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五章 槐下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吕里小君子来迎亲的五车兵马,都是精锐中的精锐。

    按照原本军制,五十人为一小戎,每位戎长都是武士级的强者担任,五车兵马五百人中,就有十位武士戎长,以及两位精锐武士连长,共计十二位武士。

    只因小君子这般远行,安全不可轻忽,所以还增调了五位,也就是说,此兵马中武士加上小君子自身,足足共计十八位武士之多。

    吕里小君子一声吩咐,就其中抽调了十名武士,另还有二十位精通的射艺执剑之士。

    这一行人被聚集至王越面前,吕里小君子亲自与他们交代。

    “接下来,二三子听从蛇余公子吩咐,当如听本君子之命令,明白吗?”

    “诺!”众武士齐声应诺。

    王越点了点头,就带着他们往车队后方去,与自家蛇纹武士汇合。

    到得自家队伍前,王越召出蛇大:“你们可选好了副手?”

    “已选好了,此行伍中,本就有着执剑之士为伍长,只是没有武士。”

    “那便好,接下来,你们都随我来。”

    说着,他引着包括自己及士光在内,蛇纹武士以及吕里小君子的武士,凑出了十八位武士的豪华阵容,行在前,而二十位射手远跟于后,向两只车队后跟着的商旅而去。

    后方的客商,见他这一行队伍,无不惊惧。

    但好在王越并未对他们做什么,只是稍稍打量人员,连话都不问,就已过去,这才放下心来。

    直到一只小车队前,王越停下,立时就有车队主人下车来,小心赔笑道:“这位大人,不知小人可有什么帮的上忙的?”

    王越看了看他,的确是商人模样,便对他道:“叫你们商队中的武士过来,我有话要问。”

    “武士?”商人奇道:“大人说我商队中有武士?”

    “大人不是在说笑,我这小商队,怎请得起有真正武士实力的游历武士做护卫呢?”

    王越没理会他,目光落在他队伍其中一位三十多岁的护卫身上。

    “那位护卫,就是武士,你从何招揽的?”

    “他,他竟是武士?”商人惊道,显然十分意外:“大人,我是在莱林招揽的,当时只以为他是个游历武士,可真不知道他有真正武士的力量啊。”

    “莱林,是尹地北边的那个莱林邑吧。”

    “是,是,就是那个莱林邑。”

    王越点了点头:“你叫他出来,本公子有话要问他。”

    “公子?”车队主人听着一惊:“难道您就是蛇余公子王越大人,上邪,我竟能见到王族公室的大人。”

    “还愣着做什么?”

    商人醒过神来,急忙去小车队后边,将那护卫带了过来。

    王越看了他一眼,说:“你是什么人,是何原因竟冒充普通游历武士,混在这小商队中。”

    这护卫听了顿时一惊,本能就按在剑上。

    “刷!”蛇四拔剑出鞘,剑刃已抵在他咽喉,冷声道:“你想找死么?公子面前,竟还欲拔剑。”

    “我…我……公子?”

    武士脸色苍白,惊骇欲死,他只是个本能动作,谁想差点就要被杀死。

    “我什么我?公子问你话呢?”

    好不容易镇定下来,只得老实道:“我叫林芒,原是申中之地一位武士,只因在切磋比剑时,不小心伤到了一位小君子,还差点致他死命……”

    王越听他是在莱林被招募,就知他不是贼寇混入,黑胡才至申南边鄙之处,想要人混入,也不可能自莱林那般远的地方,而当在渚地、尹地或者就是此地尹阴。

    但他的话未必完全属实,可这与黑胡没任何干系,被他伤的那位小君子家发出的通缉,那点悬赏,他也看不上,便对他道:“本公子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若是做的好,不仅不追你之罪责,还可将你推荐于吕里小君子,如何?”

    武士林芒一想,这无疑是好事,便点了头:“林芒,悉听公子吩咐。”

    “好,你离开商队,暂归吕里武士队列,一同听候我之吩咐。”

    “诺。”林芒看了左右,心中暗惊,周围竟有近二十名武士,这等集中的武士阵容,也就是两地大夫彻底撕破脸,大打出手时才可看到,当下便入了队中。

    林芒入队后,王越又接连在几个小商队前停留。

    一番问询之下,他们商队中的武士,皆是重金聘请,并无似林芒那等拥有武士实力却隐瞒身份以普通游历武士混迹者,且入队时间长当不是贼寇。

    就这般,王越一处处清点过去,一双法眼之下,竟无一走眼,叫与他随行的吕里武士们暗自敬佩。

    如此过得片刻,整个跟随吕里小君子一行南下淮上的队伍中,最后的一段,一行六人的游历武士,正跟着一只商队徐徐前行着。

    忽然,一个游历武士打扮者,飞快的自前方跑回来。

    “什么事,这么慌张?”

    走在最前的一位游历武士皱了眉头,低声呼喝道。

    “冉有,吕里小君子的武士过来了,好像是在各商队中清查武士。”

    “什么?”冉有听着一惊,忙回过头看向队伍中心,一个约莫三十几岁的青年。

    “大哥,吕里小君子的人,清查武士,我们怎么办?”

    青年人也是皱眉:“不能与他们正面冲突,我们避开他们,趁他们还没过来,离开这队伍。”

    话才说完,他面上苦笑:“来不及了。”

    他已经看到,队伍前面,一行十几位武士竟放弃了清查其他商队,直接就往他们这边赶。

    真是厉害啊,青年人感叹着,看向来报信的游历武士。

    这是很显然的事,吕里小君子的人是发现了他的异动,直接找过来的。

    但很快,他镇定下来,吩咐左右道:“按老办法应对。”

    “还有,无论对方如何说,都不可放下武器,实在无法,就看我指示,强行杀出去。”

    “诺!”众武士齐声应诺。

    吩咐没多久,王越一行人就已经到来,毫不犹豫的命令:“拔剑,将他们都围起来。”

    昨日夜宴见识过王越能力,刚才又见王越清查武士无一走眼的吕里武士,对他的判断没有任何怀疑,顷刻间,拔剑出鞘,奔跑着与众蛇纹武士将这群游历武士团团围住。

    “干什么,干什么?”

    一位游历武士嚷嚷着,走上前来:“各位武士大人,你们想干什么,无缘无故将我们围起来。”

    “无缘无故?”王越冷笑,目光扫过七位游历武士,最终落在最中心处青年身上。

    “你是何人,从何而来。”

    游历武士看了看周围,心下有些紧张,然而又看了青年一眼,便面不改色道。

    “大人,你们有什么事吗?”

    王越使了个眼色,蛇四刷的一声,将剑架在他脖子上,道:“我家公子问的不是你,你答什么。”

    游历武士眼中闪过惊骇,把着的剑隐隐有些颤抖。

    青年人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便走上前来,与王越行了一礼。

    “这位大人,我们是蔡国人,这些都是我的家将武士。”

    说话间,又与旁边示意:“将本君子的名帖呈给这位大人。”

    刚才答话的游历武士,随即自怀中拿出一片青铜制的名贴,蛇四接过名帖,转交至王越手中。

    王越一看,名帖最上方有着蔡字,说明他是蔡人,下方则是家纹,以及他的名字。

    蔡,家纹,槐下,有熊。

    从名帖上看,他是蔡国槐下大夫家的小君子,全名叫槐下有熊。

    “原来是槐下君子。”王越笑了起来:“难怪出行有六位武士随行。”

    青年人也随之笑起来,说:“大人,却不知发生了何事,现在可以放围了吗?”

    王越点头:“当然,这是当然,大国君子,又如何会是贼人呢?散开,都给我散开。”

    说话吩咐时,他与蛇大等人微微使了个眼色,继续说:“只是想不到,我们南下淮上的队伍中,竟还有一位大国君子同行,刚才真是失礼了。”

    言及失礼,王越当即恭敬行礼,向他致歉:“槐下小君子,还请见谅。”

    “无妨,无妨。”青年人看左右,众武士都已收剑,围也解了,就笑着说:“大人是怕贼人混入,清查的仔细些,也是为了所有人的安全,我怎会介意?”

    “槐下君子不介意就好,但在一位大国君子前失礼,我心也有些不安,我看槐下兄,身为君子千金之躯,去往淮上却无车驾,只是步行,未免有失身份,不如与我共车同行如何?正好叫我略表歉意。”

    “这!”槐下有熊迟疑道。

    王越继续说:“而且我与吕里小君子也是熟识,以吕里的性子,最是爱结交朋友,像槐下兄这等大国君子,他想必是极为欢迎,槐下兄也是去往淮上,无论是去淮上办何事,有淮上吕里小君子这个熟人朋友,那都比自己一人好得多吧。”

    “来!来!”王越说着,就过来拉槐下有熊的手,一副无比好客的样子。

    槐下有熊避开他的拉扯,但稍稍想了想,说:“那槐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好,槐下兄,请随我来!”

    王越施了一礼,就在前引路,槐下有熊看了看左右,之前与王越同来,箭弩拔张的武士已经松懈散开,无半点敌意,就示意几位武士跟上,自己施施然跟在王越身后。

    “动手。”才走得几步,王越猛的一个回头,大喝一声。

    “啊!啊!啊!”

    只听后方,接连几声惨叫,槐下有熊面色忽的大变,回身一看,只见自己随身的六位武士,竟已尽在毫无防备之下被击倒在地,看那情况,都是晕过去了。

    “大人,你这是何意,难道这就是大人的待客之道?”

    王越冷笑道:“待槐下君子,当然要好酒好食好车招待,但待黑胡大盗,本公子拿出来的就只有长弓利剑了。”

    “你便是黑胡吧,我只道会有贼人混入跟随,却不想黑胡贼首竟亲自来了,我听闻黑胡也是大夫家出身,怎就不知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这句话呢?”

    槐下有熊稍稍环视左右,面上虽有愤怒,却无大惊慌:“你是如何这般肯定,我就是黑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