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四章 继绝
    王越微微点头,本还想如何起头,但既南仲礼文直接问起,他却也不矫情,便直说道:“南仲大人,我确实有一些事,想与大人请教一二。”

    “哦?”南仲礼文诚恳,道:“若是南仲礼文所知,定然知无不言。”

    “那就多谢大人了。”

    王越微微一礼,道:“事情是这样的,大人也是知道,我是蛇余公室之后,自数百年前国破家亡之后,我蛇余家无时无刻不想有朝一日能够复家复国。”

    他叹了口气:“只是奈何当日家亡之时,整个家族几乎都被灭族,实力千不存一,又人丁零落,族内一直以来来也未出什么人才,许多年来,此心都不敢起。”

    “生怕卷入什么事情中,叫家族仅有的力量都被消耗。”

    “若是那样,我蛇余公室可就是万劫不复了。”

    南仲礼文点了点头,说:“公子的先祖此决定无疑是十分正确的,这数百年来,多少亡国公室,都是试图复国而彻底消亡,只有少数几国公室放弃了国业,最终融入大国,方能为一大夫保住其家业。”

    “我见公子,文韬武略皆是不凡,莫非是有复国之心?”

    “不错。”王越肯定的说,又道:“此是我蛇余多少代以来已写入家训中之事,我身为蛇余家的嫡子,继承了蛇余家种种传承、秘术,又有些小小能力。如今更是家族希望唯一所寄,更是一日不敢忘怀。”

    “此来淮上。正是欲在此能观天下风云之地寻一机会。”

    “南仲大人,我不久前破黑胡薄有小名,是故才来淮上就有淮伯祭司寻来,言其神庙可以出兵车支持我于蛮夷之地行征服事以复国业,但我对于此事有些顾虑,是以并未答应。”

    “公子未答应是对的。”南仲礼文赞同道:“以公子之弱势。与强势淮伯神庙合作。其力过于不等,淮伯神庙不过是想利用公子之身份和能为罢了,来日即便能够复国,到底是叫蛇余国还是淮国还未可知呢。”

    “既是未答应,那公子显是另有打算。”

    南仲礼文环视左右,道:“今日之后,公子之名,必然传遍天下,虽得罪了蔡人。但却得到了陈国的承认,整个淮上,愿与公子为友者,必不在少数。若能取得他们的支持,其力不在神庙之下。”

    “公子此来问我,问的应当是有天子大义认可的继绝复国。”

    说道这里,他有些不好意思,道:“此事本倒也不难,存亡继绝,乃是正礼。但是说来有些惭愧,当今成室财势困顿,几乎连一国政治军势都难以维持。”

    “去岁天子竟为债主逼债因无力偿还而躲上高台,最后将旧日一处宫院交出去抵押方得脱身。”

    “唉,所以公子想获天子旨意之允,恐怕得…恐怕……”

    王越看他有些不好开口,就笑着对他道:“此事大人又有何说不出口的,不过是些许用了又随时可挣取的钱财,大人且说个数,此就当我蛇余公室与天子之朝贡礼金就是。”

    他破了黑胡,所得钱财不是一笔小数,又有大把挣钱的方略,更有庄园大把人力可用,却是不虞财乏。

    “这…”南仲礼文想了想,终于开口:“五百斤黄金如何?若有五百斤黄金,我南仲礼文必定帮公子办成此事,公子也请放心,此五百斤黄金,南仲礼文分文不取,尽会交给当今天子。”

    才五百斤黄金?

    听着南仲礼文的开价,王越终于知道成室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不说其他,今日吕里君子婚宴,任意两位实邑大夫所送礼金,都已超出此数了。

    王越摇了摇头。

    南仲礼文顿以为要价太高,便道:“四百斤黄金,我再多与天子说些好话,应该也能办成。”

    王越却道:“我与南仲大人黄金一千斤。”

    “只须将此事办成,其余我王越一概不问,多的就权当与大人交个朋友。”

    “黄金一千斤?”听着这个数字,南仲礼文瞪大了眼,连声道:“这怎么使得?这怎么使得啊?”

    “有什么使不得的?”王越摆了摆手,问:“莫非南仲大人不愿交王越这个朋友吗?”

    南仲礼文想了想,这样一笔钱,他不仅是个人需要,正在被逼债的天子也是需要,就不作推却,躬身与王越行了一个大礼:“多谢公子看重,公子之所托,礼文必定全心为公子办到,此次出使庸国事了,必定全速回国,下一次来淮上,必定携来天子旨意。”

    “日后公子若有什么需要礼文帮忙的,只须遣人往东邑南仲家投上名帖就是。”

    “那就有劳南仲大人了。”王越感谢道:“我此宴之后当准备好与天子朝贡之礼。”

    “大人此去庸国,回返时路过临川就可来取。”

    与南仲礼文一番交谈,王越也算了却心中一事。

    他此时号称蛇余公子,但是毕竟是号称,只因他实力颇强,如今又有大名望,更还得到了像吕里大夫这等大影响力者的认可,是故不会有人怀疑,

    但假冒必定是假冒,随着他影响力越发大,总会有一日,会被人抓此痛脚来说事。

    这种事他虽不惧,但到底毕竟是个麻烦,若南仲礼文将成天子支持他继绝复国之旨给他拿回来,就等若成天子都认可了他,则蛇余公室身份再无疑问。

    稍后,王越又拿出一张有着蛇余新家纹的镀金名帖交给南仲礼文就匆匆回到上席。

    他离去后,南仲礼文拿着名帖看了看,恍然想起,似乎忘记了一件事。

    继绝之事,不仅仅需要家纹,还须蛇余公室破国灭家后成室太史再无对应记录的公室家族谱系,以此上溯血统源流,证明其公子身份。

    随即他就笑自己多虑。

    蛇余公子,如此之才,就是寻常大夫之家那都是培养不出来的,更继承了堪比昔日商龙君龙虫蜻蜓切的蛇余公室秘术龙蛇响尾?而且与他交好的尹阴大夫、吕里大夫、吕里小君子他们又不是傻子,能得他们认可,身份当是确凿无疑。

    这时,他忽然又发现名帖背后似乎还有阴文,就翻过来看,上面密密麻麻写着诸多小字,正是他刚才以为王越未给他的家族谱系,却是与名帖一同给了他,想来蛇余公子对此早有准备。

    但他一看之下,就微微吃了一惊。

    只见此谱之上,蛇余公室自亡国之后,人丁就是十分凋零,期间有好几次好不容易家族扩大,但接下来诸多人名之后就写有诸如“疫”之类的字眼,这是遭逢大疫啊。

    直至近几十年,更是写满了“殁”,整个家族在二十年前几乎尽“殁”,这无疑是战乱所至。

    南仲礼文想及王越之扬名似乎就是在申南之地,而申国在近几十年内,恰恰经历了数场大战。

    有三十年多年前陈国中军将荀异子率联军四千乘对蔡象申三国联军在申中肇邑的肇之战,有二十年前陈国中君将昭襄子五千乘兵车与荆国决战申南的南鄙之战,此种大战,双方参战军力高达近百万,仅是战时就波及无数,战后流窜的逃兵武士,对当地更是有着巨大破坏。

    这样分析,蛇余家族许多人在这两场大战中却是没能幸免。

    “真是个多灾多难的家族啊。”

    南仲礼文感叹着,再回望王越。

    只见这个多难家族的唯一嫡子,正如无比耀目的太阳,活跃在淮上诸大夫之间,三言两语,随意谈笑,就叫诸大夫脸上流露出或赞叹、或激动、或自愧弗如的神情,又都是无比的热切。

    如此之气度风姿,一言一形都似乎透出着某种写意,叫人见之就为之心折。

    再想及认识以来的种种,他心中忽然生出谋种奇怪的认知。

    “或许,蛇余家数百年来的气数,就尽集在他一人身上吧。”正这么想着,他忽然见得陈国那位叫人敬佩的昭氏春官,面色似有些不对,隐隐还有些焦虑的持着一个酒樽往王越所在去了。

    以他之识见,这位使者去找王越定然是有事,但到底是何事,竟叫此位大国使者如此焦虑,他去找蛇余公子王越,又是为了什么,也与他焦虑的事有关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