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章 强者
    槐里吉之言,就是*裸的威胁了。

    众人将目光都落在王越身上,看他如何选择,槐里吉之言虽是威胁,但话却是没错的,王越今日选择出手,若是败了,结果就是死,若是胜了,也无任何好处,平白与蔡国这等庞然大物结仇。

    任何人听了槐里吉的话,一番衡量,多半会选择退一步,那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蛇余公子。”陈使昭穿叫住王越:“公子之心意,我陈国人领了,接下来的事,还是交给我吧。”

    王越摆了摆手,往蔡使看过去,大声道:“吕里小君子是我朋友,为朋友出头,我责无旁贷,昭穿大人今日之言行,也叫我敬佩万分,至于蔡国…呵呵!”

    他一声冷笑,对众位大夫、国君使者道:“各位大人可能不知,此次王越与吕里小君子南来淮上,一路上黑胡竟是受了蔡国人的命令,要截杀小君子,截杀不成,又派人刺杀,甚至还想对吕里大人出手,我与小君子一路同行,侥幸破得黑胡,又杀其刺客,这才平安到达淮上,却不想蔡人今日又来做此恶客。”

    淮上众宾客大惊,既心惊于蔡人敢对淮上大夫下如此之手,也惊讶黑胡竟是蔡国人的人马,仔细一想,黑胡在蔡国起事,但却是在北方诸国肆虐,竟是除起事前期没半分祸害蔡国。

    王越又道:“陈国得天下大霸,乃是尊王攘夷、九匡诸侯,其军威赫赫,功业彪炳,天下人无不信服,而蔡国行事如此阴暗龌龊。竟还想复霸,简直是堪称可笑。”

    “蔡王与蔡使如此行事,若是昔日蔡恒公泉下有知。不知是否会自陵中跳出来喝骂。”

    “蛇余公子,你。”槐里吉满脸通红。怒极道:“今日你这是自己找死,白河,给我杀了他。”

    武士白河面色一肃,手按长剑无声无息就离开他身前,朝王越走过去,其身形似缓实疾,三两步就到达王越身前十步,无形间带起一股冷意。如一阵凛冽的北风呼啸而来。

    “慢!”一位老者忽自庭院照壁后方的大门外绕了进来。

    “老夫荆国新任驻淮上外事春官项元,前来与吕里大夫贺礼,除却赠吕里大夫几块宝玉,这位来搅局的蔡国恶客,也一并替吕里大夫一并接下料理了。”

    “荆国的外事春官也来了?”

    “这下好了,蔡国人今天可遇到对头了。”许多人原本还提起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但又有人感叹:“只是想不到,吕里大夫小儿大婚之礼,竟成诸霸主国角力之场,倒是蛇余公子却是真仁义。为朋友之义,竟敢直面蔡国这等庞然大物。”

    槐里吉心下也是微叹,今日之事实在是太过不顺。先有蛇余公子跳出来就算了,如今荆国竟也来搅局。

    他强自压下心中不快,脸上拉出一丝嘲弄,对荆使项元道:“项老大人如此年纪,何不在家弄子娱孙,颐养天年,竟也来淌这滩浑水,就不怕一个闪失,再也回不到荆国么?”

    项元呵呵笑道:“身为外事春官。就须有为国事死在国外的觉悟,老夫活了七十多年。已经比多数人都活的要长,即便是死也是赚了。倒是槐里大人如今正值壮年,死了就有些可惜了。”

    “而且老夫今日也不是淌浑水,只是见不得蔡国人龌龊行小人之行。”

    “蔡国若想复霸,就拿出实力来嘛,何必如此行事呢?”

    他与众淮上大夫等宾客保证道:“各位大夫且放心,我荆国若想复霸,定然是携万乘兵车兵压淮上,光明正大而来,绝不行如此小人行径,到那时只要淮上诸国愿以陈国旧例向荆国纳征,荆国不动淮上半分。”

    “又是个空口白牙的万乘兵车。”槐里吉大笑道:“如今也不知荆国二十年前损失的数钱乘兵车恢复了没有,项老大人竟空言万乘兵车兵压淮上,莫非是老糊涂了在做梦吗?”

    “倒是我大蔡,在吾王励精图治之下,实力一日强过一日,哪怕要防着北方随国,不敢出动兵车万乘,但是五六千乘兵车还是拿的出的。”

    “嗤!”项元一声嗤笑,不屑的说话。

    “槐里大人莫非是将农兵都算进去了么?农兵编制的兵车在当今天下还能打仗么?”

    “想不到,蔡国人还以为今世是昔日蔡恒之时呢。”

    “哼!”槐里吉冷笑:“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还不如手底下见真章,白河,去掂量掂量我们的荆国项老大人有何底气,竟敢来与我们共起剑舞为吕里大夫贺。”

    “养由正,你想恢复家族之荣誉吗?”项元指着槐里吉:“今天就是个机会,与老夫狠狠扇这蔡人的耳光,叫他明白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诺!”养由正一阵激动,身形已如电闪雷鸣般挪移。

    应诺未息,他已按剑瞬息十步,将电光按于槐里吉身前。

    槐里吉的武士白河,默然将剑高举,陡然隔空朝养由正前方猛劈。

    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拦,养由正的剑,从槐里吉的面上如春风般的拂了过去,这一击落空未落实,他剑势已化为横拍,往槐里吉脸上扇去,但陡然一阵风又从远方刮过来,竟将槐里吉凌空远远吹开了。

    “气刃斩?”他回转身,凝视着离王越不远的白河。

    “错,这是剑风。”武士白河淡淡的答道。

    一旁王越感受着之前空气中的变化,立刻就已明白,这所谓的剑风,只是某种特殊的、相比声波扩散性,更加稳定的冲击波。

    此波不如声波及远,速度也差了一等,但胜在集中仿若实质,在中程杀伤力巨大。

    此世武士众多,武士昌盛,各类绝学层出不穷。无论是巢有的龙虫蜻蜓切,又或是这位白河武士的剑风绝学,都是一门堪称强大的技艺。若能学得并融入自身武学体系,却足以叫他实力大为提升。

    王越当下细细感受学习。

    王越感知学习的瞬间。白河曲着纤细修长的中指,弹在近三尺青铜剑上,剑身嗡鸣,带起周围隐隐空气呼啸,轻轻往前一刺,聚起一股无形却无比的凌厉,跨空直刺向养由正的心头。

    刺啦一声,空气中响起一阵如撕裂布帛。养由正长剑裂空,撕出一道白色的气刃凌空对斩。

    他一剑未落,朝前一步,第二剑又起,一剑接一剑冲开白河道道的剑风,接连五剑杀至白河身前。

    “十步连斩。”

    普一接近,养由正大喝一声,身上气势无限向上拔升,依旧是一步一剑,但剑速却比先前快了数倍。短短瞬息之间,他的身体好像多出了十几双手,握着剑同时朝白河击去。

    “一剑、两剑、三剑…十三剑。”

    剑刃破空带出刺耳的呼啸。叫远在数丈外的人连连皱眉间连连退却远离。

    似乎被这凌厉所震慑,武士白河面上带出一股微笑,徐徐退后,一步两步,再退两步,在一旁围观的武士,在这退步中恍然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白河周身就好像被卷在一股风中,被凌空吹起,脚下浑然没有着地。看似带着韵律无比优雅的后退,实际上身体竟仿佛是被养由正带起的气流轻轻拂退。

    他就好像一根风中的柳絮。迎着风在飘舞却不虞被风伤害。

    养由正敏锐的发现了这个事实,但就在他觉知的瞬间。白河足下凌空虚点,整个人恍若瞬间移动,一个挪移已出现在他身后不好出剑的位置,左手修长的手幽灵般往他背后搭去。

    “就是这一招,就是这一招。”众位宾客随行围观武士中也不乏好手,他们无比入神的看着白河的手,刚才列氏剑馆的馆主,就在瞬息之间,伤于武士白河这一手之下。

    王越也仿似看到了极为精彩的一幕,他全神贯注的感知其运力,心中若有所思,知其身法此等快速,乃是往身后释放剑风如火箭推动所至。

    养由正猝不及防,身体一沉,全身气力以某种形式飞速聚集在即将被击中的位置,然后主动迎了上去。

    冲、撞、卸、挪。

    他这一迎带出了四种不同的力,力量控制之精叫能看得明白的围观武士叹为观止。

    “撕!”两道身影一触及分。

    养由正身体分毫未伤,只有背后衣袍被撕了个粉碎,带起无数布帛碎片在空中扬撒开来。

    武士白河却在他这一冲中,借力真正飞上了天空。

    随后他哈哈一声,脸上露出个邪魅冷酷的笑,身体开始在空中打起旋来。

    荆国武士养由正不知为何心下一紧,仿佛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白河寒秋。”

    白河一声轻吟,身体转成了个陀螺,陡然化身好像有着数十上百只手的诡异神灵,暮得在半空掀起无穷剑风,四面八方自不同角度朝养由正袭去,将他卷在剑风的最中心。

    养由正这时哪不知武士白河已然拿出了最强的剑技在招呼他,心知一个应付不对,整个人就会被这阵剑刃风暴绞的粉身碎骨,当下再喝一声,依旧是之前那一式十步连斩,一步一斩恍若一剑十三出,朝定了白河身形落下处的反方向冲了出去。

    高速冲行出剑的身影骤停,远处白河飘逸的身姿徐徐落下。

    “你输了。”白河淡淡的说着,就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养由正呆呆的看着自己胸前,上面不知何时多出的两道伤口,再想到刚才他竟是不敢往白河落脚处冲杀,心中竟是已经本能对他产生了畏惧,想着这些,他闭上了眼睛,眼角流出了不甘的泪水。

    他知道,他再也无法战胜眼前的对手,这不仅仅是为对方更加超卓的剑技绝学所击败,更是在心灵上被击溃了,遥想当日修成气刃斩和十步连斩,自以为天下哪都可以去得,依此恢复家族的荣耀是迟早的事。

    哪曾想,才一碰上个高手。就如此轻易的败了。

    “唉!”带着一声叹息,仿佛家族的荣耀都随之远去,养由正回过头去。与之前曾用满是希望和鼓励的目光看着他的项老大人,无比沉重道了声:“我输了。”

    又对武士白河道:“你杀了我吧。”

    王越摇了摇头。这养由正的剑术不差,但是这心境竟是如此脆弱。

    从出时的信心满满,才几个起落,就连剑都不敢出了,这等心境与他之剑技完全不相匹配,否则即便不能胜,也当能拼出个虽败犹荣之局,接下来看来却还是得他出手。

    武士白河不屑的看着养由正。

    “你空有一身剑技。却无一颗武士之心,根本就不配持剑,杀了你我还嫌脏了手。”

    他冷声道:“你自裁吧。”

    槐里吉见他大胜,目光落在面色已然铁青的项元,也笑道:“项老大人,本大人可不惧什么荆国万乘兵车,今日想杀你不过一念之间,但念在老大人年事已高,不日自己都会钻进坟墓,就不脏自己双手了。”

    他又得意的笑了起来。对王越道:“蛇余公子,你现在退回去还来得及,本大人念你年少无知。一时冲动,不会与你计较,哈哈…”

    “当啷!”养由正鬼使神差般举起自裁的剑被打落。

    王越面无表情从他身旁走过。

    “士光,这是个弱者,是个只能恃强凌弱的懦夫。”没有回头,王越对学生士光道:“还记得老师对你说过什么叫强者吗?”

    “记得。”士光不假思索的回道,看向王越的目光满是崇敬与孺慕之情,他随王越时间并不长,但短短时日内。王越做的哪件事不是大事,又是对他言传身教。早已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将自己的高大的形象立在了他心中。他满是兴奋的,用激动的声音,继续说。

    “老师说,强者不惧挫折,强者越挫越强,强者越挫越勇,强者永不言败。”

    王越又问:“强者何以强?”

    士光大声说,满脸通红:“强者之所以强,是因为有一颗强者之心,是因为他在心中找到了可以为之牺牲乃至付出一切的宝贵事物,强者有了他,就能从中获取超越自身生命极限的力量、智慧、毅力和勇气。”

    他深吸了一口气,又环视着左右都被声音吸引过来的目光,用几乎颤栗的声音继续道:“强者之心,就是牺牲与守护的强者之道,道…道在前,虽千万人吾亦往矣。”

    “轰!”士光此言一出口,顿引得整个庭院从未听过此等话语的无数宾客和武士为之震动,或兴奋、或激动、或恍然大悟、或不甘、或自愧、或无限神往。

    一时间,好像聚光灯,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士光~的老师,王越身上。

    能够说出这般话的人,毫无疑问是个强者,并且有着强者之道,再想起他竟能为吕里小君子这朋友之义,出头直面蔡国,这岂不是正是他所言的那句话的真实写照。

    道在前,虽千万人虽千万人吾亦往矣。

    “不愧是能说出,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的蛇余公子王越啊。”许多人暗自点头,又想及今日事,不由对吕里小君子能交到如此好的朋友感到无比的羡慕。

    “这样的人,若是为友,那真是人生大快之事啊。”

    更多被震撼的却是在场的武士,他们在王越这句话中,无比直观的感受到了一股无匹的力量,更隐约好像看到了能够叫他们迈步更高的东西。

    然而,他们中多数人什么也没得到,得到的不过是一时间的热血上头。

    就是白河,脸色都在此等言语中不断色变,看向王越的目光就此不同。

    陈使昭穿,如醍醐灌顶般,已然明悟,今日驱使着自己不惜生命都要向前的东西,那就是道啊,原来,我也是个强者么。

    南仲礼文,整个人都颤栗起来,陷入到一片思维混乱中去。

    申到闭目间,一句虽千万人虽千万人吾亦往矣不断在脑中回荡,更有之前强者之论,他觉得王越这番话语,恍若拨云见雾般,在他面前掀开了一条通往他志向所在的光明大道。

    王越借此将自身的名望刷上了新的高度。

    但接下来,他还须有件事要做。

    蔡国武士白河已目光灼灼的看着他,脸上第一次有了郑重,他遥遥朝王越行了个武士礼:“蛇余公子,多谢您的强者之语和强者之道,这让我看到了剑术升华为剑道,迈步更高的希望。”

    “我,武士白河,将以最强的剑术来感谢您的教诲。”

    “愿公子能够以身殉道,或白河殉身于公子之手,请。”

    王越对行一礼,同样道了声请,庭院中所有人的目光再次汇集,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