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章 评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深夜,尹阴大夫府邸,书房。

    尹阴大夫跪坐在一张几案后,背后的书架、身前的几案上,堆满了竹简和布帛,青铜树灯通明烛火下,尹阴小君子跪坐在其对面,低着头一言不发。

    尹阴大夫拿着一张布帛,在烛火下细看,良久,对小君子道:“今日,你可知错?”

    小君子抬起头:“小儿知错。”

    “错在哪?”放下布帛,尹阴大夫看着小君子的眼。

    小君子不敢对视,躲闪,终抬起头道:“往日里,士瑶只道自己武艺高强,才学…也是不差,在周围数邑小君子中,除却渚氏小君子,无人能出我之左。”

    “可是这两日,无论是申到之学识还是蛇余公子之武艺,都叫士瑶明白,我不过是父亲大人你讲过的那只坐在井底的青蛙,所见,不过是井口大的天空。”

    尹阴大夫摇了摇头,叹息道:“你只见申到之学识,蛇余公子之武力?”

    “士瑶,你的眼光,可连他们一角都未能所及,并且你还漏了一人,就是吕里小君子。”

    “吕里?”小君子吃惊道:“他?”

    “呵呵。”尹阴大夫笑道:“老夫只是想不到,短短数日之间,在申南之地这等小地方,竟能见到三位世之英才,而且还出现在我府中,今日之事,在许多年后,必成美谈佳话。”

    “士瑶无知,请父亲大人指点。”

    尹阴大夫颔首道:“你就是此点好,能够虚下心来。”

    “接下来,我便叫你知道,这三人有何才能。”

    “按你说的顺序来,首先是申到,士瑶你只肯定了他之才学,却没看到其他,在为父眼中的申到,他自言有治平天下之志,于他这等守礼自律、能在无任何人监督情形下、竟能将自己这个堂堂申国公室子自我流放来看,他之志向就不是说说而以,他必定会百折不挠,用一生去践行。”

    “一个普通国人,若能百折不挠,用一生所有精力,愿付出一切的去做一件事,都能够有所成就,更何况以他之出身和才学?”

    “此是其一,其二,他是守礼君子,做事有原则、有规矩、有底线,因着这点,他前半生必定会处处碰壁,也会被许多小人欺之以方,但也容易交到真正的朋友,甚至一些敌人,都会喜欢他这样的存在。”

    “士瑶,无论敌人还是朋友,你是愿意与一个守礼君子打交道,还是愿意与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为伍呢?”不等小君子回话,他便自答:“无疑是前者。”

    而后又道:“一个人的改变,往往源于挫折,申到有大志大才,百折不挠,前半生遇无数挫折不会被击垮,反会越挫越勇,并且吃一堑长一智,日后越发精明,也会逐渐明白什么叫做规矩内通达权变,甚至继而明白礼法规矩的本质,不再固守昔日常规。”

    “我看他今日是守礼者,来日若要治平天下,说不得便是要为一家一国、乃至天下制定礼法规矩呢。”

    “父亲对申到之评价,竟如此之高?”尹阴小君子惊道。

    尹阴大夫笑着说:“当然,但他要达此成就,还须些运气,若是运气差些,叫他早早的死了也是可能,这天下英才,不知几凡,能够不夭折,活到最后的英才才是真英才。”

    “那王越呢?”

    “蛇余公子王越,此人,便是为父都有些看不透,但仅仅是表露出来的部分,就已经惊心动魄。”

    “先不言其他,只单纯论及勇武,今日那黑胡盗的武士巢有,那等身手,在我家府中,纵横自如,所向披靡,听他之言,还在陈国知氏第一武士于让手中逃生过。”

    “结果呢?蛇余公子王越一出手,就断其腿,再出手,就伤其肩,三出手,便差点了却他之性命。”

    “当时若无你未来妹夫叫停,他已命丧。”

    “听巢有之言,蛇余公子王越武艺此时远不及于让,但是他的年纪,也不过与你相类,才及弱冠,还有巨大的潜力,未来仅是此一道,必可称雄一方。”

    “再观其才学智慧,竟能将申到都折服,自是无须多说。”

    “其在处事做人一道,也见不凡,首先其与申到争辩,获胜之后,他并不穷追猛打,反倒显出谦谦风度,既在才上盖过了申到,还在德之一道,同得申到以及在场所有人之好感认同。”

    “而后,我堂堂大夫府中竟闹出贼人,为父在众位宾客脸上最挂不住时,蛇余公子当时立即说了一句,非为父之过,而是贼人大胆,此贼当非寻常贼人。”

    “此一言便给为父一个大台阶下,当时为父面上不表,心下却是无比感激,还有,在你冲动冲出去之前,那巢有说起那番话,道我府中无人时,他立时停手,也是在照顾为父的脸面啊。”

    “这些,也不过是比较明显处,其他处处小节就更不须多说了。”

    “更叫为父心惊的是,他身上看不到丝毫少年人的张扬、热血、冲动,其气质内敛沉凝,其心如渊深不可测,无论何时,都是仿佛万事皆成竹在胸,可从容面对一切,这种特质显然是装不出来的。”

    “如此武力、才学、德行、处事、心性…竟聚于一人身上,此人简直是……。”

    “唉!”尹阴大夫感叹道:“这等人,恐怕也只有陈、蔡、荆那等大国的英才可能与之比肩吧。”

    听着尹阴大夫的解说,尹阴小君子惊呆了,既惊讶于申到与王越的不凡,也惊于父亲竟能看出这么多。

    “那,那吕里小君子呢?”

    尹阴大夫道:“吕里小君子,你那未来妹夫,我初见他时,以为他与许多大夫家的小君子并无什么两样,可是,如今看来,却正应了四个字,大智若愚,他可一点都不像他表面展露的那么简单。”

    “你这位妹夫可是除了王越之外,今天晚上最大的胜利者呢。”

    “你看他得到了什么?首先,或许是得到了巢有这位壮士之心,其二,虽送出去一座六百户的庄园,却结交了蛇余公子王越这样的大才为朋友,而以王越之才,又是蛇余公子,日后定然是要谋大事的。”

    “吕里送的庄园可很关键啊,于蛇余公子王越乃是立足淮上的第一份基业,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他这就是雪中送炭了,今日送出一座庄园,未来得十倍百倍回报都未可知。”

    “其三,此点蛇余公子王越已经讲出口,今日之事,若传出去,则天下有才之士听闻后,知其爱才如斯,必定争相投靠。”

    “而且,他身上可还有一种特质……”

    “好了,士瑶,你便好好再次回想下为父刚才所言,若能自此三人身上有所得,足够受用一生了。”

    “父亲大人,这么晚了,您还要去哪?”尹阴小君子疑惑道。

    “哈哈!”尹阴大夫又笑了起来,却是摇了摇头:“当然是因你今日的鲁莽,去替你收拾首尾,你日后行事,且记一句话,君子行事,当三思而后行,再不要是这样了。”

    说罢,他便离了书房,接下来,他不但要与王越一份回礼,还得按说好的,去送两份大礼呢。

    以王越的身家,进门随手送与他家的礼物,都是价值不凡的玉璧,身上那条束在腰上的鞭,更是一件神秘强大的宝物,到底该送些什么礼物,才能叫其满意呢?

    这事,尹阴大夫想着就觉有些头疼,同时也有些肉痛。

    出门之后,他在庭院里来回走动了十几圈,终于才想到该如何送这个礼,或能叫王越满意,并且可以……