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七章 神临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啊!”“啊!”“啊!”武士戎长的吩咐才出口,神庙军的前几列就接连不知多少声惨叫,就是他身旁,都有一位武卒被标枪插入胸膛,然后被余力带着往后躺倒在地。就爱上网。。

    在更远处,他甚至看到一位平日里比较要好的武士,极不好运的被几柄标枪插穿。

    “怎么会这样?”

    战场之上,哪容得人多想,武士戎长还未反应过来,无当军第一列第二轮标枪攻势已经发起,又是一轮一百五十柄标枪自二十步外投射而来。

    这次武士戎长就不那么好运,竟被三柄自不同方向投来的标枪盯上了,换做平时,他还可以躲避,但此时身处阵列之中,左右和后面都是密集的人,他能往哪里躲?

    只得挥出了短剑,竭力试图进行格挡。

    “裆!裆!”他武艺高强,剑术不凡,接连格开两柄标枪,叫其改变方向,插向旁边的武卒,但第三柄却是再无力气阻挡,就被这把标枪插入了身体。

    临死前,他还在想,我是堂堂武士,对付武卒能够以一当十,怎会被普通武卒这样简单杀死?

    另外一位神庙武士就比他聪明的多,面对躲无可躲,估计也不能尽数格挡的标枪,他爆发了全身的气劲,猛力往旁侧一挤,直将周围七八位武卒冲的东倒西歪,终于躲开了标枪。

    但三百柄标枪,只是刚刚开始。无当军士第一列武卒将随身两把标枪尽投射出去后,已然向左右疏散,顺着六个百人队横列之间的间隙。散入其中,第二列武卒的重标枪雨又作开始。然后又是第三列武卒。

    就这般短时间内,无当军三列武卒朝神庙军的密集阵列在二十步内倾泻了九百柄轻重标枪,起码将神庙军大半武士、武卒送归了淮伯的怀抱,若淮伯拥有传说中的神国,他们有部分就是去了神国,但王越在此世没听说过神国这回事,所以想来是死了个干净。

    “怎么会这样?”与槐里吉会谈那位上曲祭司喃喃道,满眼不敢相信。哪怕是上曲乐言,看着这场景都有些懵,不知所措,他们都如此,神庙军的武士、武卒就更不消说。

    很多人,尤其是其后阵,甚至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啊!”标枪尽出,无当军剑盾之阵已如墙而进,轻易挤压神庙军已不成型的队列,然后用短剑将被挤压者杀死。

    神庙军中个别勇武的执剑之士想要反抗。但前方的敌人身体几乎被大盾挡住,以至于他根本无法伤敌,稍稍一个犹豫。大盾就挤过来,压的他连出剑的空间都没有,只得后退,但后面又有人,退无可退之间,盾墙稍稍偏斜,一柄短剑顺势刺出,就将他性命了了账。

    一些人勉强躲开了盾墙中透出的短剑,用力抵挡住盾墙的挤压。但无当军第四列的长矛手又开始发挥,将长矛搭在前方大盾上。不住朝前刺杀,轻易将他们的希望碾碎。

    原本就在队前的蛇纹武士们。更是展开了自己精妙的杀人手段,挥舞着青铜剑突入了神庙军中大肆砍杀,制造死亡和混乱的同时,朝着未被标枪击杀的神庙武士逼近,将他们一一斩杀。

    王越和赵午、养由正两人,则已盯上了两位上曲祭司和其身边的几位武士。

    “败了,败了。”神庙军剩余的武士、武卒终于醒悟过来,大声叫喊着,开始仓皇逃窜。

    这一下兵败如山倒,神庙军武士、武卒再无战心,丢盔卸甲,抛却手中武器就开始逃跑,少数未跑还准备挣扎一下的执剑之士和武卒,身边没了同伴,转瞬间就被无当军淹没,一个浪花都掀不起。

    王越见此运起猪龙气大喝道:“所有无当军士听令,追击时不可散乱阵型,当徐徐而进,慢慢跟在他们后方就可,遇反抗者杀,遇投降者,交给后方打扫战场的民兵。”

    上曲祭司听着他的命令,心下一黯,王越这种追法,是要将神庙军一网成擒啊。

    他虽然不甚知兵,但也知道,普通武卒逃命时狼奔鼠窜的全力奔跑是绝对跑不了多远的,他们很快就会力竭,王越的军士却可缓缓而上,不费多大力气,就将他们擒拿或击杀。

    能逃出去的,恐怕只有少数武士。

    毫无疑问,这一场神庙军对蛇余公子王越溧南庄园的行动,以神庙军大败亏输而落幕,甚至连给王越的武卒造成点损伤都没能。

    至于原本来时以为蛇余王越一介亡国公子,虽自身武力高强,但周围高端力量不足,有两位上曲祭司就可以应对的想法,他是想都不敢想了。

    王越本身实力并非浪得虚名,当日竟能杀得蔡国得蔡王赐号的北风武士白河,更据其说还杀过其他天神麾下堪比上曲之祭司,这本身就是难应付,但他身边竟还有两位武士,身手明显也是不凡。

    如此实力,可真是远远超出神庙预估了。

    眼看着王越三人逼近,祭司身旁一位武士大喝一声,朝赵午冲了过去。

    赵午看也不看,身形骤然消失,轻描淡写的挥出一剑,再现身时已在其身后,神庙武士的头颅高高飞起,无头的尸体轰然扑倒在地。

    眼见赵午出手,养由正难得表现机会,也是不甘示弱,他身形骤然加快,赫然挥出了十步连斩,结合着气刃斩的手法,转瞬间接连斩出十三道气刃,铺天盖地朝神庙武士袭去。

    两位上曲祭司身旁的神庙武士也不是弱者,各自得传了神庙的秘术,但毕竟不入上位,勉强格挡了两下气刃,就被其余气刃切作了七八段。

    “何如?”王越对上曲乐言道:“两位上曲祭司不妨再请得淮伯神力,看本公子杀不杀得了二位。不过这样,我与淮伯神庙,就是不死不休了。自今日起本公子当尽一切力量,不择一切手段。”

    “蛇余公子你想怎样?”另一位上曲祭司问道。

    王越负着双手。看了看天空:“本公子想怎样?在开战前就已经说了。”

    “今日之后,整个吕里邑再无吕里淮伯神庙,但兵战凶威,为避免无谓的死伤,所以两位祭司还是自己将吕里邑淮伯神庙的诸般产业交出来的好。”

    “不然,淮伯神庙,只是现在,就要少却两位上曲祭司了。我相信神庙培养两位上曲祭司也不容易。”

    “王越。”上曲祭司大喝道。

    他正欲说话,王越笑着打断:“此处没有你说话的份,你不过是淮伯的一条狗,在此狂吠什么。”

    “你上一次狂吠,叫我自淮阴神庙被迫离开,导致的结果就是后来乃至今日之事,此时再次狺狺狂吠,又想叫淮伯神庙损失什么呢?”

    “本公子,可不是在与你说话。”

    这时,王越又看了看远方。又道:“淮伯神庙在淮上的势力可真是大呢,今日两位带兵车前来攻溧南庄园,不知是否知会过此地的主人吕里大夫呢?若是没有知会。这可是不对的。”

    “此等事情,你们想必做过不少?你们想过领地的主人们是如何想的吗,今日你神庙强大,他们自是笑脸陪着,来日一旦势弱,说不得就要墙倒众人推。”

    “甚至不须那时,本公子只须继续趁胜追击,将神庙看似强大,实际上不堪一击的这一层羊皮纸戳破。说不定机会有许多人跃跃欲试了呢。”

    “想想看,你们在淮上的风光。究竟得罪了多少人?”

    王越拿出怀中的徽章:“一枚普通的白银神徽,持有他。哪怕犯了死罪,都可得到赦免,这是神庙之法居于国法之上,神庙更在景国国都淮阴占据了整个东城,如此强势,不要看各国国君暂且容着你们,我若是他们,只会将这些记在心中,只等哪日必有所报呢。”

    “不要再说了,蛇余公子,你哪天不要落在本祭司手里。”

    “啪!”上曲祭司猛的头一偏,好像被扇了一记耳光,接下来的话也自未出口,他大睁着眼睛,瞪着王越,显然从未想过,在这淮上之地,竟还有人敢扇他耳光的。

    哪怕是以什么无形力量打的耳光,不是用手。

    “刚才你已经死过一回了。”王越淡淡道:“只是看在淮伯的面上,就暂且饶了你,若敢再犯,本公子杀尔如杀一条狗。”

    “你想的没错,淮伯身为神,实力强大,淮伯神庙的势力也是堪称强大,你自以为可以依仗,所以如此嚣张,胆敢四处乱咬人,可是你想过淮伯为何会在蔡国这等大国前屈服吗。”

    “你想过昔日东海国祖先祭祀的龙神源主何其强大,现在又在哪吗?”

    “你以为身为淮伯上曲祭司,高高在上,却不过是一只坐在井底的看天的青蛙罢了。”

    “淮伯,我知道,本公子说的话,你都能听到。”王越感受着那股冥冥中的注视,继续道:“有句话叫打蛇不死,必受其害,我蛇余公室,皆是蛇王之性,你敢对本公子动手,最好有把握一击致命。”

    “不然再敢动手,却还叫本公子还活着的话,之前的话,我王越都会叫其一一成为现实,甚至不止于此,来日陈国内乱平息,霸业再举,击败蔡国后,本公子还当亲迎其兵车军临淮上。”

    “到那时,淮上淮伯持续了数千年的祭祀,就要一夕而绝了。”

    上曲祭司的脸上和身上气息急剧变化,无形中就有一道强大的意志追溯着他的意识跨空而来,附近溧水之中,更有一股强大的淮伯之力,似要与这股意志一同落到上曲祭司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