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三章 道路
    半夜,卧房内,灯烛已灭,王越盘膝坐在榻上。`

    那日在淮伯神庙藏书室内,大量的记忆被他直接掀了出来,化为一幕幕高清电影,被他不时按下暂停键,就着电影摄录的一卷卷竹简、羊皮、一片片木椟开始大略阅读。

    这一次阅读,王越读的颇为费劲。

    他面临着两种文字障碍,一种是古今文字字形有所变化,另一种是各地文字的变化,几乎看一卷竹简,其中部分字眼,他都须如当日得到“猪龙气”那般象形以及联系上下文来重新认识。

    好在毕竟有过一次同类经验,再接连读了几本竹简之后,遇上的陌生文字越来越少,往后读起来就顺畅许多,以他的阅读接受能力,只花了不到两个时辰,就将这些文字大略的过了一遍。

    读完之后,他也对此世诸般修行和秘术有了个大概的了解,但觉微微有些失望。

    淮伯神庙所藏秘术的确是多,甚至可以堪称丰富,比起他昔日横扫中南半岛、东南下得到的各类神通、秘术还来的多,并且每一本关乎神通、法术的修行,都是简明扼要,很容易叫人理解。

    这些神通、秘术,只要符合条件,资质又还可,遵照修行,时日一长,多半能有所成。

    但这其中却有个很大的问题。

    那就都尽是些神通、秘术,甚至一些还很强大,唯独不涉及长生之法,更不涉天神、地祗成就之路。

    王越也在记载中现,本世界在上位、高阶、高段武士之上,还有着出阶位,凭着对力量的精妙运用,可施展远人体极限力量的强大武士,似陈国昭氏第一武士就是此类存在。`

    但他们的寿命往往并不高,甚至连天年极限都不能突破。

    甚至一些人的力量强则强矣,生命的长度竟连普通人都不如。

    这又是为何呢?王越注意到一个问题。

    武士的气。皆是人体诸般力量转化而得,武士越是强大,能转化的力也就越强大。

    似上位巅峰的武士,随手能够释放出数以吨计算的气力丝毫不稀奇。并且能凭借对气力的精妙操控,释放出气刃斩、无形剑风、甚至还有各类不同性质的力量。

    但在各类秘术对身体的极限挖掘中,往往过于深入,甚至将维持身体机能,诸如心肌之类重要部位的力量都化了气。此种状况叫王越都为之心惊。

    若是按此修炼,武士的确还能更加强大。

    可是此等武士平日里不动手或不出全力还好,一旦尽了全力,其必然损及身体机能,表面无事,内里却会遭到破坏,损及身体根基,还有些武士的气过于极端,专注杀伤而无益养生,反倒对身体有害。如此活的比正常人都短竟是丝毫不奇怪。

    再看各类巫术神通之类,多是类似中南半岛、东南下那方盛行的降术之类,往往都须付出代价才可修成或使用,对自己的身体、灵魂都会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

    让王越觉得蛋疼的是,他觉得在中南半岛和东南亚获得的许多神通、秘术,虽不及此世神通秘术狠戾强大,反倒比这些更成体系、更加完善。

    有部分极类似的法术神通,之所以不够强大,就是因为内里对可能伤害自身的地方、以及法术反噬进行了大部分的规避,由此使得法术不够极端。`在攻击上有所不足。

    或许在许多年前,那些神通也与此世神通无二,但在流传数千年后,很多东西都被后人改良了。

    在淮伯神庙的收藏中。只有少数秘术相对正常些,但正常,往往意味着平凡、流于普通。

    另外一部分,则是须依靠妖兽,或者神力助益才可使出。

    王越微微叹了口气,在淮伯神庙藏书中。他于长生道上无半分所获,那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呢?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他的身体根基渐渐恢复,轻车熟路之下,再过数月,或许就可达到这具身体能够达到的极限,在此往后,他有两条路可走。

    一条路是根基着于身体艰难且漫长的炼形之路。

    此路乃是各大修行门派的不传之秘,在各类记录中被描述的神乎其神。

    王越生于现代,自小接受的是科学世界观,以科学的目光来看,整个炼形过程,实际上就是凭借自身法力、气力、神通力,对身体基因进行有益诱变、改造,在漫长的诱变与改造中使生命生本质上的变化。

    这实是一种自主性进化,被王越称之为异化。

    但这条进化之路,对于有着数千年传承的大宗门来说,相对安全稳定,他们在过往积累了太多的经验。

    于王越这等没有师传的散修而言,这就充满了太多不确定性。

    基因体系关乎生命根本,一个小差错,导致人体崩溃丝毫不奇怪,像癌症之类的病症,就是因为各类诱因使得基因表达异常所致,即便以他的天资也在此走了岔道。

    当年在炼形过程中,他固然获得了几可比各派住世仙人般强大的神通,堪称在世神魔,是为修行有成,但却也成功将自己玩残了。

    在基因层面不可逆转的瞎了一对眼睛不说,生命极限也并未得到大提升,稍稍突破了凡人的天年,却不足一百五十岁,比起有传承的大派那极少数修行有成者小有三百多至八百乃至千年的生命差却太多。

    另一条路,就是抛却身体出阴神、阳神之路。

    此路在初期须借身体修出法力之类,在精气神达至身体极限时,就可行神气合一之法,叫精神与力量融汇一体,使修士的神可以借力量承载神游物质界面。

    此是为阴神,又因法力具备干涉之能,为区别无干涉之能的阴神,又称之为少阳之神。

    少阳之神虽能神游,但并不能长久脱于身体,达成此境的修士,还须以种种秘法,在此基础上构建出生生不息的力量之躯,方可不再依赖身体,达成阳神法身之境,境与炼形有成者等。

    阳神脱离了身体局限,只要铸就的法身足够圆满,甚或可以不朽也未可知。

    可是这却只是个美好的愿望,王越上辈子炼形有成者见过不少,能成就个稍微好些的阳神法身者,却是一个都没,厉害些的能够在身体消亡后勉强存活个几十年已然算不错了。

    因炼形失误,成型之后犹如窑中烧制成功的砖,再无力扭转改变,王越在后半生中,也是有意研究了此出神之道,可惜最终也没有所成,最终在此路上选择了转生就舍,却不想因为意外到达此世。

    “可惜此世之中,不朽的道路,似乎除却成就天神地祗外,并无他途,至少在淮伯神庙收藏的修行秘术及种种,并未有任何提及,但这类存在,又是如何成就的呢?”

    “这个奥秘恐怕只有他们本身才知晓吧。”

    “偏偏神的强大与否,似乎与祭祀有关,若我是天神、地祗,恐怕也绝不希望天地间多一位神来分这天下有限的蛋糕吧,所以绝不会轻易将秘密泄露出去,神庙收藏的秘术找不到相关也是正常。”

    粗略读完淮伯神庙秘术的王越正这般想着,却忽的眼前一亮。

    “这世间可并不是所有的神都如淮伯那般强大,陈使昭穿说离此地不远的龙巢湖那位湖神,仅是上位武士就可以伤到,阶武士如于让那等强者,只要不在水中或其龙巢湖神域中,或许已然可以战胜。”

    “淮伯麾下溧水河神则又似乎比那位湖神还弱的多?”

    王越脸上露出了微笑,这却是个突破口呢,但是想要在此突破,却是得从长计议,好好谋划一番,还有最重要的,自身和麾下武士的实力,在当下的情况下要对付一位神,哪怕是最弱的神,或许还有些不够。

    他深吸了一口气,闭目静思,他修行为的是长生,对于自己的生命,自是无比看重,所以修行神通秘术还会挑三拣四,这样不学那样不用,生怕伤自身身体和灵魂根基。

    本世界的武士,只怕从未想过长生不朽之类的问题,唯恐自身气不够强不够厉呢,若能给他们带来更强大的力量,哪怕对自己有损,也是可以接受的吧。

    这样的话,他手中的可是不少能拿得出手,相比淮伯神庙收藏都要好的东西呢。

    并且此世武道远比地球昌盛的多,神庙所藏秘术中也不少,若能改良吸收对自己也是大有裨益,或能使自身武道在原本基础上,向前更进一步,同等的力量,得到更有效而强大的挥,也能让自己实力大增。

    这般想着,他心中也自有了成算,如此时间不觉而过,这一夜很快就作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