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九章 义士
    新书不易,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巢有,他来做什么?”武士横吾皱眉道,吕里小君子对巢有是无比欣赏,但无论是他还是其他吕里家的武士,都对这个吕里小君子愿以数座镇邑招揽的武士极看不顺眼。

    他又极不客气的说:“莫不是黑胡覆灭之后,无处安身,所以来投小公子了。”

    旁边立即有武士接道:“黑胡欲对小君子不利,却被蛇余公子与我等大败,巢有莫不是想混入小君子身边,欲对小君子不利?”

    申到看了看左右,本欲说话,却什么也没说。

    只吕里小君子却笑道:“蛇余公子在此,巢有能对我有什么不利。”

    “到底什么事,他一来就知了,快去传他进营。”

    稍后,依旧是当日行装打扮的巢有在吕里武士引领下入得营寨中。

    “巢有拜见小君子。”

    吕里小君子微微点头,抬手道:“巢有义士,快快请起,却不知今日所谓何来,有何要事,我听说黑胡盗已是过往,义士若无处安身,不妨屈就,本君子定不吝镇邑封赐。”

    以横吾为首的众武士直摇头,区区一个盗,也就是是剑术高超了点。

    巢有起身来,叹道:“多谢小君子厚爱,但巢有此来不是为此,仅是回报上回小君子救命之恩,只还此人情后,就将随黑胡大哥远走,恐怕有生之年,再难回来了。”

    “巢有义士要黑胡远走?”小君子讶异道:“可是黑胡盗已成过往了啊。”

    巢有朝王越拱了拱手,深深看了一眼。

    “亏得有蛇余公子点醒,黑胡盗是成过往,但来日小君子或许能听到黑胡国的名号。”

    “原来如此。”王越与黑胡一番对话,小君子已听横吾说过,但却想不到,黑胡竟真受其影响,生出去往北方狄人之地建国之心。

    “那义士此来?”

    “小君子,巢有此来,是告诉小君子一个消息。”巢有稍稍整理思绪,继续道:“此次我大哥来申南之地,并非无因,乃是受蔡国技击营鹰眼易先生之邀,来扰乱申南,助蔡国夺取兼并申南之地。”

    “但不知为何,易先生还重点叫我大哥在小君子接亲南下之时将小君子截杀在申南,不使小君子回返景国,也就是说,小君子此刻,已被蔡国技击营盯上。”

    “蔡国乃是大国,其国内技击营,营中皆是实力高强的武士,甚至还有巫师之流,其人员遍及蔡国内外周边,乃至陈荆两国都有潜伏,被其盯上,小君子却得小心了。”

    “而且这回技击营之阴谋,甚至不仅是小君子,或许还涉及小君子家中。”

    “蔡国技击营,易先生?”

    易先生的名号,小君子未听说过,但对于蔡国技击营,却显然不是第一回听到。

    “蔡国到底想做什么?”

    “蔡国想谋申南之地。”看他疑惑,王越一旁提醒道:“若蔡国入侵申南,令尊会当如何?”

    “我父亲亲于陈国,向来对蔡国不假以辞色,而申国与淮上五国皆是陈盟之国,若蔡国入侵申南,我父必定会以他的影响力,引景国诸大夫上报国君,协同淮上五国之力以为干涉。”

    “纵不能战胜蔡国,但只须周旋,待到陈国或盟国兵至,蔡国图谋自会落空。”

    “这就是了。”小君子话还未完,王越就点头道:“令尊大人既是蔡国图谋申南之大阻碍,蔡国也就有了对付他之理由,至于要对付小君子?”

    “却是不知小君子,可有什么兄弟在家中比较得势的?”

    “蛇余公子是说?”小君子显是想到了某种可能,面上变得凝重起来,他猛的站了起来,焦急的走了两步,急声道:“不行,若真是如此,我父危矣。”

    他连连看向左右,只恨不得连夜行军,回归吕里,但如此多的人马,此地与吕里,又还隔着难行的山路,远非一日能过去,若真有事,回去定然是来不及。

    “小君子,若是信得过巢有,可与一信物,今夜巢有就可连夜去往吕里,或许还可赶得上,巢有愿以自身性命护得吕里子大人周全。”巢有见他着急,就站出来对他说道。

    “这?”吕里小君子犹疑了。

    “小君子是信不过巢有么?”

    “我怎会信不过巢有义士。”

    小君子连声道,又看向王越。

    在他心底,能以十七武士长驱夜袭大破黑胡的王越,既是武力高强,又有智略不凡,才是此行最佳人选,只消他携武士驰援,必定万无一失。

    但王越才新收编千余黑胡盗,正是需要坐镇之时,显然不可能带麾下武士出行驰援。

    “那就只能麻烦巢有义士了,不过仅是义士个人,或许有些单薄,不如自我营中,选数位武士同行?”见王越不接他目光,小君子也知他确实走不开,就不复多言,只能将希望托于巢有身上了。

    “那倒不用。”巢有笑道:“小君子麾下武士,对我成见颇深,一同过去,还不如我一人呢,再说以我之剑术,非是自夸,多他们不多,少他们不少。”

    “巢有!”横吾被他这话气到了,大呼他名,又转而对小君子道。

    “小君子,您可千万不可听信巢有之言将希望寄于他身上,横吾愿携军中所有武士,即刻动身,连夜返回吕里,向吕里子大人传信,护大人周全啊。”

    “小君子这里军中虽无武士随行,但有蛇余公子在此,当是万分安全,如此可谓是两全。”

    “呵!”巢有看着他,不屑的冷笑道:“就你,不是我说你,你连我一剑都接不下。”

    “你!”横吾被这轻蔑眼神一瞧,顿时怒极,只恨不得拔出剑来,其他武士也是剑拔弩张。

    “横吾。”小君子急忙制止,道:“此事,还是交给巢有义士吧。”

    “等等。”王越忽的站出来:“小君子,稍安勿躁。”

    “蛇余公子?”小君子看他站出来,只道他愿出手,顿时满眼希冀。

    却听王越一声冷笑:“小君子,且听我一言,我有几句话,须问这武士巢有。”

    “什么话?”巢有面上一肃:“蛇余公子只管问,但巢有所知,绝无隐瞒。”

    “好。”王越大声说声好,眼睛紧盯着他:“我自你一进来,就有些奇怪,为何你身上,时刻都有着上回逃离尹阴府的那种力量气息,这是在提防着谁才想要随时逃走?”

    巢有顿时脸色大变,但随即镇定下来,叹了口气:“我千防万防,却不想在此出了岔子。”

    “蛇余公子?”吕里小君子看了看王越,又看向巢有,有些不敢相信:“你们在说什么呢?”

    王越摇了摇头:“小君子,刚才你若是将信物给了巢有,叫他去见令尊大人,或许那才会出大事。”

    “蛇余公子,你是说?”吕里小君子脸色大变,大声问道:“巢有。”

    巢有摆了摆手,脸上有些无奈,对小君子道:“小君子的信任的确叫巢有有些感动,但蛇余公子的话已很清楚了,您还不明白吗?”

    “巢有,你实是可恶,竟然辜负小君子的信任。”

    一旁横吾等诸武士齐声怒喝,拔出剑来,将巢有团团围住,小君子不敢相信,但他们不是傻子,如何听不明白之前若小君子听信了巢有的话会有怎样的后果?

    巢有持信物去见吕里子大人,以他之超绝身手,一旦近身突袭之下,吕里子大人岂能幸免?说不得更夸张的还会满脸悲痛回来与小君子报丧,小君子没有防备之下,他只须随手一击,就能再坏他的性命呢。

    “哈哈哈!”巢有大声笑了起来:“什么辜负不辜负的?”

    “我与小君子也才见过一面,而且还是以盗的身份出现,小君子只因我剑术高超,就竟然如此信任于我,真是又傻又可笑啊。”

    “我都为吕里子大人感到担忧,未来的吕里君子若是这样蠢,如何能接得下吕里、临川两邑之治?”

    “换成你那既厉害,又阴狠的弟弟吕里平接手,兴许比小君子你强的多呢。”

    “巢有!”小君子怒喝一声,却又无力道:“原来在你心底,我竟是这般蠢么。”

    巢有沉默了会,道了声:“小君子的蠢,也不全是坏事,这不就交了蛇余公子这等朋友么,好了,今日我既不能在小君子处得到信物之类,就只能冒险直接去找令尊吕里子了。”

    “可恶的盗,做了此等事,竟还想走?还想去刺杀吕里子大人?”

    横吾忍无可忍,抬手一剑,就朝横吾攻去,他怒极而发,周身力气尽化为气力毫无保留,简直是拼命般,挥出的剑势才至半空,气力就掀起一阵狂乱的风暴,直欲将巢有卷起彻底搅碎。

    “呵!”巢有冷笑一声,抬手一剑,无声无息击在其薄弱处,就将风暴熄了,接着一卷,横吾掌中剑就脱了手,还被伤了手腕。

    他只是顾忌王越在一旁,所以没有乘胜追击,不然此刻横吾的性命已被他收了。

    “我说过,你连我一剑都接不下,此地,也只有蛇余公子和他的几位武士,能叫我顾忌一二。”

    “巢有,你不是黑胡的人,而是蔡国技击营的人吧。”立于小君子身旁的王越,忽然对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