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六章 虎皮
    陈使昭穿的话,王越一听,就知是有戏肉来了。喜欢网就上。

    这位陈使是想用他啊,而他今日诸般表现,岂不正是为了叫自己通过他进入大国视野,以期借大国之势为用?

    对于世上许多人而言,似乎被人利用是一件很不好的事,然而一个人有利用价值,才会被人利用,反过来说,若是无人利用,那只说明一件事,他的存在于他人无任何价值。

    利用显然也非是单方面的事。

    利用这个词,既有用,还有利,也就是说想要用,就得许之以利。

    这其实是相互利用,称得上合作,只是有着被动和主动。

    被迫为人利用,这是被动,两人各取所需,就不存在被动与主动,这叫一拍即合。

    他与人的合作,往往都是此等关系。

    单方面的胁迫,只能维持一时,这样双方各得其利,相互利用,合作共赢,才是长久之计。

    陈使问他之志,在他听来,不外乎是了解他的需求,方便开出合适的“利”,才好用他。

    王越毫不犹豫回道:“蛇余公室数百年来都只有一志,那就是复国,而家族之志即是我志。”

    又道:“复国乃是大事,当放于长远,否则不过是梦幻,而天下任何事情都在乎实力,若我此时能有大夫一邑之地,以我之能,蛇余复国就非是空谈。”

    “所以,我如今所求和所做,不过是壮大自身实力罢了。”

    昭穿点了点头,肯定道:“有远志,却不空言志,且有远略。更能坚定执行,以公子之才,此志向来日必定实现。蛇余公室衰落了数百年,终于迎来一位公子这般英才。真是一件幸事。”

    “不过壮大自身实力,不仅可以靠自己,更是可以靠朋友,以公子之智,当明白此理。”

    王越很知趣的躬身一礼:“还请大人教我,若能有所助益,王越必当重谢。”

    昭穿最满意王越的就是这点,如此之英才。却怀才不傲,微微颔首就道:“公子眼下就有一个机会。”

    “王越洗耳恭听。”

    “洗耳恭听?”此世有类似坐井观天、锦上添花、雪中送炭之类的词语,却没洗耳恭听,昭穿没听过这个词,但是却并不妨碍他明白其意。

    他心中忍不住一乐,能被此等少年英睿以如此大的尊重,却也是一件极美妙的事啊。

    尤其是有着国内那位“如日中天”的傲然与之对比。

    昭穿直说道:“今日蔡人之咄咄逼人公子也见过了,所以我也不瞒公子,蔡国之所以如此,正是仗着我陈国内争而无力外顾。而今日我得到消息,我陈国中军将昭襄子大人已于不久前病逝,国内再次陷入到内乱之中。此乱可能难在短时间内平息,所以接下来蔡国之气焰会更加嚣张。”

    “昭大人的意思是?”

    “我希望公子能继续坚定站在陈国一方。”昭穿肯定道:“也不须公子做更多,只望公子能够协助我尽力拖住申南、淮上之局势。”

    他目光灼灼看着王越:“公子能败黑胡,却不知可有胆量,独率两尉之军前往申南,效黑胡事?”

    王越稍稍一思,既未答应,也不否定,对他道:“我有几处疑问。须昭大人解惑。”

    昭穿点头道:“公子请说。”

    王越认真道:“此事存在无比巨大的风险,这风险背后。将来陈国能给我多大的回报?”

    昭穿对此毫不意外,也早有准备。就说:“只要公子做的足够好,来日为公子谋一大夫领又有何妨。”

    王越摇了摇头,道:“大人,这不现实啊。”

    “不是我不相信大人,只是大人仅是一国外事春官,这实非是大人能做主可许给我的东西。”

    “这…”昭穿顿时语塞。

    王越却继续道:“欲在申南行黑胡事,这需要足够的情报支撑,更需要无比熟知当地的向导,后者本公子可以自己解决,前者却是个大问题。”

    “贵*势无双,但在申南之地,似乎并未看到贵国相关间作之类组织活动,反倒是蔡国技击营无论是在申南还是淮上,乃至贵国,都活跃万分,昔日祸乱北方的黑胡,就有起技击营的人潜伏其中、暗中指引。”

    他摊了摊手:“所以此事不是我不想帮大人,实是…条件不成熟啊。”

    “唉!”昭穿听着叹了口气,道:“蛇余公子,万分抱歉,是昭穿思虑不周了,既是如此,那一切作罢,今日之事,就当本大人从未与公子说过吧。”

    说罢,他微微一礼,就欲离去。

    “慢!”王越连忙赶上,将他拦住。

    “公子还有何事?”昭穿按下脚步,疑惑着问。

    王越道:“北上申南效黑胡之事,得从长计议,但本公子却并未说过不帮助昭大人拖延局势啊?”

    “哦?”昭穿有些意外,问:“公子的意思是?而且我似乎也拿不出公子想要的回报。”

    “昭穿大人您拿不出没关系,我相信陈国能拿出来就好。”王越对他说道:“我也不须陈大人您为我做什么,陈国在淮上的其他支援之类,还是留给其他需要的人,我只须大人为我做一事就可?”

    “什么事?”陈使昭穿问。

    “我需要在陈国的名望。”王越顿了顿,解释道:“说清楚些,就是我为陈国做的每一件事,大人都要切实传回国内让整个陈国都知晓才是,我须要让陈国人知道,在陈国内乱无暇他顾之时,还有一位蛇余公子,不畏蔡国兵车万乘,为陈国的霸业作出了何等贡献,这一点大人能否为我做到呢?”

    昭穿终于明白了王越的意思,明白了什么叫做相信陈国能拿出来。

    陈国乃是天下第一大霸主国,其霸既建立在国家强大的实力之上,更建立在天下人对陈国的认同上,所以绝不可能做出亏待陈国之外为陈国霸业作出巨大贡献者之事。

    尤其是值此危局之时,王越还能如此坚定的站在陈国一向,就更加显得可贵。

    将来陈国内乱平息,霸业再举,国内不仅不会亏待他,甚至会拿出更多来以酬其功。

    这样一来可比他一句空头许诺强太多了,偏偏他也不须做太多事,王越甚至连其他支援都没向他讨要。

    昭穿瞬间想明白这些,心知此种处理确实不错。

    王越若是为陈国做了事,不须担心会被亏待,若是没做什么事,则他也得不到任何。

    “可以。”几乎是立刻,昭穿给予王越以肯定的答复,又问:“那公子打算如何行事呢?”

    “这就是我的事了。”王越补充着说:“正所谓君不秘,则失其国,臣不秘,则失其家。”

    “蔡国技击营过于厉害,为确保泄露,免其有所防备,此事还须保密,不过来日我准备妥当,欲行事时必定通知大人,到时候大人只须派一位有些地位且可信武士随我行动,自能知我做了些什么。”

    王越冷声道:“我不动则已,一动必然会出现在关键要害处,如此方可起拖延乃至扭转局势之效,今日大人只管向外稍稍透露,放出风去,说我不识抬举,竟连为大陈去申南做点小事都不愿。”

    “蛇余公子,你果是厉害。”昭穿想了想,忍不住赞叹道:“那一切就依公子所言了。”

    于是,两人的一番密谈以不欢而散昭穿冷着一张脸出去为收场。

    昭穿继续去动员他可动员的力量,王越依然风度依旧,游走在诸大夫之间。

    今日这场宴会,他收获颇丰,先是接连与淮上许多吕里大夫一系的大夫建立了联系,并稍稍提及了一些利益丰厚的生意,以他此时的名望,众大夫也相信他不会空口白言,所以都十分欢喜,答应日后派遣麾下掌管货殖事的士吏前往临川溧南庄园一看。

    再就是与天下第一等强国陈国搭上了线,他也在此蔡陈再起的争霸中,彻底选择站在了陈国一方。

    这既是时势将他逐渐放到蔡国对面所造成,也是他的判断选择。

    不久前,淮伯中曲祭司说愿支持他在蛮夷之地复国,今日南仲礼文或许也认为他可能借淮上大夫们的实力开拓蛮夷,若他仅仅只是要复国,这自是无不可,可是他图的何止是这些呢?

    他的目光早已放眼整个天下。

    既是放眼天下,他就必须在这天下棋局中先获得一子之地,也就不可能跑去蛮夷之地复国:玩什么从零开始积聚人口实力的游戏。

    以雍国昔日之实力,都花了数百年多少代人的奋斗,才有今日之局面。

    他从无到有,又须多长时间呢

    以他之能,非是不能,只是耗时太长,完全没有必要。

    还不如借着这天下乱局,抓住机会得一现成之地,得其人口实力,再图兼并壮大。

    如今陈国虽然内乱,但其终究是天下一等强国,大国底蕴和百战军势摆在那里,乱总有平息之时,到那时,他今日站队的雪中送炭之举,就该是收获之时。

    他为陈国做的越多,来日收获也将越大,只要功劳足够,谋一大夫领当非难事,而这却是他心中最不理想的谋划,以他之能,但只有机会能借得陈国之势,甚至又何须等至陈国来回报呢。

    昭穿想要利用他拖延申南、淮上事,但他却是想借此利用陈国在淮上影响力,在为其做事同时谋划更多,陈国可是好大的一张虎皮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