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九章 初成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临川邑往溧南庄园的路上,一只足有数十乘以上的兵车正在疾行,数千人马行走之间,卷起沙尘漫天。`

    “还有多远到溧南庄园?”

    队伍前部中端的一辆兵车上,吕里大夫面上带着焦急,往一旁车左武士问道。

    “大人,再有三四里就到了。”武士恭谨回话,又气愤道:“这回淮伯神庙也太过分了,在大人的领地上,竟连通知一声都没有,就敢聚集十乘以上的兵车,杀去蛇余公子的溧南庄园。”

    “这简直是视大人如无物啊,的确,淮伯神庙或与蛇余公子有仇隙方才如此,但今日他敢如此做,明日与大人有些嫌隙,是否就敢悄无声息带兵对付大人呢?”

    吕里大夫心下一沉,道:“横川,若淮伯神庙对吕里有觊觎之心,本大人想与之没有嫌隙都难。”

    “所以,今日之事,我们绝不可坐视。”武士横川狠声道:“必须叫淮伯神庙一个教训,使他知道此地主人是谁,不然今日这口子一开,其必后患无穷。”

    “原本我们就对淮伯神庙多番退让,如今其如此作为大人都忍了,岂不会更加肆无忌惮。”

    吕里大夫点了点头:“横川你说的不错,今日老夫必须给他个狠狠的教训才可,不仅要遏制住其在我吕里的肆无忌惮,更当上书国君,联同各国国君、大夫,对其进行问责,哪怕不能将他神庙如何,也许刹一刹其在淮上的威风。”

    “可是如今,只希望老夫此时赶至溧南庄园,看到的不是一片废墟啊。`”

    “蛇余公子。于我家诸般大恩,老夫还未及报答,竟在我吕里出事,唉?”

    “蛇余公子。能以十七武士破黑胡,武力智略皆非是凡人,应该会无事吧。”武士横川道。

    吕里大夫点头道:“以蛇余公子之能,老夫也相信他必定无事。”

    “只是这回他面临的乃是神庙之军,神庙军中祭司法术极强。武士又多,堂堂之阵下,靠着收编的那千余并非黑胡精锐的黑胡盗,他如何能应对?此役或许伤不了他,但他的溧南庄园,怕是保不住了。”

    “也罢,老夫本就是欠他,这次又是我之过失……”

    “大人,前方抓到一个淮伯神庙军的逃兵,后面好像有大队人马在追杀他们。”一个武士飞快自前列跑了过来。朝吕里大夫汇报道。

    “神庙军的逃兵?”吕里大夫瞪大了眼睛:“难道神庙军竟被蛇余公子击败了,这如何可能?你去,去问明情况,若真是神庙军大败,就与蛇余公子去沟通一二,协他擒杀剩余溃兵,以免其流窜吕里。”

    “诺!”武士领命而去,车队又往前行了一段,被捉拿的神庙溃兵也渐渐多了起来。

    武士问明情况,又来回禀道:“大人。属下已问明白情况,可以确定,神庙进犯溧南庄园之军,已彻底为蛇余公子击溃。如今溧南庄园的人马,正在后方追杀溃军。”

    “以收编盗寇,段时间内的训练整合,就竟能当面击溃神庙溃军。`”吕里大夫深吸了一口气:“蛇余公子之能,真是深不可测啊。”

    稍后,车队继续往前。他就已经看到无当军追杀溃军的场面,赞叹道:“追杀溃军,还能保持一定阵容,这已经不是一只普通军队了,我吕里一地,也就最精锐的一部能做到此点。”

    无当军见得前方大量兵车,稍稍迟疑,但对付神庙军上千兵车轻胜之下,他们已竖立了对自己以及王越所传阵势的强大信心,竟是怡然不惧,在队的招呼飞快整阵。

    打扫战场协同追敌的民兵,又自后方赶来,将击溃神庙军后战场上的标枪未损坏的捡拾送交到队列之中,无当军士,一一传递到位,一座全新的战阵,很快就作成型。

    此番行为,叫吕里大夫对其评价更高,但他亲随武士横川,眼中却隐隐有些忌惮。

    “前方可是吕里大夫的兵车,蛇余家将无当军士百夫长蛇四有礼了。”整阵之后,蛇四自其中一个百人队中越众而出,远远朝吕里大夫兵车方向行得一礼。

    “大人,这蛇余公子,比起吕里淮伯神庙还要厉害,领地中有此等强势存在,实非好事啊。”亲随武士横川想了想,对吕里大夫道。

    吕里大夫听着若有所思,却没多说什么,只安排武士去与蛇四接洽。

    横川见他虽没回话,但显然已经入心,也不再多说,却忽然惊讶的看着溧南庄园方向。

    “好一位蛇余公子,想不到他的武力已至于如此地步。”

    吕里大夫也随他目光看去,只见远处一个身影,不时自地面斜斜弹射纵跃至四五丈的高空,然后在半空如飞腾般朝前滑翔久久不落,一经落地,则又是一个纵跃。

    如此6地飞腾,其挪移度惊人之极。

    不到几十个呼吸间,来人已经跃至吕里大夫兵车前方落下。

    后方列好战阵的无当军士见他到来,不由齐声欢呼,无数骄傲夹带着崇敬的目光聚于这位将他们自为盗身份解脱出来,给他们希望,给他们以荣耀,带他们胜利的公子。

    不知谁起了头,大喊道:“公子万胜。”

    诸军齐齐大喊:“万胜!万胜!万胜!”

    声音齐整,更携杀势、胜势,此势之胜,就是吕里大夫带来的兵车人马,都不能当,引起一阵慌乱。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到两军之中王越身上。

    王越转头迎着无当军士的目光,抬手微微一压,无当军士声音即落,展现出在无当军士前无比的威望。

    他大声道:“今日,本公子以无当军为耀。”

    无当军士,但听此言,无不昂头挺胸,但王越却话锋一转:“但诸军士,且不要骄傲自满,因为今日我们击败的,不过是一只连战场都未见过的弱军弱旅。”

    “在日后,诸军士当随本公子重复蛇余国,征战列国疆场,还会遇到无数比他们更强的敌人,本公子都将带领无当军士一一将他们击败战胜。”

    “大声告诉我?有没有这个信心。”

    “有!”“有!”“有!”

    听着齐声高呼,王越目光扫向所有无当军士,心知有此一战,无当军才算成型,真正有了一丝无当气势,他大手一挥:“本公子言既出,行必践,赏罚分明,今日之战,乃二三子用命而得胜,当得厚赏,就依之前本公子定下的规矩执行。”

    他大声道:“败灭兵车十乘千人之师,无当军当得千亩良田之赏。”

    “溧南庄园千亩良田,自即日起转为无当军田,无当军田无须军士打理,每年经营的两成收成之粮转为钱,按无当军士在军中职阶比重作分配,归于诸军士所有。”

    “此钱非是军士月例俸禄,来日退伍离开军队时也可享有。”

    “若其人战死、老死,父死子继,无子则可指定亲继。”

    王越迎着无数灼热的目光,继续道:“本公子说过,无当军士所有人都是军士,不是普通的武卒,今后还请诸君努力训练,随本公子征战,来日蛇余国复国时,本公子希望,我无当军士中每位军士,哪怕最普通的一员,除却军俸月例外,每年收益都不比其他任何大夫领的武士差。”

    “到那时,诸位就是本公子的大夫、武士。”

    王越话音才落,所有无当军士,一个个目光火热,带着无比激动,敲击着盾牌,以最大的声音来回应:“愿为公子效死,愿为公子效死。”

    何止是无当军士,即便是吕里家的武士、武卒,看着他们都是羡慕,王越这位主家,对麾下真是大方啊,他们见识低,想的也不过是如此,但吕里大夫却看的更加长远。

    “初建之军,军容士气,就强盛至此,隐隐有二十年前昭襄子麾下强军风貌,日后那还了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