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四章 淮伯
    新书不易,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深夜,溧南庄园,主人书房,通明的烛火仍然没有熄灭。

    王越跪坐在一张案几前,案几上摆放着一叠未曾使用过的羊皮纸,一旁还有些用过的,上面都已经写满了小字,个别墨迹未干的,还画有图形。

    上面都是他对庄园的种种规划,从庄户、常备武卒、预备武卒的管理、组织框架、军事技术,各类法令、条例,到整个庄园农业、工业、商业的布局,甚或有具体的农业种植技术、养殖技术等等,涵盖了各方面,尽用相对白话之言写出,配以图形,哪怕学识不高者,也能看得懂。

    这些东西,换成普通人,哪怕是天才,一夜之间要整理出来都是不可能,但他是修为涉及灵魂层面的修士,可以自如阅览自己过往一切记忆,加上他又是来自现代地球,漫长的人生中有过无数的阅读量,本身又还掌控过一方势力,做起来就比较容易了。

    他的灵魂记忆,就好像个资料库,但凡所需资料,直接检索就出来。

    就如关于庄园法令,他就可参照过往看过的各类律法来编制,但考虑到现代法律过于繁琐,很多条例又不适于这个时代,所以多数都是未曾用,反倒是参考古代修正。

    关于法令的文字描述,为便于此世人理解,也都是以简单案例形势条呈书就。

    一番检索之后,王越发现,华夏数千年中,许多古代的东西,比之后来现代都未必就落后了。

    许多现在才有的,早在某个久远的年代,就已经产生了。

    当然,并非说的是科学技术生产力一向。

    这些又是集中在春秋战国之际。

    当时天下各国为适应越来越激烈的战争形势,都是大胆变革、锐意创新,整个天下各国各方领域都被拉上了一个快车道,由此书就了无比光辉灿烂的一页,照耀影响了整合后世数千年。

    纵观历史几千年,战国之际的种种,虽处一个无比久远古老的年代,但在现代工业化未出现之前,无论各方面,只除却铁器普及以及部分技术外,其他竟是全方位领先于后世两千年帝王时代。

    帝王时代的许多种种,反倒像是开了历史的倒车,越是往后就越是不堪。

    军事上,战国各国都有着堪比近代国家的全面战争动员体系,但有需要,就能举国而战,像秦赵长平之战,双方参战人数高达百万,而在后世,他们所据之地,其实不过是数省地盘,如此大规模的战争背后,又显现出了其惊人的后勤运转体系,要维持百万人的持续大半年的战争消耗,这可不是件容易事。

    为了支应战争所需,各国在农业、生产上,也是极限挖掘,创后世帝王时代所不能。

    以秦国农业为例,《吕氏春秋》记载,当时一个秦国农夫,耕种上等地一人养九口人,耕种下等地,一人养五口人,这仅是秦国农夫的平均水准,但在后两千年,却是个逆天数据,只有少数人能达到。

    而这个数据又是如何达成的呢?

    《吕氏春秋》在农业上的记载,内里关于农业技术,从种子到天时、从土壤到施肥,都是有着完整描述,当时各国技术已是有相当水准,但更关键的是,秦国耕战体系将农业当成头等大事来抓,其组织管理能力能够将国家最高农业技术落实推广到每个农夫。

    在生产上,秦国统一度量衡,早已经采取了后世两千年才被发明的工业流水线技术,在交通上,各国都修有驰道,实际上就是那个时代的高速公路,这些驰道,也是后世几千年天下主要交通干道,水利上,仅秦国,就在征战之余,还修出了都江堰、郑国渠这类大型水利设施。

    此等种种,数不胜数。

    站在历史巨人的肩膀上,王越根据此时自己实际情况,将一切一一落于笔下。

    最后,他的重点落在教育上。

    此世,知识都垄断在大夫贵族们手中,能受教育的也只是少数人,不是贵族就是其家奴,然后就是近年来才兴起的学派、会馆,使得部分有经济实力的人,可以接触到知识。

    王越想干的事,是教育稍稍普及化。

    先在今日所有管辖的庄户中,于多数普通人,尽力普及通识教育,也就是文字、数学、基础会计、基础军事知识、基础自然认知。

    精通此类知识的人,在此世已算得上人才,可在日后成为他组织体系的枝干。

    在此之上,可再深化教育,培养各类职业人才。

    政治上,设治政院,选拔和培养政事官员士吏。

    于军事一项,开设讲武堂,教授各类专业军事知识,培养军官将领及武士这类高端武力。

    一夜过去,王越将脑中种种思考化为文字。

    第二日整个庄园所辖,就将当前可落实的事项一一进行落实。

    当前庄园的管理,是半军事化管理,组织力度颇强,落实效率也就极高。

    几乎在他离开庄园,准备去参加吕里小君子的大婚前,一些基本框架已经铺开。

    唯独一些工商业生产事,相关知识只有他懂,就须他亲自来抓。

    教育向许多教材还未被他提取出来,也得稍稍延后。

    将这些安排好后,已是来到溧南庄园后的第三日。

    这一日清晨,王越带着一乘兵车人马,去往吕里,参加小君子的大婚。

    和来时上千人前呼后拥相比,他这番出行略显寒酸,甚至连随身武士也就是带了蛇四,以及学生士光。

    这就是有意的藏拙了,毕竟是在吕里小君子的领地中,他却拥有一只中等规模的军队,有这么大一股武力,哪怕两人如今交情已经很好,终究是有些不便之处。

    并且在来时,他也与小君子说过,收编的黑胡盗大半都会重新回归民籍为普通野人庄户。

    正是如此,他才只留下六百常备武力,准备将其打造成精锐,其余人等则化为预备,并建立预备体系,将武力藏于民中,待到有需要,随时可以转为战兵。

    这股武力,他自不是针对吕里家,而是应对将来。

    溧南庄园虽大,于整个天下却是一隅之地都是算不上。

    如此百人之队,趁着晨光出行,吕里家在吕里、临川两邑经营的不错,车道便利,若无意外,晚上就能出得临川,明日当可至吕里,但才出得溧南庄园地界,王越就见一大队约近五乘兵车的人马,观其来势,竟是往他庄园方向而来。

    他眉头微皱,凝视着其旗帜,但觉十分陌生,显然并非吕里家的兵车。

    “士光,问问黄石,看他是否知道迎面过来的车马是什么人?”

    黄石是溧南庄园中昔日负责外事者,出行去过临川、吕里许多地方,对本地有着相当的了解,所以被王越选了出来,此次出行带在身边,既是向导,又随时可以咨询此地事物。

    稍后,士光过来回报:“老师,黄石说来人是淮伯的祭司和武士。”

    他继续道:“老师,尹阴与淮上一地之隔,所以这河伯弟子知道些情况。”

    “淮上五国,有一条淮水流经,自古以来,主管淮水就有一神灵,谓之淮伯,其支流又有各路麾下水神,因河伯乃是正神,为五国正祭,河伯祭司们在各国各地许多沿河之地,还有着封地,有着自己的武力军势,每一国中其实力都不在一邑大夫之下,又因广为民间祭祀,有着无数信众,其影响力则远在大夫们之上,有着影响五国局势之能。”

    “数百年来,诸侯争霸,淮上五国之盟,其中枢维系,就是这淮伯神庙。”

    王越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奇怪,他来淮上也不过几日,而这淮伯祭司和武士,又似乎是冲着他来,还带着如此之多人马兵车,却不知其到底是想意欲何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