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二章 盖列
    吕里城邑外,溧水埠口。

    陈使昭穿连同手下数十人,在二十余位吕里武士护卫之下到达埠口。

    不远处,一艘长达十丈可乘七八十人的大船早已停靠在岸。

    “昭穿大人,几日不见,别来无恙忽?”

    才至船边,昭穿就疑惑的左右看,忽听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往一旁看去,看见的却是一位身姿、仪表皆是不凡的中年人按剑于船前。

    “昭穿大人,任何疑问,还请大人上船再说。”中年人微微一个拱手,用熟悉的声音对他道。

    昭穿想了想,再没说话,谢过准备返回的吕里护送武士,一行人就上得大船。

    上船后,昭穿屏弃左右,问:“蛇余公子,你缘何作如此打扮”

    中年苦笑道:“非是我想这般,实是不得不如此,今日我不但换了形貌,还以秘法换了个人根本气息。”

    顿了顿,他解释道:“前日里淮伯神庙估计是想给蔡国一个交代,就聚了十乘兵车来攻我溧南庄园,为我所败而全军覆没,却不想至于最后,淮伯竟是亲身降临,借着一位上曲祭司,与我做了一场。”

    “什么,竟有此等事,那后来呢?”昭穿惊呼道。

    “我侥幸得胜,将这位上曲祭司斩杀,又放言淮伯若一意与本公子为敌,日后当放下身段,避开淮曲祭司以及淮伯,杀尽淮伯神庙一切武士、祭司,并竭力策动淮上一切反神庙势力去对付他。”

    “淮伯忌惮之下就作了退让,与我达成了和解。”

    “此次蔡陈争霸,神庙将不再涉入任何一方。”

    昭穿深深凝视着王越,半晌没有说话。

    以他之智慧,如何听不明白王越此行中蕴藏的风险,难怪改头换面还连自身气息都换了。

    淮伯与王越的和解,只是忌惮他。

    但今日乘船去往上庸,一路水域却尽是淮伯神域所在。

    也就是说。此行于王越而言,实是给了淮伯一个不再忌惮他的机会。

    然而,王越为了他的安危还是来了。

    想着这些,以及王越带来的消息。最终昭穿只是郑重一礼:“公子于陈国、于昭穿之援手,昭穿纵是米分身,也要为公子争取足够回报。”

    “大人快快请起。”王越连忙将他扶起,道:“这些话就不消说了,此次我变幻形貌气息随大人前往上庸。却还别有一番好处。”

    “别有好处?公子请说。”

    王越笑道:“此次上庸之行,我当以陈国昭氏派来协助大人淮上事务的顶级上位武士盖列之身份出场。”

    “盖列?我昭氏似无此武士?”昭穿疑惑道,随即恍然:“公子的意思,我明白了。”

    “公子冒我昭氏派来淮上之武士,虽只是一位上位武士,但这却可叫淮上之人知晓一事,那就是哪怕我陈国内乱,依然关注着淮上局势。”

    “如是,原本摇摆不定观望者,必不敢轻易投往蔡国一方。甚至倾向蔡国者,也须考量过早选择是否正确,更能增站于我陈国一方者的信心。”

    王越点头道,正待继续说话,却忽的朝埠口方向看去,眼中瞳孔在法力作用下变幻着形状,化成一双鹰眼,射出一道精光,将整个埠口内外及沿河船只所有尽收入眼中。

    “大人,蔡国技击营的人来了。”

    “蔡国技击营?”昭穿疑惑往岸上看去。但见岸上埠口一如往常,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

    王越指着一位作鱼贩打扮着道:“天下间鱼贩都为国野平民,虽捕鱼却是拿来卖钱以作生计,平日里有口饱饭就算不错。并不能时常食肉,其必瘦弱且面黄,能像他这般壮硕且满面红光的却是少见。”

    “再看他站立的姿态,不自然间就显出一股沉稳,这是习武多年下盘生根之相啊。”

    “竟果是如此。”陈使昭穿点头道:“若非公子指出,我却是无从发现。”

    他看着鱼贩身上的鱼篓道:“若没意外。他的武器当放在那个大鱼篓中吧。”

    “大人所言不错。”王越又指着另一位客商打扮者道:“这位客商满脸杀伐气息,满手杀戮与血腥,扮成个盗更合适,哪像个行商之人?”

    “也就是那几位游历武士,因其本色,反倒破绽不多。”

    “大人,这回技击营对大人可真是重视,仅仅现在出场能数的出来者,就有十二人,其中两位武士,都是身手不凡之辈,自气息来辨认当是上位武士。”

    王越与昭穿一番指点之下,原本作各种打扮潜于埠口的技击营武士一个个面色大变。

    他们都是武士中的好手,身手差些的,按各国不同标准都可列入中位、中段。

    从事的又是间作事,经常出入危险中,是以对危险以及外人看过的目光敏感之极,王越的指点和目光又未刻意隐藏,是以骤一看过来,他们就已惊觉。

    起初,他们还不以为意,等到发现王越所指对象,尽是技击营同营武士时,那就是惊骇异常了。

    “大人,我们被发现了,昭穿身旁有一位中年武士,竟将我们所有人全都指了才出来,现在我们怎么办?要转为强攻吗?”石元满目惊骇道。

    东门廷面色凝重,道:“本大人道昭穿缘何竟此时方出发前往庸国,原来是在等这样一位好手。”

    他想了想:“其既是有了准备,护卫昭穿过来的吕里武士也未走远,强攻无益。”

    “我们暂且退下,吕里到上庸,一路足足有数日水路,我们只管跟在其后,找个夜里寻机偷袭就是,甚至每至一城邑,还可自其中补充更多的人手。”

    “如此人员更足,又是偷袭,哪怕他有位高手在侧,也当将其一并袭杀。”

    “诺。”石元随即领命而去。

    东门廷命令一达,埠口各处作各种打扮汇集而来的技击营武士就待退去。

    但这时,王越站在船头却高声喝道,猪龙气音波震动四方:“蔡国技击营来此埠口欲袭杀我大陈昭穿大人,缘何来而复返?难道是见到我盖列怕了么?”

    王越此言一出,埠口处无论是往来客商,又或舟船主人,以及游历武士,无不被惊动,将目光看向他所在的船头,又放眼四下打量,想看看所谓蔡国技击营的人在哪?

    “大人。”石元低声对东门廷探寻的喊了声。

    “无事,继续退去,我技击营中人,又不需要什么好大的名声。”东门廷毫不犹豫回道。

    “可是这传出去岂不是叫淮上之人道我蔡国怕了陈国?”

    东门廷冷笑道:“我们又未现身,陈国人在这里瞎嚷嚷给谁听呢?”

    “大人,陈国那位武士往岸上杀过来了。”石元忽的惊呼道:“他的身手,有些像北风大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