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八章 打包
    王越心下一沉,顿时想到了某种不好的可能,是淮伯神庙倒向于蔡国的可能。

    这位蔡使前来淮伯神庙,或许正是前来行游说事,神庙遣一位地位颇高的上曲祭司作陪,这既是礼节,也充分显现出对此的重视,隐隐可能就有倾向,若说陈国强盛之时,淮伯神庙或者说淮伯或许不会有此心思,但如今陈国昭襄子病卒、国内陷入内乱,一切可就说不定了。

    于淮上人而言,陈国远在天边,蔡国却是当面。

    并且在二十多年以前的数百年间,陈国的力量从未到达淮上,淮上五国更多的时候,是处于蔡国盟约保护之下,共同应对荆国,可以说只要蔡国不过于苛刻,又或直露兼并之心,淮上许多势力、如淮伯等,恐怕不会对蔡国有太大的抗拒。

    他们唯一所虑的,或许是陈国内乱平息后复霸,会否对淮上的背盟作出惩罚?

    但细细说来,这是陈国自身原因,陈国无力保护淮上不被蔡国侵犯,则淮上各大势力乃至整个淮上五国投蔡也是有充足理由,这对于王越这等已经选择站在陈国一方的人而言,无疑是极为不利的。

    接下来面临的情况,可能说是艰巨,但越是艰巨,他在此艰巨中,站位陈国作为之功也会被越发放大。

    这么想着,王越看向这气势恢宏、设计无比精妙的淮伯神庙,想着神庙竟在国都淮阴占据整个东城区,毫不怀疑淮伯神庙的实力和对整个淮上的影响力。

    若今日淮伯神庙彻底倒向蔡国,带来的影响必然是淮上诸多观望势力一连串的转向。

    他心中寒光连闪:“淮伯神庙与蔡国之会谈,必须破坏,趁其未完全确定之前。”

    王越放开周身感知,并不以灵觉外放。只极限开启了自身听力,集中到刚才槐里吉去的方向。

    听他的脚步,听他的去向。

    淮伯神庙的客舍总体占地并不大。槐里吉和那位上曲祭司也并未遮掩脚步,王越很快就感受到其存在。

    他们。就在隔壁的客舍。

    王越甚至还能听到他们交谈的声音,果然是有谈及他所想的相关事项。

    他微微颔首,自怀里拿出了中曲乐言祭司给他的那枚白银徽章,微微感受内里流转的淮伯之力,随即将自身通玄法力渗入其中,将内里淮伯之力原本的运转稍稍进行了一个小调整。

    做好这些,王越慢步行往客舍后方,装作去看窗外湖中风景。

    在窗台处。他将墨蝰顺势放下,又叫其稍稍撑开身体将徽章吞入腹中,随即抓着它,伸出窗外微微往旁侧一抛,将墨蝰无声无息的送到隔壁窗台下方,收敛了气息小心的隐藏起来。

    过得片刻,之前离去的中曲乐言祭司过了来。

    看他换了一身上曲祭司服饰,脸上却是红光满面,欢喜异常。

    “公子,一切事项。本祭司已为你办妥,现在请随我来,去往神庙藏书室观书吧。”

    “多谢~多谢上曲祭司了。”王越笑着拱了拱手。说话间已对他改了称呼。

    现在已经更名上曲乐言的淮伯祭司,带着无比欣喜和愉悦转身引路。

    王越微微感知了墨蝰,又透过它感知了槐里吉所在的那处客舍,就随着上曲祭司去。

    被上曲祭司引着,穿过数道有近十位武士及祭司守护的小门,王越很快到达神庙的核心区域。

    “公子,这就是神庙的藏书室,公子现在就可以入内观书。”在神庙大殿的旁侧,中曲祭司指着一旁的小房间说。又道:“不过公子只有一个时辰,另外还须切记。不可对竹简和各类羊皮书籍有任何损坏,我想以公子之身份。定不会做这等事的。”

    “那是自然,若上曲祭司不放心,尽管随王越一同入内就是。”

    “那倒不用,我怎会不放心公子?”上曲乐言摆了摆手:“我刚升任上曲祭司,还有些事情要处置,暂时就不陪公子了,一个时辰后我再过来。”

    说着,他又招呼一旁看守藏书室的两位神庙武士,道:“这位公子可于此观书一个时辰知道吗?”

    “诺!”见武士应诺,上曲祭司点了点头,微微与王越一礼,就转身离去。

    王越也不再停留,直接进入到藏书室。

    入了藏书室,王越微微打量整个房间,发现这整个藏书室空间竟还不足六十个平方,所藏书籍也不多,都被陈列在房间四向靠墙的木制书架上,都是一堆堆的竹简和片片木椟,以及一些羊皮卷轴,在另一个方向的木架上,还有着许多阴刻文字的龟甲。

    但最引他注目的,却是室内中间拜访的几尊鼎器,这些鼎器上面也是刻着字。

    稍稍打量,王越没做任何停留,直接就开始翻书阅读,他阅读的方式与常人不同,往往就是拿起打开扫一眼就放在一边,等到看完一堆之后,就飞快将其归位,如此神速异常,不到盏茶功夫,就看完了一个书架上所有竹简,往一旁翻阅木椟。

    藏书室外的神庙武士看着他如此,眼中充满羡慕,嘴角上却拉出了一个奇异的笑容。

    他对一旁武士小声道:“武甲,这位公子看书的方式可真有趣啊,你说他一个时辰,能看多少书?”

    武甲笑道:“这样能看多少书?再这样继续下去,一个时辰后出来,一本都看不下去,这趟是白来了,上一次来看书的那位武士就是这般,在藏书室内被诸般秘术迷花了眼,结果出去时什么都没记住。”

    外界两位武士的议论,王越尽听入耳,却全不理会,依旧如先前,拿起一本,扫一眼就放下,不及片刻,将摆放木椟的书架也是看完了,又往陈列羊皮的书架上去,这回翻看的更快。

    一个时辰后,神庙武士过来通知他离开。

    王越摇了摇头,装作满是惋惜毫无所得的样子,无奈的出了门,引得两位神庙武士心头暗笑。

    他们却是浑然不知,王越确实没能看一本书,只是将所有书籍的图像,都如照相般烙入了记忆,只待回头有些闲暇,就可调出来慢慢消化。

    这短短一个时辰,他就已经将此藏书室内书籍记载的种种都打包只待随身带走了。

    接下来,他就在这藏书室外等待上曲乐言,却不知为何,上曲乐言迟迟未来。

    直到小半个时辰后,才有一位位列中曲的祭司过来,言上曲乐言还有些事,就引他先行回往贵宾客舍暂作休息。

    在这期间,王越一直透过墨蝰感知蔡使槐里吉的动向。

    蔡使槐里吉与淮伯神庙那位上曲祭司一直在之前隔壁客舍内,相谈却是甚欢,甚至就不少事情交换了意见,隐隐就有达成意向。

    只是淮伯神庙的主人,毕竟是淮伯,淮伯又非地球上那类虚幻之神,而是强大的真神,祭司未得神谕指示前却不能越俎代庖,所以此事倒还未成定局,但仅自那位祭司的言谈来看,站在淮伯和整个神庙的角度,恐怕朝向蔡国的倾向性显然是极大。

    “公子,你且在此稍候,上曲祭司等会就过来。”

    安置好王越,这位中曲祭司与王越一声招呼,就自离去。

    王越继续静候,依旧将大半注意力,放在隔壁蔡使槐里吉所在房间。

    就在这时,王越隐隐感受到上次与中曲乐言谈及河伯事时他身上气机发生的那种变化,他立时意识到淮伯的目光看过来了,仅是一缕意志的投射?

    王越心中一思,就知或许这就是淮伯以此在向那位祭司传达神谕。

    结果要出来了吗?淮伯神庙究竟会如何选择呢?是坚持陈国阵营,又或直接投入蔡国阵营,还是持观望态度?王越驾驭着墨蝰,将自身和其气息收敛到了极致,静静等待上曲祭司与槐里吉接下来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