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九章 义
    新书不易,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木恩,不要再垂死挣扎了,立即放下兵器,随我去见黑胡大哥或许还有一条活路。”

    “穴下,你这只黑胡养的狗。”被百余人围攻者,其中一位武士“呸”了一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黑胡是什么东西吗?我木恩就是死,也不会再与黑胡为伍。”

    “穴下大哥,还劝什么?”穴下旁边的一位武士,狠狠道:“敢背叛大哥,就该死,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旁边武卒打扮者齐齐大喊,围攻更加凌厉猛烈,片刻间,就有三个人被他们杀死。

    这时又有武卒飞快过来道:“穴下头领,不好了,有武士带大队武卒过来了。”

    穴下看向远处,果然有大队人马正在急速靠近。

    他脸上闪着青气:“还有些距离,所有武士都上去围攻,趁着还没过来,杀了他们。”

    说着,他亲自带着几位武士出阵,如虎入羊群般扑了进去。

    只三两下,就有八九人死在他们剑下。

    “头领大人,他们已经过来了,好多武士,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木恩。”

    穴下大吼一声,脸上泛起一阵青色,猛的挥出一剑,破开了木恩格挡,劈在他胸口上,将他劈翻在地,然后喊了一声“走”,就头也不回的往南边去,所有围攻者,也立即收手,随他而去,竟跑的飞快,在武士、武卒们过来前,就翻过一个小丘,消失在小丘后。

    “跑的倒是快。”

    横吾骂了句,然后检视这战场。

    战场上,他打探时,被围攻者还有二十多人,此时几乎大半都已躺在血泊中,其余六人无不带伤,还有一个武士打扮头领模样者,胸口被剑刃劈了一下,虽有皮甲阻挡,却也破了个大口,伤的十分厉害。

    “你们是何人?为何在此厮杀?”

    稍稍打量,横吾就问。

    但是见他带人靠近,受伤的六人无不感到恐惧,不住往后退。

    “都不用跑了,兄弟们都受了伤,跑也是跑不掉。”领头者艰难的坐起来,对他们说着:“刚才,也是多亏了这位大人带兵前来,才吓跑了黑胡的人,不然我们此刻都已经死了。”

    “刚才那些人是黑胡的人?”吕里小君子赶了过来,问:“那为何你等身上衣甲和他们一样?”

    “他们应该也是黑胡的人,不过想来现在已经叛出,所以受到黑胡的追杀。”申到肯定的说着,又与他解释道:“在盗的群体中,没有任何法理存在,个中内乱、火并、叛逃都是很正常之事。”

    “是这么回事吗?”小君子与头领者问。

    “确如这位大人所说。”头领点头道,又叹了口气,愤怒的说:“黑胡处事不公,但凡任何事,有好处的,都是他们的老兄弟占大头,我们连喝汤都喝不上,一旦要拼命,又都是逼我们上,我们原本被他们裹挟时,有五百多人,结果没多久,就死的只剩下不到几十人。”

    “前段时日,小人最近又听说他们有大行动,到时候估计又是押着我们拼命,再不逃,恐怕连一个都不会剩下,所以带着兄弟们逃了出来,结果……唉!”

    “他们是从黑胡那逃出来,岂不是知晓黑胡的实际情况?”小君子兴奋的声音,又听他继续发问:“你说你们都是被黑胡裹挟而来?”

    “是的大人,小人原来是邺国的武士,他们都是村邑、镇邑里的武卒和野民,黑胡攻破村邑、镇邑后,就将我们的亲人羁押,又以生死相胁,迫使我们为他效力。”

    “听你刚才的话,也不仅仅是被黑胡迫使吧。”申到冷声道。

    “是的,大人。”领头武士倒也坦然:“一开始是被迫,但后来,随黑胡的人攻村掠镇,杀了大夫领主的武士和武卒,劫掠了国野民众,我们已无回头路,就只能在盗这条路上走下去了。”

    “你们叛逃,那些被黑胡羁押的亲人呢?”小君子又问。

    “呵呵!”头领武士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惨笑,无奈的说:“若亲人还在,我们敢叛逃吗?”

    “我们跟着黑胡,四处流窜,走到哪都被围剿,如果是地方大夫领主之军,倒还不怕,可一旦国师出动,就不得不逃,在一些时候,老弱妇孺都是拖累,就被抛弃。”

    “还有些时候,因为缺乏补给,就须劫掠,但山野中劫掠也得不了什么东西,只能选择攻村掠镇,村邑、镇邑都有武装,想要攻破势必有所损失,这些黑胡从不用他的老兄弟,只能是逼我们上。”

    “就这么一路打过来,连我们这些武士、武卒都这等下场,亲人们不是被抛弃就是死光了。”

    “以往只听盗如何残暴,如今一听,真是有过之而不及啊。”吕里小君子叹道。

    “小君子,那这些人如何处置?”武士横吾问。

    “这些人该杀。”申到建议道。

    “申兄、蛇余公子,我倒是觉得他们或可为用呢?”小君子略微想了想:“首先他们自黑胡那逃出来,深知黑胡内情,就像这位武士刚才所言,都是我们不知道的,而且他们与黑胡是死仇…”

    “小君子,我们愿为小君子效力。”领头武士一听,欢喜得喊了起来,连连磕头,其他六人在他带动下,无不如此,接着他又说:“只要小君子愿为我们报仇,我们愿效死力。”

    “黑胡的情况我们都知道,我们愿意为小君子带路,将他们全部杀光。”

    “此等人,绝不可用。”见他们如此,申到却打断道。

    急忙劝说:“小君子,人性本恶,只因世有道德和法理约束,才化性起伪。”

    “任何武士、或国野之人,一旦入了盗,多半都是无法挽回了,因为他们过了没有法理束缚的生活,心中的恶已释放出来,这就好像一头家养的宠兽尝了鲜血,就会萌发野性,再非宠物而是野兽了”

    “这样的恶人,如何能用呢?”

    “今日他会因觉黑胡不公,于是叛乱逃逸,来日但觉稍有不平,又如何不会背叛小君子呢?”

    “而且,他们出现在此地,申到但觉未免太凑巧了些,或许是黑胡使计来诈我们也未可知,据我所知,黑胡用兵向来是机变百出,不知多少大夫吃了他的亏。”

    “什么!”领头武士愤怒了:“大人说小人们是黑胡派来诈你们,我们能这样诈的吗?逃出来所有的兄弟差不多都死了,活下来的人人带伤,刚才若非侥幸,现在已无一幸免。”

    申到冷冷的看着他们,继续道:“诈有多种,一种是你们知晓内情,那样难免失之于真,难以取信我们,而若你们不知,就不会有什么破绽了。”

    他对小君子道:“前日蛇余公子施计擒下黑胡六位武士时,小君子的武士就是不知,还以为蛇余公子真的是请黑胡来见小君子,加之那黑胡或许也是有心接近小君子,如此方上了蛇余公子的当。”

    “今日这些人,焉知不是黑胡……”

    “哈哈哈!”领头武士狂笑起来,指着申到愤怒道:“大人,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不想叫我们活,这不就因为我们为过盗吗?你以为我放着好好的武士不当,真想为盗?”

    “也罢,既是无活路,我木恩便死在这里又何妨?但我死都要诅咒你们,愿你们哪日也要家亡,被迫上山为野盗,有朝一日也如我这般去死。”

    “大人。”其麾下剩余六人见他欲自我了断,惊声道,连忙过来想要制止。

    木恩惨笑道:“各位兄弟,今日你们可愿与我在此同死。”

    其中一人与他躬行一礼:“只因大人保全,小人们才能追随大人至今,能与大人同死,那是小人们的荣幸,大人且稍待,叫小人先死,为大人开路。”

    说着,他捡起地上一柄断裂的矛头,毫不犹豫,猛力一刺,就刺入自己腹内。

    “大人,小人…若人生还可以重来,小人还愿为大人效力。”强忍着痛苦,他皱着脸,勉力说着,然后按住矛杆,用力在自己腹内一搅,不及片刻,他便再无力气,一头倒在地上。

    “大人,小人为大人开路,若还可以重来,小人还愿为大人效力。”其余五人见状,齐声说着,后各持兵器,齐齐刺入自己腹内,一如先死者,接连倒在地上。

    他们没死在黑胡的人手中,却在此死于自我了断。

    木恩热泪盈眶,也持起剑:“是我将你们带入了死路,我不配做你们的大人。”

    “等等。”

    眼看他也要慷慨赴死,小君子急忙喊停。

    “小君子。”申到也自刚才的震撼中回过来,他也是没想到,这些为盗者竟是这般……

    “申兄,他们是义士啊。”小君子叹道:“只是想不到为盗之人,竟也能如此之义。”

    “若早知如此,我……”

    “小君子先不必自责。”这时,全程目睹了整个过程的王越终于说话了,他脸上半点没有小君子与申到的震撼,只是冷声道:“义不义,且不急于下定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