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八章 南鄙
    新书不易,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与黑胡一场战斗,叫吕里小君子彻底明白迎亲队伍已叫黑胡盯上,有鉴于其威胁,加之王越提议,两人索性合兵,晚上扎营也是一同,稍后形成决定,又通传了后方所有随队客商与游历武士。

    依照道理,王越与吕里小君子两人在非自己领地上管不了他们,所以只能叫他们自便,但事关自身安危,商人们无论如何也不愿自便,不然黑胡若真的杀过来,王越与吕里小君子兵强马壮自是不惧,他们各自为战之下,恐怕连阻挡还手之力都无。

    王越、吕里武士们与黑胡一场交手,他们可是看到或听说了。

    商人们在一番商议之后,也将各自护卫集中起来,交由他们中的武士统领,最后与王越等人兵马河流,随后整个队伍,也临时建立起秩序,由吕里小君子的人统一进行协调管理。

    就这般,车队继续起行,一开始还有些混乱,但经过一日后,就渐成一个整体。

    接下来的两日,因为车队并未出于尹阴范围,且黑胡身受重伤,一时半会恢复不了,其麾下力量又远在申国与景国边鄙,所以一路上倒还太平无事。

    王越也乐的清闲,每日里与吕里小君子、申到交流学识见闻,也有与织瑶了解诸般雅乐礼仪等,又于行军中观察学习本世军事实际情况。

    夜晚除却调理身体之外,更多时间则花费在士瑶身上。

    他对这个学生很是看重。

    此世此时,老师与学生的关系,可不比地球现代。

    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师父,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通常而言,师徒之关系,仅次于父子,而往往许多师徒之间,关系还要甚过父子,尹阴大夫将士光托付于王越,日后父子两恐怕很少有再见的机会,王越与士光的关系,若无其他意外则必定是后者。

    王越深明,世间之成事仅靠自己个人是不行的,哪怕他昔日修行大成时,可也非是个人横行呢,想要长成一棵参天大树,根系和主干固然重要,却也少不了更加茂盛的枝干和绿叶。

    他既与士光有师徒这等可靠关系,而士光又不蠢,自是要悉心培养了。

    到了第三日中午,车队到达尹阴最南端的一处名为南鄙的镇邑。

    此地再往南就是申国与景国交界,有着近百里崎岖难行的山路,中间人烟稀少,再无补给之地,又有黑胡人马的威胁,吕里小君子就决定在此休整半日,明日再行出发。

    “这里就是二十年前陈荆南鄙之战发生的地方啊。”才安下营寨,申到便感叹的说着。

    “南鄙之战竟是发生在这里吗?”吕里小君子有些意外,他来时路过这里,但对此显然不知:“这里仅仅是一处小镇邑,过往那些大战不都是围绕着都城或大邑展开的吗?”

    “就像奠定陈文公霸业那场陈荆商阳之战,越国击败霸主国荆国而得霸的鄢陵之战。”

    “这两场战役,一场发生在商阳国都商阳城,一场发生在荆国公室陵邑鄢陵。”

    听闻吕里小君子之言,申到微微笑起,解释道:“小君子,可不是所有大战都是围绕城邑来进行,更多的战役,通常都是发生在诸国边鄙,只是战役太小,在史书上也就是三两字。”

    “只有南鄙之战这等大战役,才有更多记录。”

    “小君子、蛇余公子,你们且看这周围山林与其他山林可有何不同?”

    王越与吕里小君子看向镇邑周边山林,果然与日常所见山林大有不同。

    按道理而言,这里是一国边鄙,两国交界,人烟并不稠密,人类对山林开发也不足,山野之地,当是枝繁叶茂的原始山林,此地的山林,树木相对稀稀拉拉,多是新生,而更多的是灌木茅草,如此也就显出过往被林木掩盖下起伏并不大的土地来。

    此地,若是除却那些新生林木之类,非是山林,完全可以称得上原野。

    只听申到继续说道:“据说在二十余年前,这里可是申南有名的森林所在,我们脚下这块土地,几乎没有什么人烟,周围这处小镇也是不存在的,直到那场南鄙之战。”

    “当时荆国发兵车六千乘北上先破邺国,而后携破国之威兵压申国,我申国不能当,就求救于当时的盟主国蔡国,但蔡国却畏惧荆国兵威,不想损及国力,拒绝不至,申国实在无法就只能求救于陈国。”

    “只因昔日与蔡国为盟,与陈国交恶,我申国对陈国来援本不报大希望,甚至做好了破家灭国的准备,结果却不想陈国六卿之首,时任陈国中军将的昭襄子竟带着陈、许、曹三国的联军来了。”

    “再加上申国,四国合兵车五千乘会盟于浦阳,南下与荆军首战于申中即胜,迫荆军南退申南,而后再战申南,荆国再败,就退至此地,当时这里至景国是绵延百里的原始山林,联军又追的太紧,于是荆国退无可退,只得在此与联军展开决战。”

    “小君子,蛇余公子,当时两军兵车万乘有余,百万人马,仅仅是安营扎寨,就几乎绵延数十乃至百里,决战之地,更须排开两军战车与军阵。”

    “于是这南鄙镇邑周围数十里之地的原始山林,就因两军扎营决战而尽被砍伐一空。”

    “决战之时,荆国退无可退,全师奋起争先,只差一点,就要击溃联军中军。”

    “却不想,正午时分天气大变,冰雨北来劈头而下,气温骤降,荆军为南人不能适,昭襄又言此为神灵佑,联军士气大阵,于是形势就此逆转,荆军大败,国君都几为昭襄所擒。”

    “这一战过后,我申国因陈国之德而保存,就彻底加入陈国盟约,并随陈国西往邺国存亡继绝,南下淮上兵压五国,使淮上第一次开始向陈国纳征,陈国数百年霸业由此达至前所未有的顶峰。”

    “而荆国有此一败,休养生息,近二十年都不敢大动。”

    “直至于前年荆稷继位,沿长河而上西征得骧地,又于东南败昔日南方霸主国越国得其吴乡四邑之地,国势方复振,又隐隐有北上与陈、蔡争霸之意。”

    “率师六千乘,破国执其君于阵前。率兵车五千乘,决战大国而胜之,存亡继绝,兵压淮上纳其征。”听申到讲陈荆两国争霸旧事,吕里小君子心下不由神往:“大丈夫当如是啊。”

    王越却在感叹此世修行之盛,昔者地球,但一拥有武士力量者都不多见,此世一乘兵车,就标配两位武士,甚至不止,这样,仅仅一个万乘大国,就能拉出两万名以上武士,个中也定然藏龙卧虎,高手辈出。

    而这还是仅仅修行武士力量者的数量。

    几人各自感叹间,营外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混乱之音。

    隐隐好像是杀伐声。

    大叫、喊杀、兵器碰撞、惨叫、哀嚎。

    并且还在朝着这边靠近。

    吕里小君子回过神来,招来武士道:“横吾,去看看营外何事?”

    “诺!”横吾应命而去。

    吕里小君子又道:“正好闲来无事,我们不如也去看看。”

    当下三人各携几位武士和百余位武卒,一同出了营门。

    “公子,有百余人,不知为何在镇邑前厮杀。”

    出营门,横吾就返身回报,这时王越等人已遥遥可见着远处情况。

    只见远处尘土飞扬,确有百余人在前方厮杀。

    看情势,是近百人的大部武装,正在围攻一个二十余的小部。

    “这申南边鄙之地,除却镇邑中地方守备的武士、武卒外,哪还有这么大的武力?”吕里小君子看着疑惑:“横吾,前面开路,带武卒随本君子靠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