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九章 阳谋
    今日第一更,稍后一分钟还有一更,中午下午再各一更,共四更!

    “什么。”唱礼声才一落下,整个厅堂内外所有宾客都为之哗然。

    “太过分了,蔡国外事春官到底是想做什么?”

    一位同为景国的大夫无比气愤道:“在大吉的婚礼之上,怎可动得剑器。”

    “实是可恶。”溧阴大夫狠声道:“吕里大夫素来与蔡国不睦,这槐里吉分明就是来搅局的。”

    “淮上五国昔日是蔡国盟约国,但近几十年来,蔡国势衰,陈国霸业兴旺,百年间九匡诸侯,二十年前更堂堂正正会兵车五千乘,败荆国于申国南鄙,如此我淮上才服陈国并入其盟约向其纳征,依我看,蔡国许是自觉恢复了实力,又见得陈国六卿忙于内争无暇他顾,如今又想复霸,想叫我淮上脱离陈盟再入蔡盟,这才连连动作。”

    说这话的是个三十余岁的年轻人,精明干练,身上博冠额带,着着大夫袍服。

    王越认得他,吕里大夫之前介绍过,此人是景国东北方靠近蔡国边鄙的阳翟大夫,因领地与蔡国汲地交界,对于蔡国了解甚深。

    “早在之前,蔡国这位外事春官槐里吉,就向国君有过此议,但遭到了吕里大夫和诸卿士的联合抵制,所以未成,他许是将吕里大夫记恨上了,所以有今日之事。”

    国君使者仲叔于华道,他又恨声说:“蔡国哪像个霸主国,若是有实力,堂堂正正去与陈国会上万乘兵车,若能够大胜,要淮上五国入蔡盟还不简单?哪像现在这般。尽行些小人之行。”

    景国诸大夫们的讲话,陈国驻淮上外事春官昭穿尽听在耳中却是面色一片阴沉。

    淮上五国乃是陈盟之国,蔡国此举。简直是对陈国霸业*裸的挑衅,他身为外事春官。在这淮上之地,理所应当的维护蔡国之霸业,但阳翟大夫之言却是实话。

    当今陈国六卿忙于内争,彼此提防,就是黑胡盗入陈,都只是昭氏稍稍腾出部分武力,叫家将于让带了上千武卒,只是赶走了事。不然换做十数二十年前,黑胡哪怕长着三头六臂,也是不够陈军一个指头的。

    “哼,阳淮,随本大人出去,吕里大夫乃是因维护陈盟之事而受此之遇,我大陈理所应当为其出头。”

    “诺。”武士阳淮一声应诺,就随昭穿出了大厅。

    眼看陈国昭穿出头,众大夫相视一眼,急忙带着随身家将武士一同跟了出去。

    “唉!”南仲礼文见之。摇头叹气不已。

    若是大成还强大时,此等事,他就可以当面直斥。但现在,他也只能看着。

    “南仲大人,不如一同出去看看。”

    王越想着之前那震动内郭的唱礼声,很显然不是吕里大夫府内赞者发出,他倒是想看看,蔡国在申南技击营覆灭后不久,又要整些什么新花样出来。

    “啊!”

    两人正要出大厅,冷不防外边传来一声惨叫,一个黑色的人影。如炮弹般飞往大厅,将厅堂的木门砸的四分五裂。往后眼看还要砸向厅内的五尊大鼎,蛇大一个回身。身手敏捷的将人接住卸去冲力。

    “啊,这不是景都淮阴列氏剑馆的馆主列央子吗?”立时有人认出黑影。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列央子如何会被人打飞至此?”

    稍后又有人回道:“列央子出言训斥蔡使,却不想蔡使的随身武士就对他动了手,列央子也是本国有名的强大武士,没想到竟接不下蔡国武士随手一击。”

    “蔡国今日存了心来搅局,或许就是想借此立威,带来的武士自然非同小可。”

    “怎么样?”王越问了蛇大。

    “公子,列央子面上无伤,连血都未出,但人已昏迷,五脏六腑已经移位。”蛇大面色凝重:“他此时还无事,只是若无治疗手段的话,他活不过今晚。”

    “伤人者真是厉害啊,论及对力量的控制,或还在赵午大人之上。”

    “走,出去看看。”

    吕里大夫府外,正门照壁后的庭院,此刻已经被近百宾客及随行武士围住,中心处,是一位身着紫衣卿士服装的男子,看起来三十余岁,正是蔡使槐里吉,另一位二十几岁的武士,站在前面,将他护在身后,虽面对众宾客和武士的来势汹汹,却是淡定从容,仿佛未将任何人放在眼中。

    “本大人好心来为吕里大夫贺礼,却遭人拔剑相向,这就是吕里家和淮上各位大人的待客之道吗?”随身武士一击将列央子击飞后,槐里吉冷笑着说。

    “槐里大人的贺礼之道,真是别具一格啊,难道蔡国都是这般贺礼的吗?”陈使昭穿的声音远远传过来,声音带着嘲讽:“若是如此,来日我陈国三军万乘兵车军临蔡上,为蔡王贺上一曲《干戚》如何?”

    “是陈使昭穿大人,昭穿大人来了。”众位宾客一阵喧哗,连忙分开队伍让出一条通路。

    “有陈国使节在此,看蔡国人如何继续嚣张。”

    淮上之人昔者为蔡国盟约中人,对于蔡国的强大自是无比了解。

    但陈国九匡诸侯,二十年前昭襄子更会兵车五千乘,将数百年来无数次侵袭淮上的荆国人打的大败,后携胜势兵临淮上,其赫赫武功、兵威,哪怕家记中记载的蔡恒公时期的蔡国也是远有不及。

    陈人兵临淮上之景,那无数军容鼎盛的百战精锐,连绵数十里的旌旗,直至二十年后,还叫昔日还年轻的众大夫们难以忘怀,加之陈盟比之蔡盟对淮上的要求可低多了,是以心甘情愿臣服在陈盟之下,以至蔡国想要复霸,叫其还归蔡盟,他们皆是不愿。

    如今蔡人闹事。陈国使节出头,他们就好像找到了主心骨。

    但槐里吉却道:“昭穿大人真是一张好利口,万乘兵车张口就来。”

    “本大人倒想看看。陈国的万乘兵车在哪?”

    “昭穿大人且慢。”

    陈使昭穿正携武士待与蔡人一争,王越几步赶上前来。忙将他叫住。

    “原来是蛇余公子,不知蛇余公子有何见教?”

    刚才吕里大夫一番介绍,已经叫昭穿对王越有了个深刻的印象。

    王越聚音成束,声音只落于昭穿耳中:“昭穿大人,您切不可去与蔡人争,他们是有备而来,您一旦去争必败无疑,到那时候折的可就是陈国在淮上之旧威啊。”

    “如若陈国依然如二十年前那还好。可是陈国现状…’

    “大人今日若是一败,蔡国人在淮上的声威和影响,就要借机逐渐压过陈国了。”

    昭穿点了点头:“蛇余公子果然见识不凡,短短时间,就知晓了蔡人的图谋,但他这是阳谋,今日本大人若是不接,这就是向整个淮上告诉我陈人怕了蔡人,连给自己盟友出头都不敢,这和败又有什么两样。”

    “所以。哪怕可能败,今日我也须上。”

    他闭上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对王越凛然道:“若今日本官失败于此,当死于蔡人之手,我陈国男儿视名誉为生命,一国外事春官竟死于蔡人之手,传回国内,必定引起举国国野之怒,如此或能叫国内六卿暂时熄了内斗,一致对外,叫蔡人自尝恶果。”

    “嘶!”昭穿说话时。丝毫没有遮掩,叫淮上诸大夫们都可以听到。引得一片齐齐动容。

    这位来自大国的大人,为了维护盟友。维护国家霸业,竟可出头至此,连自身性命都可以牺牲,此等行为,再想着蔡人的龌龊可恶,不由更是坚定了追随陈国之心。

    一旁南仲礼文则满脸尽是愧色,同为外事春官,昭穿实在是比他出色太多了。

    远处,就是携万全而来的蔡使槐里吉也为之色变。

    今日这陈使昭穿,若真是为维护淮人死于此,那淮上之人岂不对陈国更是死心塌地?再若激起陈国六卿一致对外,会盟诸侯讨伐蔡国,则他一切图谋都是空谈,反将蔡国置于不复之地。

    真是可恶的家伙啊,槐里吉看着昭穿,一时间竟有些没办法,但他随身而来的武士却不屑道:“槐里大人无须担心,此地武士除却倾起而攻,否则无一人是我对手,至于那位陈使大人,我白河想他不死,他就能活,想叫他死,他就是死路一条。”

    槐里吉听之心下大定,武士白河可不是寻常武士,乃是在蔡国以北的随国中杀了随国公子都能全身而退者,后在整个随国倾国高手追索下,都能逃出随国,乃是上位武士中的最顶级的好手,是被国君赐以北风之名强大武士。

    他既是有把握,那自是有把握了。

    “呵呵。”蔡使槐里吉笑了,气焰无比嚣张,与陈使昭穿道:“今日乃是吕里大夫家的大喜事,本大人也是贺礼而来,昭大人却是为何在此言死,这真是不吉利啊。”

    “大人请放心,本大人保证,昭穿大人定然不会死,甚至连伤都不会有。”

    昭穿正欲回话,王越却再将他拦住,又往四方宾客抱了抱拳,大声道:“蔡人在吕里小君子的大婚礼上行搅局之事,此等行为实是可恶之极,我为小君子之友,在此岂能坐视,今日又何须这位昭穿大人出手?且看我蛇余公子王越出手料理了他。”

    槐里吉目光如针,深深盯在王越身上:“原来这位就是蛇余公子。”

    他冷冷道:“蛇余公子十七武士大破黑胡之事,本大人也是听过,当真是天下少有之英才,但活着的英才才是英才,若是死了,蛇余公子这一身智略勇武,还有破黑胡得来的名声,可就什么都不是了,而且即便公子有能为能胜于我蔡国武士,难道就不曾想过做下此事会有何等后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