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章 误会
    感受着淮伯神庙的混乱,王越稍稍等了会,待到墨蝰遁回自己身边,这才转身离开。`

    此行,他的目的已完全达到。

    既打包了淮伯神庙的秘术收藏,还顺手在淮伯神庙以淮伯之力宰了个蔡使槐里吉,给淮伯栽了个脏。

    在淮伯一意决定重回蔡盟的情况下,这虽然不能改变大局,但蔡国须重新派驻使节来淮上,淮伯也须给蔡国一个合理的解释和交待,一来二去稍稍拖延下时间还是不成问题的。

    于是他在这淮阴城,片刻未多停留,只随便找了处食肆,解决了晚食,然后趁着还未关城门的档口,就往城外走,他的运气不错,正好城门欲关之时赶到了城门口。

    守城的武士、武卒见他穿着气度皆是不凡,还稍稍关心问了他一句,告诉他这等晚上最好不要出城,夜晚的城外可不安全,但见他身上配了剑,并非弱者,又一意出城办事,最后再没多说,放了他出去。

    如此一番,出得淮阴,天色越暗淡,不觉间玉月已然东升。

    王越就在这月色下,独自一人,踏着来时的车道往北疾驰纵跃。

    来时与中曲乐言祭司的车队南来,车队所行甚缓,自吕里家到达淮阴,花费了近两日时间,回时独自一人,却是快得许多,还不及月上中天,王越就到达了淮阴与吕里邑交界处。

    这时,跑了大半夜,他也有些累,又不想熬夜耽误身体的修养,就决定在周围寻一处人家暂时过夜。

    淮阴与吕里,皆是景国繁华之地,人烟却是比昔日在申南稠密的多,没花费多少功夫,他就在路旁现一处专门开着供往来客商补给、夜宿的野店。`

    这时候里面竟还亮着灯,王越就径自准备从野店简陋的大门内进去。

    但才至门口。他按住了脚步。

    “不对,有血腥味,而且还很浓郁,里面恐怕死了不少人。”

    夜半、野店、血腥味、死人。如入其中,无论碰上了什么情况,总是麻烦事。

    他往野店旁边停着的车马看了一眼,转身就要走。

    “救命。”野店门内,居然有个人未死。还看到了他。

    “啊!”喊救命的人一声惨叫,再没了声息。

    两个黑衣人把着鲜血未滴尽的剑,从门内冲了出来,看着王越打扮,他们惊疑的相视一眼,眼神略微迟疑,然后各自露出寒芒,继续朝王越逼近。

    王越见此暗叹,他实在不想惹麻烦,本欲转身就走。但偏偏被现了,这就没办法了。

    “刷!”两道青森的剑刃破空,一斩、一刺,配合着极好朝王越极逼近。

    王越一看这声势,就知其是好手,比起寻常武士运力的粗犷,这两人已经有几分精妙,看似全力出剑,他们的力量却是留了几分随时应变。

    他们各自出手,不自然间的配合。更显出他们时常一起动手,经历了长久的磨合。

    无声无息,王越微微抬起了手。

    两位黑衣人面色一变,双剑变向。齐齐朝虚无处一迎。

    “蓬!”

    空气传出一声爆鸣,两个黑衣人如出膛炮弹般被轰回了店内。`

    “什么人?”

    两位黑衣人的无功而返,顿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王越负着双手,徐徐踏入了店内,顿时看到一片尸横枕藉、鲜血横流的场面,被他以自白河处学来的剑风手法施以掌风打飞的两人正落在尸堆中。

    他们勉力挣扎着想要爬起。用剑支撑着身体,脸上都是带着无比的恐惧看着他。

    “大人,小心,他会无形剑风。”

    在两位黑衣武士的惊呼声中,已有四位同样的黑衣武士自不同角度果断挥剑出手,朝王越展开围攻。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副叫人但觉无比诡异的画面。

    四位武士的脖颈处骤然被某股无形之力切出一道血线,接着头颅齐齐被体腔内急剧喷出的热血冲的向上一扬,就往旁侧滚落,但无头的身体在这瞬间还未死亡,依旧在朝前扑杀,直到扑至王越跟前,终于无力的扑倒在地,猩红的鲜血,继续向泉水般咕咕而出,片刻间就淌落一地。

    王越的腰间的剑,不知什么时候已出了鞘。

    两位黑衣武士,还有他们的领,急剧吞咽着口水,看着王越的身影,好像看到了洪荒巨兽一般。

    “你们是什么人?”王越冷冷的问:“为何在此杀人。”

    他话音还未落,接连四面八方就传出脚步声,大群同样黑衣罩体的武卒,各自持着长矛、弓箭自店里面围了出来,如临大敌的看着野店大厅内的场面。

    “不要动手。”黑衣武士中为者急声道,制止冲出来的武卒,又朝王越接连行礼:“这位大人,我们是本地的驻军,在此捉拿贼寇,大人千万不要误会,千万不要误会。”

    本地驻军?王越打量着他们,确实非是寻常贼寇之流,至于捉拿贼寇,那就只能是呵呵了。

    捉拿贼寇,用得着这身打扮?捉拿贼寇,用得着将所有人都杀尽,连这野店主人和小厮都杀了?

    想着门外那小队商人的车马,王越哪还不明白他们的勾当。

    他们分明是见财起意,趁着夜中冒充贼寇行贼寇事,当然要将所有见过他们的人杀尽以灭口。

    刚才若换成个普通投店者,想必也会成为野店里尸体中的一部分吧。

    如此想着,他对为的武士问:“我杀了你们的人,也是误会?”

    黑衣人领连连点头,又是拱手:“是误会,是误会,这是我们不小心将大人当成了贼人。”

    “原来如此。”王越笑了笑,转身就欲离去,又回头问:“你们的人都在这里了?”

    见他欲离去,黑衣人领心下大喜,想也没想,就回了话:“是。”

    听到这句回话,才转身的王越,陡然足尖一点,高高回窜在半空,身体一个扭动就高旋转起来,剑刃随着旋转切割纵横呼啸,整个野店内瞬间暗流汹涌,无穷的剑风以他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斩杀。

    黑衣人领武士和最先被王越击伤的两位武士猝不及防之下,被接连数道剑风直接贯穿斩杀当场。

    武士一死,剩下的都是普通武卒,面对着看不见、摸不着、感受不到的无形剑风,更是没了反抗能力,在一声声惨叫中,不到数个呼吸间就各自倒落在地。

    等到王越自半空落下,整个大厅内已再无一个活人。

    “既是误会,那就彻底误会到底好了,还省得日后或有麻烦。”落地后,他冷声的说着,徐徐还剑入鞘,面无表情的看着野店大厅,这里显然是没法过夜了。

    随之,他叹了口气。

    这个世界,可真是混乱啊,他只是想住个店,都不安生,至于那群在这野店过夜的客商和他们的护卫,就更不消说,竟被本该是保护他们的地方驻军冒充贼寇劫杀。

    还有野店的主人还有小厮,他们又招谁惹谁了?

    这么想着,他再无过夜的心思,当下只在野店寻了些食水就出了门,又往客商的车探查了番,想看看到底是怎样的财物,叫这群军中武士见财起意。

    结果一番探查之下,他现车上财物并不多,更多的是有些价值的货物,于寻常武士而言,价值已是不菲,但于他而言,已算不得什么,于是半分未取,接下来就趁着月色继续赶路。

    黑夜过去,东方泛白,他离吕里城邑已经不远,再待至旭日东升,远处的天边,透过溧水两岸无有边际的田野,吕里城邑就已然在望。

    王越在城外略作停留,看了看当日来时安排宾客随行武卒安营处,现吕里小君子的婚宴已经过去数日,参加的宾客虽已6续离去,但还是有不少人还在,其中又以与吕里大夫交好那些大夫为多、

    陈国外事春官昭穿,竟还在吕里,于是就往其随行者营寨寻了去。

    关乎淮伯神庙的转变,还有槐里吉于淮伯神庙死于淮伯神力之下的事,最好还是与他通报沟通一番,既可表功,其得到相关消息后,也好做出应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