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四章 道与术
    新书不易,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盏茶时间,王越和巢有赶至墨蝰处。

    这时鹰怪已经奄奄一息,连喘气都费劲了,蛇毒、内伤、外伤、伤口处流出鲜血,已将它生命力几乎耗尽。

    当面看着这只鹰怪,王越还是感到有些可惜的。

    这样一头大鹰,还有智慧,若能以神通驯服,那简直是等若有了台无人机,但凡是白日,就再不虑被人偷袭之类,用于追踪察敌、大军作战,都是好用之极,更可以骑乘飞行无视地形的日行千里。

    有此机动,则一切主动在握,要打要走都是随心。

    但鹰怪本身是精怪,战斗力不可小视,之前他操纵墨蝰与鹰怪的那场争斗,看似打的鹰怪毫无还手之力,那实是占了算计之攻,以有心击无心,只叫鹰怪完全缚在他的战斗节奏中才有此效果。

    不然仅仅是墨蝰正面与之交锋,结果还是两说,所以他也就未能留手,并且也不能留手,不然它一旦逃离,惊动了易先生等人,那后果可是不妙。

    眼见王越和巢有过来,这只鹰怪无力的耷拉着双眼,试图挤出几线凌厉,但它终究已经油尽灯枯,只叫了两声,就再无力动弹,王越打量一眼,抬手挥出蛇骨鞭,彻底结束了它的痛苦。

    “想不到,易先生这头鹰不知多少人想要对付而不能,却如此轻易折在公子手中。”鹰怪死亡后,巢有微微感叹。

    王越走近鹰怪,以通玄法力渗透鹰身,感受它体内异常处,说:“这是有心算无心的算计之功。”

    他回头看着巢有:“正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易先生和他这头鹰的名头太盛了,其相关能力都暴露在有心人目光之下,如此就容易遭算计。”

    巢有若有所思,道:“那蛇余公子你呢?”

    “败了我黑胡大哥后,再过些时日,等消息传开,恐怕是要名震诸国,到那时,你的名头比易先生还会大的多,你就不怕被这般算计?”

    “我?”王越笑了笑:“本公子对敌,不轻易出手,但出手就是必杀,并且随时留有充足的、不为人知的后手,如此方可从容应对一切,再说我又岂是一成不变的?”

    说着,他抬手将蛇骨鞭尾持起,气力运转间,蛇尾就滋滋滋的作响,好似一只响尾蛇在向旁边向周围发出警告,但巢有看了脸色就大变。

    “公子,你这是,你如何会我的龙虫蜻蜓切?”

    龙虫蜻蜓切,乃是巢有所学剑术极义,在达成武士高段,在对体内气力运用自如的基础上,又花了数年时间才学会,王越似乎也就是在当日,与他过了下手?

    他难以置信的想着,道:“公子,难道你本就会这一剑术?”

    王越摇了摇头,解释道:“道生万法,法生万术,本公子观事物,不着其象,只看其道,也就是察其内在运行之理,龙虫蜻蜓切其原理就在于高速震荡剑刃。”

    “我虽不明此剑术中气力如何运转才能施展,但上月得了一部猪龙气,其运作就与震动相关,我依照龙虫蜻蜓切的原理,对其优化应用,就是你此时所见到的。”

    “而且,我这可比你那一剑好用的多。”王越笑道:“你那一剑,还须准备时间蓄势,才能震动剑刃,我却是可以随时,你摸摸这骨鞭?”

    巢有将手微微搭在王越递过来的蛇骨鞭上,顿时感到这条这骨鞭似乎随时都在微微震动。

    王越稍稍一催,整条鞭身的震,随长鞭抖动尽往鞭尾处集中,瞬间就达成了龙虫蜻蜓切的效果,根本不须时间准备,而是随时可就。

    “这怎么可能,公子就是看了一遍。”

    感受到这个效果,巢有目瞪口呆,显然是被吓到了,这时又想着当日,若是王越已经掌握此法,然后施以那等矛术攒刺,他只怕连一下都接不下。

    “其实还不止如此。”王越继续道,又稍稍调整鞭身震动频率:“你再摸摸鞭身,以自身气力与之相合,而后将其震动,反馈于自身,震动自身骨骼看看。”

    巢有再次色变,震撼莫名。

    “公子莫非神人呼,这分明是龙虫蜻蜓切剑术炼身之要。”

    王越笑了笑,不再多言,更叫巢有感到无心高深,同时也明白了王越那番话的意思,他原本只道王越武力、智略高出他一头,如今接近了一看,却又何止是一头,简直是深不可测。

    “好了,找到了,就是这双眼睛。”

    说话间,王越以法力将鹰怪体内渗透了一遍,探出了鹰怪体内异于寻常器官之处。

    他抬指运力,轻轻往鹰眼一抠,就抠出了两颗不似血肉更似宝石的晶体。

    透明的晶体,漆黑的瞳仁,哪怕生机已去,内里都流淌着力量,无时无刻不在向外散发一股凌厉。

    王越将法力与它相合,瞬时一种奇妙的感觉就从鹰眼中渗了过来。

    这是一种针对眼睛的气力运作模式,整个过程无比繁复,即便以王越之能,也是需要精细操作才可以达成,但此时通过鹰眼的传递过来的共鸣之感推动,他就轻易做到了。

    “刷!”他一双眼睛中瞬间好像射出一道光,光之所视,千米之外的一只蚊虫飞舞景象,都被无比清晰的回馈自他眼内,千米之内就更不消说,只是这一眼过去,回馈而来的信息量,叫他大脑都有些处理不过来,以至于有些眼晕感,直到稍稍适应,又收束了目光才好转。

    只这一试,他已明白这对鹰眼的效果,就是能叫佩戴它的武士,可以施展鹰眼术,获得惊人的视野和洞察能力,不过也有其缺陷,人眼毕竟不是鹰眼,结构有所差异,若只靠力量调整眼球,时间一长必对眼睛造成伤害,所以此术不可久持。

    但仅是能如此大幅度增加视野与洞察的能力,这对鹰眼已经算得上是十分珍贵的宝物了。

    “拿着它。”

    王越稍作把玩,就将其中一颗抛给了巢有。

    “公子?”

    巢有疑惑接过,随即微微一惊,他随着黑胡多年,对法术、神符、秘宝之类并不陌生,还使用过,因此只是稍稍一试,就知道了鹰眼的效果。

    王越解释道:“如今你已是我之麾下,日后少不了为我做事,有此鹰眼护身,也可避免很多危险。”

    巢有想了想,没有推辞,只是应了声诺,然后就将鹰眼小心贴身收好。

    王越点了点头,稍后,两人往东南行了四五里。

    到得这里,有着巢有的指点,技击营在这山林中驻点,已经隐约可见了。

    王越选了一个高处,意识核心灵光运转刚才自鹰眼中得到的气力运作模式,应于自己眼睛,开启了鹰眼,开始了对此驻点的探查。

    巢有看他施展鹰眼术,眼神变得凌厉,倒也不以为意,只是静待他探查结果,毕竟王越留了一颗。

    但他却不知,王越根本没用那颗鹰眼,一切全凭自己能力施为,甚至在使用时,已经在对此鹰眼术进行细微调整改造,以适应自己眼球,还有心根据其原理进行延伸,结合其他整出一门可用的瞳术来。

    这就是术与道的区别了。

    借着一双鹰眼,王越视力轻易穿透数千米,将技击营驻点,尽映入眼内,只见视野内,技击营的驻点并非营寨,却是依山势在常人意想不到的崖壁上,开出了一片洞穴,其地势既隐蔽又险要。

    观察之时,他又重点注意了洞穴的形制,发现洞穴好像并非人工开凿出来,整体无任何人工痕迹,更似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但大自然之力,显然无法做出这么人工的东西。

    这只能是能操纵泥石之类的法术作用,才可有此效果。

    如此初初一看,他已经可以断定,此处起码有一位精通土系力量的巫师、术士之类的存在坐镇,再加上在此的技击营精锐武士、武卒,以及一位实力不差的易先生,即便在之前解决了易先生的鹰,想要袭击此地,难度依旧是颇大。

    不过王越再看山洞的结构时,灵机一动忽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就回头对巢有吩咐道:“我们潜过去,呆会到达洞口周围,由本公子先动手。”

    “巢有你只须等到易先生出来,专心对付他就可,能拿下就拿下,不能杀就先拖住,等到我将其他武士、巫师、武卒都解决了,再过来一起对付他。”

    “到时候,以我们两人之能,他又无了那头鹰怪,如何都是跑不脱。”

    巢有眉头微皱,道:“公子,此地于技击营甚为重要,坐镇此地的武士,最差也有中段堪称好手的实力,且数目或许不在十人之下,还有十分精锐,甚至战力不下寻常武士的武卒配合,更配备陈国张氏的秘弩,公子你仅一人,要对付那么多人……”

    王越笑道:“无妨,你只管按我吩咐做,技击营若是设个普通营寨,有如此武力,更有巫师配合,或许于你我二人的言,是个大麻烦,但是在这里,你且看我略施手段,将那山洞变成一片死地就是。”

    巢有心知王越绝非空口大话之人,就不再多言,两人就自林间,徐徐往山崖潜伏而去,或许是对鹰怪过于相信,白日里技击营的人甚至未在外设警戒,两人十分轻易就接近了山崖,然后自一旁轻轻纵跃上去,最后在离一处洞口不远处停下、隐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