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四章 无当
    清晨,第一缕阳光斜斜照入卧室。=

    早有两位美貌的侍女过来侍候王越起身,王越伸展着双臂,叫侍女将衣袍穿在身上,随即织瑶亲自为他整理衣冠,无比细心、一丝不苟,生怕有哪处细节错漏了,影响他之外在形象。

    这时又有其他两位侍女,将已经准备好的朝食端入房间,摆在几案之上,站在一旁静候。

    若非王越要求,食物都会被侍女直送到他嘴边,他只须张口就是。

    如此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却是无比闲适。

    这时候,窗外庄园的围墙外,隐隐传来人的呼喊声,又有鼓声,十分热闹。

    王越知道,这是他安排六百常备武卒每日的晨训,晨训过后他们方可就食朝食。

    而今日他们还有一件十分重要事,那就是接受王越的检阅。

    来此庄园近一周,经过众多工匠的在原有武器装备上修改,王越对新战法要求的各类装具都陆续到位。

    六百常备武卒,哪怕陪他去往吕里后返回的那一百人,都按照他编制的训练科目训练过两日。

    按昨日赵午和蛇大的汇报,他们虽还有些生疏,但已经初具些战斗力,只须继续熟练下去,再上得几次战场,新的战阵就可成型了。

    是以王越昨日巡视后安排了今日之检阅。

    简单用过朝食,王越推开卧室门,经过一个小院,又途径一个池塘,就到达庄园侧面的小门。

    “公子。”两个轮值守院的非常备武卒的民兵看到他出来,连忙向他行礼,无比恭敬。

    王越点了点头。对其中一位民兵道:“我记得你好像是叫壳?”

    叫做壳的民兵,顿时浑身一震,面色通红。无比紧张,激动的结结巴巴的道。差点说不出话来:“是,小人,小人叫壳,公子竟然记得小人,小人,小人……”

    王越笑了起来:“我不止记得你叫壳,还记得你来溧南庄园那天,掉下了池塘呢。”

    “公子。小人,小人我……”

    王越拍了拍他肩膀:“好好干,平日里训练多努力点,也多向那些常备武卒学一学,你虽然没选上常备武卒,但本公子不会在溧南一直住下去,你日后也转为常备上战场的机会。”

    “若是立了功,你也可以成为本公子的士,拥有赐姓,不再是叫壳这样卑贱的名字。”

    “小人一定不负公子期望。”壳说话终于顺利起来,无比激动兴奋朝王越保证道。

    王越微微颔首就自离去,离开很远。还可听到壳的同伴无比羡慕的说话声。

    他还知道,这样的事情很快会在民兵中传开,并起到十分正面的作用。

    出了庄园的院门,常备武卒安下的营寨就在面前了。

    此时的营寨,内里依旧有着许多临时安置的地窝子,但相对简单的营房已经在建,在接下来将陆续替换掉地窝子。

    在营寨的另一端,有着大片的空地,那处正是最先完工的校场。六百位自黑胡盗中精选出来的常备武卒,已经在校场上排好了六个百人队。准备接受他的检阅。

    “公子。”赵午早已经等在营寨的门旁。

    “无须多礼。”王越摆了摆手:“还是先看看你们这些时日的成果吧。”

    略微说了几句,两人就即入营。

    王越在赵午陪同下。站到了校场正前方的高台上,迎上了所有常备武卒们的目光。

    “拿上来。”王越微微示意,蛇四立刻自一旁营房中拿出了一面早已绣好了的大旗,无比恭敬的呈上。

    王越接过大旗,让旗帜在大风中迎风招展。

    他挥舞着旗帜,大声与下方武卒道:“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等武卒们回答,他就大喝道:“这是一面旗帜,但不是我蛇余家的旗帜,而是一面军旗。”

    “军旗是一只军队的象征,上面铭刻着一只军队的名号。”

    “本公子在上面绣上了无当两字,就是希望这面军旗下的武士武卒,能够天下间无有当者。”

    “你们过去都是国野之人,后被黑胡裹挟,成为恶名昭彰的黑胡盗。”

    “但本公子希望,你们能够承担下此旗的荣耀,每一个人都能由黑胡盗转而成为英武、强大、无比荣耀的无当军士,让这面旗帜飘扬在天下列国的土地上,叫天下所有强军,哪怕陈国的无双军势,闻无当之名都无不敬畏。”

    “我希望每一位从无当军中走出的军士,日后都不是普通的士卒。”

    “我希望他们能够独领一军,将无当军的军魂传递,让其麾下武卒,也如无当军一样。”

    “若是如此,天下间再无任何力量可以战胜我们。”

    “现在告诉我,你们想成为这样荣耀的无当军士吗?”

    “想!”“想!”“想!”武卒们齐声欢呼,无比热切激动的声音震天动地。

    “那就用你们的实际行动,让我看看,你们有没有承此旗帜之能。”王越大声说道,猪龙气将音波送入每一位武卒之耳:“本公子宣布,今日之检阅,现在开始。”

    王越一个示意,蛇大飞快跑至一个百人队前列。

    “第一队,演武开始。”

    他大喝一声,校场左侧第一个百人队开始徐徐动了起来。

    他们踏着相对整齐的步伐,飞快而有序的跑到校场的一侧,很快就组成了四排横列。

    第一个横列的武卒,身形相对瘦弱些,装备着皮甲、小圆盾和两只标枪,还有三把投镖。

    第二个横列的武卒,体型相对健硕,装备着皮甲、两柄重型标枪,一柄二尺青铜短剑和一面大方盾。

    第三列横列的武卒,一看就是为盗时经历过多场杀戮者,身上漫着杀气。装备与第二列同。

    第四列横列的武卒,都是武卒中能以一敌二敌三的精锐,装备着皮甲、一柄青铜短剑。以及一杆丈二长矛。

    接着,开始这四排横列朝着校场边缘处的草人保持着队形。徐徐展开冲锋。

    离草人二十步处,队伍齐齐停下,第一个横列武卒猛力将身上标枪投出,接连两轮,五十杆杆标枪如雨倾泻,标枪一经投出,他们就朝左右两翼紧急散开,让开中间。

    第二列的武卒。随之开始投出重标枪,同样是两轮,两轮过后展开冲锋,第三列武卒的五十柄重标枪则自他们头上掷过,飞向目标,两轮标枪倾泻后,随第二列一同冲锋,第四列随后押上。

    如此第二列、第三列以方盾形成盾墙朝前挤压假想敌的同时自盾间缝隙出剑杀敌,最后一列武卒以丈二长矛自后方发起攒刺,散往左右两翼的第一列武卒。则开始投掷腰间的投镖。

    “如何。”王越淡淡问了赵午一句。

    “还有些不熟练,投标枪、短刃刺杀、长矛刺杀的动作要领还有些不到位,战阵配合也还不够灵活。”赵午回道:“但短期内能达如此。已是不错,只要不在过于平整的旷野对阵,叫列国常用的战车阵势无法发挥,已足够应付一般大夫领的武士武卒。”

    “甚至当日黑胡军老兄弟,若黑胡大哥不出手,都极有可能在第一波攻势中被击溃。”

    “这波近战前的标枪雨,若是武卒的动作再更精准些,哪怕没有武士之气,靠着身体协调整力都可投射出携千斤大力的标枪。足够密集之下,甚至可对对手阵中的上位武士都造成些许威胁。”

    “而天下间上位武士可不太多。公子的武卒日后却是要多少有多少。”

    “更妙的是公子给他们都装备了大盾,哪怕是第一列者。都配了小圆盾,武卒只须将盾用好,就不惧各*队中的射手营,如此就可自如向前推进至敌方阵前,将此阵的杀伤力,尽数倾泻往对手身上。”

    赵午笑了笑:“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武卒们身上的武器、甲衣太过普及了些,若是换成那些大夫,这六百常备武卒身上的武器和甲衣,武装两千人都绰绰有余了。”

    王越点头道:“这不算什么,我要的是精兵,这六百常备武卒练成之后,第一波标枪攻势,瞬间造成的大损失,就足以击溃多数组织力度不够强的数千军势。”

    “接下来的肉搏,实是追杀溃兵。”

    “在实际战斗中,我军武士也须出场,当行于队前,挡住敌军武士对普通武卒突袭,在追杀溃兵中,挡住敌军武士凭借个人勇武对武卒的逆袭,缠住击杀,好使普通武卒战阵的杀伤力可以完整发挥出来。”

    “另外,我还有些专门针对武士、乃至上位武士,比陈国张氏强弩更厉害的东西未拿出,在当下我们有此阵就已足够,且留待日后应对列国国师。”

    “公子竟还有此等厉害东西?”赵午惊讶道,但想及王越蛇余公室身份,底蕴确实非是寻常大夫可比。

    第一个百人队完成演武后,收拾好场地,后面四队也陆续上场,又有五队齐攻演练,以及盾牌避箭演练,王越都是一个评价,那就是无论是战技还是战阵,才初初习得不长时间,还远未熟练。

    并且还须实战,经得住战场检验才是真。

    王越相信,这阵于此世第一次面世,用的好的话,应付相对死板的各国车阵,以及寻常军阵,多半能造成巨大效果,但敌人也不会一直在原地停留。

    在这战争频繁的世界,列国的学习、变革能力是极强的,所以他日后也非是就靠着这一阵打天下,这不过是个简单开始,数千年的世界文明史也是战争史,个中的一切可都在他脑中呢。

    演练检阅完后,常备武卒们虽然有着种种不足,但王越还是十分满意的,而且看得出来,蛇大等人在领军的能力上也有所成长,随即授予了无当军军旗,如此无当军就作正式成军。

    完成检阅授旗,武卒们有序散去,各自去就朝食。

    王越将赵午带至一旁庄园里,又吩咐人去将荆国武士养由正单独请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