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三章 飞剑
    就在石元惊呼声中,王越足尖一点,已自船头跃起,更精妙的将自身法力转化为“剑风”,冲击着身后的空气,火箭般推动自身身体横空十丈,直往离船最近的一位技击营武士杀过去。`

    “大人,你想做什么?”

    技击营武士就好像个普通国野之人,看到一位满怀敌意的武士走来,脸上满是惊异的说着,但身手却是不慢,已然将放置在一旁藏着的武器拿捏住,随时就待反抗。

    在他周围不远的技击营武士,更是无须招呼,各自以他为中心靠了过来,随时准备协同作战,更远的地方,两位入得上位的武士更是不慢,足下冲的地面爆起一团,借着反冲之力高朝王越的目标武士靠近。

    王越此番动作,就好像捅了个马蜂窝,将此地所有技击营武士都激了起来。

    “轰!”

    王越在身前释放一道剑风冲击空气,制造反向冲击,轻易间将前冲的身形按下,却又陡然侧身释放力量,冲击带动身体以诡异的姿态凌空转向,直射旁侧一位来援的技击营武士。

    技击营武士面带凝重之色,不管不顾,猛的拔出剑刃朝前迎上。

    心知来人过于厉害,他甚至顾不得身体是否能承受,极限转化运行着体内之气爆出剑。

    这一剑无论力量和度,绝不输任何一位上位武士一击。`

    他不求伤敌,只求能够稍稍阻挡,将敌人拖上一拖。

    这样,自有一旁同伴围过来,与他一道将此大敌围杀。

    王越看他一番举动,顿知蔡国技击营的武士比起申国尹地那群同行厉害太多。

    但他怡然不惧,借着剑风推力,身剑合一,叫剑刃在半空刺出一道闪电。

    眼看着剑刃要与其迎上碰撞,他的身形骤然一个高转折。竟是让过了对方一击,身体打着旋自他身旁掠过,掌中青铜剑随他旋转拉出一道圆形弧光,恰恰将技击营武士腰间圈于其中。

    两人身形一触及分。技击营武士还在原位,王越无声无息出现在他身后。

    “北风,北风。”技击营武士口中喃喃两句,腰腹仿佛凭空多出一道血线,随即整个人软倒在地。一时间倒也未死,却是失去了战斗力,只能等死了。

    王越看也不看,反手全力催动气劲转换,朝着身后切出一道强力剑风。

    本是无形的剑风,因凝聚了过强的力量,在空中激荡出一道透明的波纹,越过他掌中剑刃,切出了一个直径四五丈的扇面,波及范围内埠口一处街道交叉之处。`

    撕拉一声怪响。

    波纹所过之处。几棵树木被切断倒伏,一栋房屋的两根木柱断裂,墙壁都被撕开一道大口。

    一位技击营武士淬不及防,仓促拔剑试图格挡,气劲聚集不足之下,被波纹扫过,剑刃被切作两段,接着身分离的往地面一头栽倒。

    “北风。”其余技击营武士惊声道。

    北风武士白河,剑术卓,曾于北方随国杀随国公子。却能在随国倾国围剿之下全身而退,在整个蔡国都极为有名,技击营武士如何不识得他的招牌绝技剑风、还有灵动诡异、变化万方却又快如闪电的身法?

    就在他们惊声中,王越弹身而起。横空前移盘旋斩切,掀起了一阵剑刃风暴。

    “白河寒秋。”

    所有周围技击营武士惊骇的各自拔出长剑开始格挡来自四面八方的无形切割。

    远处,东门廷眼看那一片三位技击营武士被卷入风暴中心,心中急叫不好,再顾不得其他,翻手就自腰间掣出一柄小剑。全身气力一激,叫小剑刹那间划破百步,直击半空中的往越。

    这一剑,东门廷凝聚周身大力,数以吨的力量以某种奇妙方式尽凝于一剑之上,激小剑旋转钻动着射出,威势已极,竟叫王越心底生出一种要被现代反器材步枪击杀的感觉。

    “刷!”盘旋的身体一个翻转,于半空骤然沉降,让开了小剑。

    小剑击打在后方的房屋墙壁上,好像一枚出膛的实心炮弹般轻易间穿透墙壁,以及墙壁后方的一切,将石屋轰出两个大洞。

    石屋都如此,若是击在人身上,怕是能将整个人粉碎。

    东门廷一剑既出,却不停手,翻手一剑接着一剑。

    “轰!”“轰!”“轰!”七柄飞剑划空,催出雷鸣雷鸣般的音爆。

    其中六柄小剑,都携着惊人的预判,或封于前、或阻于后、或击落地点、或击旁侧,将王越移动范围封杀圈定在小范围内,最后一柄却直插封锁圈的中心。

    此等飞剑之术,委实惊人,无论其威力还是运用之精妙,叫王越单靠着剑风都应付不过来。

    “蓬!”他高移动的身形骤然一停。

    “击中了?”技击营武士兴奋道。

    东门廷脸上冷笑,他追踪、智略远不及易先生,剑术也是寻常,却唯独此只有十数击之力的飞剑术,甚至得到过阶武士的称道,死于他飞剑术下的上位武士可不在少数。

    但他面上的冷笑凝住了,猛的睁大了眼,不敢置信的看着王越。

    被堪比出膛炮弹小飞剑击中的王越,竟只是摇晃了一下就站住了。

    “这怎么可能?”

    然而王越已再次起攻势,身形借剑风不同角度的推动,时而在地上掠动,忽得又升起半空,才是直线前行,转瞬已偏至一旁,甚至正着身体后退。

    其身形挪移快若雷霆、诡若鬼魅,全无半点规律和征兆可言,叫人看的眼花缭乱,不知该如何应对。

    不时他就突至一位相对落单武士身边。

    落单武士挥剑迎击,但剑才一出,就现他已射至一位援他的武士身旁,旋身一切,就带起一颗好大头颅,还不待他惊讶,王越的身形竟又倒卷了回来。

    趁着他剑已挥出无力收回的档口,乘隙而入,抬手就将他胸口切开。

    “刷!刷!刷!”

    王越足尖一点,冲天而起,让过三柄自各个不同方向斩杀过来的剑刃。

    下方三位技击营武士正待他落地,好从容将他斩杀。

    他却挥起一道剑风,推动身体横空而走,斜斜落在一处房舍顶端。

    稍稍借力,就如人剑合一,直射之前向他射飞剑的东门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