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章 换地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吕里大夫也自知此士气从何而来。

    王越此等分配制度,又是真切的落实,必使得麾下武士、武卒,乃至普通国野之人,人人好战且肯用命,只是天下哪有此多土地可以分配?

    这就只能靠着不断战胜,自敌人手中去夺取去兼并土地。

    此法,唯有强烈扩张意愿,有扩张之力可以行之。

    吕里大夫想着自家领地,数百年间依旧是两邑之地,就知此非自己可行,天下间多数大夫也是不可行之,倒是与蛮夷有交界者,或可以为之,以此法既养强军,又能开拓边地。

    “吕里大人。”一番激励、嘉奖,又与无当军士和民兵作了安排,王越这才过来,与吕里大夫见礼,他躬身一礼道:“今日蛇余王越多谢大人来援。”

    吕里大夫摇了摇头,还了一礼,笑道:“可惜老夫却是来晚了,想救援都是没得机会了,倒是见得公子短短时日间调…教出的此等强军,公子之手段,真是令老夫叹为观止啊。”

    王越却道:“不论是否有救援的事实,大人来了,这就说明大夫有救援之心,此心当得蛇余王越感激。”

    吕里大夫面露惭愧道:“本就受公子大恩,今日之事,实是老夫失察了。”

    “此事哪能怪罪吕里大人。”王越笑道:“实是淮伯神庙太过肆无忌惮,身为客人,在主人的家中,竟敢妄动刀兵,委实是未将大人放在眼中。”

    吕里大夫道:“不错,确实是淮伯神庙太过可恶,只是不知公子因何与淮伯神庙结怨?今日与之一场大战,公子虽是胜出。却是与淮伯恩怨越结越深了。”

    王越想了想,拿出淮伯徽章道,道:“我也不想与淮伯结怨,甚至在之前还于神庙有些功。所以得了一枚此等徽章,只是前几日在淮阴神庙,恰恰听闻了淮伯准备重回蔡盟一事。”

    “当时又不巧正面撞上了蔡使槐里吉,也亏得我随机应变了番,不然就要成为淮伯神庙重回蔡盟大局下的牺牲品了。”

    听着淮伯欲重回蔡盟。吕里大夫面上骤然变得无比凝重。

    淮伯神庙在淮上可不是个小势力,影响力更是巨大。

    却听王跃继续道:“当时我借着机变逃出,但临走时以淮伯之力,在神庙中杀了蔡使槐里吉,给淮伯身上栽了个脏,叫其重回蔡盟一事平增了些变数,是故淮伯震怒。”

    “不过两日之间,就欲灭我溧南庄园根基来报复,如此方有今日之事。”

    “蛇余公子,你。你真是。”听得王越将个中变故娓娓道来,吕里大夫都不知该如何说他,面上的惊叹之意以他之城府自控都是收不住。

    王越竟在那等危局之下,还可在淮阴神庙中杀得蔡使槐里吉,此等武力、胆略、才智委实叫人心惊。

    他接连几句欲言又止,又问:“那公子之后可有什么打算?淮伯神庙可不好对付。”

    王越摆了摆手:“淮伯神庙已是无妨,今日之战,至于最后,淮伯亲身降临,借上曲祭司与我较量了一场。不能胜我,就与我作了个约定,其神庙在吕里的产业,尽归于我名下以为赔罪。”

    “神庙重归蔡盟之事。也当从长计议,蔡陈再起的争霸,它再不掺和。”

    “嘶!”原本听着王越在淮伯神庙杀得蔡使槐里吉,吕里大夫只是惊叹,这时再知道他竟能直面神临,还能战而胜之。叫淮伯都为之退却,这就不止是惊叹,而是惊悚了。

    身为淮上之人,谁不知淮伯存于此已经数千年,其神威赫赫,更有庞大势力。

    其一位上曲祭司,哪怕是国君都会给三分薄面,蛇余公子王越,如何竟能做到此等事情?

    “吕里大人,王越在此有个不情之请。”

    吕里大夫许久才将面上平复,心下依旧是惊涛骇浪不止,便道:“公子请说。”

    “淮伯神庙于吕里的产业,我想与大人一同来处置。”王越想了想,徐徐与吕里大夫说道。“其商铺之类,尽归大人所有。”

    “这怎么使得?”吕里大夫连连推却:“有道是无功不受禄,老夫今日什么都没做,怎可受此大礼,公子可能不知,神庙于吕里、临川两邑的各类商铺价值可不是个小数目啊。”

    “大人无须推却。”王越摆了摆手,道:“我在淮上,也不过是暂住,并不会长久停留,这些产业,也自无心去经营什么,还不如送与大夫呢。”

    “王越只求大人一事,就是想与大夫将神庙在吕里、临川两地的庄园、庄户来个置换,也就是说,神庙的那些产业,尽归大人,大人只须将周围等同的产业,不,哪怕打个八折、七折置换于我就可。”

    “这样我的产业就可连成一片,便于管理。。”

    王越无比诚恳继续道:“有些话,我在此也向大夫言明,这样也可少些芥蒂。”

    “我是蛇余家最后的希望,又自认为有几分才能,此生当以家族世代所求的复国为目标,淮上非是我蛇余国立国之地,在此只是有一地落脚,可以积聚实力罢了。”

    “昭穿大夫就曾应我,此蔡陈争霸再起,王越若能为陈国立下足够功勋,日后以一大夫领封就,若到了那一日,我自当携愿追随者去往自家领地。”

    “至于临川邑这些庄园田产领地,就权当暂借于大夫,到时都会交还于吕里家。”说道这里,王越与吕里大夫深深一礼:“王越之心,还请大夫成全,今日之恩,来日当以倍还。”

    吕里大夫深吸了一口气,又看了看一旁随身武士横川,抬手急忙将王越扶住:“公子快快请起,公子与我吕里家,本就是有着大恩,此等置换。又是老夫占了便宜,淮伯神庙在吕里所营之地,可都是上田啊,非是此地田产可比。如何还须公子请求,更说出些这等话?”

    “公子之信义,老夫是深信的。”他想了想道:“公子的产业,就是公子之产业,老夫不会图之半分。公子也切莫说些暂借之语,来日哪怕公子能为一地大夫,乃至复国,这些产业留着也是有用的。”

    “拿出来安置庶子、或留作家族后路都可啊。”

    “王越,多谢大人成全。”王越再行一礼,然后道:“大夫远来助我,却一直在此说话,连份茶水都无,这实是王越失礼,不如随王越于庄园一行。叫我略进地主之谊?”

    吕里大夫笑道:“无须如此,此是应当做的。”

    “再说,今日我携数十兵车前来,如此数千人,公子怎么好招待,而且龙巢湖水寇虎视眈眈,老夫却是不可半分松懈,还须警惕啊。”

    两人接着商谈了一番置地换地事宜,不久后赵午、养由正以及上曲乐言都过来,一起加入商议。因过几日王越还有事,须得陪昭穿去往上庸,就介绍赵午与吕里大夫认识。

    到时候,无论是神庙产业交接。还是地皮、庄户的置换,都是得由他去落实的。

    一番商议之后,吕里大夫徐徐回军,王越也带着无当军士,随军作战的民兵,以及逃跑时被吕里大夫带来的兵车挡住去路终为无当军所擒的神庙武士、武卒。开始打扫战场。

    收集战场遗落兵器、死者身上甲具武器,又将所有神庙军死去的武士、武卒的尸体就地寻了一处挖坑掩埋,完成这些后,王越也作回军。

    无当军士和民兵的回军,引的所有庄户、甚至庄园周围其他庄园、村邑的庄户,都过来围观,稍后就知这是溧南庄园击败了淮伯神庙,都是惊叹敬畏不以。

    这于无当军士以及整个溧南庄园的成员而言,则又是一种无形的荣耀,间接加强了凝聚力。

    稍后,王越对神庙军被俘的武士、武卒进行了安置。

    所有被俘武卒,并不侮辱,当为庄奴三年,平日里参与庄园劳作,战时配合无当军作战,此等种种,仅给予其基本的吃喝,及极为微薄的薪酬。

    若是其作战杀敌有功,则可免去庄奴身份,转为普通庄户,又或直接吸纳为正兵。

    因神庙在吕里产业,已尽归于王越,所以为庄奴的不止是他们个人,往后其妻子儿女等家室,也会被吕里大夫着人送过来。

    这是给予他们希望的转化之道。

    被俘的武士有九人,因其是特殊人才,处置比被俘武卒好的多,但来犯溧南庄园,也不轻饶,王越将其编入无当军士编外武士突击队,实是军奴身份,来日也当迁其家属前来溧南以为质,使其为庄园效力。

    再若作战杀敌有功,就可去军奴身份,吸纳入无当军或扩编的其他军营之中,享受正规待遇。

    接下来又是统计损失和缴获。

    此战因进行的太快,无当军士对神庙军势如破竹,往后是追杀溃军,除了有几个军士扭伤了脚,还有被自己人不小心伤到的外,另有几个民兵追的太快,脱离大队,被逼急了的武士斩杀。

    然后就是许多标枪在使用后,有些损坏,须重新加工修复。

    总的说来,损失实在是不大,但大胜之下,潜藏和暴露的种种问题却是需要总结。

    至于缴获,也因完胜而十分丰厚,神庙军因其实力、势力、财力,其装备较之地方大夫领主之局精良许多,这些装备尽落王越之手,其中甲具、戈、矛、盾都须一番改制才可用。

    倒是一百把弓是意外之喜,神庙军也有射手队,只是满怀信心而来,奈何又败的太快,其后阵的射手队还没来得急发挥,就成了溃军,其后连人带武器,都成了无当军的战利品。

    有了这一百把弓、又有原本的射手,王越就也可于无当营外建一射手队。

    这些射手,来日随军作战,若能立功,直接就可转为正兵。

    除却这些,再有就是兵车、辎重车共计二十余辆,马匹六十匹,以及一些无甚大价值的军粮辎重。

    若将淮伯神庙在淮上的产业、钱粮也放入其中,此战之收获,却还远在当日破黑胡之上。

    其后,王越又与参战民兵予以奖励。

    民兵因是辅兵,非为正兵,待遇也自不能与正兵军士等,只给了他们些许钱粮之赏,个别作战特别英勇的,王越着人一一记下,来日若是军队扩编,这些人当是首选。

    这却是必然,只等接收了神庙诸多产业,他就能够蓄养更多军士,军队也必须扩编。

    等到将这些处理完,时间不觉就至正午。

    王越原本回来,几天后就要随陈使昭穿去往上庸,各类事情都要安排好,诸般商品的制作也须由他亲自动手,才能整理出工序,叫工匠学习掌握,方便日后生产。

    种种事情本就是多,如今再加上这场大胜,还要接收神庙吕里的产业,事情就更加烦杂。

    王越切身感受到,手下人才实在是不够用,也自此清楚此世各类大小分封非是没有缘由,实是若无更多的政事人才,统治者地盘一大,必是无法将触觉深入到方方面面,还不如分封包干。

    看来教育一事,只等自上庸回来,整合完溧南庄园和周边土地,是必须提上日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