生活物资,船上的人不被淹死,也可能被饿死。

    “船上所有武士听令。”王越大喝道:“都去底仓协助舀水、搬运物资。”

    他又对船问道:“船上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堵住疏漏的。”

    “有,但是想要修补,须得将外边船甲板无水方可进行。眼下根本不可能。”

    船是行久了船的人,哪不知道现在舱外甲板是什么情况。

    王越感知了下外界的风雨势头,大声道:“修补需要多长时间?若是所须时间不长,我可以武士之力,将甲板积水掀出去,并且暂时隔开雨水,长了就无能为力了。”

    船想了想,道:“不需要多久,盏茶时分即可,盖先生能撑这么久吗?”

    “先试试看。”

    得了王越吩咐。船立刻去叫人自底仓提上来一个陶罐,罐子里面装着一些黑乎乎好像油脂般的胶状物,船员将这管子放在一个架子上,然后寻了个火把点燃,放在下方烤了起来。

    片刻,陶盆中的事物渐渐有融化迹象。

    见此,船对王越道:“盖先生,差不多可以出去了。”

    王越点点头,走到舱室门口,将门一拨。稍稍费了点力,才将门推开。

    一瞬间,外界久久想要冲进来由风组成的怪兽骤然狂涌而入,此时又恰逢船被水浪带的上扬。一个站在门口的船员,陡然间没站稳,竟被涌入的狂风仰面吹倒。

    王越看着风如此剧烈,急的冲出舱门,向前方和左右持续撑开一道剑风,临时形成了一个锥形壁障。将涌动气流斩开,叫其朝左右流散,一时间他身后原本涌动的狂风为之一息。

    “都快些,别叫盖先生久撑。”

    船见状,急忙提起罐子率先冲出舱门,三个船员各自拿着一个小勺子随之跟上。

    巨风暴雨下修船可是个危险的活。

    他们身上都绑着绳子,相互连接,最后一段在船上固定,以此来保证在修船时的安全。

    看船员都出来,王越扫了扫裂缝所在甲板,猛的催出一道有如实质的剑风,好像一只无形巨手按着甲板上的积水往外推,一击就几乎将裂缝所在区域的水都挤的外溢流向外界将面,但船甲板其他区域的水又流了过来,暴雨依旧在倾泻着雨水,结果他才回手,甲板上的水又积了起来。

    稍稍想了想,王越对船道:“你们紧跟着我,在我一丈以内。”

    “诺。”船和三位船员应诺,急忙入得他丈内。

    王越点点头,然后再次释放剑风,这回他在自身上方持续释放剑风,但并非直来直去,而是精妙的调整角度,扰动着气流,在自己上方形成了直径约丈许一个高流转的气旋。

    这气旋,就如一个高旋转的伞盖。

    但有气流、雨水进入,就被卷入其中,然后又被甩将出去,难得的是,此涡旋并不与风力相抗,仅是将风力扰动的气流稍稍变幻方向,叫其汇入其中,反助气旋之力。

    除却起初生成气旋颇费些力,往后维持反倒十分轻松。

    “走。”以气旋将暴雨挡住,王越与船招呼了声,就微微改变气旋运转,叫其随自身徐徐往前,很快船与三位护卫就和他到达裂缝处。

    他又徐徐调整气劲之力,将气旋继续扩大,但非扩大其范围,仅叫其向下扩散,将自身上方和周身丈内圈在内,于是船甲板上气旋笼罩的积水,就被气旋吸起源源不断的甩开。

    船和几位船员与王越居于气旋中心,却是半点风都无,竟是十分平静。

    此等力量之运用,实已近乎法术神通了,这却是王越至此世,窥见一番武道新天地后方有此用。

    雨水、狂风、积水尽被王越以气旋排开,船和船员们就开始修补船只。

    修补方法却是简单,直接将罐中烧得化开的胶状物拿勺子舀起,压实糊入缝隙内,将其塞堵住,又于缝隙周围继续均匀涂抹一大片,等到胶状物冷却凝固,其就与船甲板的木头胶结一体。

    如此,还不到半盏茶功夫,船只甲板就算修补成功。

    “蓬!”就在这时,王越忽听得远处一声巨响,明显不是风声,忙将目光朝声音方向看过去。

    只见淮水之中,有艘小船,不知被什么东西大力碰撞了下,整个船头都被击碎了。

    “什么东西?”

    王越目光紧紧盯着小船下方,那里的风浪明显不对劲,底下定是有个什么体型巨大的活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