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四章 斩空
    “保护大人。`”众武士齐声叫道。

    东门廷心叫要糟,急忙射出一道飞剑,要将王越逼退。

    在这同时,他急忙往一旁技击营武士而去,不远处另两位上位武士也飞快来援。

    王越见此讨不了好,让过飞剑返身就走,却是来去自如。

    挪移之间,他又寻得个机会,将一位技击营武士斩杀。

    这时回过头去,再往场中看去,东门廷已与两位上位武士汇合,其余技击营剩下的武士,也尽团在了一起,都结出了简单的战阵。

    王越按下稍稍一观,心知这些人都不是庸手,若换成申南文礼那群人,来几十个都不够他此时一人杀的,但技击营的人就不同,他们这时结成阵,身手配合又不差,若是以大枪之技辅以“龙蛇响尾”强攻之下,或可破之,又或动用墨蝰颇为强大的空气炮轰其阵型辅助之下也可破之,唯仅靠着北风武士白河处学来的剑风,却是颇有些兔子拉龟,无处下手之感。

    但此世却无大枪之技,他几次当众出手,却是极为显眼,或已传了出去,成了他的招牌。

    墨蝰的存在也为有心人知之。

    他此行不欲暴露自己真正身份,像之才那样暗地催动鞭尾格挡飞剑尚可,其他手段却是不可明面动用。

    东门廷紧紧盯着他,忽的道:“这位陈国武士,昭穿在吕里停留了数日,阁下再不与其出,一旦碰上什么事,再一耽搁,可就要赶不上庸国新君继位典礼了。”

    王越却回头与昭穿道:“大人,你且开船先行,以我盖列之能,哪怕是迟半日出,都可赶上。”

    东门廷面色一滞,又道:“阁下难道就不惧昭穿大人先行。`没了保护会为人所刺么?”

    王越哂笑道:“整个淮上,除了你们蔡国技击营的人今日想刺杀吕里大夫、明日又想刺杀昭大人,整天玩些阴暗的勾当,谁还会这般行事?”

    “就靠着你们这等如阴沟里的老鼠。蔡国竟还想重举霸业。”

    “唉!”王越摇了摇头:“蔡国真是越来越无人了。”

    说话间,他徐徐向东门廷逼近,无形间自周身外释出道道剑风,却不是射向远处,反是以自身为中心。驱出一个涡流,使力量含于涡流中,并不随释放消散。

    此等行为,起初还没有什么,但是汇集的剑风稍强,就隐隐使他周身气压变化,空气变得有些模糊。

    东门廷看着此状况面色大变,大喝道:“所有人分散逃离,越快越好。”

    王越身周的动静,叫他想起了一些传说中能大幅度攀升力量的剑技。

    武士在低级下位时。只须不管身体承受能力,强行催力,就能施展出寻常时数倍乃至更强的力量,但一旦达至上位武士,身体内力量已尽被开出来,随手都比下位武士搏命来的厉害。

    到这时,他们想如下位武士那般催动强自身数倍的力量就不可能了。

    力量来源是个问题。

    以蓄力之姿,想于体内蓄出几倍气力再施出,还须考虑身体极限承受能力。

    所以达此境界者,能用的蓄力增力技之类。是不多见的。

    但凡有,必定是真正的绝学,多是以无比精妙的驭气之术,将气劲之力集于体外积蓄。`再行释放,如此就无须考虑身体承受能力,往往可以一击施展出越自身数倍乃至十倍以上的力量。

    王越此时的动静,就叫东门廷想到了此类绝学。

    但叫他心惊的不止如此,只因此类剑技绝学,涉及无比精妙的气劲外放。就非是寻常上位武士所能掌握,乃是阶武士的范畴了。

    陈国昭氏,竟在其国内乱至此的情况下,还将这般强大的武士派至淮上?

    此等强大的武士,又为何会为昭氏这般效力?

    只是想着,东门廷面上就有些苦涩。

    国内那些阶武士以及同等之流,如何就能那么然潇洒呢?

    昭穿麾下有此等强力武士,接下来他技击营在淮上又当如何行事?

    王越面无表情的看着东门廷脸上的惊骇、苦涩,徐徐抬起了剑。

    他身周凝聚的剑风,以他之能力都快驾驭不住,到了不得不释放之时。

    小空间内聚集如此强大的力量,再聚集下去可就要爆了。

    此等力量,一旦爆开,足能将身处中心的他粉身碎骨。

    “蔡国技击营的老鼠,在我盖列的斩空波下颤抖吧。”

    他大喝一声,在东门廷惊骇欲死的目光中,将剑斜着朝东门廷等几人一指,却在出剑瞬间,斜斜劈向了不远处得东门廷命令欲逃离的技击营武士。

    东门廷急松了口气,也不看此剑结果,足下爆出大力,拔身就走。

    他身周几位武士,也顾不上其他,随他而去,转瞬间消失在埠口。

    另一个方向,汇集的力量在即将爆开之时,王越引剑一劈,开出了一个释放之口,就以他此剑挥出的剑风为前导,聚起的大力如决堤的河流般冲刷了出去。

    “轰!”犹如滚雷的声音中,四位技击营中位武士好像被时过四百公里的高铁动车撞上,高抛横飞而起,还在半空身体被波中无数细密的小波震动切割化为齑粉,这道无形斩空之波因而蒙上了一层血色,在击杀了四位武士之后,直向前继续冲击了十数丈,将泊于溧水河边一条小舟撕成粉碎后才徐徐消散。

    再回看此埠口,却是被其生生开出了一道长达数十丈的小沟。

    自王越脚下启始,直至于小河边。

    也亏得他与东门廷开战前喊了一声,开战后围观者也不敢在周围,这一剑倒是没波及什么旁人。

    “呼!”王越徐徐呼出口气,此等极限催运体内力量,对身体却是负担颇大,对体力消耗同样无比巨大,只这一剑劈出,感觉竟比之前纵横挪移与技击营武士搏杀了那般久还来得累。

    之前的搏杀,就好比常人的走路,这一剑却是百米极限跑。

    行路走个几千米是小意思,但百米极限跑,却是来不得多少下。

    稍稍调息吐纳,王越感到身体渐渐恢复了些力气,再环视左右,收到的却尽是敬畏的目光。

    一些游历武士满眼还不敢相信,此等动静,竟是被人一剑劈出来的。

    传说中那些强大的巫师和祭祀,可施展出能攻城、破军的神通法术,也不过如此吧。

    王越心底由衷感到一阵喜悦,当然不是由那些敬畏的目光,却是为自己武道的更进一步。

    今日这吸纳了淮伯神庙诸般武士秘术灵机一闪间领悟出的斩空波却是个开始。

    他完全可以由此原理,开出更多绝学来,并且有更加完善、更加灵活的运用,甚至无须深思,他脑中就已有了几种可行之法。

    “公子真乃神人也。”

    回到船上,昭穿忍不住过来赞叹道。

    此等年纪,就有如此力量、如此智慧,当真是恐怖啊。

    “神人?”听着他的话,王越摇了摇头。

    这等能力,或许已于上位武士之上,但离淮伯可差的远呢。

    甚至比自身全盛之时,都有着不可逾越的距离。

    他想了想,对昭穿道:“今日之后,吕里当无人不知陈国昭氏派来了一位近乎阶武士来辅助大人主淮上事,不久后,更多有心之人都会知道,我们此去上庸,也当寻机叫盖列之名彻底响彻淮上。”

    昭穿连连点头,接下来船只就开始起行,顺溧水而下淮水。

    船只顺水而下,行程却是极快。

    一个下午,就自吕里而至淮阴,傍晚时就进入到淮水,再由淮水水路往东南、又稍稍转向北,最后直往东直下,经四日就过了景国南方的陶国、东方的仇国和姜国,终于进入到庸国境内。

    第五日中午时分,船只入庸国不久。

    王越与昭穿立于船头,观看淮水两岸景物,听昭穿介绍淮上及庸国种种风土人情,又不时聊起许多此世古代历史与掌故,他忽的感觉风向突变,由东南风化为东北风。

    正感受间,就有船过来,急忙与昭穿行礼道:“大人,天象有些不对,好像有巨风要来了,船只不能再继续往上庸去,必须寻一可靠处靠岸躲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