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六章 黑胡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槐下有熊稍稍环视左右,面上虽有愤怒,却无大惊慌:“你是如何这般肯定,我就是黑胡呢?”

    他此话一出,吕里武士将目光看向王越。

    他们也是疑惑,刚才六位蛇纹武士动手,事前他们根本不知,听王越与槐下有熊交谈,还只道王越真的要介绍这位大国君子去与自家小君子交朋友呢。

    谁知,才走几步,王越手下六位蛇纹武士,毫无朕兆的对槐下君子随行武士动手,将他们击晕倒地。

    王越没有立刻回话,只对蛇纹武士道:“交给吕里武士。”

    “再将他们押回去,收拾好了,免得动手时叫煮熟的鸭子飞了。”

    蛇纹武士立刻听命,吕里武士虽有疑惑,但槐下有熊已经承认,也就没多说什么,急忙分出几人,又将射手们喊过来帮忙,拿了小孩胳膊粗的绳子,来绑这些被击昏的武士。

    槐下有熊忽的想到了什么,看向王越眼神就有不同:“原来你就是伤了巢有的蛇余公子。”

    “不才正是…小心。”王越才回话,就见槐下有熊身上凭空生出了一股无比强横的气机,略显纤瘦的身后隐隐幻出了一个站立起来身高三丈的大熊影像。

    “吼!”

    大熊影像发出愤怒的吼声,震的空气中泛出白色波纹往四方扩散。

    周围行商、执剑射手武卒,尽被震得头晕耳鸣,身体稍稍虚弱者,直接就晕倒在地。

    靠近处的武士们,凭着武士之力抵御,都被冲的气血浮动。

    “呼!”

    大熊高举起巨大的熊掌,猛地凌空朝吕里武士们拍出,吕里武士们正在绑缚黑胡麾下武士,但王越发声警告,又被熊吼一震,已经反应过来,各自凭着本能对危机的感知,齐齐拔剑朝前来势一迎。

    “蓬!”

    空气爆裂,气流四散。

    起码有六位武士,连人带剑被这一击凌空拍飞了出去,落地后接连翻滚好几下,才按住冲势,虽没受伤,却都是灰头土脸。

    接着,槐下有熊又操持熊影,朝前一捞,就将他的六位随行武士凌空捞回了身边。

    就这一下,槐下有熊,竟凭着个人强大的实力,将王越之前种种算计,尽数掰了回来。

    此等威势,纵是以王越之从容,心下都为之一凛。

    黑胡,用的不是武士的气,分明是某种术法神通,而且还这般厉害。

    这般实力,难怪能够纵横北方诸国多年。

    “蛇余公子,你是如何这般肯定,我就是黑胡呢?”

    将麾下随行武士救回,黑胡好整以暇的说着,好似浑然不将所有人放在眼中。

    转瞬间,自他神通中回过味来,王越淡淡的说道:“我原本只是怀疑,现在才敢肯定,巢有身上那能遁地的宝物,想必是出自你黑胡之手吧。”

    “原来如此。”黑胡了然:“那接下来蛇余公子想怎么办呢?就凭你们这些人,可留不住我。”

    王越冷笑着说:“槐下兄,以自身身体、心神,承载驾驭如此强大之力量,虽有秘术,但又能来得几下呢?若能无限释放,槐下兄一人就够将此荡平了,又何须探什么虚实,何须混入这队伍中?”

    他这话是为吕里武士解惑,刚才黑胡那一下,已叫他们胆寒,如今听了王越的话,就放下心来。

    黑胡这凌空一击,虽然厉害,可到底没伤到他们,如若不能自由施展,有其极限的话,他们只须多人出手,轮番上去磨,就能将其磨至力竭。

    更何况,黑胡脚下,可还有着六个拖油瓶呢。

    有此明悟,吕里氏十位武士分为两组各五位,齐齐散开,与王越蛇纹六武士一同,封锁了黑胡周围所有能走的方向,将他团团围住。

    黑胡敏锐的感受到气势的变化,脸色渐渐沉重,心道这蛇余公子王越,可不仅是巢有所言的手上厉害。

    “众武士,一齐轮番出手。”

    包围既成,王越再次发号施令。

    六位蛇纹武士,几乎同时出剑朝黑胡动手,但他们得到武士之力后,运用各有不同,自然就分出快慢先后来,最快的是蛇二,紧接着是蛇四,再往后是蛇三、蛇五、蛇六,最后是蛇大。

    “那你们就试试,能否撑到我力竭吧。”

    黑胡大喝一声,熊影再起,翻掌朝蛇纹武士就打。

    “蓬!”

    大气爆鸣与气浪中,蛇纹武士们前冲身形一滞,其中五位,竟被齐齐打了回来,好不容易才站稳身形,只有蛇大勉强冲破这一击,挥着剑刃,携着一阵撕裂布帛声,朝黑胡斩去。

    “我们也上。”

    吕里武士们对视一眼,为首者喊了声,两组武士也齐齐化作黑影扑上。

    随即,场中只见黑胡居于正中,从容幻出黑熊影象,周围十六位武士,犹如鬼魅黑影,由四面八方发起冲击,各自掌中青铜剑刃,恍若化作千芒万影,犹如水银泻地朝黑胡攻去。

    但黑胡面色从容肃穆,双手或拍、或抓,偶尔抬脚一踢,带动身后巨熊之影,整个人恍若鬼神般应对武士们的进攻,每一击都犹如巨浪翻腾、排山倒海,打的空气爆裂有声,每一击都有几个黑影被拍飞,然而其他人又调整身形继续冲上,接下来又被击退。

    蛇纹武士和吕里武士们,掀起一波又一波的巨浪,想要将他掀翻,但他却好似一块巨大的礁石,轻易将一波又一波的大浪撕成浪花,坚挺的屹立在中心。

    他出手太快,往往一掌未停,又一拳再起,每一击都带动空气呼啸,渐渐生出了气旋,气旋中裹挟着的残余劲力向四方扩散,周围本离此地十几丈远的其他客商之流,但被劲风吹中,无不感肌肤欲裂,根本不敢睁开眼睛,只得在惊慌中不住往后退,远远避开其威势。

    蛇纹武士和吕里武士们虽是进攻,可是却也打的苦不堪言,才一会,就已经有几人受伤了,他们虽知黑胡不能无限打下去,可是一些人已经开始怀疑,他们是否能撑到那一时刻。

    但就在这时,黑胡的身影忽然一个停滞,蛇四趁着这个档口,直从他身旁斜斜掠过。

    撕拉!

    剑刃在触碰他身体的瞬间,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了一下,未能尽得全功,能将人斩成两段的一剑,只将他衣服撕裂,肌肤破开个小口。

    但自武士们展开围攻之后,黑胡终于首次受伤,不,在这之前就已经受伤。

    “啊!卑鄙!”

    黑胡脸上再也无法维持从容,不顾一切出手,只掀起无边气浪,向四方炸裂射瀑,正准备乘胜追击的武士们齐齐被这一下冲的七零八落,攻势为之一滞。

    “可恶。”

    黑胡怒喝道,两只眼睛瞪大着,直瞪瞪的看着王越,刚才他全神贯注应付武士围攻,无力分神时,王越竟驱使墨蝰遁地自地下偷偷给他来了口。

    这下可就不妙了,蛇余公子可还没亲自出手呢。

    黑胡正如此想着,却见本在围观中的王越,直从袍内腰间,扯出一杆骨矛来。

    见此状况,他心下一沉,暗自做了决定,身周巨熊身影陡然一敛。

    “嗷呜!”

    紧接着,场内响起一声悠长的狼嚎。

    狼嚎声中,因之前战斗而生出来的狂暴气流骤然一停。

    “刺啦!刺啦!刺啦!刺啦!”

    大气中接连几声刺啦声中,不知竟从何生出了数以十计尺许长高速切割流转的白色气刃。

    王越紧紧盯着气刃生成,他看出来了,这气刃分明是吸收了之前黑胡攻势余波掀起的气浪之力所形成,积蓄了如此之久的力量,一经转化出手,绝对是势不可当,这是要出大招来个一锤定音啊。

    “都给我,去死吧!”

    黑胡愤怒的叫着,漫天气刃刀一般朝武士们刮去,但其中大半,尽集火王越一人,对于王越刚才那番偷袭他显是深恨之。

    眼看着气刃自各个方向如风刮至,切割着空气刺啦刺啦作响,还未到达,身体本能就仿佛感受到被切割的疼痛,王越面色一凛,这一击,他单凭手中蛇骨枪,根本拦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