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五章 来犯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蛇余公子。”园子里,养由正一过来,就对王越躬行一礼。

    王越点了点头,摆手道:“无须多礼,养由先生这几日在我溧南庄园,可还过的习惯?”

    “恶名之人,得公子垂怜收留,还得行有随、食有鱼、出有车、享百户出产相应月例钱粮,天下间大夫待上士也不过如此了,养由正哪会不习惯reads;。”

    “只惜见整个庄园处处,都是忙碌,独我却不能对公子有所帮助,我受之有愧啊。”

    “养由先生习惯就好。”王越笑道:“本公子今日前来,实是有一事向先生征询。”

    “公子请说。”养由正拱手道。

    王越就直说:“我乃是蛇余公室之后,是故家中颇有些底蕴,还有秘术,相信这几日养由先生在庄园中见过不少,还有些比较隐秘的就未曾得见。”

    养由正应声说是,这溧南庄园,何止是东西不同,此地庄户对生产之热情,也是他前所未见的。

    王越就继续道:“我可以在此与先生言明,此地乃是我临时之所,未来必然不限于一地,乃当会谋求复国,以先生之能,于我家为士,此时或许有些屈就,但日后前程,远非此时所能见。”

    “我今日征询先生之事,只想问先生一句,可否愿为我蛇余家将。”

    “这。”养由正一听,顿时犹豫,大夫领主家的家将和士,可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通常而言家将可算得上领主家的家族成员。步入了核心,也必可得到更多的信任和资源倾斜,但一入其中。除却主家驱逐,不然无法脱离。否则就是背主不义,为天下人唾弃。

    对此类者,同为武士会排挤不耻,其他大夫家也不愿接纳此等人。

    他们只会道,你原本主家给予你已经够多,我并不能更多,今日你能叛人,来日如何不会叛我?花大力气养一头随时会背叛的白眼狼。谁人都是不愿的。

    若仅仅是士,与领主仅是一般权力与义务之关系,享领主之封邑或俸禄,自有为领主效力之义务,也就仅此而已,若领主不义,或再不能给予士应有的酬劳,士脱离了,天下人也无话可说。

    正因为如此,昔日陈文公落魄之时。那五位士生死相随,与之一同流亡各国,才显得难能可贵。

    “此事非是小事。”王越想了想道:“先生可以多考虑考虑。若是愿意,本公子当不吝蛇余秘术之赐,先生得之,实力必然大增,日后之能力,或能与超阶等同也未可知。”

    “超阶。”养由正呼吸顿时急促:“公子有能叫武士迈步超阶之秘术?”

    “有。”王越点头道:“但是秘术虽有,具体能否达成,还看你自身。”

    “其实此类秘术,天下各大势力。无不是有之,但能真正迈步超阶的上位武士却实在不多。资质、悟性、努力、幸运都不可缺的,而一旦成就。无不是名动一方之辈。”

    这时一旁赵午却道:“为不为家将,有没有秘术,我赵午都早愿为公子效死命,但若能有更大的能力,为公子能做更多的事,这却是更好。”

    养由正想了一番,与王越恭谨行了一个大礼,道:“我之所求,乃是恢复先祖之荣耀,若能得公子之秘术,成为超阶武士,此愿当可以达成,养由正感谢公子给予机会。”

    王越微微颔首:“既是如此,我便传你们秘术。”

    说着,他以自身法力,凝聚出了两枚漆黑如墨的符文,对他们道:“此等秘术,不立文字,不以口传,乃是心印神传,你们且蹲下,放开自身气力,本公子当为尔行灌顶之法。”

    “诺!”赵午和养由正各自蹲下。

    王越将符文按在他们头顶百会,只在一瞬间,他们就觉顶上一股力量,顺着身体正中而下,直落身中reads;。

    王越又道:“且将你们气力与之融汇,心神感知也集于其中。”

    两人遵照执行,气力、心神与符文一触,立时感觉自身气力都是一变,并且此种变化还在向周身扩散。

    他们都是能将自身气力驾驭自如,并且以之延伸出了各类剑技的上位武士,对自身掌控极为惊人,这时新力一成,他们稍稍体会,就知新生的陌生气力,比之原本的气力更好驾驭,更有一种如指臂使之感。

    这其实就是神气合一之妙了。

    随即,一种莫名的感受,顺着力量直接出现在心中。

    赵午想了想,感觉自己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可是却又说不上来。

    养由正也是同类感受。

    但他们都知道,自己已习得了一门不可言说的秘术,甚至无须刻意去学,这秘术已烙入了他们的本能,自己修习起来,就和举手抬足、吃饭喝水般简单。

    看着他们的表情,又借着那枚与他们气力融合的符文感受了他们体内状况以及对两人的制约,王越对两人说道:“你们各自都得了一门秘术,以你们如今的境界,若想小成都是不难,只须花些时日,将自身气力以秘术转换成功,就可成就,而后实力大增。”

    “但想要大成,并拥有堪比超阶武士的能力,却就是看你们自己的努力和造化了,赵午我倒不担心,日积月累自可成就,唯你养由正,经历、见识太少,心性不稳,还须多加磨练才可。”

    正说话间,王越忽的眉头一皱,陡然足尖一点,身体内更持续放出一股冲击性无形剑风,带动他身体骤然直上五丈高空,借着居高临下之势,开启鹰眼术朝着远方看去。

    赵午也反应过来。纵身跃上院墙,拿出王越赐他的鹰眼,一同远看。

    只见遥远的天边。不知为何,扬起了漫天沙尘。

    观其势。却是自远方朝着溧南庄园而来,更有一种气势汹汹之感。

    赵午久经战阵,立时道:“公子,这是十乘以上兵车行进扬起的尘土。”

    王越浑身不同角度微微释放剑风,有序的搅动空气,叫自己徐徐滑翔而下,面色稍稍凝重道:“我已经知道了,这是淮伯神庙的兵车。是冲着我们来的。”

    “赵午,你立刻去召集武卒,到庄园前准备迎战,今日无当军初立,却正需要人来祭旗。”

    吩咐完赵午,王越又带着养由正直接前往庄园门口,途中又吩咐轮值民兵传令,叫所有庄户都暂时回庄内暂避,过往由黑胡盗转为民兵却未入常备者,转入战备状态。

    一番吩咐命令。整个庄园内外顿时动了起来。

    以王越在此的威望,加上半军事化的组织管理,种种命令。很快一一得到落实。

    王越率先至了庄园前,稍后已完成朝食的常备武卒随即赶到,六个百人队,各队间只稍留下三人缝隙,在庄园前横向摆开,随后是自各处赶来的武装民兵,却只摆着简单的阵型,居于常备武卒后阵。

    队前赵午、蛇大等人微微皱了眉,心下有些可惜。只因场地不足,又要展开阵势。却是有不少麦子被践踏了,但此时临战却是无法。心下不觉就对来人有了几分恨意。

    “公子,这淮伯神庙缘何会进犯我溧南庄园?”养由正与王越列于常备武卒队前不解的问reads;。

    赵午却笑道:“弱肉强食的世界,老虎要吃野猪,狼要吃羊,还须什么理由么?”

    王越点了点头,他自知淮伯神庙的兵车为何会如此汹汹而来,必定是与那*天他杀蔡使槐里吉有关。

    那天他逃出神庙后,让墨蝰以淮伯之力催出的水刀杀了蔡使槐里吉,可谓是叫淮伯背了个大大的黑锅,让淮伯神庙重回蔡盟平增几番变数,淮伯岂不深恨?

    按常理而言,他有不在场证明,动手干净利落没有首尾,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他干的。

    但是于淮伯与此世界诸多势力而言,此类事又何须证据?

    只要怀疑,就可直接调动吕里邑的神庙力量对他动手了。

    此却是他的一处失误,须引以为鉴,这里可不是抓个犯罪分子都要讲证据的地球。

    盏茶时分后,淮伯神庙的十乘兵车,浩浩荡荡上千人的队伍,渐至庄园,在一里外散开、整队列阵,如此多的兵车人马,还未至就列出战阵,本就对其来意有些判断的王越,心中就更是明了。

    神庙军阵一成,不久后就有一辆驷马战车沿着车道徐徐驶了过来。

    王越一看,战车上有位上曲祭司打扮的中年人,不是当日的中曲乐言还是谁?

    但他此刻脸上却极不好看。

    远远的,王越朝其行了一礼:“上曲祭司,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却不知今日如此汹汹,所为何来?”

    战车停在无当阵列前百五十步,上曲乐言下了车,回道:“公子早有准备,心中岂能不明?今日我此来只问一事,问公子愿不愿成为我神庙的武士。”

    “若是愿,神庙当以最高待遇招揽,并且当日所言之合作照旧执行,若是不愿?”上曲乐言叹了口气,道:“若是不愿,我主震怒之下,公子在这淮上恐再无活路。”

    王越看了看其后方,问:“今日主事者不是上曲祭司?”

    上曲乐言点了点头,道:“我升任上曲,已被调往陶国任职,主持一邑事物,只因与公子有些交情,又深明公子之才,为免可惜,是故才来做一说客。”

    “今日之主事者,公子前日也当见过。”

    “原来如此。”王越嘴上如此说,心里却是明白的很。

    上曲乐言这等神的祭司,本质上乃是淮伯意志的代言,是淮伯意志的延伸。

    其个人意志在与淮伯不相抵触情况下自是有个人意志存在,一旦有抵触,自以淮伯意志为主,在必要时,淮伯哪怕叫他杀却自己的亲人、儿女,他也是必须执行且不能抗拒的。

    是以此类连自我意志都无的人的感情、交情,哪怕其情感再真都是假的,。

    今日上曲乐言能来说这番话,实际上也就是淮伯的意思,因为淮伯准他说,他才能出口,若是不准,连来此地的机会都没有。

    如此说来,今天他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

    一是彻底做淮伯的狗,也如上曲乐言这般,那无疑是极其可悲的,另一条,那就是战斗到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