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七章 落定
    新书不易,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场中,看着围攻的众武士疲于应付气刃切割,王越也即将被密集的气刃淹没,已经有些力竭、身体精神隐隐要承受不住神通释放的黑胡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这一击,当初就是陈国第一武士碰上了,都闹了个灰头土脸呢。

    虽只叫一半的力量叫你承受,可你也不是于让不是?

    同时,他终于有机会,自怀中摸出了一块无暇玉璧,就是昨晚巢有拿给他那块,摸着玉壁,他觉的有些可惜,这么难得好玉,才初初制成神符,来不及花费时间炼制成可反复使用的宝物,就要当一次性消耗品用掉了。

    但此时不用也是无法,这一击过后他已无力。

    就在他思量着离去之时,王越身边,陡的窜起一条黑影,张开了巨口。

    这却是墨蝰赶回来了,在王越身旁,施展了“吞”的神通,刹那,大气呼啸间凭空生出一股巨大吸力,陡然间抽向气刃所经,承载着神通力量的气流,生生被直接抽走了大半。

    虽然气刃中的神通力又自一旁抽取空气补充,可经此一下,大半的力量就作消散。

    王越从容抖开蛇骨枪,在身前炸开一团梨花,在爆鸣声声中,轻易将剩下气刃击碎。

    “轰!”

    这一下还没玩,墨蝰水桶粗的身体,猛然急剧变小,轰然间喷射出一道白色气柱,直朝黑胡冲去,黑胡勉力再次提起熊影,迎向气柱,结果熊影才起,他就打了个踉跄,差点没能站稳。

    “蓬”的一下,初初成形的熊影生生被击散,黑胡的身体也在气浪中被高高抛起。

    王越持着丈六大枪,身形狂风般朝他突进。

    黑胡紧急将身上的神符力量引导出来。

    作为神符的制作者,他运用神符的速度可比巢有快得多,王越的冲锋还有一半距离,他的身上就掀起一阵呼啸,卷起地面大半尘土,整个人消失在其中。

    “尘遁!”

    只观其势,王越就认出了这个神通。

    尘遁是大地遁术的一个变种,一经展开,身融尘土可随尘土席卷而遁,与此类似的还有风遁,在许多古代涉及仙侠的小说中,经常有妖怪、或者神通者,化成一股黄风、清风跑了,说的就是此类遁法。

    这遁法,一经展开,若无更强遁术,根本无法追及,心知此点,王越也随之稍稍按下枪势。

    对付修有神通在身的人,就这点麻烦,他们多数有几手类似的遁术、或者法宝之流,关键时刻可以用出来保命,就是王越本人,如今哪怕还没能修炼什么大神通,多半是靠武力应敌呢,必要时都能借助墨蝰将自己吞进去来一段地遁。

    “忽!”

    尘土席卷着,却并未如王越所想那般,化黄风而遁,竟反转着朝王越身前卷去。

    “这是?好胆!”

    王越心中一冷,他只道黑胡施展尘遁,是要逃遁离去,他一个人逃就算逃了,如今看着势头,分明是想借此遁术,将地面上之前被蛇纹武士们击昏的六位武士也一齐带走。

    这黑胡,真当尘遁一开就是开无敌么?

    他深吸一口气,徐徐运转意识灵光,贯穿了身心意气,眼看着尘土将人卷起,就要带走,他才猛的抖出枪头,如蛟龙出海,毒龙出洞,朝着那尘土处钻去。

    “啪!”

    枪头才触及尘土,就陡的炸开,蛟龙一般的在尘土中翻腾搅动不以,只一下就将尘土差点搅散。

    但对黑胡杀伤最狠厉的不在这里,而在于随枪而出的法意。

    尘遁状态下,黑胡只要神通不息,法力不尽,他暂时就是聚散如意,对物理性杀伤免疫,所以王越这一击,不仅放出了一线通玄法力,还在其中蕴含了一抹肃杀万物的枪意直击其神魂。

    “啊!”

    黑胡一声惨叫,但竟强忍着不放人,还想继续拉升,王越见此,面无表情的将枪头往下一压。

    刷拉拉的掠过半空中昏迷武士的喉头,带起猩红一片,半空的尘土瞬时一滞,但见王越作势再击,就再不敢停留,勉强收束起尘土,席卷上到十米高空,头也不回往南边去了。

    “蛇余公子王越,我黑胡誓必杀汝。”

    黑胡愤怒的吼声,回荡在队伍上空。

    王越的身周,一片狼藉。

    之前黑胡试图一锤定音的一击,王越靠着墨蝰关键时刻赶回,施神通减弱了气刃的力量,这才应付过去,可无论是蛇纹武士还是吕里家的武士,却只能靠武力和剑术硬扛。

    虽然各自只须面对一道气刃,但他们可没王越这等实力,这时黑胡一走,回过目光一看,竟无一得以全身而退,蛇纹六武士稍稍好些,各自受了些轻伤,是在击碎气刃后被散碎零星气芒所伤,吕里家的武士,身上多少有一道大血口,伤的最狠的甚至差点断了条手臂。

    “公子,黑胡终于走了!”

    吕里家武士中,与吕里小君子最亲近为头领者,感叹的说着。

    黑胡实在是太强大,他们这一场,打的太艰难了。

    “黑胡走了。”王越点了点头,接着道:“不过也非是全身而退。”

    “本公子放蛇咬了他一口,蛇毒猛烈,黑胡若不能赶快祛除,就会蛇毒攻心,在这之后,即便能治愈,心脏也已被永久性损伤,再也休想作过于剧烈的运动,在这之后,因你们不停息的勇猛围攻,又使他被迫施展了超出自身承受的神通法术,想来不花些时间休养是好不了的。”

    “还有最后这两下,更叫他雪上加霜,身体既受内伤,神魂根本都被伤了。”

    “下一次,他若再来,就再不会有今日这般厉害了。”

    “上邪,还来下回。”

    说话的是被王越拉进来“戴罪立功”的林芒,他的运气不错,竟没受什么重伤,但在这场激烈的战斗中,整个人支撑不住,已经软倒在地。

    王越却笑了起来,与众吕里武士行了一礼。

    “二三子今日之功甚伟,多亏了你们的英勇,本公子才能杀得六位武士贼人,更将黑胡打成重伤。”

    “稍后,我定会向吕里小君子为你们请功。”

    “这…这哪有?”武士们连忙推却道:“这都是公子之力,若不是蛇余公子,小人们哪能发现黑胡?更不用说杀死贼人武士,还将黑胡重伤了。”

    为首的武士道:“是啊,若无蛇余公子,小人们加在一块,也不够黑胡贼人杀的。”

    “你们错了。”王越正色道:“若是无二三子,本公子也非是黑胡的对手。”

    “所以,这是二三子一同奋战的结果。”

    “行了,不要再谦让了,再说本公子又非是吕里小君子手下,要这功有什么用?”

    “今日之事,就是这样,黑胡手下的六位武士,是你们杀的,黑胡也是因有你们奋不顾身的围攻,叫本公子找到了个机会,这才将他击伤退走,明白吗?”

    众吕里武士对视一眼,无不感到高兴和感激,一口一个这怎么敢当,最后还是齐齐与王越一礼。

    “多谢蛇余公子。”

    武士们的声音里满是感激,不少武士都在想,若是跟随这样一位公子,就永远不用担心自己的功劳被埋没吧,只是他们却不会想到,王越即便将这所谓的功劳都推给他们,吕里小君子依然会明白此事中谁出了大力,于是他根本就是半分无损。

    接下来,南下淮上的路上,黑胡绝对还会再来,必定是带着大队人马来,到那时候,他还须这群武士出死力呢。

    “都起来,现在就收拾好你们的功劳,去随我见吕里小君子吧。”

    说罢,王越就再不理会他们,自顾带着蛇纹武士和士光,行在前列,吕里家的武士兴高采烈的招呼远处没能加入到战团的二十位射手,一齐来收拾贼人尸体。

    林芒有些茫然,不知该干些什么,但既一起上过战场,奋力厮杀过,之前又知道王越会将他介绍给吕里小君子,日后说不定会是同僚,吕里武士们对他还算客气,也曾在大夫家效力的他,很快就融入到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