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五章 戏肉
    大喜之宴,有丝竹悦耳,有歌舞怡情,有美酒佳肴满足口腹之欲,往来敬酒的宾客无有白丁,皆是淮上诸国显贵,身处此等盛宴之中,本该是一件令人十分高兴的事,然而身为陈国驻淮上外事春官的昭穿,却皱着眉头心中满怀着焦虑和不安。

    令他焦虑和不安的,并不仅是之前发生的事,更在于之前自陈国传来的一个消息。

    大陈六卿之首,三军中君将,昭氏家族家主,昭襄子已于七日之前病卒。

    这个消息对于昭穿而言,简直是晴天霹雳。

    不仅仅因昭襄子是昭氏家主,更在于昭襄子是近三十年来自荀异之后陈国的擎天之柱,有他在陈国的国势霸业就还在,陈国诸卿即便有争,也是控制在尺度之内,他今不在则陈国必有大乱。

    果不其然,与昭襄子病卒的消息一同传来的是昭氏世仇逢氏和太尹两氏已经开始攻伐昭地。

    陈国诸卿之乱已然开始。

    身为陈国之人,昭穿如何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呢?

    陈国是天下间最强大的霸主国,国力强势,军势天下无双,数百年来天下列国的霸主之位,多数时间都在陈国掌握,但其中就有数次失霸,皆是由陈国诸卿内乱造成的国势衰颓所致,在数次内乱中,也有许多过往无比鼎盛的家族随之湮灭。

    今陈国再次陷入内乱,并且还是仅剩的六大家族之乱,其乱势甚或比之以往更加。

    国势如此,再想着今日蔡国之咄咄逼人,荆国似也不甘寂寞,昭穿心中已经很悲观了。

    他无比清楚的认识道。陈国持续近百年的霸业,今日或将就是最后的尾声了。

    “唉,为何我大陈。总是会有这等事发生呢?只愿不要乱上太久,那样或还可挽救。”昭穿是这样想着。心底虽依旧悲观,但不论情况如何,他依旧要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尽自己所能。

    宴乐声中,打量着周围诸多向他投以热切目光的淮上大夫们。

    他很清楚,这些人的热切目光并非投与他,而是投向他身后强大的陈国,一旦陈国消息传来,北面的蔡国又咄咄逼近。他们很容易就会动摇,然后重新投入蔡国旗下。

    即便不投蔡国,也会坐观局势。

    那么在失去了陈国支撑后,又身处这去国近两千里之外的淮上,除却自身力量,他还有什么人可以依仗呢?

    昭穿看向今日宴会的主家吕里大夫,除了他和几位长期以来与蔡国有不解之怨的大夫,其他人恐怕全都靠不住,但仅仅依靠这些人,其力量还略显单薄。还须竭力聚拢一切可以聚拢的力量才可。

    但除却他们之外,还有谁呢?

    昭穿想到了前段时间十七武士大破黑胡,今日又仗义出手。已将蔡国深深得罪,智略勇武都是不凡的王越,这么想着,他端着酒樽,稍稍打发几位来敬酒的大夫,离开了自身席位,往王越所在席位去。

    一边行着,他一边打量,远处的王越。也被几位大夫环绕着,在这盛大的宴会中。与远比他年纪大,权势更重的大夫们谈笑自若。举手抬足间竟是无比的耀目。

    昭穿无比清晰的感受到,此时此地的这场宴会,就是一个巨大的百戏之台。

    蛇余公子王越,就是身处台上的百戏者,他技艺高超、游刃有余,一言一行能叫左右台上台下所有人的目光聚于一身,随心所欲之间,仿佛能够主宰每一位观众思想、情绪和行为。

    这种感觉,几乎叫他想起记忆中的一人。

    陈国六卿家族小一辈中最杰出者,有着“如日中天”称号的荀氏少年英睿。

    两人都是一样,犹如太阳般耀目。

    但又有不同。

    一者恰如中天皓日,其虽耀目,却会与所有人以灼晒感。

    眼前的王越,却若那初升之阳,向下洒落的是晨曦之光,身处其中,但觉心暖神醉,叫人如沐春风,皓日已当正空,是为极盛,王越这朝日,才是初升,有着无限的希望。

    一番考量,昭穿竟得出个自己都不相信的结论。

    这样潜力无穷的少年英睿,又是亲近陈国,他略为深思,心中就有了决定。

    “十七武士破黑胡,完成了哪怕于让大人都所不能之功,听说又收编了上千黑胡盗,短短时间,就已经训练的犹如精锐,其势比之破黑胡前,壮大何止十倍?”

    “这种状况下,若再得我陈国在淮上的力量与影响力支撑,又能做到何等地步呢?”

    “若你能助我争取到足够时间,能够将局势拖延至陈国内乱平息,无论是我大陈还是我,来日必不负你。”

    这般想着,昭穿端着酒樽,徐徐走到了王越席前。

    “昭穿大人。”正与王越亲切交谈的两位大夫连忙与昭穿见礼。

    “你们在谈些什么,能叫诸位大夫都如此高兴呢?”昭穿笑问着。

    他发现这几位大夫,似乎都是在淮上与吕里大夫保持着密切联系者,其中就有溧阴与阳翟两位大夫。

    阳翟大夫正欲回答,王越却与他先行一礼,微微笑了声:“不过是谈了些小小的货殖事,不足挂齿。”

    被抢答的阳翟大夫一点都不生气,反道笑呵呵的道:“对,是货殖事,小小的货殖事。”

    能让几位治民十万的大夫都如此高兴,甚至还要保密的生意当然不会是小小的货殖事,但昭穿却无意探寻,只是点了点头,对几位大夫道:“各位大夫,我想与蛇余公子,私下一谈。”

    他稍稍一礼:“不知几位大人可否稍稍移步?”

    众大夫相视,顿知能叫陈国驻淮上这位使者亲自来谈的事定然非是小事,更发现刚才在与他们谈合作的蛇余公子王越,其影响力竟能引得昭穿亲会与之谈,不由对之前所谈事情更增了几分信心。

    不再多言,大夫们就作让开,与昭穿和王越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昭穿点了点头,又对王越道:“蛇余公子,且借一步说话。”

    王越自无不允,于是两人赞离宴会厅堂,到得旁侧一处专门于宾客私下谈话的偏厅。

    到得偏厅,昭穿却未立即将想法呈露,只对王越问道:“蛇余公子,不知你可有什么志向。”

    陈使昭穿的话,王越一听,就知是有戏肉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