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七章 形象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应广大读者要求,加更一章,今明两天都是四更!

    “景国溧阴大夫,亲自送来碧玉五璧与吕里小君子贺喜,景国阳翟大夫,亲自送来黄金三百斤与吕里小君子贺喜!”

    “景国国君,遣次卿士仲叔于华,送来新铸鼎器五鼎,前来与吕里子大人贺喜,陶国定窑大夫,遣小君子送来白银两千斤,前来与吕里小君子贺喜……”

    按照成礼婚仪规制,大婚之礼,当在黄昏举行,下午正是四方宾客云集之时,中午过后的吕里城郭内,越发热闹起来,几位吕里家登名唱礼者,唱礼声此起彼伏。

    吕里氏为景国数邑大夫,虽不为卿,但其麾下吕里、临川两大邑,治军民三十余万,全力动员之下,能发兵车三四百乘,几占整个景*力小半,是故在景国乃至淮上,都有着非凡的影响力。

    其子大婚,乃是景国乃至淮上的大事,以至于整个淮上各大势力,无不派人来贺,近的亲来,远的派人来,各国国君都谴使前来,甚至淮上之外,陈、荆等大国驻淮上外事春官都过来了,至于那些流亡国外的国君、公子、大商人、各学馆、会馆的馆主,以及无数想要借此结识吕里大夫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王越与淮伯中曲祭司,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到达吕里城邑。

    此时城邑内都是无比热闹,城邑外更是车马云集。

    今日来的宾客,无一不是普通人,随便任何一人出行,往往都是有一乘兵马随行。多的甚至有数乘之多,哪怕是商人都带着数十近百随从,总和起来人数恐怕不下近万。

    如此多的人。自不能全都安排至城内。

    除却主人携亲随武士入城外,其余人等都在城外吕里家武士们安排下自行安营。又引得城邑内外不知多少国野小商贩们,携着各种食物、点心、果蔬汇集了过来兜售贩卖,以至于城外都是人满为患。

    “又有兵车来了!又有兵车来了!”

    见王越等人兵车过来,吕里家的武卒们大声喊了起来。

    随后就有武士过来。

    武士才过来,稍稍打量了车队,心下就是一惊,回过头去大声道:“来了位贵客,随行起码六乘兵车。横剑,你那里还有地方吗?”

    武士声音甚大,叫周围许多正在指挥安营或停车的宾客都听到,将注意力放了过来。

    一位主人就对一旁熟人问:“不知来的是什么人?竟有六乘兵车随行?这在整个淮上,也不多见啊。”

    熟人点头道:“是啊,我听说就是吕里小君子前往申国尹阴接亲,也只带了五乘兵车呢。”

    随着车马近前,众人渐渐看到车马上的旗号,许多人就皱起眉来。

    这旗号却是有些陌生?淮上有哪位大夫的领地叫蛇余的吗?

    当下有人就问:“你们知道淮上有哪里叫蛇余的吗?”

    “我只听说过陆余,可没听说过蛇余。倒是好像数百年前,曾经有过个叫蛇余的千乘之国,后来为西方妖戎灭了。不过据说其公室也在那一役灭亡?”

    “你们连蛇余公子都不知道吗?”正安排来客扎营的武士听到了就对他们问。

    “蛇余公子?难道蛇余公室竟还有后裔?”宾客惊讶的说。

    “那是当然啊,不然你道哪来的蛇余公子。”武士笑道:“此次蛇余公子,正是与我家小君子一同南来,途中两家联手,还将纵横北方的黑胡盗都打的几近覆灭呢。”

    “什么?”

    “怎么可能?”

    众宾客听着脸上一片震惊,满脸不可思议。

    “黑胡盗可不是普通山盗、水盗啊,其纵横北方多年,甚至还破灭了一位大夫之家,前段时日。哪怕陈国昭氏都没能拿他如何,仅是将他驱逐。”

    “吕里小君子去接亲也就带了五乘兵车吧。那蛇余公子又何德何能,能一同将黑胡击败呢?”

    “怎么不可能。”看着宾客们眼中的震惊。其中身份甚至还有其他大夫领的小君子,武士脸上露出自得自豪之色:“我听随小君子去接亲的武士说,蛇余公子仅是带着自己家将,还有我吕里武士一共十七人,连夜一番火袭,就将黑胡打败了。”

    “不可能。”一位武士听到了,赶过来断然道。

    “黑胡的厉害,你们没见过根本不知道,他就仅是一人,都能轻易击败十位以上的武士,其更有几位兄弟,个个都与他一般,再加上数千人马,你说竟被十七位武士击败,如何可能?”

    “哦,这位是随陈国外事春官一同过来的武士,难怪这般清楚黑胡的状况。”

    “嘿嘿!”吕里武士嘿嘿笑着,面上自得之色更甚。

    他大声反驳道:“如何不可能。”

    “蛇余公子不仅击败了黑胡,还收编了黑胡逃走后所遗的黑胡盗呢,我听说这足足有上千之多的人,不仅如此,蛇余公子更是得到了黑胡在北方多年的劫掠所得财物。”

    “啧啧。”吕里武士啧啧有声:“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小君子只拿出一部分奖励有功的武士,每个人得到的就是我几辈子都看不到的钱财了。”

    “唉!”他叹了口气,道:“只恨没随小君子去接亲,不然我或许也会被蛇余公子选中一齐去袭黑胡,那样也就能既得财物,又能得如此大名了。”

    “黑胡真的被击败了?”陈国武士还是有些不信,但吕里家武士脸上又做不得假。

    “真的。”吕里武士肯定道:“不信你去与周围问问,此事在我吕里家早就传遍了。”

    陈国武士喃喃道:“这怎么可能呢?为了对付黑胡盗,我大陈中军佐昭襄子大人都将于让大人派出去了,结果只是将黑胡赶出陈国外,却没能伤到其根本。”

    “若真是如此,那蛇余公子岂不是比于让大人还厉害?”

    这般想着,他不由往不远处过来的车马看去,心下又是一惊。

    原来王越虽对黑胡盗收编来的民兵进行了整编,但是毕竟时日短暂,所以很多地方还未到位,就如民兵们身上的服装甲具,到此时还未完全统一制式,还是“万国牌”,都是黑胡昔日在北方劫掠所得。

    在未统一服装甲具之前,王越都只是叫民兵武卒们肩上都绑了袖巾,暂作统一以区别其他军势。

    陈国武士只一看,就看到了这点。

    以他的眼力,轻易看出了来人身上穿着,更还能读出盗的独有气质,见着此点,他顿时知道,吕里家武士所言非虚,蛇余公子当真做成了此等不可能之事。

    再继续细看,他又见这群盗虽还保留着那种气质,整个却又被约束极好,无论纪律还是士气,似乎竟不下精锐武卒了,就又看出王越不仅是武力和智略超群,连整军练兵都是一把好手。

    “横剑,你还在做什么?没看到蛇余公子来了吗?还不快点给蛇余公子安排位置?”

    远处那位吕里家的武士朝这边武士大喝了起来,又满面笑容的迎了上去。

    才迎上去,他又惊讶道:“蛇余公子竟是与淮伯神庙的祭司一同过来的。”

    这又引得无数人连连注目。

    在淮上之地,还有谁不知道淮伯神庙的?

    这可是堪比一国之力,影响遍布五国的庞然大物啊。

    蛇余公子,来淮上也不过几日,就与淮伯神庙关系如此要好了?

    一些人还敏锐的注意到,王越的车架,竟还在淮伯神庙车队之前。

    这意味着什么呢?

    但凡与神庙祭司打过交道的,谁不知淮伯神庙在淮上无比强势,而这些祭司向来以神之代言人自居,哪个不是眼高于顶的?寻常时候,哪会有屈居人后之礼。

    回头再想着吕里武士先前之言,虽依旧不是完全确信,但也知这位蛇余公子不是寻常人物了。

    车到近前,吕里家武士已经迎上,王越却将车马停在一旁,让开道路,直等淮伯中曲祭司的车队过来,才遥遥与中曲祭司遥遥一礼,道了声:“中曲祭司,您先请。”

    一路上王越车架在前,淮伯车队在后,虽因之前事,后续还可能有大合作关系到自己未来在神庙的前程,中曲祭司已对此不以为意,但在心底到底还是有些不快。

    现在见得王越到达吕里城外,在无数宾客面前竟是如此给他面子,中曲祭司浑然不知王越早将他虎威借尽,已在城外众宾客面前留下了一个无比深刻的印象,更不知王越此等朝三暮四之手法,心下不由大喜,却又谦让着说:“蛇余公子,还是您先请吧。”

    于是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几番谦让,终于各退一步,一齐下了车,不久后,吕里小君子得知他与淮伯祭司一同到来,更是亲自乘车出来迎,又是引起一片惊异目光。

    王越将一切种种,尽入眼中,心知今日吕里之行,仅是初来,他的目的就已达到大半了。

    今日过后,他的全新形象就算是彻底竖立起来了,整个淮上谁人不知他这位大破黑胡、又与吕里小君子以及淮伯神庙者交好的蛇余公子王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