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五章 收编
    新书不易,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吕里武士们行事,效率颇高,在黑胡走后不久,他们就重新恢复秩序,组织剩余盗匪在营中区域建起了隔离带,将火势遏制在隔离带外,火情也彻底得到控制。

    “公子,遵照您的吩咐,火势已经被彻底遏制,所有还正常活着的人都已经救出。”武士横吾也就回来赴命:“接下来公子当如何?”

    王越看了看还在熊熊燃烧的火场,和在隔离带聚集的人群,说:“你们先收缴武器,将他们按军伍队列组织起来,我有话对他们说。”

    “公子,您真的要收留他们?”横吾问,又劝说道:“他们可是盗,并且在之前,我们还杀了他们不少人,其中或许还有亲人,我们与他们已经有了仇恨。”

    王越摇了摇头,对他说:“无妨,你且看我行事。”

    横吾想了想,再无多言,领命而去。

    稍后,所有存活下来的盗匪,都在众武士的驱使下,开始整列排队。

    因为已经被黑胡盗调*教过,在武士们面前,他们表现出来的服从性极高,加之又随着黑胡攻城略地、四处转战迁移,由此有了一定的组织性,所以没费多大的劲,队列就排出来。

    随之,王越和六位蛇纹武士、十位吕里武士站到了队前,这些存活下来的盗们,则面色复杂的在下方队伍中看着他们,惴惴不安的等待和迎接接下来的未知命运。

    王越扫视着下方队列,又看向一旁众武士,对横吾和众武士道。

    “大声告诉他们,我是谁,我是什么身份,今夜率众十七人剿匪袭营,大破黑胡者是谁。”

    武士们齐齐大声,带着欢呼:“是您,是您。”

    “蛇余公子王越。”

    “蛇余公子王越。”

    武士们的大声齐呼,引起下面一阵小骚动。

    下方的人,他们只是普通国野平民,祖祖辈辈以来都是受大夫领主的统治,但平日里能接触到的,顶多是大夫们的封臣,也就是武士之类,可是如今,竟有身份地位远比大夫还要高的多、只在传说中的大人物、一位公子活生生的站在他们面前?

    而且这位公子,竟只十七人,就将无比强大残忍的黑胡首领击败了?

    一个简单的宣告,王越就叫下方盗匪们明白了几个简单的事实。

    他力量强大,比黑胡更强,十七人就败了数千人且强大残忍无比的黑胡。

    他身份贵为公子,在理法上,杀盗灭贼以及统治他们都是天经地义的。

    而仅前一点,就足叫盗们屈服,毕竟他们已在黑胡力量之下屈服过一次,连拿自己的命填沟壑都被逼着给干了,在更强力量下屈服,就更是容易,再有了后者,就连心理障碍都无了。

    此刻,盗匪队列外围者,都是战战兢兢,不敢多言,唯队列靠里面,自觉被四向人群遮挡者,方敢小声说话,他们甚至十分激动。

    “之前黑胡首领说话时,我就听到来袭营好像的是位公子,想不到竟是真的。”

    “竟然是位公子,难怪就十几个人,就将那么厉害的黑胡首领打败了。”

    “喂,我听说这位公子好像愿给我们一条活路,让我们可以重新为人,这是真的吗?”

    “应该是真的,我刚才也听到了。”

    “想不到有生之年,我还能脱离盗的身份,可以好好活,这位公子真是仁慈啊。”

    “喂!喂!喂!你们,你们怎么这样?这位所谓的公子才烧杀了好多人,其中难道就没有你们的亲人吗?”说这话的是一位少年,显然有亲人死在火中,因此十分激动,但他这话,并未引起周围任何人共鸣,反倒是吸引了一片敌视的目光。

    旁边一个中年汉子道:“亲人们死都死了,还能怎样?被黑胡裹挟成盗,我们迟早都会因身为盗被杀,要怪只能怪黑胡,如果不是他,我们还好好的。”

    “是啊,都是怪黑胡,怎么能仇恨这位仁慈的公子呢,公子肯收留我们,换成其他大夫领主,我们连当奴隶的机会都没有,肯定会将我们全杀光的。”

    “你,你们。”少年语塞,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只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

    怎么会这样呢?终于有个年级大些的老人对他叹了句:“小兄弟不要再乱说话了,再乱说话,若是影响到我们的前程,可没你好果子吃。”

    “这里谁没有亲人死了的,被黑胡杀、被大夫领主家的武士武卒们杀、被填沟壑、还有被遗弃的,刚才被火烧死的,太多太多了,但亲人死都已经死了,还能怎样呢,我们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下去。”

    “如今,我们的生和死,就在这位公子的一念之间,他若要我们死,我们就别无活路,而他若要我们活,甚至还能叫我们脱离盗的身份,重新好好活下去呢,刚才哪怕是黑胡首领之前都说了,他都不愿为盗,不愿朝不保夕,更何况我们呢。”

    另一位汉子则是恨声道:“小子你再乱说话,老子就杀了你。”

    少年终于不说话了,只是眼中还凝着仇恨的目光,叫之前那位叹气的老人摇头不已。

    王越扫视着下方队列,敏锐的感知,轻易听到他们的小声交谈,微微颔首,蛇余公子这个身份,所谓名位正统的力量,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好用的多。

    既是如此,接下来事情就简单了。

    他继续说话,放开猪龙气,震动音波,让声音叫所有人都可听到。

    “没错,我就是蛇余公子,在之前,黑胡逃走时,本公子与他们说过的话,尔等中不少人,想必是听到过,但当时场面混乱,很多人没听清,还有些人不肯定。”

    “所以,本公子在这里与尔等重申一遍。”

    “尔等虽是盗,甚至已经随黑胡行过盗匪之事,但本公子念在各位是被黑胡裹挟,并非自愿为盗,就这样作为盗被杀死,未免太可惜,所以一念之仁下,决定给出一次改过机会。”

    “本公子,愿以平民身份接纳尔等。”

    “公子仁慈啊。”他话还未落下,下方盗中就有人喊了起来,之前虽已知道活命的可能,并且不再是盗的身份,而是平民,如今得到确认,他们如何不激动。

    听着盗匪们的欢呼,还道仁慈,王越面无表情,将手一压,将他们欢呼压下,厉声道:“尔等且不急着高兴,本公子只愿接纳那些不甘为盗的普通国野之民。”

    “对于那些为盗日久,又或短短时日,已经真正成为盗中一员者,绝不接纳,对于那些既想受本公子之仁慈,却不念感激,反倒心怀仇恨混入者,也绝不接纳。”

    “此两类人,尔等请自行将他们揭发出来,不可有任何遗漏,若是有遗漏,来日若是有事,尔等但与其认识,今日却知情未报者,当受连坐,同以盗匪处置。”

    “什么。”

    王越这话一出,下方盗匪队中气氛立时不对。

    一些积年老盗,或才入不久、失了礼法约束,仗着自己比常人稍强的武力,又或者敢打敢杀的心性,对他人多有欺压者,立刻感受到了周围人敌视的目光。

    其中很多人更是兴奋,他们受着欺压,敢怒而不敢言,如今王越给了个机会,他们如何不高兴?

    那位仇恨王越的少年,以及同类者,也享受到了这种被敌视的待遇,之前他们仇恨王越就算了,毕竟没影响到他人,事不关己,如今,他们的存在,竟可能会叫自己未来被当成盗连坐处置,情况就不同了。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队列中就混乱起来,其中也有些人想反抗的,但他们不是武士,仅是一人,动手者又有王越的武力撑腰,再无昔日畏缩和顾忌,一齐蜂拥而上,三两下就将他们擒拿。

    不久后,两类人群,共计一百四十五人尽被押出,早有武士在营中寻来绳子,将他们一一绑缚在地。

    “横吾、蛇大,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王越与横吾、蛇大吩咐道:“这些人,无须二三子动手。”

    “尽可给出武器,交由下方与之有仇的盗匪,又或敢动手者处置,你们只需将这些动手者记下来,稍后按军伍之法,将盗匪们组织编制为民兵,可由他们在队中担任其中戎以下军官,暂曰之“民士””。

    “诺!”横吾、蛇大两人应诺而去,等到两人事情都做完,这群盗匪,就被彻底组织起来,不再是盗匪了,王越又安排他们收拾营地残局,清点黑胡盗被火袭后所遗剩余物资。

    只因黑胡将物资仓库设置在中营,并未被火波及,以至于他劫掠之积蓄,几乎尽为王越所得。

    其中包括大笔财物,足够数千人食用一月的粮食,五百二十头牛马畜力,衣、甲、戈、矛、盾、剑各类兵器,完全可武装起两千人,除此之外,桐油刷过的防雨布幔等各类其他生活物资也是不计其数。

    可以说,此次突袭,王越发了笔大财。

    虽然因为吕里武士也有参与,少不得分出去部分,另吕里小君子那里也少不了,但哪怕不算钱财物资,仅仅是收编一千多被黑胡裹挟转战北方、优胜劣汰存活下来的青壮,于王越而言,已是巨大收获。

    完成这些,时间已近中午,在就地安排做饭解决午食之后,王越等人开始回返,来时十七人,偷偷摸摸自山谷侧面而下,回时一千多人,数百头牲口,满载着物资,浩浩荡荡的穿过已烧成灰烬的谷口,沿着来时的道路,拉出了一条长长的队伍。

    因有着组织,这只队伍丝毫不见混乱,反而十分有序,甚至一边行进,还能保持着警戒,看起来虽不比精锐武装,却也像模像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