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章 狡
    新书不易,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巢有,你不是黑胡的人,而是蔡国技击营的人吧。”立于小君子身旁的王越,忽然对他说道。

    巢有身形一震,冷声对王越道:“蛇余公子,你实在是太聪明了,但你可知,过于聪明有时候会叫人送命,比如说,这个聪明人的聪明招惹了他不可抗拒、无法战胜的敌人?”

    虽未正面回答,但巢有的话,无疑已经说明了什么。

    王越暗叫厉害,这巢有似乎是黑胡的老兄弟,如此岂不是说,昔日黑胡在蔡国起事时或不久后,就已经被技击营掺了沙子?

    想想这些年来,黑胡的活动范围?

    他明明是在蔡国起事,竟没能祸乱蔡国,却是被赶出蔡国,横行于陈国盟约内的北方诸国,甚至不久前还去了陈国转了一圈,这想必就是蔡国技击营借他这位黑胡的兄弟在其中无形中引导所至了。

    听着巢有的话,王越却笑道:“聪明会使人送命,但是巢有你或许已看不到这一天。”

    “你可知,你今日犯下了怎样的错误?”

    “哦?”巢有疑惑道,却并不慌乱:“我倒想见见蛇余公子叫我如何看不到那一天。”

    王越道:“你可知,在那日,我以毒蛇遁地伤了你黑胡大哥后,为何在之后没有用蛇单独往你们营地探查?”

    巢有目光一凝,道:“你知我大哥,或有对付你那毒蛇的手段?”

    王越点了点头:“那只是猜测,但我这人有个长期养成的习惯,那就是一些非是正面实力的东西,从不在敌人面前使第二遍,你可知为什么?”

    不待巢有回话,王越就道:“因为至今为止,还从未有任何敌人,能将同一个花样,在我面前玩第二回的,巢有你的错误,就是以为上次在我面前逃走的遁术对我还有用。”

    “另一个错误,就是过于自信,且废话太多,给了我破除你那遁术的时间。”

    他笑着看着巢有:“你试试看,你的遁术可还有用?”

    “什么?你?”

    巢有心下大惊,他刚才说那么多,无非是仗着早就激活了遁法,按而不发,随时可以离去罢了,如今王越竟说已破他遁术,他如何能不惊?

    “怎么可能?”他面上大变,看着王越不可思议道。

    “呵!”王越冷笑,对他说道:“这如何不可能呢?”

    “你并非修持法术之人,仅仅是个武士,依仗着符咒或者秘宝,可以施展遁术,我只须在你未发之前,施以秘术,悄悄将力量渗入,针对其稍稍干涉,你这法术可就不灵了。”

    他又道:“本公子此时还在与你说话,废话连篇这么久,你又可知是为什么?”

    “为,为什么?”

    巢有再也无法维持之前的从容淡定,脸上首次出现了恐惧。

    他已经尝试过了,身上的宝物,本已随时可以激发,但不知为何,竟毫无反应。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当你知道的时候,必然是离死不远了。”

    王越绕开话题,直与他道:“巢有,本公子念在你实力智略皆是不凡,是个可用之才,若此时愿放下武器,归降效忠,就饶你一命如何?”

    这话是实在话。

    在收编了黑胡所裹挟的青壮后,论基础实力,他已经有了些,但手下却是缺人才,真正的人才。

    蛇大等人都是各有长处的杀人鬼,被他转为蛇纹武士后实力不凡,但限于出身,见识和智谋差了些,交代他们办些日常事,在军伍中混混或杀杀人,那是没问题,但顶多是给他打打下手,却是不能独当一面。

    巢有就不同,他仅剑术一项就是超卓,更不用说他之聪明诡诈、花样百出,竟能将黑胡都玩的团团转,更能以技击营高手身份潜伏为盗许多年,此等执行力更不可小视,身为黑胡盗三当家,组织管理能力也不缺,如此丰富的经历,见识也自是不凡,这就更加不一般了。

    他已经算得上是个真正的,可以独当一面的大才。

    至于两者此刻所谓敌友,这于王越从来不是事。

    他从来就认为没有永恒之敌友关系,只要有足够利益和需要,敌人为何就不可为己所用?

    巢有深深看了他一眼:“我说归降就算是归降,可以活命,蛇余公子也似吕里小君子那般蠢吗?”

    “当然不是。”王越笑道:“本公子,若无制约驾驭你之能力,岂会相信你这等无比诡诈之徒?”

    “蛇余公子!”

    这回巢有真的是畏惧了,他是个无比的聪明人,剑术也是超卓,在过往他遇到的所有人中,比他厉害的人没他聪明,比他聪明的人实力又比他差,结果行事自是无往而不利,直到碰上了王越,既能在实力上碾压他,更在智上也压他一头,叫他一切手段都成了笑话。

    “巢有义士,你觉得如何?”

    巢有深吸了口气,随之叹了口气:“蛇余公子,你真是我多年所见最厉害者。”

    “看来今日,我是非死不可了。”这样说着,他又转头看向吕里小君子,自嘲的笑了笑:“可惜,没能早遇到你,不然,像小君子这样的蠢人,倒是真值得效命啊。”

    他说着说着,不知缘何,眼睛、耳朵、鼻子里,竟流出黑色的血来。

    “巢有。”吕里小君子顿时不知所措。

    申到摇了摇头:“我听说这类暗间之类,多是死士,巢有是畏惧落到蛇余公子手中,会将技击营的种种秘密泄露,所以选择了自我了断吧。”

    “技击营,凭什么能叫巢有这样的人甘愿受死。”小君子恨声道。

    “呵呵。”申到笑了笑:“人活在在世上,总有些东西,比自己生命更加重要,一个重要的人,或者家人乃至家族之类,当这种重要的东西,被人拿在手中,也就是这样了。”

    “哈哈哈!”巢有听着笑了起来,猛的一口黑血朝外喷出,然后无力软倒在地,渐渐没了声息。

    “巢有。”小君子大喊了声,声音中流露出无比复杂的情绪。

    横吾过来蹲下,探视了巢有的呼吸和脉搏,回道:“小君子,他的呼吸和脉搏,都已经停止了。”

    小君子还是道了声可惜,与一旁吩咐道:“将他好好安葬,莫叫他流落野外为野狗啃食,死无全尸。”

    横吾还想劝小君子,说像巢有这等人,就该被野狗啃食死无全尸,但仔细一想,人都死了,也就再没多说什么,当下叫了几位武卒,将他的尸体抬下去了。

    巢有的尸体远去,此刻庆功宴还在进行,但在场所有人心中,都没了任何喜悦的气氛。

    小君子叹声与王越问道:“蛇余公子,您是真正的聪明人,我想问你,我真的如巢有所言那般蠢么?”

    看起来,巢有一事,叫他深受打击。

    王越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道:“这世间,没有绝对的聪明和愚蠢,在我看来,小君子口中所谓的蠢,却是一种常人所不具的能力和特长,无论是我或是申兄,以及更多朋友,都是愿意与小君子为友的,哪怕是巢有都说了,小君子值得效命,只是没能早些遇到。”

    “小君子日后只须记住,不要再这般轻信就行了。”

    “多谢蛇余公子开导。”

    听了王越这番话,小君子心情就好受多了,但正说话间,营寨门处忽然传来一阵动静和骚乱,稍后武士横吾就飞快跑了过来,满脸通红,却是又羞又怒。

    “小君子,巢有那狗贼刚才竟是装死,刚才小人们才将他尸体抬至营寨门口,他就卸了伪装,打伤了几位武士武卒逃跑了。”

    “什么?”小君子惊道,随即无奈的摆了摆手,叹声说:“没想到在这时候,明知道狡诈,我还能为巢有欺骗,被他利用着逃跑,以我之资质,怕是永远无法成为像巢有,还有申兄、蛇余公子这等聪明人了。”

    “哈哈哈!”王越却笑了起来:“小君子,巢有却还未能逃掉呢,你且看我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