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五章 合作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开通上架了,本书上架后通常更新时间如下,每天凌晨零点零一分一章,中午十一点十五分一章,下午五点十五分一章,共计三章,每章约两千五百到三千五百字,日更七千五到一万之间,感谢筒子们的支持了。

    “前面可是大破黑胡盗的蛇余公子一行?”

    王越正思之间,就听已经渐渐靠近的人马中,有人遥遥发问。

    听着声音,他心头一凛,此人也是有着法力神通之辈。

    观其声势,只比上次技击营所遇地主祭司弱了一等。

    “停车。”兵车徐徐而停,一旁武卒们自然散开,结出一个通常的守御阵势。

    “蛇余公子,果然不凡,这些就是收编自昔日黑胡盗的民兵吧,短短时日,竟已不在精锐武卒之下。”来人作着评价,车马也是徐停,武卒徐徐散开,在十三位武士护卫之下下车越众而出。

    王越一看,是个中年人,姿容英俊,是个美男子,说话时正用一双幽深宁静的眼看着他,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但好像大河滔滔,表面平静,内里却又含着无穷暗流。

    他周身更随时运转着一股无形的之力,王越在这力上闻到了水的味道,感受到这力无形间与空中水汽相连,又朝一个方向蔓延,与不远处的淮水支流溧水隐隐融为一体。

    “正是王越,却不知阁下有何见教。”

    王越面无表情,淡淡的回道。来人携兵车武士之威而来,还未当面就是评价,高高在上。说话又是展露一身法力神通,这等下马威。可谓甚是无礼,他自也无好脸色。

    只随口一回,既不献媚也不得罪。

    “见教说不上,不知可否请公子私下一叙?”

    中年人人对他的冷淡不以为意,只是笑道,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处小山丘。

    请人需要带这么多兵车武士么?倒要看看,淮伯祭司是何心思,王越这般想着。道了声:“可。”

    随即,负着双手,抬步自战车上跃下,率先往不远处山丘去,他对力量控制,精妙已极,跃下战车,竟似寻常走路,更还保持了一番优雅,举手抬足。别有一番写意。

    “大人。”中年人旁边亲近武士,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却又为王越表现出来的气力控制。感到忌惮。

    “无事,这天下间,有才能的人,总是有些特权的。”中年人淡淡道,三两步也出了车队,带着一股飘逸,如腾云驾雾般,到达山丘之上。

    王越早就到达,负手静待。中年人到达之后,却不说话。也是静静的看着他,终于他先耐不住:“公子就不问我是谁。是为何而来么?”

    “既是寻我而来,有事阁下自然会说,若是无事,阁下且自便就是了。”

    中年祭司幽幽的看着他,默然不语,稍后就说:“难道公子来淮上时,不知我淮伯神庙?”

    原来是这样么?王越心下冷笑,他或许已知其部分来意了,便道:“知道又如何,不知又如何?是否按阁下之意,知道就须纳头就拜吗?”

    祭司面上骤变,冷笑道:“我来时以为公子既能破黑胡盗,乃是天下大才,又是蛇余公室公子,日后必有大抱负,所以前来与公子一会,如今看来,竟如此小视?”

    “公子既知我淮伯神庙,当知我淮伯神庙在淮上五国的影响力,岂不知但要行大事,若得我神庙支持,必可事半功倍吗?不然,公子在淮上,可就要寸步难行了。”

    王越却道:“我终于知道淮伯之祭祀,为何仅于淮水一地了,原是因为阁下与人谈合作,或招揽人才,都是这般如在路边逢着路人就道,嗟,来食,如同施舍的态度。”

    “路人不吃,阁下竟还要威胁。”

    “此等行事,何其可笑?”

    “王越。”饶是中年祭司,有些城府,也被王越这话气到了,开口直呼他名。

    “阁下。”王越重重的说道:“您是淮伯的祭司,是在为淮伯做事,当将淮伯事放在第一位,个人好恶情绪,还请置于其后,本公子相信,阁下身后的河伯,也是这般认为的。”

    “你。”祭司脸上接连数变,身上气息也随之起伏变幻,一段时间后终于平复。

    “蛇余公子,你果然厉害。”中年祭司冷声道:“我此来,是因公子十七武士破黑胡大名,受我主淮伯之命而来,与公子谈一合作,原本还想细细考察公子是否有真才实学,如今看来,公子确实名不虚传。”

    王越点了点头:“祭司阁下,若早就是此等态度,王越早就听了。”

    “所谓合作,若双方有益,自可达成,又何须这般呢。”

    “好,那我就直说了。”中年祭司直接道:“蛇余公子你有此等能为,来日定不会屈居于淮上一地,定也是想要复国,但公子虽然个人武力、智略超群,但仅是个人,限于缺乏根基与实力。”

    “而我淮伯神庙,于淮上五国都有封地,很有些实力与影响力,若是全力动员,可出兵车八百乘,但神庙中,像公子这等大才,并且还有公室公子身份者,却是未有,所以不妨可以合作。”

    “以公子之才干,领我神庙之军,建立一国又有何难。”

    “到那时,我主享国祭,公子享国政,如此岂不是美哉?”

    淮伯祭司这话说的明白,但王越却还有些疑问,就道:“听阁下口气,似乎建国事十分轻易。”

    祭司自得道:“若是以公子个人之力,要复蛇余国,当然是难。但有我淮伯神庙助力,当然十分轻易了,公子完全可以效法昔日雍国旧事。在我淮伯神庙支持下重建蛇余国。”

    “雍国旧事?”王越心下一亮。

    雍国也是天下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其地位于天下西北。其国土原本是西方妖戎之地。

    据说在西成为妖戎所破被迫东迁之时,雍国王室及国内贵族(那时候还不是王室,只是雍地大夫和其麾下武士),因救成天子有功,由此获得诸侯之封。

    起初的时候,雍国不过是一小国,全国之力不过数百乘兵车,但在此之后。其穷十数代之功,举国西向,向西方妖戎之地,征伐拓地千里,逐渐发展成数千乘的大国,渐渐在天下列国中有了一席之地。

    在某个时期,雍国还曾会盟诸侯,是为蔡国首霸之后的第二位霸主。

    “不错,正是效雍国旧事,雍国当初是救成天子有功而得诸侯。公子身为蛇余之后,本就是有着诸侯法理,只消与成室稍稍斡旋一番。又有我神庙实力支撑,向北方广大狄人或南方山蛮之地拓地复国,此都不是难事。”

    “而且我听说,成天子次卿士外事春官南仲礼文,正好就在吕里……”

    “本公子知道,南仲礼文南来淮上正是本公子护送前来。”

    王越笑道,他原本来淮上,不过是想效仿先贤,寻一奇货而居之。却不想今日他这位假冒的蛇余公子,倒是被这淮伯当成奇货了。之所以有这待遇,说到底还是他破黑胡得来的名头之功。

    不然。天下亡国公子多的是,淮伯又何单单来找他?

    但他与南仲礼文来吕里不过数日之间,淮伯就已经十分清楚,其情报渠道的消息却是无比灵通啊。

    “哦,那就更好了,如今成室国势艰难,财势困顿,公子与我淮伯神庙,只消供奉一笔财物,想必可轻易获得成天子之支持,如此可以名正言顺的复国了?”

    但王越却摇了摇头,倒不是淮伯的谋划不行,而是合作也是要讲究实力对等的。

    淮伯神庙的实力何其强大,几乎就相当于一小国,或者不比淮上五国中任何一国差多少,其麾下要兵有兵,要将有将,要民有民,而他现在不过一介亡国公子,拥有的仅是一座庄园。

    这两者之间,实力相差何其大也?此等合作,将来若真打下来的国家又是谁的?

    到那时,淮伯想他当国君,就能让他当,但却是傀儡,若不想让他当,给他来个兔死狗烹则又如何?

    所以此等合作是万万不可的,但淮伯势大,却也不可交恶,若是还能稍作利用,那就更好,一瞬间,将这些事想清楚,王越对祭司道:“淮伯之意,我已明白,确实是不错。”

    “但合作,还须有个互信过程,像祭司阁下今日这般行为,实在是叫本公子心有顾虑,不过,要互信,却也可从小合作做起,等到能够真正互相信任,来日再谈大合作。”

    “蛇余公子想要如何互信,如何小合作呢?”中年祭司先前脸色稍变,又听他下文,就作平复。

    王越笑着说:“我有一法能大为助益淮伯事,想与神庙交换些东西,这就是小合作了。”

    “蛇余公子想要什么?若真能如公子所言,能大助我主之事,我神庙必以等价之物交换。”中年祭司颇有些好奇的问,他已领教了王越的厉害,知他之名并非虚传,既能开此等之口,当是心中有料。

    又道:“公子此来淮上前收编了黑胡盗,要养此规模等军势,不是易事,若是要钱粮……”

    “不用钱粮。”王越断然拒绝道:“黑胡纵横北方,甚至有大夫领为其所破,本公子破了黑胡,其多年积蓄尽为我所得,虽也分了不少与吕里小君子,但剩余钱财,加上溧南庄园,养些兵是没问题。”

    “我想借淮伯神庙所藏的各类修行之法、神通秘术以及武士绝学一观,不知可否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